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 二狗子昏厥了

稻穗熟了 第六章 二狗子昏厥了

作者:m末子 小说:稻穗熟了 更新时间:2021-10-12
一把破破烂烂的油布伞遮在了二狗子的头上。是姑母,雨水打湿了姑母的裤管子,一双破旧不堪退色的军绿色解放鞋上满是泥泞的道路,上面沾着几根草根。姑母轻咳了几声,她一路步履蹒跚而行,绕了大半个半村,才在村里的这棵老槐树下找到了了二狗子。二狗子也没站起身,他的身子依旧在瑟是姑母,雨水打湿了姑母的裤管子,一双破旧褪色的军绿色解放鞋上满是泥泞,上面沾着几根草根。。...

稻穗熟了

推荐指数:10分

《稻穗熟了》在线阅读

一把破烂的油布伞遮在了二狗子的头上。

是姑母,雨水打湿了姑母的裤管子,一双破旧褪色的军绿色解放鞋上满是泥泞,上面沾着几根草根。

姑母轻咳了几声,她一路蹒跚而行,绕了大半个半村,才在村里的这棵老槐树下找到了二狗子。

二狗子没有起身,他的身子依然在瑟瑟发抖,衣服全部湿透。

姑母蹲下身子,用自己的袖子擦拭二狗子脸上的雨水。

“哎,傻孩子,快跟姑母回去,你看看全身都湿透了。”

姑母一点点擦拭他头上,脸上的雨水。

二狗子身体不停的抖动,连嘴唇都在瑟瑟发抖。

他说不出半个字来。

只是定定地,傻傻地跪在泥地上。

看着无尽的黑夜。

姑母用尽力气想要扶起二狗子。

二狗子虽然消瘦,但是他骨架大,个头高,所以姑母使劲力气也扶不起他。

他压根不想起来。

当一个人不想动,并且拼死抵抗就想深陷在沼泽中,那么是需要花上好几倍的力气才能扶起他。

内在的驱动力,可以减轻外在负担。

人需要自救,才能被救一样的道理。

整个人像一尊雕塑,纹丝不动,岿然不动。

姑母实在没办法,也只好陪着二狗子跪在泥地上。

她后悔告诉二狗子他的身世,但是倘若现在不说,将来的打击更加巨大。

如果内心承受力不够是会发疯的。

两人抱成一团,眼泪簌簌而下。

雨伞也倒在一边。

雨水拍打着,没有任何温度,只有无尽的冰凉。

……

**

不知多久,二狗子才意识过来,身边的姑母也陪着她在雨中饱受折磨。

他起身扶起姑母,向老屋子走去。

全身都湿透了,他回到老屋子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姑母忙着去厨房给二狗子煮了一碗姜汤。

自己身上的衣服依然湿漉漉的。

她在不停地自责,她后悔自己不该说出实话。

灶台上热气腾腾的姜汤水,水汽在空气升腾缭绕。

扑鼻而来的辛辣味,飘满了整个厨房。

姑母用水瓢舀起姜汤,倒在缺了一个小口子的瓷碗里。

端着热腾腾的姜汤,朝二狗子屋里缓步前进。

她的步子是那么的小,歪歪斜斜的身子,影子变得越来越短。

秋风拂面,白发苍苍,背有些佝偻。

身上的水滴依然在往下淌,顺着小腿,往下滴落。

门并没有关,二狗子呆呆地倚靠着窗台边,眼神定定地看着前方。

眼里的光暗淡了,变得空洞。

“狗子啊,喝姜汤。”

姑母把姜汤端在二狗子面前,二狗子像没有听见没有听见一样。

依然傻愣愣地看着前方。

“狗子,快喝姜汤,凉了效果就不好了。”

姑母依然轻声细语地说。

二狗子还是呆立着。

叫了四五次,二狗子还是一样动都不动。

姑母只好把姜汤放在斑驳的木桌上。

轻轻关上门。

……

这一夜,二狗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捱过来的。

雨声,风声,蛙啼声,犬吠声,母猫发情的声音,他一概听不见。

他的耳边一遍又一遍响起只有姑母说自己不是大福的儿子,她不是二狗子的亲姑母的话。

他被愤怒和绝望冲昏了头。

最终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

姑母喝下了一碗滚烫的姜汤,回屋里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

准备睡下,可是她怎么也睡不着,她担心二狗子呢。

于是又走到东厢房。

东厢房的烛光摇曳,屋里静的吓人。

姑母敲了几下门,无人应答。

以为二狗子睡下了,便轻轻推开门。

却看见他横倒在地上。

姑母慌忙地跑了过去,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她颤抖着身子爬行过去,然后靠着旁边的木凳支撑起身体。

也不知道用了多少力气才把昏厥的二狗子从地上弄到木榻床上。

她慌忙地摸了一下二狗子的额头。

滚烫滚烫地。

“遭了,一定是发烧了,得找村里的郑老姑婆。”

桌上的姜汤水纹丝不动,完完整整的摆在上面。

姑母摸夜找来了郑老姑婆,郑老姑婆是村里唯一的土医生。

这大半夜的被人扰得清梦,一脸的不高兴。

但是她做的都是救死扶伤的好事,所以人命关天,也就习惯了夜里无整觉。

二狗子嘴唇发干,脸色苍白。

“我说大牙妈,这大半的,你家谁又怎么了?大牙和他爹回来了?”

“不是,郑姑婆,我那大侄儿来我这住几天,这不下雨了,没打伞,大半夜的发起烧来了。”

郑老姑婆带上看病的家伙,一转身,合上门,便和二狗子他姑母一起向老屋子走去。

这黑灯瞎火的,她们打着煤油灯。

穿过逼仄的房屋小道,弯弯曲曲,一会儿功夫便到了。

二狗子昏睡了过去。

郑姑婆,撑开他的眼皮,瞳孔无一样,摸了摸额头。

观察了片刻,让姑母去准备热毛巾,敷在二狗子额头上。

然后配了药方子,都是些乡下随处可以拔到的草药。

让姑母洗洗隔水炖好,让二狗子服下。

她们扶起二狗子,掰开他的嘴,把药一口一口喂进去。

“我说大牙他娘,没多大问题,吃了药方子,保管明天就没事。您呀,安心去睡,别守夜。”郑老姑婆医术了得。

她说没事一定是没事的,她妙手回春,不管是家里的鸡鸭兔还是猪狗再就是小孩老人,妇女,孕妇,汉子,在她手上没有医不好的,除非是绝症那就没有办法了。

姑母一听郑老姑婆的话,这才放下心来。

话虽说二狗子只是发烧,但是她依然想陪着他,等他醒来她才放心。

送走郑老姑婆,姑母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拿了把靠椅,依靠着,守在二狗子床边。

窗外的雨下了一整夜,哗哗啦啦。

没有停过。

姑母拿了一床被褥,盖在自己身上。

就这样守了一整夜。

这一夜二狗子一直在做梦,一个接着一个的噩梦。

把他惊出一身汗。

半村依然还是那个半村,半村本来就才住着几十户人家,属于自然村。

这儿的男人们多半是留在乡下种稻子的,只有少数人像大牙他爹那样出门去县城干活。

大牙他爹也就是二狗子的姑父是个手艺人,远近闻名的木匠师傅。

周边的村落谁家要娶媳妇都是找他做家具的。

他的活做得漂亮,收费又合理。最重要是总是能按时完工,并且时常超前完成。

所以口碑和名声都非常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