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3章 前方有恶犬

天妃策之嫡后难养 第003章 前方有恶犬

作者:叶阳岚 小说:天妃策之嫡后难养 更新时间:2021-10-13 13:04:24
她跟霍芸婳,最少算点点头之交,至于过年就更谈不上了,是真没想起事儿儿会是冲着她来的。霍芸婳哭得跪下在地。众目睽睽之下,武昙一时之间有点儿迷惘。跟武青琼交恶的那个姑娘眼珠子一转,了适时地的去扯武青琼的袖子,声音不高不低,“琼儿,上次走在芸婳姐姐身后霍芸婳哭得跪倒在地。。...

她跟霍芸婳,最多算是点头之交,至于过节就更谈不上了,是真没想到这事儿会是冲着她来的。

霍芸婳哭得跪倒在地。

众目睽睽之下,武昙一时有点茫然。

跟武青琼交好的那个姑娘眼珠子一转,已经适时的去扯武青琼的袖子,声音不高不低,“琼儿,刚才走在芸婳姐姐身后的是你二姐吧?”

霍芸婳似是惊了一下,方才有些不可置信的慢慢转头看向武昙。

那目光里,有怨恨也有委屈。

武昙被她盯得,直想发笑——

真是清早出门没看黄历,这都什么破事儿!

而萧昀,显然已经先入为主的信了霍芸婳,眼神愠怒又犀利,冷声逼问:“你还有什么话说?”

这位太子殿下只比武昙大三个月,今年同是十二岁。

大胤的皇族萧氏一脉的开国皇帝据说就是个难得一见的美男子,而被选入宫的妃子们也都是姿色过人的,这历代传承下来,皇族之中无论男女,样貌都生得不差。

太子萧昀的五官就很是俊秀,再加上自小的教养好,天生贵气使然,小小年纪,气质已然十分出众。

武昙是第一次正面和他打交道,但眼前这个冷飕飕的气场确实不怡人,她是真的完全生不出任何与受宠若惊类似的情绪来。

于是暗暗提了口气,她屈膝跪下去,先是从容的给姜皇后母子磕了个头,然后抬头望定了二人,字字沉稳道:“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明鉴,臣女之前的确是走在霍家小姐后头的,可是我与她并不相熟,也无恩怨,并不曾动过她一指头!”

她的态度冷静,语气不卑不亢。

姜皇后似乎有些意外,先是一愣,随后眸子里就浮现一层笑意。

可这边她还不曾开口说什么,霍芸婳的丫鬟已经不忿的大声道:“武二小姐也说我家小姐与您素无恩怨了,这样冷的天,难不成还是我家小姐自损身体来污蔑你吗?”

武昙扭头看了霍芸婳一眼:“这就得问你家小姐自己了!”

简直莫名其妙!她是什么时候招惹到这女人的?真的是提前毫无迹象,才会轻易吃了这个哑巴亏。

“你……”霍芸婳大概是没想到面对这样的指控武昙居然可以毫不露怯,一时间表情更加惊愤:“娘娘,殿下,臣女并没有攀诬武家小姐啊,诚如武家小姐所言,臣女与她并不相熟,我甚至都不知道走在后面的是她……”

本来就是口说无凭的一件事,造个势而已,不过这个武昙的态度如此嚣张,倒也算暗合了她的心意。

霍芸婳表演得也可谓情真意切了。

眼见着行礼的吉时将到,临安公主身边的嬷嬷已经出来在赵贤妃耳边催了。

赵贤妃可不想为了这些鸡毛蒜皮耽误了女儿及笄礼的大事,就含笑走过去姜皇后身边道:“娘娘,臣妾看方才那回廊上也是人多,许是一场误会呢,要不——”

话音未落,萧昀却是不依不饶的目光锐利往人群里一扫:“方才你们有谁是走在霍家姑娘和武家姑娘身后的?有人看到当时事发的情形了吗?”

他这么一问,众人就又纷纷去看武青琼二人。

她旁边的姑娘一看太子当面质问,当即就明哲保身的悄然往后缩了缩。

众目睽睽之下,武青琼脸涨得通红,被身边的木槿拽了一下方才后知后觉的赶紧跪下,仓惶的低着头,眼神在大理石地面上乱瞄,“我……我……”

面对这样的场面,她实在没有武昙那样的定力和强悍的心理素质,心里已经抖做一团,然后头脑一热,脱口就拿出了平时在家和武昙互别苗头的勇气:“我想——我二姐她不是故意的!”

姐妹两个平时就不对付,这时候踩一脚,几乎就是武青琼本能的反应了。

而此言一出,便等于是坐实了武昙的罪名。

“呀!没想到居然真的会有这样的事啊……”

“怪不得刚才出事,武家小姐离得最近都没听她帮忙喊人呢!”

“可是这是为什么啊……”

敢在宫里行凶,这可是件了不得的大事,所以即便是有皇后和后妃们在场,众人也忍不住指指点点的议论起来。

大概是因为心上人被欺负了,萧昀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盯着武昙,眼睛里几乎能射出刀子来,冷冷的质问,“现在指证你行凶的是你的亲妹妹,你没话说了吧?”

跪在后面的程橙一怒,就要膝行上前去跟武青琼争辩,却被武昙以一个眼神镇住了。

武昙自己也是一口气梗在胸口,只能强自镇定的反问:“臣女亲妹妹的话,就是铁证?”

萧昀简直大怒:“那你倒是给本宫一个理由,你们身为同胞姐妹,她何故会帮着外人来陷害你?”

何故?无非就是后宅女子之间争来斗去的那点小心思么?

何况——

不是一个娘肚子里爬出来的,算什么同胞姐妹!

可是这些话,武昙没办法跟一朝储君去争辩,最后就只能是理直气壮的顶了萧昀一句:“个人自有个人的心思!可是臣女没做过就是没做过,还请殿下明鉴!”

“狡辩!”萧昀却是认定了她的罪名,只是他到底是少年心性,眼见着武昙不肯屈服,就非要较这个真,目光一扫,就落在了旁边霍芸好面上:“霍芸好,当时你应该离着你姐姐最近,事发时的情形究竟如何,你说?”

“臣女是走在姐姐前面的……”霍芸好跪得笔直,垂眸敛目。

既然事情不是冲着她的,她这时候倒是很淡定,回得规规矩矩,也简单明了,至于后面隐藏的欲言又止——

在场的人,多是不关心,也懒得去深究的。

这位霍家二姑娘似是晓得些什么的?武昙不由的拿眼角的余光悄然看了她一眼。

萧昀没能揪出第二个人证来,顿时有些心浮气躁。

这时候,盛装打扮好的临川公主已经等不及的跑了出来,隔着院门就开始抱怨,“母妃,吉时都要过了,你们干什么呢?这些不懂规矩的,都轰出宫去就是……”

她提了裙子跨出门来,一脸的不悦。

赵贤妃唯恐她当众失仪,忙迎上去一把拽住她,低声安抚。

眼见着萧昀钻了牛角尖了,姜皇后也再不能坐视不理,就走上前来道:“行了行了,今日临安及笄,是喜事,这里就到此为止了!姑娘家家的拌几句嘴,有什么好计较的?”

“母后!”萧昀见她偏袒,更是大为光火。

“定远侯府世代忠良,他们家的家风本宫是知道的,武家的女儿,本宫也信得过。武家丫头,起来吧。”姜皇后的语气不徐不缓的,却是不怒而威。

她刻意提起武家,便是在给萧昀警告。

萧昀捏住手指,一忍再忍,终于是没说什么,只嫌恶的瞪了武昙一眼,就一个人先甩袖进了华阳宫。

姜皇后无奈的暗暗叹了口气,又使了个眼色,她身边的方姑姑就亲自上前,把武昙扶了起来。

这个举动,无疑就是公开替武家小姐撑腰的!

在场的姑娘们惊讶之余,更有人嫉妒的红了眼。

“谢皇后娘娘恩典!”武昙屈膝拜谢,心里却在打鼓——

她不天真,知道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善意,就算她们武家是朝廷栋梁,霍芸婳的父亲还是太子太傅,在天下士子中间备受推崇呢……

从霍芸婳的陷害,到姜皇后母子各自的态度……今天的所有事情都不太对劲……

武昙垂眸下去,退回人堆里站好,旁边的霍芸婳等人也都纷纷爬了起来。

姜皇后的目光巡视全场,肃然道:“方才回廊上发生的事,就是一场意外,一个误会,霍家姑娘是紧张过度,失足落水的,以讹传讹可不是名门贵女的德行修养,都记住了吗?”

“是!臣女等谨遵皇后娘娘教诲!”众人齐声应诺,这事儿便算是就此揭过了。

姜皇后转身进了华阳宫的大门,她是有心晾着霍芸婳,可哪怕是看霍太傅的面子,赵贤妃也得给个台阶,于是仍是叫人带着霍芸婳去偏殿换了衣裳。

之后临安公主的及笄礼上,除了太子萧昀一直黑着脸,其它一切圆满。

礼毕之后,赵贤妃要替女儿在华阳宫设宴,萧昀却是早就不耐烦,第一时间便甩袖而走。

为了不抢赵贤妃母女的风头,午宴姜皇后就没有参加。

因为是女儿的及笄礼,皇帝龙心大悦给了许多赏赐,这次午宴办得十分丰盛,宴席过后临安公主本来是准备招待大家再吃茶多玩一会儿的,可是外面天突然阴得厉害,就只能提前散了。

众人仍是被来时的那位姑姑领着出去。

行到半路,天上已经淅淅沥沥的开始落雨,姑娘们难得聚到一起,说说笑笑的倒也不觉得怎样,一行人赶着出宫,就没等着人来送伞,急匆匆的眼见着前面就要出了御花园,不想那道宫门之下却赫然看见太子萧昀已经等候多时了。

本来一场盛宴下来,宾主尽欢,之前霍芸婳闹出来的那个小插曲已经被忘得差不多,可太子殿下这时候出现,明显就是帮着大家找回忆的……

人群之中,突然安静下来,大家纷纷打住脚步,再不敢动了。

萧昀迎面走过来,身后跟着个撑伞的小太监。

他那脸色,还没有这阴沉沉的天色好看……

武昙脑中突兀的就冒出一个念头——

糟糕!前方有恶犬挡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