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魏凛,我喜欢你。
魏凛人高腿长,的话他抬腿就走,程宗也怎奈不了他。但是,他的腿好像很有自己的想法,他脑子想走,可是拔不动腿。便,程宗又默默的靠了回来。“吸烟,对身体好,并且你的嗓子现在的也不很适合吸烟。”魏凛瞥了几眼走廊尽头,了围满了曾经的的同学。他烦燥的掐可是,他的腿似乎很有自己的想法,他脑子想走,可就是拔不动腿。。...

魏凛人高腿长,如果他抬腿就走,程宗也奈何不了他。

可是,他的腿似乎很有自己的想法,他脑子想走,可就是拔不动腿。

于是,程宗又默默靠了过来。

“吸烟,对身体不好,而且你的嗓子现在也不适合抽烟。”

魏凛瞥了一眼走廊尽头,已经围满了昔日的同学。

他烦躁的掐灭了烟头,真是鬼迷心窍了,他就不该来参加这场同学会。

他更不该留在这里听程宗鬼扯,要是真关心他,她这五年来为什么一次也没回国看过他。

程宗看他掐烟头的动作极其熟练,眼神一闪,心知这些年他是没少抽烟。

“可以走了吧?”他的嗓音低沉,多了几分冷意。

程宗想起于晴的话,他很忙,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不知下次何时才能见到他。

把心一横,程宗脱口而出:“魏凛,我喜欢你。”

“哇!”

走廊尽头传来一阵激动的叹气声。

“魏凛真是熬出头了,还能等来程大美人表白的一天。”

“魏凛真该请客!”

“真是活久见。”

围观者的激动并没感染到魏凛,他不笑反怒。

瞧瞧,高中三年,长眼睛的谁看不出他魏凛心里有她。

“你在和我开玩笑吗?”

魏凛沉着脸,往程宗那里走了几步。

程宗仰视他,借着壁灯的光将他的脸看的清清楚楚。

他瘦了,许是与阅历有关,他的五官越发凌厉,美则美矣,却让人不敢直视。

被他鹰隼般的厉眸盯着,程宗有些口干舌燥。

今天真是怪了,只要看见他,她就非常紧张。本不善言辞的她,感觉舌头都要打结了。

“我,我没开玩笑。”她依然坚定的说。

“程大建筑师年少有为,在英国建筑领域已崭露头角,突然回国来跟我说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岂不是荒唐?”

原来,这些年来她在干什么,他都一清二楚。

程宗说不出话来,魏凛又问了一句:“那么,你喜欢我什么?”

他是在逼问她,也是在试探她。

如果她真的有一番言辞恳切的表白,他说不准会非常开心。

可惜,被众人围着,又被他冷眼看着,程宗的心一下子就乱了。

“喜欢,喜欢你长的好看。”

真的,就算是生气,魏凛的一张脸也是非常完美。

“呵,你还真是肤浅。”

魏凛退了两步,转身走了。

他就不该对程宗抱有幻想,明知她根本就是没心没肺。

魏凛经过,围观的人自动散开一条道。

秦淮和沈阳叫他,他理都没理。

“魏凛现在好霸气,果真转了性子。”

“那是,人家现在是影帝了,迷妹万千,还能瞧得上程宗。”

“那程宗真是亏了,从前她对魏凛爱理不理,现在人家让她高攀不起。”

柳州听了这些乱七八糟的议论,心肝肺都是痛的。这场同学会是他撺掇魏凛来的,本来想着……

唉,等着挨怼吧!

“你没事吧?想什么呢?”于晴冲到程宗身边。

程宗回过神来说:“想魏凛啊!想我们上高中那会儿。”

“你好好想想吧!说不准有什么新感悟,能打动咱们魏影帝的铁石心肠。”

晚上,程宗做了一个梦,好像真的回到了上高中的时候。

江城一中,开学典礼。

程宗作为升学考试的第一名,要上台演讲。

她将校服外套挂在椅背上,起身去了一趟洗手间。

等她再回来,一个男生站在她的椅子前,她衣服上的红墨水正顺着下摆往地上嘀嗒。

这,还有法穿吗?

男生沉默了一会,脱下了自己的校服外套,递给她。

这时,过来一个男生叫了一声“魏凛,走啦!”

原来,他就是那个传的远近闻名的魏凛。

魏凛是江城富商魏擎的儿子,也是江河集团唯一的继承人。

魏凛在江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是称霸江城富二代圈子的一位人物。

关键人不仅有钱,还有颜。

所以,尽管除了打架唱k,他就没什么特长了,还是深受广大女同学的喜欢。

程宗不屑与魏凛争辩,想着反正用他的外套应付过去就是了。谁让他没事往自己外套上倒墨水呢!

说起来,程宗虽然祖辈是江城人,她却不是在江城长大的。她是要读高中了,才被爷爷奶奶接回来的。

她父母是做考古工作的,工作地点不定期移动,所以程宗之前也没有正式在学校读过书,都是父母在家自己教的。

爷爷奶奶嫌她父母把她带的太“呆”了,好说歹说才把人接回来。

所以,程宗对学校里的相处模式本就一窍不通,这回又遇上魏凛这个不讲理的小霸王,自然也不愿与他有太多交集。

梦里,程宗登台演讲,台下乌泱泱一片人海。

可这些人的面目全都模糊不清,唯有魏凛那张少年脸孔活力鲜明,意气风发。

他定定的看着她,如深海的眼睛里仿佛藏着千言万语。

程宗觉得心里一阵悸动,好不容易演讲完,就急忙去台下找他。

可是,他的背影越走越远。

她喊了一声,“魏凛”,醒了过来。

程宗觉得好笑,好像魏凛一开始也没有对她多好。

但又模糊觉得,他这个人怪别扭的,有什么话也不直说,还要人猜。

可是,她又不是一个心有七窍的玲珑女子。

到头来,走到今天,也不全然是她的错啊!

算了,五年了,足够她明白自己的心意了。

她既然喜欢他,就一定要把他追回来。

凌晨,于晴接到了程宗的电话。

“什么?你真的要去天熠娱乐面试?你舍得放弃你现在的事业?”

“你知道去它们那里报名的有多少人吗?那些报名视频他们全公司的人加起来,几天几夜都看不完。”

“我去!我第一次听你说托关系这仨字儿。程宗,你为了魏凛真是破釜沉舟了。”

“等你成功了,我送你一份大礼。”

于晴是个话唠,可这会儿程宗一点都不嫌她烦。

她做出的这个不属于它人生规划内的决定,需要人给予肯定。

追求魏凛是一场冒险,一想到要去实施她就脸红心跳。

魏凛,别怪我之前太迟钝。

但只要我做出的决定,从来都不会半途而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