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004 转盘游戏
赵文博哈地笑了一声,讽刺道:“不瞒大家,是我烨哥,让我们帮着调教有方调教有方他这个上严禁台面又不很听话的未婚妻。毕竟,趴体的规矩大家都是不懂得,出了这个门,咱们谁也不认识了谁。什么夏家的二小姐,我们可都没玩过。”听赵文博这么一说,不在场的男人立马松了一口听赵文博这么一说,在场的男人立刻松了一口气,随即兴奋起来。。...

赵文博哈地笑了一声,嘲讽道:“不瞒大家,就是我烨哥,让我们帮忙调教调教他这个上不得台面又不听话的未婚妻。当然,派对的规矩大家都是懂得,出了这个门,咱们谁也不认识谁。什么夏家的二小姐,我们可都没玩过。”

听赵文博这么一说,在场的男人立刻松了一口气,随即兴奋起来。

他们这派对隐秘又疯狂,不少人一戴上面具,就像是扒下了人皮,什么恶心的事都做的出来。

但他们平日玩的女人和男人,基本上都是自愿出来卖的,最多也就是那些好控制的穷人。

像夏笙歌这样的千金小姐,他们还真的从来没玩过。

“博少,我报名!”

“我也报名!”

夏笙歌在一旁微眯着眼,看着这群人面兽心的畜生在安排怎么一个个折磨她。

掌心缓缓扣住了一块玻璃碎片。

她的呼吸灼热,身体中的烈焰不停游走,让她恨不得把身上的衣服全都撕扯掉。

可她的大脑却还留着一片清明,眼底是彻骨的冷。

前世,她曾从地狱爬上来。

今生重来一回,如果有人不想让她好过,那她不介意拉着他们一起下地狱。

……

赵文博给报名参加的十一人各发了一个牌子,每个牌子上都有个编号。

他手中转着一把飞镖,阴狠残忍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夏笙歌,笑眯眯道:“游戏规则很简单,大家轮流来掷飞镖,飞镖扎在哪个数字上,就由同号码牌的人先享受。想要先玩,或者多玩两次的人可要努把力,扎中自己的号码牌啊!”

靶子按照时钟的方式分成了十二格,每格都标记着一个数字。

“这……博少,要是我的号码牌一次都没人扎中呢?我岂不是玩不了了?”

“而且,这里只有十一号,要是扎到十二号怎么办?”

赵文博不紧不慢道:“尤物嘛总是稀有的,赵总,要是玩不到,那只能代表你运气不够。至于扎中十二号怎么办,大家看这样如何?张总、王总,还有蒋少他们都快到了,如果扎到的是十二号,那就便宜接下来第一个进来的客人。”

“哈哈,好,太好了!”钱浩然激动地差点没跳起来,“游戏就是要这样才好玩嘛!文博,快把飞镖给我,我先来!”

钱浩然太清楚,接下来最有可能先进来的张总是个什么样的人。

那家伙有特殊癖好,最喜欢的就是用各种手段折磨人。

夏笙歌那贱人落到张总手上会是什么下场,他已经可以想象了。

在一片起哄声中,钱浩然的飞镖丢出去。

“哇——!”

“居然是十二号!”

“太可惜了,差一点点就是我了!”

钱浩然狞笑着看向夏笙歌,等着看到她痛哭流涕的样子。

然而这一看,他兴奋的声音戛然而止,嘴巴微张,样子要多傻有多傻。

只见在药效的作用下,少女满脸汗水,竟冲去了脸上故意涂黑的脂粉,露出晶莹如玉的肌肤和倾城绝色的容颜。

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着,却掩不住清润眸子中的水光潋滟,迷离娇媚。

钱浩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这贱人长得……长得怎么……”

这一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

就连赵文博也露出几分惊艳的表情。

更别提其他人了!

刚刚还对第一个掷中的是十二号无动于衷的人,此刻都忍不住骚动起来。

“早知道就我先来了……唉,张总他们到底要什么时候才到啊!这么极品的尤物,还是夏家小姐,真是便宜这龟孙子了。”

“我看这张脸,比夏家的大小姐,就是那个大明星还漂亮啊!这要是玩一次,我这辈子都值了,哈哈哈!”

听到周围人说夏笙歌比夏若灵还漂亮。

赵文博脸顿时沉了下来。

这种贱货,就算长的再美,又怎么能跟他心目中的女神夏若灵比?

他要替若灵彻底毁掉这个唯一的污点。

“各位,我看大家都等的不耐烦了,这张总和王总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到。要不这样吧,咱们先来第二轮,十二号的这位兄弟往后顺延,怎么样?”

这哪有不好的?

一群早就急红了眼的老色鬼,巴不得马上就轮到自己。

竟然在飞镖面前你争我抢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会所的门禁却突然发出悦耳的铃声。

这是代表有人来了。

“哎呀,十二号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到底是张总还是王总啊?”

“娘的,这么极品的尤物,第一次就便宜他拆包了!”

会所的门自动朝两边缓缓打开。

只见一个带着银质面具,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走进来。

会场中光线昏暗,又有面具遮挡,如果不是自报家门,一时还真的分不清进来的到底是谁。

但来人的身形跟张总很像,再加上之前赵文博刚接到过电话,说他马上到了。

所以自然而然就把他认成了张总。

赵文博慢步走上前去,把手里的十二号号码牌递到中年人手中,笑道:“张总,你今天可是交大运了,快去拆你的礼物吧。不过这礼物可能还有点烈,你可要小心点,别被反咬一口。”

然而,对面的中年人脸上却没有欢喜的表情,反倒是满脸错愕,结结巴巴道:“什……什么游戏?”

“哎呀张总,你老糊涂了?连咱们的飞镖游戏都忘了?老规矩,按照号码牌射飞镖,射中几号第一次就是属于谁的。咱们这儿参加游戏的就十一个,所以十二号才定了接下来第一个进门的。张总,这种极品咱们也是第一次见,还是个千金大小姐,啧啧,真是便宜了你这个十二号。”

“张总你要是不要这号码牌,不如卖给我们吧,我可是做梦都想当这十二号!”

在众人的哄笑声中,中年人脸上的神情却越发尴尬紧张。

哪怕隔着面具也能看到他满头满脸的冷汗。

只听他结结巴巴道:“不不,各位爷,你们搞错了,我……我可不能接这个号码牌,我不是来参加派对的……”

他的话说到一半,身后的门再次打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