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冬至来临
第二天曾子晴醒过来的时候床上就剩她自己了,这觉睡得够香的,子晴穿起衣服先到沈氏的屋里看一看。沈氏正靠在床头吃早饭,还好,有一个荷包蛋。“晴儿醒了,睡的好吗?”“好,娘,哥哥他们呢?”“你大哥昨日沐休,吃早饭去了,一会可能会要和你二哥萍姐他们下山搂“晴儿醒了,睡的好吗?”。...

第二天曾子晴醒来的时候床上就剩她自己了,这觉睡得够香的,子晴穿上衣服先到沈氏的屋里看看。沈氏正坐在床头吃早饭,还好,有一个荷包蛋。

“晴儿醒了,睡的好吗?”

“好,娘,哥哥他们呢?”

“你大哥今日沐休,吃早饭去了,一会可能要和你二哥萍姐他们上山搂松毛去,你带着小三玩吧。”

“知道了,我先吃饭去。”子晴摸摸小四的小皱脸,“小四乖,姐姐走了。”

走到前房,大家都吃完了,小姑秋玉正帮着周氏收拾桌上的碗筷,曾老爷子和曾瑞祥在商量明天冬至祭祖的事情。阿婆田氏和二姑夏玉不知在嘀咕什么,子福换上了一身旧短装,和子萍他们准备出门搂松毛,听口气外头还有不少人等着。子寿还坐在灶台边慢慢吃着,还好,给子晴留了饭。

“小三,吃完姐姐带你出去玩,今天太阳好暖和。”

饭后,花了大半天,曾子晴在曾子寿小朋友的陪伴下,总算弄明白了周边的环境。

阿婆家门前是一条鹅卵石路,也就一米多宽,两边都住着人家,有几百米长,挺秀气的老街,就是房子不怎地。姑婆那木板房北门对着官道,据说官道直通州府。官道两边是商铺,大概有一千多米长。子晴带着弟弟转了一圈,发现有客栈、饭馆、米铺、布铺、钱庄、铁匠铺、篾匠铺、木匠铺、漆匠铺、杂货铺、药铺、肉铺等等。这也就是所谓的小镇一条街。西门外有一棵桃树,西门对着一大片空地,像个广场,广场的那头是一口水塘,一般在这洗衣服。水塘旁边有一口井,附近的住家在这挑水。

怪不得这两大家人都要挤在这住着,这位置确实便利。尤其是门口的广场是当墟(北方叫赶集)的场所,据小三说墟日人太多了,子晴想到时再看看这个时空都有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改善生活。毕竟她只有五岁,太过出头总是不妥的。

晚饭时曾子晴见到了把她关进猪圈的大爹曾瑞庆,曾瑞庆不苟言笑,不知是否在衙门工作的原因,不怒自威。子晴发现似乎所有的人都有点怕他。连曾老爷子和田氏跟他商量明日祭祖的事情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哪开罪了他。子晴一看这架势,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早早开溜。

第二日,吃完早饭,曾老爷子、曾瑞庆他们将准备的肉,斋饭、斋饼、蜡烛、香、鞭炮等物放进竹篮,周氏在一边用一个小铁锤敲打另一个铁器模子,模子下面是黄色的草纸,一敲黄纸上有对应的月牙,跟现在祭祀用的纸钱一样,田氏坐一旁把敲好的草纸分开,秋玉把分好的草纸用白纸包好粘上,而曾瑞祥在一边指导子福在包袱上写字。曾瑞祥念子福写,“今逢冬至之际,孝男水生,孝孙瑞庆、瑞祥,孝曾孙。。。。”子晴凑过去一看,嘿,是汉字,大多数都不认得,又听曾瑞祥念年号,“元宏十年冬至。”子晴虽说是学工科的,可历史上下五千年的朝代大致还是知晓的,要具体说出皇帝的名号,也就明清两朝还勉强熟一点。元宏年,确实没听过。子晴不敢瞎问。曾子福可能初学写字没多久,字迹勉强算得上工整。秋玉在一旁打趣到,“子福,你可得好好写写,你可是大孙子啊,要写的不好,老祖宗不认得,没收到,没银子花,可就是你的罪过了。”

“小姑,你不知道有一个词叫鬼画符吗?那就是不管画成啥符号,鬼都认得。”

“你这个小兔崽子,连老祖宗你都敢编排了。”曾老头就手给了子福的后脑勺一个大巴掌。

子福摸着后脑勺瞪了秋玉一眼,秋玉冲他做了一个鬼脸。

冬至祭祖没有女人的份,子晴想看看能帮母亲做点什么力所能及的家务活,便跟田氏打了一声招呼走了。

“娘,爹爹他们都走了,小三也去了,现在就我一个人陪着你了。”子晴看到屋里的矮凳上搭着小弟弟换下的尿布,“娘,我先去把尿布洗了吧。趁着有太阳好干。”

“你会洗吗?会不会掉到水塘里?还是等你大哥回来吧。你才五岁,又才刚刚病好。”

“娘,没事的,我会小心的,再说我是女孩子,大哥要做好多事,还要念书。”

在曾子晴的坚持下,把尿布放到了小竹篮里,因为木盆她端不动,还知道拿根小木槌,水塘边有一个小斜坡,斜坡下是一块青石板,子晴去的时候还有旁人。

“子晴,最近怎么没到婶娘家来玩?你三婆婆昨天还念叨你,今天你就出来洗衣服了。用婶娘帮你吗?”

子晴一听,猜到对方是堂奶家的堂婶,昨天听曾子禄的口气,这三婆婆似乎是同情子晴和沈氏的。

这一转念,子晴就甜甜的笑了,“谢谢婶娘,就不烦婶娘了,婶娘教我怎么洗就好了。”

子晴的这一举动迅速获得了婶娘的好感,在婶娘的帮助下,子晴很快回家了。可是晒东西又成问题,看别人家用两个三脚架支起竹竿,可这两样她都搬不动,只好去找人帮忙。

子晴懒得去前房那边,就在自家这边找到萧秀英,萧秀英一边帮她一边问:“子晴会洗东西啦?怎么没找你小姑姑帮你?”

子晴还没来得及回答,呼啦啦来了好多人,萧秀英迎了过去,子晴还没数过人头,就冲出一少女,双手掐着子晴的脸颊,“小晴晴,想我了没?想秀水姑姑没?小没良心的,肯定没想我?嗯,说不说?”

虽说是故作一脸恶相,不过子晴立刻喜欢上了这个豪爽的女孩子,未来的日子有她相伴一定会有趣的多。

“想水姑姑了,水姑姑你怎么才回来?”子晴回了对方一个笑脸。

其实对方也就十岁左右,和子萍差不多大,性格可讨喜多了,穿一身淡绿衣裙,是彭氏最小的女儿,看来他们家的日子过的比曾家富裕多了。

“水姑姑偷偷告诉你,水姑姑兜里有好几个铜板了,等当墟了,水姑姑带你买好吃的去。”

“嗯,水姑姑你真好。”子晴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家里的阿公阿婆、大爹大娘、小姑、堂姐什么的都不爱搭理她,许是家里孩子多,嫌烦?可是姑婆和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姑姑真的对她很好,是一种发至内心的喜欢。

子晴找了一圈,没发现类似她小舅舅和小舅娘的人。

“别找了,你舅娘去你外婆家了,明天过来。一会告诉你娘一声。”彭氏说。

子晴答应了一声,大家忙忙叨叨地进屋了,子晴也不跟着去添乱,回到自己母亲身边,母女俩有一搭无一搭说了一会闲话,子晴还美美地睡了一个午觉。

一觉醒来,子晴想起一件大事,今天不是小四的第三天吗?古代不是都有洗三这一说吗?怎么没做?她还等着看看热闹呢。好不容易来了,没见过的当然想见识一下。

“娘,弟弟生下来这几天咱家不用摆酒吗?”

“摆什么酒?满月不还早着呢。到时看你阿婆的了,你阿公倒是喜欢孙子,你阿婆还不得嫌累,几个本家外加你外婆那边还是应该请请吧。左右不是第一个孩子。还不凑合凑合。”沈氏苦笑着说道。

子晴一听就明白了,当不了家就做不了主,什么时候都这样。还是快点分家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