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砸死丫的

名门春事 第一章 砸死丫的

作者:饭团桃子控 小说:名门春事 更新时间:2021-10-12 12:20:59
大庆天和五年腊月三十六,雪连地的下,到处白茫茫的一片,清河崔氏祖宅里代代传承数百年的老钟,已发出悠扬悦耳的声音,方圆数十里,都能一闻,正简言之钟鸣鼎食之家。贺知春半跪窗前,对镜贴花黄。她看上来约摸三十不足,肤色通透,那远山含黛眉下的一对眸子,少有的清澈。她对贺知春跪坐窗前,对镜贴花黄。她看上去约莫二十有余,肤色通透,那远山含黛眉下的一对眸子,罕有的清亮。。...

名门春事

推荐指数:10分

《名门春事》在线阅读

大庆天和三年腊月,雪连天的下,四处白茫茫的一片,清河崔氏祖宅里传承数百年的老钟,发出悠扬的声音,方圆数十里,都能一闻,正所谓钟鸣鼎食之家。

贺知春跪坐窗前,对镜贴花黄。她看上去约莫二十有余,肤色通透,那远山含黛眉下的一对眸子,罕有的清亮。

她对着镜子,咧开嘴笑了笑,露出一对深深的梨涡儿。有些太不庄重了!贺知春叹了口气,又抿着唇微微笑了一次,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娘子,九郎最喜望仙髻,您不如……”

贺知春透过铜镜,看着身后的贴身侍婢青梅,摇了摇头,“罢了吧。”

青梅难过的低下了头,每年年节,是娘子最难堪的时候。整个宅子里的人,都盯着这儿,揣测着崔九郎之意。

今年,他会与娘子圆房了么?已经是第十年了。

贺知春一见便知青梅所想,闭了闭眼。这也是她所不能明白之事。

她与崔九相识于巴陵,相许相知。清河崔氏簪缨百年,又岂能容忍她这样一个小吏之女进门当宗妇。崔九却力排众议,非要娶了她。

可是洞房花烛之夜,直到红烛燃尽了,崔九也没有与她圆房,第二日天不亮,就立刻马不停蹄的启程去了长安。

若是寻常的小娘子,怕是第二日便羞愤欲死了吧。可是贺知春却依旧好好的活了十年,她行得端坐得正,没有任何错处,为何要寻死觅活?

她觉得,不用别人的错来为难自己是一项美德,应该写进妇德里。

“钟响了,咱们该去用晚食了。”贺知春站起身来,整了整身上的银红宝相花夹衫,青梅又从一旁取下了件披褂给她系好了,往她手中塞了一个镂空莲纹团花小手炉。

“外头雪大,娘子仔细点脚下。”

贺知春点了点头,来北地十年了,她还是不喜这天寒地冻的日子。

贺知春走在长长的木廊之上,襦裙轻扫,腰间束着的环佩跳跃着,却奇异的没有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我的儿,你最是不耐寒了,怎地不多穿些?可是不喜阿娘先头给你送的白狐狸皮子?九郎从长安带了紫貂,再不成你阿爹新得了条大虫……”

贺知春刚进屋,崔九郎的母亲便迎了上来,摸了摸她的手,见有些微微发凉,忍不住唠叨道。

贺知春笑着挽了她的手臂,“大家,我的箱笼都要装不下了。不冷的,就是先头里片了鱼,这才凉一些。”

不夸张的说,崔九的母亲待她,比她的亲生母亲待她还要好上三分。若非有她手把手的教着,护着。贺知春便只能用巴陵人最简单粗野的方式来避免自己被吞得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崔九郎的母亲郑氏闻言眼神暗淡了几分,“九郎最爱吃你做的鱼片了。”

北地人多不喜食鱼,觉得它刺多肉少,一个不慎便被刺卡住了。但是崔九因为在巴陵待过,最喜欢食鱼了。

贺知春的十年,闲得连窗外的柿子树上结了多少颗柿子,都数得一清二楚的。为崔九郎想出几种做鱼的方法,对她而言,算不上什么难事。

更何况,她原本就喜欢下厨,吃鱼更是能一解乡愁。

贺知春说着,朝着崔九看过去。

大庆人均分食,便是家宴,也是一人一张长案,摆满了盘盘碟碟的,崔九端坐在左首,穿着一件圆领窄袖袍衫,他看起来有些不苟言笑,眉头紧锁着,身旁还坐着一个约莫三岁左右的小儿。

贺知春一瞬间只觉得无比的寒冷,她顿了顿,轻声问道:“大家,那是谁家孩儿?”

郑氏没有回答。

“大家,那可是崔九的孩儿?”

郑氏看着她的模样,叹了口气,正欲回答,就见崔九牵着那孩童走了过来,唤道:“阿俏。”

他说着,摸了摸那小儿的头,“这是你母亲,叫母亲吧。”

贺知春愣愣地站着,心中忍不住的嘲讽,她尚是处子之身,崔九便让她做母亲了,当真是天大的笑话。

若是……

若是当年的贺知春,一定会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叫他有多远滚多远。

她扭过头去,看着一旁郑氏难过的眼神,终于忍住了心中的怒气,这十年,变的不止是她,还有崔九。

以前那个闲得无事都要把天捅一个窟窿,号称狂士的崔九已经死了。

“崔九,你莫要欺人太甚。”贺知春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甩了甩衣袍,一转身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便是泥人也有三分性子,她能够理解崔九作为宗子不能绝后,但是他事前可有问过她?妾室进门,哪里有不问主母的道理?

崔九,还有崔家,到底把她贺知春当成是什么了?

虽然贺家比起崔氏不过是八百里洞庭中的一叶孤舟,但是她曾经是阿爹的掌心宝,若不是为了崔九,她又何必如此憋屈的过了十年。

什么此生唯阿俏马首是瞻,这天底下唯有阿俏能做崔九妻,崔九是一把锋利的剑,阿俏就是崔九的鞘……

崔九就是这个天底下最大的骗子,骗走了她的一颗真心,然后将它踩进泥里,碾碎了,还在上面跳了三跳。

贺知春越想越气,快步地走到了中院的湖边,湖面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只有眼前一个透着寒气的冰窟窿,这是她今日叫仆妇砸开了,抓了鱼来给崔九片鱼片的。

她走了过去,在这冰窟窿旁的一个小石凳上坐了下来,夏日之时,这里绿荫凉凉,她常在此垂钓。也不知道坐了多久,突然她感觉到身后一阵风,一双大手将她朝前推去。

只听得噗通一声,她便掉进了冰冷的湖水之中。刺骨的冷!贺知春想着,她向来与人无怨,到底是谁与她有如此深仇大恨,非要害了她的性命?她虽然会水,但是抵挡不住凉意,渐渐地沉了下去。

几乎是一瞬间的事,贺知春突然觉得包围着自己的水全都不见了,她睁开眼睛一看,自己正坐在一棵大树上,手中还端着一个陶罐。

她一愣,自从嫁了崔九之后,她便再也没有爬过树了,世家宗妇一言一行都要优雅,怎么能做这等粗鲁之事呢?那么,她是回到了自己小时候?

她低头一看,果不其然,她又回到了八岁之时,那一年她听信街角牛婶子的偏方,说是树叶上的晨露煮橘皮,能治阿妹知秋的咳嗽,所以一大早儿便爬到树上来了。手中的陶罐,还是她常用来插栀子花的那一个。

八岁那年接晨露啊!那不是她与崔九孽缘的开始么?她往树下看了看,果不其然,看见穿着一身红衣,正在树下逗猫儿的崔九。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贺知春想着,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陶罐,计从心上来,若是将崔九砸了个头破血流,他那种小肚鸡肠之人,这辈子说什么也不会再心悦于她了吧?

于是乎,她瞄准了崔九,毫不犹豫的从树上跳了下去。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