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6章 送伞
武昙跪在那里,被他一路一路小跑带出来的脏水溅了一身。“哎哟!晟王殿下!我的殿下,您这是怎么了?”那人的声音扭扭捏捏,语气里貌似透着和善和很紧张的,冲上去一把搀住了萧樾,捋着后背帮他舒气。皇帝身边的太监大总管陶任之,武昙是不认得的,虽然听他张口喊“晟“哎哟!晟王殿下!我的殿下,您这是怎么了?”那人的声音扭扭捏捏,语气里倒是透着和气和紧张的,冲上来一把搀住了萧樾,捋着后背帮他顺气。。...

武昙跪在那里,被他一路小跑带起来的脏水溅了一身。

“哎哟!晟王殿下!我的殿下,您这是怎么了?”那人的声音扭扭捏捏,语气里倒是透着和气和紧张的,冲上来一把搀住了萧樾,捋着后背帮他顺气。

皇帝身边的太监大总管陶任之,武昙是认得的,但是听他开口喊“晟王”倒是意外的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

这就是——

传说里皇室之中唯一与皇帝是一母所出的一位王爷?

这位爷很早的时候就去北境戍边了,并且多年来从不曾回过胤京,只是因为这人和她的父亲一样同为武将,并且在军中的名气很响,武昙才偶然从父兄口中听到过几次他的名字。

这要是换成其他跟她年龄差不多的官家小姐,怕是得有一半以上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位“晟王殿下”到底是何方神圣……

可是这个人,怎么就会突然回京了呢?

因为这人在军中的威望与她父亲几乎是在伯仲之间,所以武昙就格外警醒。

这边陶任之帮萧樾捋了几把后背,总算是帮他顺过了气来。

陶任之身边跟着的小太监早已经很有眼力的接过了萧樾手中的雨伞。

萧樾的身量很高,他便踮起脚努力的给他将伞撑过头顶。

压在萧樾脸上的那重阴影终于散去,他方才狠咳了一通,这时候武昙才发现他面上竟然是这样也几乎不带任何血色的。

她不确定这人是怎么了,但他现在的身体有问题,这却是一定的。

这边萧樾已经缓过劲来,重新站直了身子。

他拿眼角的余光看了眼武昙,见那小丫头还在直勾勾的盯着他看,只是明显的,眼神里多了点类似防备和警惕之类的情绪。

他的唇角,不易察觉的微微一动,就直接对陶任之道:“本王无碍,三公公不必惊慌。”

陶任之闻言,居然是眼眶一红,随后就笑开了:“多少年了,都没再听谁这么叫过老奴了。”

说着,就感喟的摸了摸鬓角:“这一别数年,小王爷已经长成,是越发的丰神俊朗了,而老奴却已过花甲,难得您还能认得出来。”

他原是先帝的近侍,先帝驾崩之后又继续留在了现在的皇帝身边,所以如今算下来,年纪的确已经很大了,虽然面白无须,但是鬓角已经花白,只是他如今在宫中的资历最高,养尊处优下来,人富态,平时看着气色很好,这时候一笑,脸上也见了褶子,叫人看着十分的别扭。

萧樾与他面对,虽然没有摆谱儿,但是面上的表情也依然寡淡。

“虽然头发白了些许,公公也还是老样子。”许是怕皇帝多想吧,他也没顺着陶任之的话茬与之叙旧,直接就转移了话题道:“本王刚刚抵京,听闻皇兄今日早朝之后就直接回了寝宫,所以特来拜见,不知他这会儿可还方便?”

陶任之也不介意:“老奴过来就是回禀殿下的,皇上那边还在和几位大人议事,一时半刻的不能得空,如今您抱恙在身,又是舟车劳顿的刚回京,皇上怕您在冷雨中再受了寒,所以今儿个就请您先回去歇着。皇上说,明日请您过来陪他用午膳,就当着是替您接风了。”

顿了一下,又补充:“哦!太医院的张院判随后也会过去。王府的宅子也已经给您选好备下了,只是时间仓促,如今还在修葺当中,可能——还得十天半月的吧。不过沉香别馆已经给您腾出来了,这段时间就暂时委屈您先在那里将就一下?”

“好!有劳皇兄费心了!”萧樾略颔首,“既然今日皇兄不得空,那你就代本王跟皇兄问个安吧。”

“是!”陶任之笑着接了话儿,还是格外的热络殷勤,“那老奴送王爷出宫吧?”

“不必了!”萧樾道,眼角的余光又扫了跪在那里的武昙一眼,语气淡淡,“本王让随行的侍卫去皇嫂宫里报平安了,他人还没回,本王在这里等等他。皇兄那里离不开三公公侍候,本王就不耽误您了,一会儿自行出宫即可。”

萧樾伸出手去。

陶任之使了个眼色,他那个小太监才敢把一直擎着的雨伞递还给萧樾。

“是!”陶任之笑眯眯的应诺,也再不多言,施礼告退,“那王爷您多注意着身子,老奴斗胆,就先行告退了。”

“三公公慢走!”

“咦?”陶任之方才过来的时候正巧萧樾身体不适,他一门心思都在萧樾身上,所以压根没注意这里还跪着两个不起眼的小女子,这会儿转身的时候才看到武昙主仆二人,也是十分意外,“你们——这是哪家的姑娘?怎么跪在这儿?”

程橙低着头,并不敢逾矩。

武昙就迎着他的目光扯出一个带着尴尬的笑:“不敢劳公公过问,是臣女莽撞,方才走路的时候不小心冲撞了太子殿下,被殿下责罚在此自省的。”

陶任之是皇帝身边的人,她现在已经是得罪那位太子殿下了,这时候可再不敢让人给皇帝上眼药了,这要万一连累萧昀再被皇帝追究了,这梁子才算是真的结大了。

这宫里最重尊卑,既然是冲撞了太子殿下,被罚跪一跪也不算什么的。

陶任之果然也没多想,“嗯”了一声,抬脚要走的时候,又觉得方才这小姑娘笑得挺有点儿可怜样儿,就又转头吩咐不远处门边值守的侍卫,“看着点儿时间,早些让轿子过来候着,别等到宫门下钥了再把人关在宫里了。”

“是!大总管!”那边的侍卫立刻就应了。

陶任之这才带着他那小太监又急匆匆的原路折返了。

武昙眼角的余光追逐他的背影,略一走神,然后下一刻却蓦然发现前面萧樾的脚边又多出一双脚来。

她根本就没听见脚步声,而且陶任之才刚走,这人是鬼吗?哪儿来的?

到底是孩子心性,武昙忍不住的一抬头,就看见萧樾身边不知何时竟已经多了个灰袍侍卫。

那人是一张方脸,年龄三十上下,看上去孔武又精干,只是不苟言笑的样子看着有点生人勿近。

“主子!”他垂眸站在萧樾身边,也是一板一眼目不斜视的。

“嗯!走吧!”萧樾应了声,也是一句废话也没有的转身就往宫门的方向走。

看来这人是没准备再继续揪着她找茬儿了,武昙心里暗暗松了口气,但是再看着这阴雨连绵的鬼天气,瞬间就没了精神,耷拉了脑袋叹气——

人家说走就走,她还得在这跪差不多俩时辰呢。

这边萧樾走了两步,却又突然驻足,一声不响的合了伞,随手往回一掷。

“王爷!”他身上带着伤,最怕受寒,那侍卫虽然也是惊奇他的怪异举止,却也只是缄口不言,第一时间把自己的伞挪过去,撑在了他的头顶。

那雨伞落地,砸在武昙面前,脏水又溅了她一身一脸。

她本来正无精打采的在心里骂萧昀和霍芸婳那俩缺德鬼呢,冷不防就被吓得一个哆嗦,差点尖叫,等再定睛一看,看见横在面前的那把伞,整个人就又意外的愣住了。

半晌,她才后知后觉的抬头看过去。

彼时萧樾主仆已经走出去很远了,下雨天,门洞底下的光线更显阴暗,那一前一后两道背影,颀长又挺拔……

武昙突然就想——

好像,她今天也不算特别倒霉的吧?

但再低头一看自己这一身的泥印子,她就怒了——

嘿!好人好事没做过啊?好好的事儿你不会态度好点么?

姓萧的这都是一家子什么人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