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朝食碗糕

名门春事 第三章 朝食碗糕

作者:饭团桃子控 小说:名门春事 更新时间:2021-10-12 12:21:10
贺慕白见贺知春红睁,忙将手中绣了大半的锦猫扑网蝶团扇放进了针线箩里,走了回来,一下子便瞅见了她尚在流血不止的手指。“阿姐你怎么跌伤了手也再说?小荷去哪里了,也看不见个人影儿!我去与你拿药。”贺知春一听见小荷的名字,这才记了出来,她这时有个侍女叫小“阿姐你怎么摔伤了手也不说?小荷去哪里了,也不见个人影儿!我去与你拿药。”贺知春一听到小荷的名字,这才记了起来,她这时有个侍女叫小荷。。...

名门春事

推荐指数:10分

《名门春事》在线阅读

贺知秋见贺知春红着眼,忙将手中绣了大半的锦猫扑蝶团扇放进了针线箩里,走了过来,一下子便瞧见了她尚在流血的手指。

“阿姐你怎么摔伤了手也不说?小荷去哪里了,也不见个人影儿!我去与你拿药。”贺知春一听到小荷的名字,这才记了起来,她这时有个侍女叫小荷。

而贺知秋的侍女叫白藕。

贺知秋说着打开床边的榆木红箱笼,翻出了个小药箱,细细地替贺知春清理了血迹,一看到上头深深地牙印,顿时愣住了。

“这是被狗咬了么?怎么咬得这么深啊,也不知道会不会留疤。”贺知秋说着,在上头倒了一些药粉。

贺知春疼得直抽抽,之前有血未能看清楚,这崔九下口可真是狠,简直深可见骨,“可不是被恶狗追么,害得我从树上掉下来了。你莫要闷在家中绣花了,眼睛都要熬坏了。外头的栀子花开得可香了。”

贺知秋一抬头,才看见了贺知春头上戴着的栀子花,快速的伸手取了下来,伸出头去往外看了看。贺府宅小人多,她与知春同住西屋,而贺知乐便住在东屋里。

见门外并无人,贺知秋送了一口气,取了一个岳州自产的青瓷素瓶,将那栀子花儿斜插了,放在二人床前的木箱子上。

“你怎么把这白花插头上了。阿奶见了要恼了。”她阿奶年纪大了,家中无白事,怎么头插白花跟戴孝似的,老人家最是忌讳这个。

贺知春吐了吐舌头,在贺知秋眼中,她不过才出了一会儿门,而其实只有她自己个知道,她已经离开家十年了,乍一看到这栀子花儿,简直像是见着了亲人,哪里还记得这么些。

虽然她是阿姐,但是贺知秋却好似生来便比她懂事三分,也谨慎小意许多。

“知了”,贺知春说着,环顾了一下屋子,墙角放着平台床,上头撑着贺知秋绣的蓝底白栀子床帐,看起来倒也雅致;在东边放着一个翘头案,上面还随意的搁着几张花样子和文房四宝。

贺知春将贺知章之前看的《大学》往案上一搁,寻了个方凳坐了下来,“快些来帮我瞧瞧,我这腿也崴了,先前里不觉得,这会儿感觉绣鞋都要撑破了。”

贺知秋赶忙上前,替她脱了鞋袜,看着那红肿的样子,忍不住摇了摇头,“这都肿得跟馒头似的了,一会就要用朝食了,想也瞒不过去了。”

怎么可能瞒得过去?她可是将崔使君的侄儿,打了个头破血流。

贺知春看着正在替她揉脚的阿妹,心中酸软得一塌糊涂的,忍不住掉下泪来,“你轻一点儿,揉得我的眼泪都要掉出来。”

她正说着,就看见门口两个穿着青衣的侍婢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顿时冷了脸,“小荷,白藕,一大早的,连小娘都不顾了,去哪儿耍去了?”

小荷和白藕都是十二岁的样子,是王氏寻了人牙子才买回来的,签的都是死契。那身上的规矩,贺知春想着,摇了摇头,都是不得用的。

“俏娘,不是你让我上早集去买碗糕了么?还热乎着呢。”说话的是小荷,她长了一张圆圆的脸蛋儿,脸上带着健康的红晕。

碗糕!贺知春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碗糕是岳州人常用的朝食,将米擂碎了发酵而成,因为寻常人家只能用碗来当模子,因此又叫碗糕。

这碗糕白白嫩嫩,酸甜可口,上头还点了一个红点儿,瞧着就让人食欲大动。贺知春忙接了小荷递过来的碗糕,毫不犹豫的大口吃了起来,一边吃着,还眯了眯眼。

“你吃了碗糕,一会儿还如何吃得下朝食?”贺知秋一想到阿奶又要使脸子了,不由得忧心忡忡。

贺知春吃完了一个,这才松了一口气,“你不知,我现在不吃,一会儿去跪祠堂,就没有得吃了。”

跪祠堂?贺知秋不明所以,就听到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穿着一件深红色绣着蔓藤的襦裙,系着深蓝半臂小褂的王氏便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

“阿俏,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你可知道你今日砸到的那人是谁?那是崔使君的侄儿,清河崔家的嫡出公子。你招惹谁不好,非要去招惹他!你阿哥马上要考解试了,你不让他好好在家温书,还让他搅和进去,你立刻给我去祠堂里跪着,一日不许进食。待你阿爹回来了,立即带你去给崔小郎负荆请罪。”

贺知春看了贺知秋一眼,制止了她同王氏顶嘴。开口道:“阿娘,阿俏知错了。”

王氏见她乖觉,脸色好看了几分。

而在王氏身后,站着一个亭亭玉立的小娘,她身量娇小,穿着一条石榴红绣着兰铃花的襦裙,上着浅绯小衫,头插金步摇,一看便是个养在深闺里的美人儿。

“阿俏,你怎么一天到晚尽是惹事生非的,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贺知乐还没有张口,贺知春便知道她想说什么了。

她十句话中,有九句都离不得大家闺秀。她今年十四岁正是花信最好的时候,因为生得美,这岳州城中来求亲的人,简直踏破了门槛儿。王氏对此与有荣焉。

贺知乐一提这四个字,王氏又黑了脸,摆了摆手,“把阿俏给我关起来,谁也不许给她送饭食。”

待门一关上,贺知春立即席地而坐,全然没有半分敬畏之意,说起来有些好笑,大户人家跪祠堂那跪的是祖宗牌位,他们贺家统共也就三代,阿爷还好好活着呢,他本是孤儿,连自己个祖宗是谁都不知道,哪里来的牌位。

也就是王氏自诩出自大宅门,学了这招来。跪祠堂,到底跪的是谁呢?

这里四周静悄悄的,贺知春的思绪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她才重生,凭借着对崔九郎的一股气,胡来了一通,现在想来,的确是给家中招祸了,说到底,还是贺家太弱了。

那要怎么样,贺家才能立起来呢?她这辈子可不想再想被那些权贵们任意欺辱嘲笑了,而且最重要的是,贺知秋的病,若是不能寻到名医救治,她便是重活一世,知秋也是要早夭的。

她嫁给崔九之后,听那些贵妇人们闲聊起,说当今的皇后娘娘,一出生时也是有气疾的,可是她却比贺知秋活得久多了。若是能够寻到那位太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