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4节亲事待定

衣香 第004节亲事待定

作者:雨久花 小说:衣香 更新时间:2021-10-14 06:43:08
第004节亲事时间待定“皇上跟侯爷说什么了?”老夫人心中大震,却迅速敛了情绪,声音波澜不惊慈祥和蔼。岁月沉淀下来,练出处变不惊的淡然。老侯爷瞧着,欣喜一笑,刚的铁青可减轻了三分。就算他明天就松手人寰,留下的老夫人迎战,也可保家宅安泰。“皇上让我分析讲解司马世明的老侯爷瞧着,欣慰一笑,刚刚的阴沉减轻了三分。。...

医香

推荐指数:10分

《医香》在线阅读

第004节亲事待定

“皇上跟侯爷说什么了?”老夫人心中大震,却很快敛了情绪,声音平静慈祥。岁月沉淀,练就处变不惊的淡然。

老侯爷瞧着,欣慰一笑,刚刚的阴沉减轻了三分。

哪怕他明日就撒手人寰,留下老夫人坐镇,亦可保家宅安泰。

“皇上让我讲解司马文正的资治通鉴……”老侯爷声音依旧微敛,深深叹了口气,“我不知皇上何意,他一篇篇问,我就一篇篇说。刚刚坐下来不过两盏茶的功夫,萧国公就来了。”

萧国公,是指皇后的父亲萧衍飞,官拜三公之一的太傅。

先帝在世时最看中兵部尚书萧衍飞,把他的幼女封为太子妃。晚年时又怕诸位皇子篡位,太子应付不过来,就把萧衍飞提为当朝太傅,一来辅弼君主,二来辅助太子顺利践祚。

太子成为元昌帝,萧国公依旧是太傅,他的女儿成了皇后。

薛老夫人听着老侯爷话里话外暗含深意,略微思量,便道:“皇上和侯爷在御书房说话,不过两盏茶的功夫,萧国公就赶去了……皇宫深院,皇上已经不能当家作主了……”

最后一句,她的声音压得很低。

薛老侯爷却很认真的颔首,并不责怪老夫人僭越。女子议论朝政,有失本分,可老侯爷早年就习惯了老夫人的睿智与精明,不管朝中任何大事,总是愿意与老夫人谈谈。

老夫人少时跟父亲在任上长大,充当男儿教养,史书比老侯爷还是熟悉,针砭时弊精辟准确。

“萧国公官拜太傅,手握军政大权,党羽遍天下,朝堂早已是他一手遮天,比三年前还要嚣张。如今,不仅仅是朝堂,就是皇家大院,御林军十有八九是萧国公的人……”薛老侯爷口吻里暗携几丝愤然。

老夫人静静替他续了杯热茶。

“皇上让我讲解史书,我就讲。我讲了三个时辰,萧国公在一旁坐了三个时辰。快要午膳的时候,皇上说皇后最近身体不好,让国公爷去瞧瞧。萧国公才离去。他一走,皇上就望着我说,‘镇显侯爷,这御书房快要姓萧了,朕叫什么元昌帝,改叫汉献帝好了!’。”薛老侯爷将手里茶盏重重搁在茶几上。

老夫人眼角直跳,心口突突的,紧紧攥住了引枕的一角。

汉献帝,被曹操捏在手掌的那个傀儡皇帝?

“侯爷怎么说?”老夫人声音发紧。

薛老侯爷知道她担心,眼眸颓废,叹气道:“我能怎么说?我只得装傻问皇上,刘皇叔何在,孙仲谋何在……”

老夫人脸色有些苍白,嘴唇微微翕动。

朝廷争斗向来残酷,哪怕是百年世家,一着不慎就抄家灭族。

老侯爷一生谨慎,临到晚年却要卷入这样的纷争里?

老夫人心惊肉跳。

“皇上倒也没有抓住不放,让我陪着用午膳,就闲谈家事,把我当成长辈诉苦。他说,皇后身子不好,多年未孕,又对**其他妃嫔手段狠辣,早失了了母仪天下的德行。明年,皇上践祚满三年,五月里要广选佳丽充盈后|宫。还说二皇子天资聪颖,秉性纯良,薛贵妃贤德宽厚,恭谦温和……”薛老侯爷看了看老夫人,眼梢的疲惫再也掩饰不住。

老夫人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皇上在贿赂薛老侯爷!

先说皇后失德,又说薛贵妃品行优良,二皇子聪慧纯良,是想告诉薛老侯爷,如果他能辅助皇帝铲除萧国公,他就会废了萧皇后,立薛氏东婧为皇后,封薛贵妃之子二皇子为太子。

还说明年要广选后|宫,是说薛家倘若还有女儿,可以送进宫做皇妃。

这样泼天的恩情抛下来,任谁都会被打动吧?

可狡兔死走狗烹,萧国公倘若被铲除,整个朝堂之上,还有谁权势大得过薛老侯爷?

功盖天下者身危!

“侯爷!”老夫人再也镇定不了,“您不能……”

“我明白,夫人放心。皇上说这些话的时候,我都在装傻充愣,没有答应任何事。”薛老侯爷拉过身后的引枕,斜斜依靠着,“我十五岁丧父,世袭了镇显侯,历经三朝,什么风浪没见过?到了这一把年纪,只盼儿孙福泰安康,家族兴旺,朝中之事早无兴致。若不是贵妃娘娘多次召见,说新帝登基,让我看在二皇子和她的份上,辅佐几年,我早就退隐田园了!含饴弄孙,颐养天年,才是我这把年纪应做之事啊!”

老夫人提在胸口的那口气,才缓慢放下。

“御林军都是萧国公的人,倘若有任何风吹草动,贵妃娘娘和二皇子……”薛老夫人沉吟道,“侯爷,侑哥儿那里,您应该告诫一番。倘若有些异常,贵妃娘娘害怕,把侑哥儿招进去一说,他轻举妄动,反而把咱们薛家陷入泥沼里……荣氏那里,我去说!”

侑哥儿,是指薛老侯爷的长子镇显侯府的世子爷薛子侑。

虽然薛子侑已经四十五岁,官至户部尚书,是贵妃娘娘的父亲,一方大臣,在薛老夫人心中,他永远是自己膝下长大的侑哥儿!

荣氏,是世子夫人,贵妃娘娘的生母。

贵妃娘娘是薛子侑的长女。薛子侑借着老侯爷的威望,在薛氏门庭庇护下,一生仕途顺畅,从未经历大风浪。

薛子侑可没有薛老侯爷这样的见识!

“不仅仅是侑哥儿夫妻,还有贵妃娘娘那里,也要叮嘱几句:此前最要紧,就是隐忍!”薛老侯爷叹气,“只要她和二皇子能忍,愿意伏低做小,这场风浪过后,他们母子便是锦绣前程!”

薛老夫人道是:“过几日腊八,我给贵妃娘娘递牌子,进去看看他们母子。”

说罢,她又微微蹙眉,“可皇上不会轻易便放过侯爷的。萧国公不除,皇上寝食难安,他能依仗的,也只有咱们这些外戚……”

她尚未说完,发觉薛老侯爷脸上的笑意有些狡黠。

“您想到了法子?”老夫人也笑。

“我临出宫的时候,看到皇上身边的御前行走盛修沐,问他今年几岁,成亲了没有。他说没有,我就跟皇上说,该给盛大人指门亲事,我们家好几位姑娘待字闺中……皇上和盛大人很吃惊,估计盛大人回去要跟盛侯爷商议,明日早朝再说吧。”

盛侯爷,是指盛昌侯盛文晖,兵部尚书。

元昌帝的后|宫妃嫔中,皇后之下只封了两位贵妃,除了二皇子生母薛贵妃,就是三皇子生母盛贵妃,盛昌侯府的二小姐!

薛老侯爷口中的盛修沐盛大人,是盛昌侯第三子,御前四品带刀侍卫。

表面上,薛老侯爷的主意很不靠谱。

可仔细思量,堪称一绝!

萧皇后倘若被废,后|宫里能封后的,大约只有二皇子的生母薛贵妃和三皇子的生母盛贵妃。

为了太子和后位,薛家和盛家必成仇!

就算不废后,只要皇后无子,太子就会从二皇子和三皇子中二选其一。为了东宫之位,薛家和盛家必然是一番恶斗。

就算没有萧家,薛家和盛家为了各自的权益,永远不可能成为盟友!

现在萧国公架空了皇帝权势,还威胁到了皇家内院皇子和妃嫔们的安全,薛家担心薛贵妃和二皇子,盛家同样担心盛贵妃和三皇子。

有了共同的敌人,薛老侯爷提出和盛家结盟,他们很可能为了共同的利益走到一起。

等到萧国公被铲除那天,共同的敌人消失,薛家和盛家的结盟亦会自然瓦解,皇帝不需要担心新的党羽出现,架空皇权。

倘若盛家愿意和薛家绑在一起,共同对付萧国公,薛老侯爷就会出面帮皇帝;倘若盛家隐忍不前,放任盛贵妃和三皇子不管,薛家同样为了安全,不管不顾!

薛、盛两族结盟,皇帝既不用担心萧氏铲灭后另外一个士族强大起来,取代萧氏成为朝廷另外的曹操;亦不用担心薛、盛两族朋党私营。

只要太子未定,薛、盛两族就是天生的敌人。

把天生敌人的薛、盛两族绑在一起,让他们共同对付萧国公。

等捆绑物消失,他们又是两族对立。朝中局势重新平衡。

“侯爷,您太阴险!”薛老夫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这样的主意,怕是皇上都不敢想!”

薛老侯爷也笑:“如今的形势是如履薄冰,先把盛氏拉过来搀扶一把,等挨过这个艰难时期再斗不迟!盛昌侯是聪明人,他定会明白我的意思,这门亲事大约会成。等明日我得了准信,你再思量下,咱们家哪位姑娘嫁过去……”

然后话题就转到了家里尚未定亲的姑娘身上。

“大房、三房、四房的姑娘全部嫁了,适龄的,只有二房的小五蓉姐儿,五房的小九瑗姐儿,小十婉姐儿、十一姝姐儿,十二琳姐儿……”老太太仔细跟老侯爷说着家里的待嫁的孙女,“婉姐儿和姝姐儿是庶出,盛家怕是不同意,就只剩下蓉姐儿、瑗姐儿和琳姐儿……”

“瑗姐儿就不必考虑了。”薛老侯爷道,“你想想是蓉姐儿和琳姐儿哪个合适……”

薛老夫人微愣。

“怎么,你们定了瑗姐儿?”她的声音有些紧。

薛老侯爷望着老夫人,亦目露诧异:“你以为呢?”

“当然是蓉姐儿!”老夫人骇然,“不是定小五蓉姐儿,当初为什么和陈家说亲?那时老大明知陈家可能谋反,还把蓉姐儿说给陈国府的世子,不就是想名正言顺把蓉姐儿留下来吗?”

薛老侯爷也有些诧异:“可我听老大和小五的意思,他们是定了瑗姐儿的……你又把瑗姐儿养在身边。因为孩子年纪小,我就没有管这件事,还以为你也看中瑗姐儿……”

因为孩子小,因为事情还要再等几年,所以有些话从来没有放在明面上说,家里的长辈却很清楚,对家中嫡女用不同的方式培养成人。

可今晚这样的谈话,老夫人突然发觉,她和男人们的想法有些出入……大家好像彼此都误会了。

********************

求推荐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