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负荆请罪

名门春事 第四章 负荆请罪

作者:饭团桃子控 小说:名门春事 更新时间:2021-10-12 12:21:15
这真的是太遥远的了,贺知春叹了口气,她上辈子作为崔氏宗妇都也没请过太医,更不需要说她这辈子不想再与崔九搅合在一起了。先她得有钱的人,贺知春心里想,从袖袋里取出来一个刚悄悄地塞进来的米糕,一口狠狠地地咬了上来。米糕甜中带酸,软软糯糯的,让贺知春面前一亮,首先她得有钱,贺知春想着,从袖袋里取出一个刚刚悄悄塞进去的碗糕,一口狠狠地咬了上去。。...

名门春事

推荐指数:10分

《名门春事》在线阅读

这实在是太遥远了,贺知春叹了口气,她上辈子作为崔氏宗妇都没有请过太医,更不用说她这辈子不想再与崔九搅合在一起了。

首先她得有钱,贺知春想着,从袖袋里取出一个刚刚悄悄塞进去的碗糕,一口狠狠地咬了上去。

碗糕甜中带酸,软软糯糯的,让贺知春眼前一亮,她不是那种自怨自艾,成日里悲春伤秋之人。那十年里,她虽然没有与崔九圆房,但是宗妇的位置可是坐得稳稳当当的。

原本在闺中未学的那些事儿,崔九的母亲却是都手把手的教她了。而且她有一项无往不利的本事,便是一手的好厨艺。

她不是正愁着贺氏根基太浅,手头窘迫无钱给贺知秋请好郎中么?她可以开食肆,做买卖呀!她是女郎,并不怕因为经商了,便不能考科举,只要贺余不倒,她就是官家小娘子。

贺知春越想眼睛越亮,恨不得立即回到房中,拿文房四宝来,将想到的主意全都快速的写下来。正在这时候,门突然打开了。

“小阿俏,莫要跪着了,快些出来吧。爹爹就是豁出这张老脸,也不会让崔家拿你如何的。只不过到底是咱们不对,阿爹备点礼,领着你一道儿去负荆请罪。”

贺知春一听门口的声音,鼻头一酸,飞奔了出去,扑进了贺余的怀中,喊了一声“阿爹”。

贺余见贺知春如此,惊讶了片刻,摸了摸她的头,只当她是吓住了,心里不由得有些埋怨王氏,孩子哪里有不犯错的,关在这黑灯瞎火的地方,是个人都会害怕,阿俏她不过是个八岁的女童罢了。

“阿俏莫怕,有爹爹在呢。”

贺知春听着,却是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若说这个世上,最宠溺她的人是谁,那便非贺余莫属了。

整个贺家的小辈之中,贺余唯独给她取了乳名叫阿俏,她非长姐,又非幺妹,按说是最被忽视的一个,可是贺余却一直将她捧在手中怕摔了,含在口中怕化了。

当初她嫁给崔九之时,阿娘好好的,贺余却一路哭了过去,直到送到了临县了,才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的回了岳州。

贺知春已经八岁了,最是爱笑,贺余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如此了,赶忙蹲了下来,替她擦了眼泪,又拍了拍她的后背心,正准备牵着她的手走,却发现她还光着脚丫子,脚踝已经肿得发紫了。

贺余冷哼了一声,“阿俏上来,阿爹背你。”

贺知春打了个嗝,扑到了贺余的背上,贺余背着她回了屋,一路上说着,“阿俏,阿爹知道你并非有意的,但是崔家小郎君到底因着你受了伤,而且……”

贺余说着,声音渐渐地放轻了。

贺知春知道他要说什么,赶忙用手捂住了贺余的嘴,“是阿俏的错,只是阿爹莫要备什么厚礼了,崔九家财万贯,便是把您最珍爱的那方砚台送出去了,人家也不会放在眼中的。我做些鱼片汤端了去,便是了。”

上辈子贺余便是将那砚台送了出去,这算是他唯一能入得了世家子眼的东西了。只是贺知春至今都记得,崔九那混人将砚台砸在地上时,贺余痛心的表情。

“鱼片汤?”贺余有些疑惑,“是阿俏新想出来的菜式么?”

贺知春有些恍惚,这个时候的她按说是不会做鱼片汤的。岳州人天生便有一条灵巧的舌头,吃鱼吐刺简直像是与生俱来的天赋一般,压根儿不需要片鱼,都是直接炖了便吃。

老百姓最常吃的便是白鲢鱼炖白萝卜,美味的很。

“嗯,黑鱼对伤口愈合有好处,崔九是北地人,不擅长吃鱼,我便想了个新的吃食。”

她说着,贺余已经将她背到了屋子里,贺知秋一见,刚忙取来了新的鞋袜,“阿姐这鞋子是我前几日才做的,原本就做大了些,如今你穿着正好。”

贺知春接过了,看着上头绣着的锦鲤,活灵活现的,一看贺知秋就没有少下功夫。

“纳鞋底太伤手了,你还小,以后莫要做了,让婆子或者白藕做。”

贺知春换了鞋,贺余又背着她去了厨房,他是贫穷农家出身,并没有什么君子远庖厨的想法,就搬了个小凳子,坐在一旁看着贺知春。

“阿俏真是长大了,居然使得一手好刀法。”

贺知春裂开嘴笑了笑,手上的动作是半点不慢,很快便将一条尺余长的黑鱼片成了片儿,一根鱼骨连着鱼头干干净净的放在一旁的案板上。

紧接着她便往那锅中倒了油,烧热了锅底,取了葱姜蒜爆香了,又将鱼片煸得金黄金黄的,这才放了鱼骨汤来炖,还在上头添了几颗红红的枸杞子。

待屋中香气扑鼻,贺余感觉自己口水三千丈了,贺知春才将那鱼片汤用陶罐儿乘了,装进食盒里。

见食盒里空荡荡的,她又在厨里寻了寻,做了一个豆豉闷排骨,又细细的切了一碟岳州人常用的泡萝卜。见今日贺家的朝食是饺子,她又取了一碟,用油煎了,一道儿装进了食盒里。

“阿爹,咱们走吧。”贺知春准备好了食盒,一瘸一拐的走到了贺余跟前,贺余愣了许久,才回过神来。大庆人的吃食,以烤炖为主,遇到了好鱼,甚至直接吃鱼生。

像贺知春这样的炒煎之类的做法,他还是第一次瞧见,不由得有些目瞪口呆。好在她平日里就喜爱捣鼓吃食,贺余并未起疑心。

贺府离崔使君的宅邸并不远,过了一个街角,拐个弯儿便到了。临到街角时,早集尚未散去,四处里都是小食的香味儿,贺知春瞧着,那卖碗糕的生意极好,蒸笼已经见底了。

还有一双兄妹坐在竹篮儿面前吆喝着:“新鲜的桃儿,自家种的,保甜叻!”

贺知春听着熟悉的乡音,忍不住裂开嘴笑了。

贺余瞧着她欢喜的样子,问道:“阿俏可是想吃桃儿了,待去与崔小郎致了歉,阿爹便与你买桃吃。”

贺知春点了点头,“阿爹,咱们进去吧。”

看着崔使君府上那朱红的大门,父女二人不约而同的挺直了腰杆子,他们虽然势微,可是脊梁却不会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