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开棺

符师不羡仙 第三章 开棺

作者:傍晚四时 小说:符师不羡仙 更新时间:2021-10-11 07:43:51
原来姑姑一家打得是这个主意。江茕星眉头微皱:“你们明白修仙者平时里花费有太大吗?”胖妇人与夫君对望几眼。他们家都是凡人,自然而然是不很清楚的。江茕星也没不指望他们能答上去:“别的不提,光是一颗修练用的灵珠,就得十两黄金,我爹每次修练,少说也要用十几江茕星眉头微皱:“你们知道修仙者平日里耗费有多大吗?”。...

符师不羡仙

推荐指数:10分

《符师不羡仙》在线阅读

原来姑姑一家打的是这个主意。

江茕星眉头微皱:“你们知道修仙者平日里耗费有多大吗?”

胖妇人与夫君对视一眼。

他们家都是凡人,自然是不清楚的。

江茕星也没指望他们能答上来:“别的不提,光是一颗修炼用的灵珠,就要十两黄金,我爹每次修炼,少说也要用十几颗,你们不妨算算,一天要花多少钱?”

厅里响起吸气声。

在场唯一懂行的石跃人唇角扬起一个微弱的弧度,又迅速消失不见,转而略带疑惑地看着这个小丫头。

听她姑姑的意思,这孩子不是修仙者?

不应该啊,江鹄兄好歹是三灵根,生出来的孩子怎么说也不会差到连灵根都没有才对。

江茕星感觉到他的视线,却没搭理,见自己已经将姑姑一家子吓住了,继续道:“你要我爹修仙的那些东西,跟搬空我家又有什么区别?”

说到这,她扫视众人,幽幽道:“我爹还没下葬,你们就开始欺负起我这个孤儿来了……”

“不……”胖妇人本能地反驳。

她刚说了一个字,就被自家公公打断:“就算价格高昂,这仙也是要修的。仙儿,你毕竟是个女孩,钱再多最后也只能让外人占便宜,你表弟就不一样了;等你日后出嫁,他就是你娘家人。等你长大以后就会明白,你弟弟有本事,在夫家你才抬得起头来……”

“哎哎,跟一个十岁小孩子说什么呢?”石跃人打断他。

老人看他一眼,意犹未尽地闭上嘴,面上却一脸理所当然。

“我爹说的又没错。”中年男人帮腔。

江茕星不带笑意地勾勾嘴角。

看来他们这是铁了心要抢了。

她看着厚脸皮的姑姑一家,双手握住柴刀的柄:“我本不想在父亲还没下葬的时候动手,可惜你们欺人太甚,想必就算父亲看见了,也是会理解我的。”

胖妇人神色大变:“你你你,你要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

江茕星猛地将刀往上一拔,冲他们一家子抡来——

后院里顿时一片鸡飞狗跳,胖妇人等人争先恐后地往前院跑去。

老人还没忘记招呼儿子带上他昏迷不醒的大孙子。

江茕星拖着柴刀紧随其后,刀尖在石板铺成的地面上划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你疯了吗?杀人可是要偿命的!”她的姑父色厉内荏地吼道。

可惜,不稳的声线暴露了他的内心。

“娘!娘!我不想死!”小儿子拼命往胖妇人身后钻去。

“仙,仙儿,我可是你姑姑,”胖妇人双腿控制不住地颤抖,勉强挤出一个扭曲的笑容来,“你要是觉得哪里不合适,我们还能再商量,何必闹成这个样子……”

“不用了。”江茕星一步一步提着刀靠近瑟瑟发抖的姑姑一家,小小的身影拉出可怖的影子,在刀尖摩擦地面的噪音中如同索命的厉鬼。

没想到这小丫头做事如此决绝,石跃人本能地皱了下眉,正犹豫到底该怎么出手帮忙,刚跨进前厅,却听见“叮啷”一声,柴刀落地。

他看着前面小小的身体莫名其妙软了下去,本能地伸手托住。

见到她突然倒下,胖妇人并没有觉得惊讶,反而如释重负:“快来人,把这丫头抬回去!门上多加几……”

还没说完,她对上石跃人意味深长的视线,咽下了下半句话。

忘了还有外人在场。

不速之客扶着江茕星的背将她放到地上,慢悠悠地开腔:“别急,让我看看。”

“你是大夫?”老人语气里满满的质疑。

“我是个散修,”石跃人咧嘴一笑,“虽说修为不如江兄,不过看个凡人的病还是绰绰有余的。”

众人对视几眼,半信半疑。

没等他们阻拦,石跃人已经似模似样地捞起小姑娘的手腕开始把脉。

“唔,小事。”

说完,他在江茕星头顶轻轻一点。

在关键时刻倒下,江茕星以为自己会回到脏兮兮的柴房里,没想到一睁眼,竟然还在正厅。

姑姑一家或远或近地站在四周,神色各异。

她几乎本能地伸出手,想抓紧掉落在一旁的柴刀。

“小孩子别碰这么危险的东西。”

身后伸出一只手,抢先拿走那把刀。

他这一动,江茕星后知后觉地闻到一股令人窒息的馊味,怀疑自己是被熏醒的。

她一言难尽地抬起头,却正好对上对方挤眉弄眼的表情。

不由一怔。

石跃人不知道自己被嫌弃了,他安抚地拍拍小姑娘的肩膀,站起身来:“其实我有一个疑问,不知诸位可否为我解答。”

“什么?”胖妇人眼神闪烁。

“江兄身为修仙者,照理说至少还有几十年好活,”石跃人提着柴刀,走到棺材面前,“他年纪轻轻,怎么这么早就去了?”

“这……”胖妇人一时哑然。

“我爹没生病,身上也没伤。”坐在地上的江茕星开口,声音镇定得不像个十岁的孩子。

“猝死?莫非是修仙者的手段……”石跃人嘀咕一句,果断道,“简单,开棺让我看看,就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了!”

“你敢!”老人怒喝。

今日出殡,开棺是大忌,不仅亵渎死者,也是将这户人家的脸面放在脚下踩。

石跃人的语气里同样是满满的难以置信:“你们连江鹄的死因都不想知道,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把他埋了?”

胖妇人别过脸:“知道了又如何,倘若真是修仙者动的手,我们一家老小都是凡人,怎么给我哥哥报仇?”

“姑姑,你刚刚想要钱要东西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江茕星道。

胖妇人面上狰狞之色一闪而过。

“哎嘿,对,”石跃人将柴刀抵在棺材上,语气戏谑,“待我查出杀人凶手,你可得让你儿子好好记住,等以后修炼有成,替你哥报仇啊。”

一直被母亲护在身旁的胖小子听见这话,不服气地反驳:“凭什么让我报,这不应该是表姐的事吗?”

别以为他年纪小就能随便糊弄,他才不吃这个亏。

胖妇人恨不得给自家小儿子一巴掌:傻孩子,差一点他们就有理由理直气壮地继承江鹄的修仙遗产了!

石跃人想起什么,转头看向面色苍白的江茕星。

刚刚发生太多事,以至于他这才想起不对——哪有亲爹死了孩子这么淡定的?

他想到什么就问什么:“小丫头,你爹死了,你怎么都不哭?”

江茕星面无表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