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二狗子的身世

稻穗熟了 第五章 二狗子的身世

作者:m末子 小说:稻穗熟了 更新时间:2021-10-12 19:06:08
这一夜,半村始终下着淅沥沥的小雨。窗外虫鸣,蛙叫不绝于耳,偶尔会还能听到犬吠,和声音极小极声音尖细的猫叫。屋里夹杂着霉味,土腥味,除了门前沟渠里臭水沟的味道,和后院猪圈的鸡屎味。二狗子居住舅舅的房间,舅舅有大半年没回去了,屋子虽然破旧不堪虽然拾掇窗外虫鸣,蛙叫不绝于耳,偶尔还能听见犬吠,以及声音极小极尖细的猫叫。。...

稻穗熟了

推荐指数:10分

《稻穗熟了》在线阅读

这一夜,半村一直下着淅沥沥的小雨。

窗外虫鸣,蛙叫不绝于耳,偶尔还能听见犬吠,以及声音极小极尖细的猫叫。

屋里混杂着霉味,土腥味,还有门前沟渠里臭水沟的味道,以及后院鸡圈的鸡屎味。

二狗子住在姑父的房间,姑父有大半年没回来了,屋子虽然破旧但是收拾得干净。

姑母是一个勤劳持家的好女人,每天就忙着一日三餐,喂养鸡群,到田间管管稻子,还有在后园种种菜。

身子骨虽不再硬朗,但比城里那些个成天麻将,闲坐的太太们的身体要强上不少。

窗外的雨下个不停,就犹如二狗子现在的心情,他对未来充满期望,同时又有说不出的不安和躁动。

复杂的情绪,扰得他一晚辗转反侧。

当你的心静不下来的时候,耳边一切声响,都会变成噪音。

平时喜鹊欢悦的鸟啼声,田间青蛙的呱呱声,还有夏日里的蝉鸣声。

只要你觉得心烦意乱的时候,这些平日里多么美妙的大自然的音乐,都会变成噪音。

此刻的二狗子就觉得窗外的一切声响都变得令人烦躁。

就连此刻窗外淅沥沥的雨声也不例外。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一下一下划破村子的宁静。

横竖是睡不着的,二狗子索性从木板床上起身,披上外衣。

来回在房里挪着步子。

咚咚咚,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

二狗子,一个健步,吱呀一声,门打开了。

敲门的正是姑母,这个点了姑母怎么还没有入睡?

她头发蓬松凌乱,面容憔悴,披着一件粗布麻衣。

手里提着一盏满是煤灰的煤油灯。

煤油灯发出一股刺鼻的煤油味儿。

另一只手提着一个粗布袋子。

“姑母!怎么了?”

“来给你送些吃的,我做了些烙饼,你明天带着路上吃。”

二狗子眼眶红了,鼻子酸酸的,感觉有鼻涕要流出来。

“姑母,都几点了,您这身体可不能熬夜着凉,快回屋睡!”

二狗子手里捧着姑母做的热饼子,心里暖暖的。

他打小就没有娘,在他心里姑母就是他的娘。

他扶着姑母准备把她送往她的屋里去。

此时黑漆漆的走廊,微风徐徐,丝丝凉意,吹得人神清气爽,不觉困顿。

姑母停下脚步,止步不前。

“二狗子,姑母有话要对你说。”

姑母踌躇不前,哆哆嗦嗦,半响才说出这一话。

“姑母有什么话就直说,别顾及有的没的。”

“哎!”

姑母欲言又止。

二狗子搀扶着她颤颤巍巍的身子,让她坐在屋里的木凳上。

依靠着破旧木桌。

二狗子也坐在床榻上。

“这话我埋在心里十几年了,本来准备一直烂在肚里,带进棺材。可是……”

姑母顿了顿,空气像凝固了一般,四处突然变得一片鸦雀无声。

姑母到底想对二狗子说什么,为什么深更半夜还跑到二狗子的屋中说,不能明天再说?

“姑母,但说无妨。”

二狗子眼神坚定,鼓励姑母说出她想要说的话。

“哎!二狗子啊,其实,大福并不是你亲爹,我也不是你亲姑母!”

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二狗子愣住了,他不敢相信这一切,他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

他死劲摇晃脑袋,狠狠拍自己一巴掌。

疼……他感觉到了明显的疼痛!这是真的,并不是幻听!

“这怎么可能?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不可能!”

“你亲生父母仍然在世,你出生的那一年,闹大饥荒,你爹你娘,生了十三个娃,你是老三,家里实在无米下锅,无奈才把你送给了你爹,也就是我大哥,大福。”

二狗子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是大福领养的孩子。

他全身发抖,哆嗦着身子,恼怒万分,一把把桌上的破碗罐子,瓷碗全部摔到地上。

哗啦啦一片碎碗声。

姑母抽抽泣泣,她本不想说的,但是过阵子二狗子的亲生父母就会来找他,这是十几年前就约定好了的事情。

这一天不远了。

“你亲爹娘过段时间就会来找你!”

姑母不敢看着二狗子的眼睛。

二狗子背对着姑母,站在门口。

二狗子疯了似的冒着雨,冲出老屋子。

奋力奔跑,像一只发疯的公牛,四处乱撞。

他的心像被人狠狠的撕裂,他永远也想不到,自己会是一个被亲生父母遗弃的孩子。

雨水打在他的脸上,头发全部挂着雨水,身上的衣服贴在了皮肤上。

他对着村里的老槐树狠狠打了好几拳,手上渗出了鲜红的血,顺着雨水,滴落在夯实的泥土地上。

他跪了下来,仰面流泪,撕心裂肺的怒吼。

泪水混着雨水,流到嘴角。

咸咸的泪水,此时变成异常苦涩。

他没办法接受,他宁愿永远不知道这件事。

他二狗子的爹只有一个,只有林大福。

他们凭什么生了他却抛弃他,大福养育他长大,现在又要回来找他。

想得美!他们不配!

他心里只有恨!无尽地恨。

此时雨依然下个不停,四周变得什么也听不清。

二狗子耳边不断响起姑母前不久说的那几句话。

循环反复的在他耳边萦绕着,每一个字都犹如锥子狠狠戳在他心上。

他的心被戳得千疮百孔。

泪水顺着脸颊夹着雨水,他仰天长啸,泪水滑落到耳边,钻进耳朵。

淅沥沥的雨水拍打着全身,冰冷的雨水,浇灭不了他心中的怒火。

二狗子跪在风雨中,瑟瑟发抖。

他不断用沾满鲜血的手狠狠击向夯实的泥土地。

地上瞬间出现坑坑洼洼的洞来。

他的心在滴血,这种痛很多人一辈子都无法明白。

一种被世界抛弃的感觉,他感觉自己是一个孤儿,灵魂无处安放。

飘荡在空中,心没有着落,到哪都是孤独者。

二狗子像疯了似的,不停怒吼。

半村的雨夜,瞬间像魔鬼般,滚滚黑烟,充斥着着身边。

除了无尽的黑夜,还是无尽的黑夜。

黑夜的尽头是黎明吗?

他不敢想,他的脑袋混沌了。

世界观坍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