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杂灵根

符师不羡仙 第五章 杂灵根

作者:傍晚四时 小说:符师不羡仙 更新时间:2021-10-11 07:43:56
这个世界也没土葬的习俗,越是讲求的人家,棺材就越大。江鹄在凡俗中的身份不管怎么说是个员外,他的棺材自然而然也小将近哪儿去。不提重量,光是那大小就也不是一个人能抬动的。江茕星豪无对修仙者的敬畏之心,石跃人敢要,她就敢出这个钱。发来三十个铜板的石跃人不满意地不提重量,光是那大小就不是一个人能搬动的。。...

符师不羡仙

推荐指数:10分

《符师不羡仙》在线阅读

这个世界没有火葬的习俗,越是讲究的人家,棺材就越大。江鹄在凡俗中的身份好歹是个员外,他的棺材自然也小不到哪儿去。

不提重量,光是那大小就不是一个人能搬动的。

江茕星毫无对修仙者的敬畏之心,石跃人敢要,她就敢出这个钱。

收到四十个铜板的石跃人满意地将它们揣进怀里,抬手将一直背在身后的包袱摘下来:“我这就给你露一手!”

经历过信息爆炸时代的江茕星站在旁边,满脸都透着见多识广的木然,她感觉这人不像什么正经修仙者,反倒像个跳大神的。

如果不是先前那手幻术小小地惊了她一下,她决计不会掏这个钱。

石跃人抖开灰扑扑的包袱布,露出里面的东西。

那是一把很不起眼的长剑。

剑身细长,通体灰黑,没有丝毫装饰物,不知是本来就这个色,还是跟石跃人这个人一样经历了太多风霜一直没洗,乍一看还以为是根烧火棍。

“我们镇上的铁匠还知道给剑鞘雕个花……”

江茕星一句挖苦还没说完,石跃人拔剑出鞘。

闪着寒光的细长剑刃从平平无奇的剑鞘里抽出,锋芒毕露,像一道洒在雪地里的月光,一时间将屋子都照亮了几分。

江茕星失语。

这一刻,她终于意识到凡人打的剑和修仙者的剑有什么区别了。

天壤之别。

这么好的剑,石跃人却没有爱惜武器的想法。

他将剑随手抛到空中,捏了个诀,那把细长得看起来像是随时有可能折断的剑晃晃悠悠飘到棺材底下,竟然就这么把巨大的棺材托了起来!

石跃人捏着手诀往自己的方向收,那剑听从他的命令,托着棺材从正厅里颤颤巍巍地飘出来,因为剑身被棺材遮得严严实实,看起来像是棺材自己飘出来了似的。

见到此情此景,江茕星的神色来回变了好几次,直到石跃人乐呵呵地提醒她:“走啊,你带路。”

她这才回过神来,一边往外走,一边问:“你是剑修?”

“对,”石跃人跟着她,“小丫头,你虽然自称凡人,但我怎么觉得你对修仙界的事情懂得不少呢?”

“我爹生前教的,他原本希望我能飞升成仙。”江茕星随口道。

想起她的小名,石跃人不怎么意外地点点头:“那后来你测了灵根是什么?五灵根?”

江鹄三灵根,怎么也不可能生出没灵根的孩子吧。

江茕星脚步微顿,扭头看了他一眼:“不,是杂灵根。”

“嚯!还挺罕见。”石跃人摸摸胡须,追问道,“你知道杂灵根跟五灵根的区别吗?”

江茕星自顾自地往镇外墓地走,没搭理他。

石跃人觉得没趣,人家不搭理他,他偏要说:“其实这二者也差不多,只是五灵根像五根竹子,彼此没什么关联,灵根多的修炼起来最多慢了些;而杂灵根却像藤蔓,彼此纠缠在一起,不论什么属性的灵气进入经脉,都会被混成一团。”

江茕星头也没回,带着他和棺材穿过僻静无人的小巷。

江鹄也是这么说的。

自打他自己失去飞升的希望后,就回到凡间娶妻生子,将全部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据说为了提高孩子的资质,他趁着妻子怀孕时,折腾过很多稀奇古怪的偏方。

等到七岁测灵根,确实是个罕见灵根。

却是废得很罕见。

白努力了。

“我知道我成为不了修仙者,所以从来没想过这些,只想安安稳稳当个凡人。”江茕星道。

当凡人有什么不好?

听见这孩子说话老气横秋,石跃人忍俊不禁:“话不能这么说,虽然杂灵根确实很难修炼,但只要有灵根,就有希望,就算以前没有合适的心法秘籍,你也可以想办法自创嘛!”

说得容易。

江茕星正想开口反驳,身边一户人家的门突然“吱呀”一声打开。

一个老嬷嬷提着篮子从里面出来,正对上石跃人的视线,继而看见了飘在他身后的棺材。

老嬷嬷惊呼一声,僵在原地,眼见着就快要晕过去。

特意挑了人少的路,没想到还是吓到人的江茕星忙上前扶住老嬷嬷的手臂:“嬷嬷,别怕,他是修仙者。”

石跃人懊恼地“啧”了一声,刚刚一路忙着说话,都忘了弄个障眼法了。

老嬷嬷也不知有没有听见江茕星的解释,过了好一阵,她才慢慢缓过来。

看清扶着自己的人,她将飘在半空的棺材忘到脑后,反手抓住江茕星的手:“小姐?你病好了吗?前两天我过去送饭,你姑姑说你病着,不让我进门……我今天特地宰了一只老母鸡炖汤,正准备给你送过去呢。”

“我没事了。”面对这位老嬷嬷,江茕星的态度很是温和,“鸡汤给我吧,我回去就喝。”

“哎,好。”老嬷嬷答应着,可能是把石跃人当做下人了,将篮子直接递给了他。

就算对修仙没兴趣,江茕星也不至于胆子大到把修仙者当做下人用,她正欲解释,却看见石跃人一点也不介意地接了过去。

“小姐,你是不是要离开镇子了?”老嬷嬷又问。

江茕星只好先将欲出口的话咽回去,回答道:“对,等我把家里剩下的铺子卖掉就走。”

老嬷嬷叹息一声,片刻道:“也好,你一个孩子拿着这么多家产,总会有眼红的人盯上,不如跟着亲戚过安定。”

江茕星没说那姑姑一家已经被赶跑了,笑笑道:“不过我父亲生前曾经留下过遗嘱,说祖屋不能卖,到时候还得请您去照看一二。”

“放心。”老嬷嬷抓着她的手捏了捏,眼神慈爱像在看自己的孩子,“嬷嬷一定把它照看得好好的。”

挥别嬷嬷,二人离开这条小巷。

前面便是郊外桃林,这回石跃人没有再吓唬路人,捏了个手诀,幻化出四个粗布短打的苦力模样,抬着棺材往前走。

“篮子给我拿吧。”江茕星伸手。

“没事,你才多大个人,给你打翻了,岂不是辜负了你家嬷嬷一片好心?”石跃人不仅没给,反倒将篮子举高了些,让她伸手也够不到,“不过话说回来,那嬷嬷是你什么人?怎么自己住在外面?”

“我三年前雇的煮饭嬷嬷,”江茕星道,“她跟她儿子一家住一起。”

“哦……”石跃人手欠地揪了朵身边树梢上的桃花,放进嘴里嚼着,“那你跟她说你要走是什么意思?你要去哪?”

“没什么,只是打算换个地方生活,应该会去都城吧,听说那边会有阵法保护,能抵御住修仙者的攻击。”

石跃人挑了下眉:“你这么点大个人,想得还挺多。放心吧,修仙者通常不会在凡人聚集的地方动手。”

“以前不会,以后可未必。”江茕星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没有给他追问的机会,停下脚步,“到了,就这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