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 贺家众人

名门春事 第六章 贺家众人

作者:饭团桃子控 小说:名门春事 更新时间:2021-10-12
贺知春与贺余出了门许久,崔九还傻愣愣的望着门口,不一会儿,他的叔父崔使君走了进去,幸灾乐祸的地说:“傻了眼了吧,当这是长安城呢,别人都是君子,因为你这个小人才能猖狂!这可是岳州,一语很合就暴起,你敢猖狂,小心削死你!”“也不是我说,阿俏是贺余崔九回过神来,认真的说道:“小叔,你也别叫阿俏了,得叫贺家小娘子,刚贺司仓可是说了,若是再叫错了,削死你!”。...

名门春事

推荐指数:10分

《名门春事》在线阅读

贺知春与贺余出了门许久,崔九还呆愣愣的望着门口,不一会儿,他的叔父崔使君走了进来,幸灾乐祸的说道:“傻眼了吧,当这是长安城呢,别人都是君子,所以你这个小人才能猖獗!这可是岳州,一言不合就暴起,你敢嚣张,小心削死你!”

“不是我说,阿俏就是贺余的命根子,你敢动她一根汗毛,他能扒了你的皮。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别以为咱们崔氏门庭哪里都好使。”

崔九回过神来,认真的说道:“小叔,你也别叫阿俏了,得叫贺家小娘子,刚贺司仓可是说了,若是再叫错了,削死你!”

崔使君哈哈大笑起来,他是肯定不会告诉崔九,适才他故作高傲,就是往贺余心中挖坑呢,不然崔九要以为天底下只有他最狂了。

他想着,捡起了地上的一个布团,轻轻地扔到了桌案上,这便是崔九刚刚用来砸贺知春的玩意儿,是一个布团子,里头装了块石头,砸人只是闷疼,不会真流血。

然而贺知春和贺余并没有瞧见啊!崔九有些伤神,“真是的……来道歉就算了,为何要砸了我最喜欢的素瓶呢,这可是价值千金的,贺余他也太会挑了……”

先前被他如此彪的举动镇住了,忘记这茬儿了,如今想来,便是崔九也有些肉疼。

崔使君这下子笑得更加的欢,揭开贺知春提溜来的食盒,一下子被这香味给惊艳了,“好侄儿,你不爱吃鱼,我便替你吃了。”

崔九一看,赶忙抢了过来,“这可是我的脑袋还有素瓶换回来的,你怎么忍心吃你侄儿的项上人头?”

他说着,食指大动,拿起筷子快速的夹了一片鱼放入口中……

而归家的贺知春父女则是两相沉默,尚未进门,贺知春便听到她三婶的大嗓门子,“哎哟,阿俏,听说你闯下滔天大祸了?”

贺余长叹了一口气,摸了摸贺知春的头,“阿俏,走罢。崔九性情阴晴不定,门第又高,是崔氏宗子,你日后莫要再理会他了。”

贺知春认真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阿爹。”

父女二人说完,迈进门去,那穿着绣着石榴花的襦裙的贺三婶一瞧贺余的头受伤了,将手中的瓜子一扔,转身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喊道:“姑母姑母,你快来瞧啊,二哥的头被人打破了。”

她声音极其洪亮,她乃是贺老夫人的亲侄女,嫁来贺家虽然只得了贺知芙和贺知蓉两个女儿,却还是借着这层关系,在贺家内宅中颇为得意,是以她都不唤贺老夫人婆母,而是唤姑母。

不一会儿,一个头发花白梳得一丝不苟的老太太健步如飞的冲了进来,她穿着靛青色的布裙,裙上还沾着一些白色的绒絮,“我的儿,是那个杀千刀的打你了,看老娘不打死他!”

贺余无奈的扶住了她,苦笑道:“阿娘,是儿不慎撞了,无妨。您怎地不歇着,又织布了?咱们家不缺那点银子。”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精神抖擞的老爷子便走了出来,瞪了贺老夫人一眼,“一天到晚打打打,你打得赢谁?余儿回来了,去用朝食罢,阿俏也去。”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了花厅,贺府虽小,五脏俱全,不多时便到了。

贺知春跟在贺余身后没有作声,看着满屋子的人,不由得生出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贺老爷子共有三子一女,长子贺福托了贺余做官的福,在村中守着老宅田地,也算是个小地主,他得了两子一女,长子贺文就在这岳州城中开了个竹器铺子,次子贺武在家中种地,幺女贺菊年初刚定了亲。

三子贺喜却是个不长进的,他考科举多年,别说进士了,就连明经的解试都没有考过,如今一把年纪了,还得同贺知书,贺知易一道儿下场,也没有个正经的营生。

贺喜娶妻许氏,夫妻二人就这样没脸没皮的待在贺余这里打秋风。许氏给她生了两个女儿,长女贺芙嫁给了城中一家掌柜的儿子,常常补贴家中;次女贺蓉今年九岁。

贺知春瞧着贺蓉,她穿着一身藕荷色的锦缎小裙,整整齐齐的,看上去倒是也有模有样的,如果忽略她唇上常年挂着的两道鼻涕的话。

四女贺美娘,正是十五好年华,只见她穿着绣着鱼穿荷塘的罗裙,粉色的半臂,肤白貌美的,神情倨傲,若论容颜,却是比贺知乐差了三分,更不提乳名阿俏的贺知春了。

此刻她正坐在窗边同贺至乐谈论着如今岳州城中正流行的栀子花绣花样子,说到高兴处,以手掩面。见贺知春望过来,别过脸去,对她翻了一个大白眼儿。

贺知春却是并不生气,她一想到贺美娘上辈子的下场,就忍不住为她难过,虽然她是咎由自取。

再来就是贺知春的兄妹姐妹们了,长姐贺知诗嫁给了母亲娘家的表哥,是以不在此;大哥贺知书闷不吭声的在一角不知道想着什么。

二哥贺知礼看到贺知春看过来,冲着她挤眉弄眼的,他母亲难产过世之后,他便养在贺老太太许氏身边,与王氏生的几个孩子,倒是亲近。

而贺知易则是同贺知秋一道,担忧的望着贺知春的手,贺知春一见他们,心中忍不住柔软起来。

最小的贺知章尚被母亲柳姨娘揽在怀中,一双眼睛圆滚滚的,看起来极其机灵,贺余一见到他,忍不住走了过去,一把将他抱在怀中,贺知章咯咯的笑了起来,脆生生的唤了一句“阿爹”。

柳姨娘瞧着,微微的勾了勾嘴角,低了下头。

贺知春看着,她的母亲王氏果然顿时黑了脸,眼睛死死的盯着贺知章。

柳姨娘啊!若说整个贺家,贺知春最痛恨的人是谁,那非柳姨娘莫属了,她瞧上去知书达理的,又懂得进退,从来都不逾矩半步,贺老夫人前些日子病了,也是她在床边伺候着,待她好了,又陪着她一道儿纺纱织布的,是以极得阿奶欢心。

若她只是如此便罢了,贺余日后却是因为她丢官了。

不然她嫁给崔九的那十年里,娘家人怎么都无人来探望她呢?

这个初初兴起的家族,就因为一个小小的柳氏跌进了泥里。若不是她嫁去了崔家,贺余怕是要入狱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