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不速之客

符师不羡仙 第一章 不速之客

作者:傍晚四时 小说:符师不羡仙 更新时间:2021-10-11 07:43:45
耳边传来连绵不断地的木鱼和念经声。江茕星睁开眼睛眼。阳光从门缝里透进去,点亮蛛网遍及的屋顶。这是哪儿?她望着很陌生的屋顶,还我以为自己又一次再次穿越了。身上的酸疼随着神志的再次回归突显出不存在感,江茕星撑起上半身,低下头看了眼自己的短胳膊短腿。哦也没,她还在那本江茕星睁开眼。。...

符师不羡仙

推荐指数:10分

《符师不羡仙》在线阅读

耳边传来连绵不断的木鱼和诵经声。

江茕星睁开眼。

阳光从门缝里透进来,照亮蛛网遍布的屋顶。

这是哪儿?

她看着陌生的屋顶,还以为自己又一次穿越了。

身上的酸痛随着神志的回归彰显出存在感,江茕星撑起上半身,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短胳膊短腿。

哦没有,她还在那本倒霉催的种马小说里。

环顾四周。

这是个十分低矮的小屋子,大半地方堆叠着柴火,墙角倚着一把柴刀,很是眼熟。

江茕星抬手推推破烂的木门,纹丝不动。

门外隐约传来门锁敲击在门板上的动静。

她的头顶缓缓浮现出一个问号,表情逐渐变得严肃起来。

谁把她锁在她自家的柴房里了?

记忆缓缓回笼。

数日前。

镇上的衙门派人来找她,说是她爹死在镇外山上了,让她去把尸体领回来。

面对这个才十岁爹娘就都没了的孩子,官差的态度还算温柔,临走前劝她节哀顺变。

江茕星没有哀,她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就在她张罗葬礼的时候,嫁到外地的姑姑突然拖家带口地出现在江家,明明已经好几年没出现,兄妹情谊寥寥无几,那胖妇人却嚎得一条街都能听见。

江茕星被她吵得脑壳嗡嗡响,不知是劳累过度还是怎么回事,眼前一黑,竟然就这么失去了意识。

再然后,就是在这里醒来了。

江茕星缓缓转头,盯着柴房的破烂木门,不知该作何表情。

那位姑姑就是这么对待父母双亡的孤女的?

她无奈地叹了口气,这神情在稚嫩的脸上显得异常违和。

接着,江茕星平静地起身,抄起墙角的柴刀,往门板上砍去。

剧烈的撞击声中,屋顶上的灰尘簌簌往下掉。

……

身为镇上有名的富户,江家宅院却只是个两进的小院子,颇为简朴。门口挂着两个白色灯笼,白纸黑字的挽联贴在深色大门上,一看就知道这家有白事。

老和尚敲着木鱼,嘴里念叨着谁也听不懂的经文,厚重的棺材停在正厅里,高矮胖瘦的亲戚站在一旁,个个披麻戴孝。

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从后面走出来,凑近一个异常富态的妇人,小声道:“娘,表妹好像醒了。”

妇人本能地皱了下眉:“门锁好就行,别让她出来捣乱。”

“可她——”

少年一句话没说完,门外跑进来一个下人:“夫人,外面来了个客人,自称江员外的好友,前来吊唁。”

“哥哥的好友?”胖妇人本能地觉得不对,“怎么今天才来?”

今天出殡,按照本地习俗,只有家人在场,想来吊唁的亲朋好友大多前两天就来过了。

“我出去看看。”她起身往门外走去。

被遗忘在原地的少年撇撇嘴,不动声色地踹了一脚坐在蒲团上打盹的弟弟,趁他还没反应过来,一掀帘子重新溜回后院。

另一边,胖妇人来到门外,一眼看见门口有个倚着门框伸着脖子,正探头往里瞧的陌生大汉。

这大汉约莫四五十岁,蓬头垢面看不清五官,乱糟糟的头发与胡须相亲相爱地纠缠在一起,分不出彼此。

怎么看,都像是个来骗吃骗喝的乞丐。

“你瞎了吗?我哥哥怎么可能认识这种人?”她扭头低声训斥下人一句,再抬头时已然换了一副表情,慈眉善目地走上前去,“饿了吧?——快去拿些吃的来。”

她一边吩咐下人,一边从自己袖子里掏出几个铜板,正欲递过去,冷不防对上那人藏在一头乱发里的眼神。

这乞丐哪儿都糙,唯有一双眼睛清亮得惊人,此刻正似笑非笑地盯着她,像是一眼就能把她看破。

“我不是来讨饭的。”大汉直起身子,越过瞬间尴尬的妇人,径直往里走去,“我是江鹄的老朋友,来送他最后一程。”

“等等……”

“你们既然都是他的家人,应该知道江鹄是个修仙者吧,修仙者的寿命比凡人高得多,他还没到一百岁,怎么这么年轻就死了?”大汉三五步跨过院子,目光紧紧地锁着厅堂中央的棺材。

胖妇人匆忙跟上,听见这话才意识到此人可能真的是自己那哥哥的好友,当即抽出袖子里的手绢点了点眼角:“是意外,哥哥不知怎么一个人去了城外,等被人发现的时候,尸体都凉了……”

她说得含糊,大汉却没有追问,扫视在场众人,又问:“我记得江兄有个女儿,算起来今年大概十岁,怎么没在?”

“仙儿还小,身子骨本来就不好,如今她爹又骤然离世,孩子一时接受不了,病倒了。”胖妇人解释道。

一个瘦高中年男人接话:“我们家里人心疼她,就让她好好卧床休息,免得又触景生情,唉……”

大汉摸摸自己厚重的络腮胡“哦”了一声,也看不出信没信。

“可怜的仙儿,前些年娘就没了,如今爹也不在了,若不是我们这些亲戚帮衬,这孩子弱不禁风的,要怎么活下去哟……”

胖夫人一唱三叹,还没哭完,后院突然传来一阵沉闷的撞击声。

大汉侧耳听了听:“什么声音?”

胖妇人神色不定,勉强笑道:“后面养了鸡鸭……”

大汉意味深长地看她一眼:“这可不是鸡鸭能闹出来的动静。”

说着,他也不顾忌自己是个客人,抬脚就往后院走去。

胖妇人跟瘦高男人对视一眼,匆忙追过去试图阻拦:“等等!”

这俩人哪是那壮汉的对手,硬是被拖着带到了后院里。

大汉在院子里站定,视线锁定角落那间简陋低矮的屋子。

“嘭!嘭!”

屋门简陋,只是两块窄窄的木板,边角都被磨得圆润,上面却挂着一把崭新油亮的大锁,正随着门板的晃动哗哗作响。

“这里面关着什么?”他问。

“呃……”胖妇人目光游移,不知为何卡了壳。

后院正屋里走出一个少年,语气不善地盯着他:“关你什么事?平白闯进我们家指手画脚,再不走我可就要去报官了!”

他话音刚落,那两扇木门晃动得更加剧烈,像是有什么野兽正在里面不断撞击,想要逃出来。

少年“啧”了一声,左右看看,抄起墙角一根木棍走上前去,像是想用它将木门加固。

他刚走到门口,那两扇年代久远的木板突然裂开一条大缝,雪亮刀尖从里面探出个头,摧枯拉朽地将门板劈得四分五裂。

彻底脱离门框的散碎木板向四面八方飞去,握着木棍的少年首当其冲,被最大的一块兜头砸中,哼都没哼一声就晕了过去。

“我的孙子哎——”一个老人惨叫着扑过去。

门板落地,灰尘四溅,清晨的阳光照进低矮黑暗的屋子,也照亮了站在门后的纤细身影。

出乎意料,那不是什么野兽,而是一个约莫十岁上下的小姑娘。

她穿着守孝的麻衣,手里提着一把足足有她大半个身子长的柴刀。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