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001 浴火重生
夏笙歌死的那天,离二十六岁的生日还差六天。她的魂魄飘散在空中,望着下方自己那具残破不堪入目不堪入目的躯体。手脚被砍断,肚子被割开。可饶是这样,那个精神折磨了她十天的男人还不愿罢手。他边吼叫,已发出歇斯底里的哭笑声。“晚晚,晚晚,我终于等到为你报仇雪恨了,哈哈哈…她的魂魄飘荡在空中,看着下方自己那具残破不堪的躯体。。...

夏笙歌死的那天,离二十五岁的生日还差八天。

她的魂魄飘荡在空中,看着下方自己那具残破不堪的躯体。

手脚被砍断,肚子被剖开。

可饶是这样,那个折磨了她二十天的男人还不肯罢休。

他一边嘶吼,发出歇斯底里的哭笑声。

“晚晚,晚晚,我终于为你报仇了,哈哈哈……”

二十天来,这个叫齐铭的男人让她尝遍了满清十大酷刑,生不如死,可夏笙歌却并不多恨他。

因为这个男人跟她一样,都只是被人欺骗的可怜虫罢了。

他以为夏笙歌是害死他妻子和未出世孩子的凶手,却不知道他以为的仇人不过是被人推出来息事宁人的替罪羊。

呵,她这一辈子不都是如此吗?

当她姐姐夏若灵的替身,当她的枪手,她的影子。

所有的荣光与美好都是夏若灵的,只有阴暗和痛苦才属于她。

只因为夏笙歌是私生女,她的母亲是破坏夏若灵家庭的小三。

所以她必须永远向夏若灵和她的母亲赎罪,寻求原谅。

为了夏家母女,她被绑架,被千夫所指,被送入地下斗兽场九死一生,落下满身病根命不久矣。

可到头来,却发现这一切只是一场骗局。

什么夏家私生女,什么小三之女,全是假的。

她被这一家子狗娘养的东西PUA了一辈子,临到死了才知道自己有多傻。

而这群畜生,在发现她没有利用价值后,就拔了她的舌头,将她送给了齐铭当夏若灵的替死鬼。

听着下方齐铭疯狂凄厉的笑声,夏笙歌也忍不住大笑出声,笑着笑着,眼泪就下来了。

赤红的双目中翻滚着滔天的恨意与不甘。

有个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地问:“想活吗?”

“想重来一次吗?”

“想报复那些欺骗你、利用你、残害你的人吗?”

想活,她想活下去!

如果就这么死了,那她这荒诞的一生算什么?

她想重来一次!

这一回,她不会再为了别人而活。

她不会再让任何人再有机会踩着她的尸骨来成就自己的人生!

她会让那些毁了自己的人生的畜生付出千万倍的代价!!

……

视角陡然天旋地转,虚空中像是有一只手拉扯着她的灵魂,往下狠狠一拽。

有什么被灌入口腔,顺着食道滑落。

一股辛辣灼烧的味道在胃部与口腔弥漫开来,刺激地喉咙剧烈收缩,引发撕心裂肺的呛咳声。

“哈哈哈,嫂子,你这酒量不行啊,这才是第一杯呢?”

“来来,嫂子你跟文博喝了,可不能厚此薄彼,我这杯你也得干了。”

夏笙歌剧烈咳嗽着,连眼泪都被呛了出来。

透过迷蒙的泪眼,她看到两张近在咫尺,有些扭曲的脸。

这是……钱浩然和赵文博?

夏笙歌挡开推过来的酒杯,茫然地回顾四周。

这才发现周围衣香鬓影,觥筹交错,男男女女们或是暧昧调情,或是已经在角落滚成了一团。

有些男人的脸上还戴着银质的面具,但却露着那脑满肠肥的丑陋身体。

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酒气与脂粉气。

这场景……好熟悉。

对了,是她和未婚夫顾辰烨订婚前夜,顾辰烨带她参加的狂欢派对。

可那是五年前发生的事情了。

她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她真的重生了?

正恍惚间,手腕突然被人扣住。

钱浩然不爽的声音传入耳中,“嫂子,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不给我面子?呵呵……你出去打听打听,我钱浩然敬的酒,整个云都有哪个敢不喝的?就你区区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女,真以为嫁给烨哥就能嚣张了?”

说着,他另一只手伸出去扣住夏笙歌的下巴,就要把酒灌入她口中。

夏笙歌眸光一冷,手直接往前一送。

只听哗一声响,整杯酒,兜头兜脑地倒在了钱浩然脸上。

钱浩然一时都傻了,双目圆睁死死瞪着她,似乎根本不敢相信她敢这么做。

“小贱人,你找死……”

他猛然抬起手,巴掌朝着夏笙歌脸上狠狠扇去。

夏笙歌不慌不忙往后退了一步,只是身体很快撞进了一个宽阔的怀抱。

古龙水的香味扑面而来。

这原本是极高雅的香水,可混杂在一屋子的酒气脂粉气中,却只让人作呕。

钱浩然扇过来的手被顾辰烨抓住。

他声音带着几分冷意道:“笙歌到底是我未婚妻,你们也别闹得太过分了。”

钱浩然气道:“烨哥,你看看这小贱人到底做了什么?我身上这件可是限量版的!”

顾辰烨漫不经心道:“行了,我赔你一件就是了。小笙,你别跟他们一般见识,他们就是看我第一次带女人来派对,所以想戏弄戏弄你,其实没什么恶意。这样,你跟浩然干一杯,这件事就算过去了。浩然,你也不许再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钱浩然磨了磨牙,到底不敢反驳。

夏笙歌忍不住低低笑了一声。

瞧,多温柔体贴的未婚夫啊!

要是换成前世被猪油蒙了心的她,恐怕已经感动地痛哭流涕了。

可事实上呢?

钱浩然口口声声骂她“小贱人”,顾辰烨却一句轻飘飘的“你们也别闹得太过分了”,就揭过去了。而且明知道她不会喝酒,还任由赵文博和钱浩然给她敬酒。

前世的她到底是有多卑微,才会连这样一点虚情假意,都揣在怀里当宝。

甚至就连顾辰烨接下去更过分的举动,也能轻易原谅。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