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诈尸

符师不羡仙 第四章 诈尸

作者:傍晚四时 小说:符师不羡仙 更新时间:2021-10-11 07:43:53
这具身体的原主三年前离世。自小名“仙儿”就能可以看出,父亲江鹄对这个孩子寄以了多高的期望,只可惜三年前测灵根的时候,测她而已个比五灵根还得废材的杂灵根,江鹄失落之极,自此已不再连正眼对待这个女儿。仙女儿母亲享年后,这孩子被犯懒的下人锁在房里活活打死饿肚子从小名“仙儿”就能看出,父亲江鹄对这个孩子寄予了多高的期望,可惜三年前测灵根的时候,测出她只是个比五灵根还要废柴的杂灵根,江鹄失望至极,从此不再正眼看待这个女儿。。...

符师不羡仙

推荐指数:10分

《符师不羡仙》在线阅读

这具身体的原主三年前去世。

从小名“仙儿”就能看出,父亲江鹄对这个孩子寄予了多高的期望,可惜三年前测灵根的时候,测出她只是个比五灵根还要废柴的杂灵根,江鹄失望至极,从此不再正眼看待这个女儿。

小仙儿母亲病逝后,这孩子被偷懒的下人锁在房里活活饿死,等再次睁开眼时,便成了现在这个江茕星。

接收完原主的全部记忆后,她实在是对这个只会烧钱沉迷修仙的父亲喜欢不起来。

石跃人对上江茕星的视线。

小姑娘面无表情地与他对视,像个凶巴巴的小刺猬,石跃人尴尬地挠挠头,又继续问道:“你想不想知道你父亲的死因?”

“你不要太过分!”老人被他旁若无人的自在模样气得吹胡子瞪眼。

从来没见过有人来参加葬礼,一进门就要开棺的!

石跃人扭过头,不耐烦地瞪他一眼:“你这老头反应怎么这么大,难不成跟凶手有什么关联?”

“胡说!”

“那你紧张什么。”石跃人敲敲棺盖,“既然无外伤,你们怎么确定江兄已经死了呢?如果不打开检查一下就下葬,岂不是害死一条人命?”

他说得振振有词,老人顿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不行!反正我就是不同意!”

“人家亲生闺女还在这儿,轮不到你来做决定。”石跃人很不给面子地一句话把他撅回去,又看向江茕星,“小丫头,你同意吗?”

“你想开便开。”江茕星道。

她没有古代人那么封建迷信,并不觉得开棺是什么禁忌的事。

石跃人就等这句话。

他抬手一划,笨重的柴刀在他手里轻盈得像一片羽毛,拂过棺盖边缘。

放下刀,伸手一推。

钉死的棺盖轻飘飘地滑到一边。

一声悠长的叹息像幻觉似的从里面飘了出来。

江茕星皱了下眉,目光扫过站在棺材旁的石跃人,又落在胖妇人一家身上。

那几个人看起来已经傻了。

这还没完,叹息过后,一只苍白的手出现在棺材边沿,躺在里面的人坐起身,在众人惊恐的眼神中看向胖妇人:“妹妹,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哥……”胖妇人的双腿抖得如同筛糠,“你,你没死?”

“不,我已经死了,”江鹄惨白着一张脸道,“不过身为修仙者,跟无常打个商量,回来个一时半刻倒也无妨。”

这,这怎么还能回来的呢?

胖妇人腿一软,跪在地上,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那你,你回来是想说什么?”

“没什么,”江鹄僵硬的脸上缓缓露出一个笑容,鬼气森森地道,“只是见不得你们欺负我女儿,打算带你们一起下去,陪我做个伴……”

“不不,哥,我还有两个儿子啊!我去了他们怎么办?你以前不是最喜欢他俩了吗?”

话刚出口,胖妇人立刻就后悔了,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果然,只听江鹄道:“没错,所以你带着他们下来陪我吧……”

她倒吸一口冷气,身子晃了晃,本能地开始寻找那请来念经的和尚,想求他想办法将人送下去,却发现那个不知真假的和尚早已不知所踪。

她那一直迷迷糊糊的小儿子看见这鬼气森森的一幕,终于后知后觉地扯开嗓子:“呜啊——”

这哭嚎声将胖妇人猛地惊醒:“哥,我特地赶回来帮你主持葬礼,照顾仙儿,你不能这么对我……对了,还有仙儿,如果我不在了,谁来照顾这孩子?”

坐在棺材里的江鹄似乎听进去了,想了想道:“也是……”

没等她松口气,只听对方继续道:“那你就把你的两个孩子交给我,我来照顾他们,你照顾我女儿,这样才公平……”

这叫公平?

胖妇人看着江鹄朝她伸出的手,想逃,却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如此惊悚的局面下,最镇定的竟然是年纪最大的那个。

老人一言不发,一把抄起小孙子,健步如飞地抢先往外跑去,全然不顾自家儿子儿媳的死活。

瘦高中年男人如梦初醒,抱起自己还在昏迷的大儿子,紧随其后。

“等,等等?”被单独留下的胖妇人跪坐在地上,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两个完全不管她的人,手脚并用地往外爬去,“等等我啊夫君——”

“哎,你家下人怎么也跑了?”石跃人看着门外奇道。

“那不是我家下人。”江茕星看向仍旧坐在棺材里的人影,语气平平地道,“把幻术撤了吧,怪吓人的。”

石跃人来了兴致:“你知道这是幻术?”

“当然,”江茕星凉凉地看他一眼,带着鄙视,“区区修仙者,哪里来的本事能跟地府借时间?你糊弄得了他们,糊弄不了我。”

“区区……呵,你这小孩还挺有意思。”石跃人摸摸胡须。

哪个凡人敢这么说修仙者?除非活得不耐烦了。

“你不是要验尸吗?快点,今天还得下葬。”江茕星提醒道。

说完,她往外走去。

“你去哪儿?”石跃人在她背后问。

“那些人把我家弄得一团糟,我收拾收拾。”江茕星头也不回地道。

“好歹是个员外,家里怎么连个下人都没有?竟然还得小姐亲自收拾……”石跃人嘟囔着转过身,对着棺材里无知无觉的江鹄道,“江兄啊江兄,你自己反思一下,为什么你的死因对你女儿来说,还没有收拾院子重要?”

失去幻术加持的江鹄一动不动地躺在棺材里,没有回答。

等到江茕星将家里被姑姑一家糟蹋乱了的地方全都收拾好,回到正厅时,便看见刚刚被打开的棺材又重新合上了。

“查出来了?”她问。

正倚着棺材坐在地上喝酒的石跃人晃晃酒壶,惬意地眯起眼:“嗯,查出来了,你想知道?叫声叔叔听听。”

“爱说不说。”江茕星撇撇嘴,拒绝配合。

“你这孩子,真不可爱。”石跃人不满地咂咂嘴,“那可是你爹。”

“那又如何,自从我测完灵根,三年就见过他两次。”江茕星又开始收拾被那家人弄得乱糟糟的正厅,“为了供他修仙,我娘留下的嫁妆如今只剩下一小半,这爹跟没有也没什么区别。”

听着怨气不小。

石跃人不敢卖关子了:“好吧,告诉你,你爹是灵力干涸而死。理论上来说,这种情况大概率出现在二人斗法时,可他身上没有外伤,这个可能性可以排除。”

灵力干涸?

“会不会被别人吸走了?”江茕星想起小时候看的小说里一个招式——吸星大法。

就是专门吸别人的功力的。

石跃人一愣,继而“嘿嘿”笑了两声,不知为何带着几分猥琐。

直到对上小孩困惑的眼神,他咳嗽一声,正色道:“那也能看出来的,江兄不是。”

哦。

江茕星兴致缺缺地收回视线,将地上乱糟糟的蒲团挨个收起来,摞到角落里。

石跃人等了一会儿:“你怎么不问了?”

“没兴趣,无非是修仙界那些打打杀杀,跟我这个凡人有什么关系。”江茕星说着转身往外走去。

“你去哪?”石跃人在她身后喊。

“去找人帮我抬棺,”江茕星道,“托你的福,姑姑一家子跑了,害得我现在还得花钱雇人帮忙。”

这种急活,还得加钱,真是亏了。

石跃人眼睛一亮,瞬间出现在她面前:“你打算掏多少钱雇人?”

“一个人十文,大概要四个人——怎么,你身为修仙者,几个铜板也要赚?”

像是没听出她语气里的鄙视,石跃人积极地推销自己:“你给我四十文,我一个人就能帮你抬过去!”

江茕星:“……”

还真有这么穷的修仙者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