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魏老师,救我

影帝他曾暗恋我 第四章 魏老师,救我

作者:一支清浅 小说:影帝他曾暗恋我 更新时间:2021-10-11 12:21:34
魏凛刚拍了一份商务,拖到快十一点才回公司。他人刚到办公室,口罩还没摘就接了易川的电话。“什么事?”“那什么,选拨结果也不是出了吗?”“这么快?”魏凛这几天为了让自己忙出来,那是拼了命的工作。没想起公司办事效率都这么高了,那是也不是程宗也要来他人刚到办公室,口罩还没摘就接到了易川的电话。。...

魏凛刚拍了一份商务,拖到快十二点才回公司。

他人刚到办公室,口罩还没摘就接到了易川的电话。

“什么事?”

“那什么,选拔结果不是出来了吗?”

“这么快?”

魏凛这几天为了让自己忙起来,那是拼了命的工作。

没想到公司办事效率都这么高了,那是不是程宗也要来集训了?

“对啊!大神,你这么拼命干什么?反正你的地位也是与人可以撼动了,不如回馈一下公司?”易川无循循善诱。

魏凛眉头一挑,“什么意思”?

柳州将打包好的饭菜放到桌上,刚招呼魏凛吃饭,就看见他出去了。

易川说,新选拔的六个新人在练形体,让他帮忙瞧瞧。

原话是:“你和陈世安不是老搭档了嘛!这位影后那气质可是没得挑,又美又飒,现在就流行这个。你去帮着瞧瞧,能不能练出第二个陈世安?”

魏凛驻足隔着玻璃墙观看,确实有几个人在练习姿态。

不过,程宗走起来真是最惨不忍睹的一个。

他想起易川说的,“我看那个程宗脸蛋不错,好好练练,是个好苗子”,魏凛忍不住发笑。

真该让易川看看,程宗穿上高跟鞋那叫走路吗?人家走直线,她是横着走。

里面的几个年轻女孩一直往外看,引起了形体老师的注意。

她回头看到了魏凛,极为客气的请魏凛进去。

“魏老师来了,我就放心了,这些姑娘都是公司的未来,我还真怕自己教不好。”

魏凛客气的点了点头,说:“我只是路过,老师教的很好。”

“好,姑娘们就再走一次,让魏老师看看还有哪里有不足。”

听了形体老师的话,其中一个穿白纱裙的姑娘跃跃欲试,另一个穿红色连衣裙的不干了,一步迈到白纱裙前面。

“哼!”穿低胸衣服,胸口文着黑玫瑰的姑娘,一脸冷艳。

魏凛看了一圈,除了程宗其他几位都还算比较有星相,举手投足一看就是受过训练的。

程宗默默退到后排,这路上破了水,还让人穿高跟鞋走模特步,想摔死谁啊!

“好,那就乔诗先来,许沫沫,然后梅子,李梦,冯佳佳,程宗,按这个顺序吧!”

穿红裙子的乔诗,立的是御姐人设,走起路来骄矜优雅,那叫一个风华绝代。

许沫沫是清新公主范儿,走的我见犹怜。

梅子一身清冷,又长了一张超模脸,看起来就算说她是专业的也不意外。

其余两位比之之前几个不算惊艳,但也可圈可点。

轮到程宗可,她先看了看那水光油亮的地面,又看了看面色严肃的魏凛。

把心一横,她觉得自己脚下像踩了一坨屎那么滑,提着一颗心走,就是为了不摔倒在屎上。

“哎呀!”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程宗把眼睛一闭,等着摔个狗吃屎吧!

魏凛眼力极好,反应又快,没等她喊完“魏老师,救我”,就往前走了两步。

程宗正好撞进他怀里,这股冲劲不小,连带着魏凛退了几步才站稳。

夏天衣服薄,两人就这么面对面抱在一起。

除了两人砰砰砰的心跳声,满室寂静,气温莫名攀升,魏凛下颚线收紧,悄悄红了耳尖。

“魏老师,你耳朵……”

“闭嘴。”

“哦。”

“下来。”

魏凛松了胳膊,将程宗慢慢放到地上。

“疼吗?”魏凛问,语气里有隐藏的担心。

“不疼,没事。”

房间里稀薄的空气终于又充盈起来,又开始有人说话了。

“魏老师,您觉得我们几个谁走的最好?”乔诗不屑的看了看程宗,她是故意吸引魏老师的注意力吧!

其余几人,除了冷傲的梅子,也都多少对程宗这一摔有点意见。

“我不是专业的,请你们老师点评吧!”

魏凛向来能不多说就不多说,再说刚刚抱着程宗的触感还在,他也心乱如麻,哪有闲情逸致做评委。

“你们的盒饭送来了,我也回去吃饭了。”魏凛指了指门口一堆饭盒。

某人是最不禁饿的,恐怕早就饥肠辘辘了。

“魏老师,一起吃吧!”许沫沫说出了众人的心声,包括程宗。

正在这时,柳州好心的端着魏凛的饭菜送来了。

咦,魏凛看到他送饭,好像不大高兴呀!这不是他做助理的职责所在吗?他也是怕魏凛饿着嘛!

魏凛默默打开饭盒,准备吃饭。

其他人也都静静吃饭,最多偷瞄魏凛两眼当做下饭菜。

只有程宗,她呆呆地看着自己的饭盒没动筷子。

魏凛用余光看了看她的盒饭,嗯,炒到深绿色的青菜,干巴巴的豆腐,黑不溜秋的排骨。

确实,不是她这个挑嘴的人能吃下去的。

程宗好像想到了什么,立刻眉开眼笑起来。

魏凛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她端着仿佛挪到了自己旁边。

“魏老师,你的饭菜好丰盛啊!你吃的完吗?不要浪费啊!”

乔诗她们都无语的看着她,为了跟男神套近乎她还真是掉价啊!

只有魏凛知道,她确实是冲着他饭盒里的菜来的。

比如,这个外酥里嫩的藤椒鸡爪,再比如这几块闪着金色油光的糖醋小排。

其实,程宗喜欢吃什么,魏凛再清楚不过。

于是,五年相处,她对饭菜的偏爱亦成了他的。

每次吃饭,他点的还都是她的口味,仿佛这样已经成为深入骨髓的习惯。

“魏老师?”

程宗又叫了一声,魏凛又走神了。

好像再次遇见她,他最深的感触就是懊恼。

魏凛放下了筷子,默默的把饭盒推了过去,就像喂食家里的小猫。

程宗真的就自然而然的舞动筷子,吃了起来。

……

“魏老师,你不吃吗?”许沫沫满怀爱心的想跟魏凛分享自己的盒饭。

魏凛有些说不出的无力感,在程宗面前他永远处于劣势。

她还是初见时那个明媚少女,洒脱的,聪慧的,甚至不畏世俗。

别人也许觉不出她哪里好来,好像与这圈子格格不入却还要强融,但只有他知道,她还是会让他心动。

许沫沫没得到魏凛的回应,有些失望,当然,这笔账又要记到程宗头上。

谁让她在魏老师面前出风头呢?把她们都比下去了!

明明是靠关系进来的,还这么嚣张。

“魏凛,你知道吗?这个糖醋排骨,还是远行哥做的最好吃!有机会,让他……”

唉,他怎么走了?

让他做给你吃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