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魏凛竟然对程大美人发火了
华灯初上,江城首屈一指的酒店“金陵台”恰恰一派歌舞升平的好光景。各个宴会厅都是华服云鬓,玉露琼浆,惟有一个玻璃大厅别具一格。门前摆了一个黑板,上疏“江城一中一一级同学会”。十个大字,用白色粉笔以规矩的楷体写就,在这淫靡之音索绕的金陵台竟格外各个宴会厅都是华服云鬓,玉露琼浆,唯有一个玻璃大厅别具一格。门前摆了一个黑板,上书“江城一中一一级同学会”。。...

华灯初上,江城首屈一指的酒店“金陵台”正是一派歌舞升平的好光景。

各个宴会厅都是华服云鬓,玉露琼浆,唯有一个玻璃大厅别具一格。门前摆了一个黑板,上书“江城一中一一级同学会”。

十个大字,用白色粉笔以规矩的楷体写就,在这靡靡之音萦绕的金陵台竟分外引人注目。

程宗刚下了飞机,满脸倦色。

她掏出手机,准备打给她高中大学都是同学加闺蜜的于晴。

于晴早就看到了她,一下子蹦出来拍了拍她的肩。

“魏凛来了吗?”程宗将乱糟糟的头发束起,急急的问。

于晴围着她转了几圈,不满的说:“我们都多少年没见了,你怎么一见面就问他?还是,你想通了什么?”

程宗不满她猥琐的笑容,扯着她找到女厕所。

于晴认命的从包里掏出一个包裹。

“喏,给你准备的校服,换上吧!瞧你急的!你之前的淡定劲儿哪去了!”

程宗一边换衣服,一边郁闷的说:“淡定?我那是傻!”

以前魏凛追着她跑时,她就是块冰疙瘩也该被暖化了,偏偏她就是脑子缺根弦,压根转不过来弯。

唉!

于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麻花辫,冲镜子里虽算不上美人却十分可爱的自己眨了眨眼。

“你说什么?”

“我说谁搞的这个聚会,还非得穿回校服?”

于晴噗嗤一笑:“还能有谁?秦淮河呗!都这么大老板了还整天附庸风雅!我看他是被柳如是给传染了。”

程宗已经换好了衣服,补好了妆,对着镜子转了一圈问:“怎么样?”

于晴看呆了,不愧是程大美人,这么简单一打扮就有了倾城之姿。

“要不你改行吧!当个美貌花瓶女演员,说不准还能跟魏凛演对手戏,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程宗拖着她往外走,边走边说:“实在不行,真的要出此下策了。”

“你还真是对魏凛势在必得,但你要有心理准备,他现在可是不同以往了。”

具体怎么个不同法,程宗还真是没想到有这么严重。

程宗和于晴进去后,同学们基本到齐了。

三三两两扎堆说话的同学,一见程宗都围了上来。

“程大美人还是风采依旧啊!”

“程宗,据说你现在在英国是很有名的建筑师了?”

“你现在留在巴特莱特建筑学院任教了吗?”

不过,人嘛!总有些嫉妒心比较强的,比如高中读书期间就和程宗不对付的张笑笑同学。

“哦,是程大美人啊?怎么孤身一人啊?我还以为魏凛会和你一起来呢!”

张笑笑家境不错,读书期间和程宗也是一个第一名一个第二名的,这会儿早嫁了人做了阔太太,说话越发的尖酸刻薄不知收敛。

“人家魏凛现在都是影帝了,还稀罕她?”

“就是,当初人魏凛围着她转。伺候的跟公主似的。你看她领情了吗?还不是说出国就出国了?!”

这两位是张笑笑的忠实小狗腿,孙露露和王琳琳。

“各位,各位,能别这么剑拔弩张的吗?给秦某个面子?”

说话的是秦淮,原来跟魏凛走的最近的就数他和沈阳、柳州,那是江城一中赫赫有名的地名党。

不知谁喊了一声“魏凛来了”,众人的目光不自觉向门口望去。

只见一男子穿了一身运动服,戴了一顶鸭舌帽,缓步而来。

他的帽檐压的很低,但腰细腿长,走路姿态娴雅,就算被人行注目礼也不徐不疾。

程宗“咕咚”一声,吞了一下口水。

是魏凛。

他一身黑,只有颈间一抹白。那喉结上下滚动,煞是性感。

突然,程宗咳嗽了一声。

魏凛脚步一顿,好像盯着她看了数秒。

接着,他的脚步好像加快了,身后的柳州都要跑起来了。

“好像是错觉,他好像没有看到我。”

程宗忍着被呛的想咳嗽的冲动,捂住了嘴。

魏凛很快径直走到了这次聚会的组织者,同时也是金陵台老板的秦淮面前。

“哎呀!魏凛你总算来了!还有,柳州你小子自从跟魏凛混了,可是有日子没来了!”

秦淮叫了一声“沈阳快来”,又说:“我宣布一一级江城一中一班,全员到齐,聚会正式开始。”

喧闹的气氛中,程宗的目光一直在追着魏凛移动。

他依然戴着帽子,看不清他的神色。但可以肯定的是,除了进门时那似是而非的一眼,他再没看过她一次。

“快去吧!魏凛很忙,错过今天你可能都见不到他了。”于晴推了她一把。

五年没见了,再好的关系也都疏远了。更何况魏凛如今一副生人莫近的模样。

想起之前总归是自己不对,程宗端起一杯饮品朝魏凛走去。

一共没几步路,走起来却分外漫长。

中间不是有同学过来找她攀谈,就是有同学把魏凛围起来要签名。

魏凛签完最后一个字,看到程宗手里端着的东西,不悦的拧了眉头。

柳州小声说:“没事,秦淮河这小子准备的是我们上学那会儿常喝的可乐。”

魏凛瞪他一眼,抬脚走了。

还怪我多事?看你那神情恨不得连杯子给人家吃了。

柳州心里mmp,脸上笑嘻嘻。毕竟人家是老板嘛!

“魏凛,他怎么走了?”程宗有点尴尬的问。

柳州委婉的说:“他不是故意躲你,他拍戏拍的嗓子不好,喝多了水,这会儿上厕所了。”

程宗想了想,放下饮料出去了。

柳州摇摇头,还是魏凛会玩,这不,程宗一追出去不就二人世界了。

啧啧,喜欢人家还端着,不累啊?

魏凛洗完手,靠着墙壁点了一支烟。

眼尾一扫,看到程宗就怯生生的站在走廊里。

她穿着一中的校服,和从前没什么两样。

他一阵烦躁,用手往下压了压帽檐,要走。

经过程宗时,突然,一双细白的小手抓住了他的袖子。

魏凛的心脏“砰砰”直跳,莫名的红了耳尖。

他沉声说了两个字:“放开。”

语调严厉,声音沙哑又冷漠。

“呀!魏凛竟然对程大美人发火了,我们快叫人过来看看!”

躲在旁边偷看的张笑笑仿佛抓住了程宗什么把柄,乐呵呵的去叫人了。

小手松开了,魏凛心里松了一口气,同时又满怀失落。

顿了顿,他的下颌线绷得紧紧的。

程宗又瞄了他的喉结一眼,她和他关系还好时,曾好奇的摸过那个地方。

当时,魏凛一下急眼了。摁着她的手说:“这个地方不能随便摸。”

她还笑?果然没心没肺。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