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2章 人在岸上,锅从天降!
承乾六年,农历三月三,女儿节。一大清早,天气还带些微寒,十几辆装饰讲求的马车了陆陆续续停在了宫门之外。(十七座重臣府邸的总共二十八位名门千金陆陆续续被小轿接进了后宫,大家在内宫门处等侯,待得人都到齐了,又被宫里派人来的一位掌事姑姑领着进了御花园,一路朝一大早,天气还带些微寒,十几辆装饰讲究的马车已经相继停在了宫门之外。。...

承乾七年,三月三,女儿节。

一大早,天气还带些微寒,十几辆装饰讲究的马车已经相继停在了宫门之外。

来自十六座重臣府邸的一共二十四位名门千金陆续被小轿接进了后宫,大家在内宫门处等候,待到人都到齐了,又被宫里派来的一位掌事姑姑领着进了御花园,一路朝华阳宫的方向行去。

这群女孩子,小的只有十岁出头,大的也不过十四五,都是花骨朵一样的年纪,又赶在是得了恩典能进宫的日子,所以都打扮得格外俏丽。

她们各自带着自己的贴身婢女,浩浩荡荡一大群人从花园里穿行而过,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临安公主的及笄礼是在贤妃娘娘宫里举行吧?”

“是啊!听说是皇后娘娘亲下的旨意,各宫娘娘都会前去观礼,仪式安排的异常盛大呢。”

“临安公主是皇上现存的子女中最年长的,她的及笄礼,自然备受重视。要不是因为这样,咱们又怎么会有这样的机会,被特许进宫来观礼呢?”

……

走在前面的掌事姑姑面容严肃,目不斜视。

一群女孩子跟在后面,刻意的拉开一点距离,边走边小声的互相议论。

承乾帝去年已到不惑,但膝下子嗣大多早夭,太子是他的第五子,也是现存的男嗣中最长的,而三公主临安,是他的长女,自然也颇多偏爱。

赵贤妃的寝宫在御花园的西南角,众人自西华门入宫,所以过去的距离还不算太远,行了有两刻钟左右,前面隔着一大汪湖泊眺望过去已经隐约可见华阳宫的宫门。

掌事姑姑引着众人上了水上回廊。

那回廊建得不宽不窄,刚好够两人并行。

武昙走在人群中间,一路沉默。

其实这次定远侯府被钦点和她一同入宫的还有和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武青琼,可她二人打小就不对付,所以早上刚下马车,武青琼就和另一个姑娘走在了一块儿,这时候更是示威一样亲热的挽着那姑娘的手,两人在她身后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武昙懒得跟她计较,就移开了视线去看风景。

这回廊右前方有一处岔路,通过去,是一座水榭,建得颇为雅致,在金碧辉煌的宫殿群中间,看见了就叫人觉得格外的心旷神怡。

武昙正在津津有味的欣赏,冷不防前面的人影一晃,伴着“呀”的一声尖叫。

她猛地回神,就见走在她前面的姑娘身子一歪……

然后……

扑通一声,往水里砸出了巨大的一朵水花。

整个队伍都被惊动,一群人驻足不前,全都使劲的扯着脖子往这边张望,茫然的追问身边同伴:“什么声音?出什么事了吗?”

那姑娘往水里栽下去的太过突然,武昙还在眼花缭乱,她的丫鬟已经哇的一声,第一时间扑倒在回廊边上大声哭叫:“小姐!大小姐……”

近距离的目击了第一现场,武昙简直惊得目瞪口呆——

我的亲娘诶!这是谁家姑娘想不开,居然趁着这大好的日子跑到宫里来寻短见?!走在路上一头撞死不行么?不知道在宫中自戕会被视为亵渎皇室,要连累全家的么?

武昙向来心宽体胖,事发突然,她又站在最前排,是真没想到她得帮忙喊救命,就只自顾着瞪大了眼睛看热闹。

倒是走在那主仆两人前面都的一个姑娘先反应过来,转头冲着队伍最前方大声呼救:“有人落水了!快来人,救命!”

这一声喊过,其他人才陆续回过神来,慌乱的纷纷尖叫:“来人!快救人!这里有人落水了!”

“让开!都让开!”在前面引路的那位姑姑闻讯,转头奔回来,一面冲着岸上大叫:“岸上有谁会水的赶紧过来!”

在场的都是些素日里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哪里遇到过这种事?个个都是花容失色,紧张不已。

那姑姑喊了一嗓子,武青琼的大丫鬟木槿一个激灵,本能的就要上前,却被武青琼蛮横的一把拽住,瞪了她一眼。

木槿顿时脑袋一缩,又退回了她身后。

武昙是瞧在眼里的,不过她这个人也没什么普度苍生的好心肠,何况前一刻她看得真切,那姑娘就是主动投湖寻短见的……

既然人家一心求死,她又何必多管闲事?

回廊上一乱起来,跟着她的丫鬟程橙唯恐她们站在这里会被人撞到,干脆就上前一步挡在了她前面。

水里的那个姑娘,死命的在扑腾,但不知道是不是呛了水,眼见着逐渐力弱。

好在这里离着华阳宫已经不远,赵贤妃那里今日人多,听了动静,很快就有两个会水的宫女和一个嬷嬷跳下水,再加上那寻短见的姑娘小身板儿弱柳扶风不是很重,倒是很快就被捞了上来。

等人被拖上了岸,还是先前喊救命的那个姑娘先迎了上去,焦急道:“没事吧?”

武昙方才认出——

跳水的那位原来是霍太傅的千金霍芸婳,也就难怪和她同出一门的霍芸好会紧张了。

救人的那位嬷嬷明显有经验,把人拖上岸之后就先翻过身去,拿膝盖抵住她胸坎儿猛按后背。

霍芸婳吐出两口水就缓了过来。

霍芸好忙让自己的丫鬟把比甲脱下来,给她裹住上身。

这边一通忙活,赵贤妃已经被人拥簇着赶了过来。

今天是她女儿的及笄礼,却遇上这样的晦气事儿,她被败了兴,脸色明显的难看。

只不过她为一宫之主,胸襟和气度都还是有一些的,上下打量了霍芸婳一眼,就吩咐身边的大宫女:“去临安那里找身衣裳,先把人扶到咱们宫里,让她到偏殿把衣裳换了。”

三月初的气候,湖水还是很凉的,霍芸婳裹着身上的那件衣裳,脸色煞白,整个人都在发抖。

霍芸好哪敢麻烦赵贤妃的大宫女去扶她,赶紧让自己的丫鬟帮忙把人扶起来,一边代姐姐道谢:“多谢贤妃娘娘!”

赵贤妃见着人无大碍,转身就走。

霍芸婳被两个丫鬟搀扶着,不胜虚弱的往前挪。

在场的姑娘们都跟着受了惊吓,再加上赵贤妃在场,就也不再造次,全都沉默的跟着走。

一行人下了回廊,不想,却刚好迎着姜皇后的仪仗从右侧的御道上过来。

与她同来的,还有一身华服,贵气逼人的小太子萧昀。

“臣妾恭迎皇后娘娘!太子殿下!”赵贤妃也不好进门了,就带着众人等在华阳宫外行礼迎候。

“贤妃妹妹免礼!”姜皇后笑着下了步辇,大致的扫了眼众人,“都免了吧!”

“里面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娘娘先进去正殿喝杯茶,咱们等等吉时?”贤妃起身,迎上去,亲自引了皇后母子往院里走。

众人敛声屏气,连忙后退让路,却不想太子萧昀眼尖,竟然是一眼就看到人群里被人扶着,落汤鸡一样瑟瑟发抖的霍芸婳。

“芸婳?”他沉吟一声,止步,拧眉看过去:“怎么弄成这样?”

“殿下!”霍芸婳一身狼狈,此时屈膝一福,蓦然就红了眼眶,那模样真的就只能用楚楚可怜来形容了。

嘿!小太子跟霍家的这位小姐很熟哈?!

难道刚才这姑娘竟不是寻短见,而是为了在太子殿下面前博出众?可是当着皇后娘娘的面……这样真的好吗?

武昙多少还有点孩子脾气,好热闹,忍不住偷偷拿眼角的余光去看姜皇后的反应,果然对方已经黑了脸。

却不想,这边她正看戏看得心里喜滋滋,就听那位霍小姐哽咽着突然崩溃似的大哭起来:“刚刚在那边的回廊上,有人从后面推了我一把……”

那回廊就那么宽,大家都是紧挨着走的,从后面推了她一把的人……

大家都是后宅里头摸滚打爬出来的,于是福至心灵,不约而同的转头去看霍芸好。

霍芸好吓得脸一白,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她的丫鬟已经连忙跪下去澄清:“殿下明鉴,我家小姐是走在大小姐前头的!”

话音才落,方才下水去救霍芸婳的那位嬷嬷倒是记性好,突然就扭头朝武昙看过来。

那一眼目光,别有深意。

其他人的反应也很快,上百双眼睛,目光齐聚,刷刷刷的全射了过来。

武昙一愣,瞬间只想原地爆炸,炸死眼前这朵心机白莲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