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5章 好像,被调戏了?
那人的音调不高,但是隔着重重雨幕,竟但是有种掷地有声的直接穿透力。武昙浑身的汗毛倒竖!她的第一反应时是——完了!别是那位太子殿下去而复返了吧?正犯愁发楞呢,那人了款步行来。入目的,随后他青灰色的袍角……幸好幸好……也不是萧昀!武昙全身崩紧的神经武昙浑身的汗毛倒竖!。...

那人的音调不高,可是隔着重重雨幕,竟还是有种掷地有声的穿透力。

武昙浑身的汗毛倒竖!

她的第一反应是——

完了!别是那位太子殿下去而复返了吧?

正在发愁发愣呢,那人已经徐步行来。

入眼的,先是他青灰色的袍角……

还好还好……不是萧昀!武昙全身绷紧的神经顺时放松,不紧不慢的抬头看向来人。

这人穿了一身锦袍,色彩单调,却华贵内敛。这个季节,大家出门都穿的厚披风了,他身上却还裹着件轻裘。

武昙的目光寸寸上移,看到他的脸——

一个年轻的男人,不认识,样貌生得挺好,是这次打个照面,下回再遇见她肯定还能一眼认出来的那种人。

雨天阴暗,他撑了一把大伞,武昙看不太清楚他的脸色。

不过她刚受了萧昀的气,觉得这个凑巧上来搭讪的男人长得好看,就不由的歪着脑袋多看了两眼解馋——

若在平时,她不会这样,今天是真被萧昀和霍芸婳两个折腾疯了,所以就破罐破摔了!

眼前的武昙,不过一个只有十二岁的小姑娘,脸蛋还带着点婴儿肥,这丫头的眼睛又大又亮,睫毛长而卷翘,如今润了雨水,扑闪着,就像是被露水打湿的蝶翼,鼻子小巧,嘴巴红润……这张脸,实在是太有朝气,以至于虽然现在她浑身都淋成了落汤鸡,萧樾居然都能直接忽略掉她的狼狈。

萧樾是没想到居然会在宫里遇到她,其实萧昀过来之前他就已经站在旁边的小路上了,他对那小子没好感,懒得应付,也就没露面,不曾想却目睹了这两个熊孩子互别苗头的斗气现场。

本来就是瞧个热闹,却没忍住被这小丫头的最后一句话给逼出来了——

这丫头居然在背后嘲笑当朝太子天真?!

他走过来,本也是一时兴起,原以为被当场抓个现成,她怎么都要惊慌失态的,不曾想这丫头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他看了半晌。

萧樾一开始还以为她是被吓蒙了,等后来发现自己好像被变相的调戏了的时候,着恼的瞬间居然是下意识的无措——

是的!无措!

面对一个只有十来岁的小丫头片子,即使他曾见识过她的另一副面孔,可是他一个大男人,是真的不知道能把对方怎么样。

两个人,四目相对。

对面的武昙实在是太过明目张胆了……

萧樾只得定了定神,硬是把心里那点局促的不适感给压了下去,冷嗤道:“你刚说什么?说太子殿下天真?”

他的态度,不太好,语气微冷之中又似是透着几分揶揄。

当然,这样阴沉的天气,武昙是看不到他内里波动了几许的那些心思的,反正她看到的始终就是这男人的一张冷脸。

“啊?”这男人骤然发问,她反应了一下,随后脑子转的飞快,一本正经道:“哦!我说天真冷!”

她吸了吸鼻子,面上表情真的是一派天真,没有半点掩饰说谎的痕迹。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要不是萧樾知道自己的耳朵没问题,甚至都得怀疑真的是他断章取义听错了。

何况——

那夜长宁宫的院内,他是亲眼见识过这个丫头的眼界和城府的。

是的,那夜长宁宫内发生的事他都记得,那之后发生的许多事他也都记得,现在想来,还如同黄粱一梦。

一月之前他在北境战场上打了有史以来最艰难的一仗,同时又受了毕生最大的一次重创,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好像是重新入了一次轮回。前世,从这里往后十年的轨迹都历历在目,真实、深刻,所经历的一切包括细节都毫无瑕疵……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但他确定那并不仅仅只是大梦一场,而是那一生沉浮之后,他死而复生,又回到了十年之前。

因为某些原因,他十四岁就去了军营,迄今为止历时八载,前世的时候,经过那一战所受的重创之后,一个人呆在冰冷的军营里养伤时,他就越发憎恶这帝都京城里一切的人和事,甚至为了防止有人趁虚而入,他连自己受伤的消息都大力封锁了,没有外传。

可是这一次,他选择了反其道而行,只待伤势稍稍稳定,就以养伤为名上了奏本,要求回京。

这样的要求,作为他亲哥哥的皇帝陛下自然不能驳回。

于是,他拖着重伤未愈的身体,长途跋涉大半月终于辗转回到了这里。

作为驻外的将领,他回到胤京的第一件事自然就是进宫面圣,皇帝因为身体不好的缘故,今日刚好在寝宫理政,他在这内宫门口等候传召的时候,却没想到第一个遇到的故人居然会是她!

十二岁的武昙,和他上回见到她的样子还很不一样……

此刻这小丫头正跪在他面前,眼睛明亮,目光清澈,面对他明显是在施压的二度质问,她转着脑袋左右看了看,仍是那么一副天真烂漫的面孔,眨巴着眼睛道:“下雨了,天是很冷啊!”

甚至是很应景的缩了缩肩膀,示意——

她是真的很冷!

会撒谎的人萧樾见得多了,但是明目张胆成这样的——

她是第一个!

她瞪着圆溜溜的眼睛,一脸无邪的迎着他的目光。

萧樾与她对视片刻,当场就被她气笑了。

“呵——”他这一笑,声音就见出明显的沙哑来,再被呛了一口风,突然就弯腰咳嗽起来,脚下踉跄,身形不稳。

虽然受伤之后他消瘦了不少,但是历经沙场多年练就的体魄和气势都在,武昙压根就没看出来他有问题,如今他这么一咳,倒是把武昙吓了一跳。

这人是身染重病吗?

真倒霉!看他这身装扮,和说话时候高高在上的态度和气势也知道这人的身份必然不低,他今天要是倒在这里,还不得赖上自己了?

武昙这会儿是真的有点慌了,也顾不得萧昀罚她跪在这里的事了,仓促的就要爬起来去扶他,然则她才刚往前爬了一下,身后已经有人一路小跑着奔了过来,并且急匆匆的就抢了上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