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007 谁来救救……我
赵文博气的脸色铁青,摸出手机刚要打电话。就见那个戴着银色面具的帝豪经理姗姗来迟。他依旧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但姿态较为明显从容不迫了很多。钱浩然几人看见他却气不打一处来,“余经理,你这是什么意思?以后帝豪的生意都不想做了吗?”被叫作余经理的胖子讪笑了就见那个戴着银色面具的帝豪经理姗姗来迟。。...

赵文博气的脸色铁青,掏出手机正要打电话。

就见那个戴着银色面具的帝豪经理姗姗来迟。

他依旧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但姿态明显从容了很多。

钱浩然几人看到他却是气不打一处来,“余经理,你这是什么意思?以后帝豪的生意都不想做了吗?”

被叫做余经理的胖子干笑了一声,好声好气道:“钱少,你别生气。是这样的,之前不是已经报警了吗?还跟警察保证了会把相干涉案人都留在这里,这要是警察来了,发现一个人都没有,咱们帝豪不好交代啊!”

“死胖子,你少给我打马虎眼!”钱浩然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气急败坏道,“帝豪会怕警察?!你当我钱浩然是傻子吗?”

余经理暗道:帝豪是不怕警察,可怕那位阎罗王啊!

赵文博沉着脸道:“余经理,我们不管刚刚那个十二号是谁,但人他已经带走了,事情也揭过去了。刚刚那个报警,明显只是意思意思的威胁和玩笑,你真这么大张旗鼓地把我们关在这里,那就没什么意思了?行了,快让他们让开,本少爷今天心情不好,别惹我!”

余经理干笑了两声,却半步都不退开。

说那位爷报警只是意思意思的威胁和玩笑,呵,逗我呢?

那位爷可是把跟他有血缘关系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送进了监狱里。

用最遵纪守法的方式,却给予了最残酷的打击和折磨。

你还当他跟你们开玩笑?

真是一群傻逼!

赵文博的脸色一点点阴鸷下来,他咬牙切齿道:“好,很好,余经理,我记住你了。”

他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爸,我被关押在帝豪这边了,有个傻逼说要报警抓我们。你帮忙跟帝豪那边说一声吧!”

挂下电话,赵文博得意又阴狠地望向余经理。

其他几人也都露出笑容,一口一个博少牛逼地拍着马屁。

然而很快他们就笑不出来了。

十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冲进来,在帝豪经理地指引下,将赵文博几人团团包围。

余经理恭敬道:“警察同志,就是他们聚众淫乱,监控这边我们也已经准备好了,只要您有需要,我们能马上调取。”

为首的警察看了派对中凌乱又令人作呕的景象一眼,嫌恶地皱了皱眉,挥手道:“统统带走。”

“不,你们不能抓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博少,博少,你不是说我们不会被暴露的吗?”

“警察同志,我知道错了,你放过我,放过我吧!”

为首的警察对余经理道:“作为公共营业场所里面出现非法行为,你们帝豪也有责任……”

“是是,不管是罚款还是停业整顿,我们全都接受!以后我们一定自纠自查,保证不会再出现这种违法犯纪行为。”

看到警察抓着一群犯人呼啦啦地离开,余经理长舒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娘的,他可算是保住这条命了。

视线不由自主地望向楼顶。

他是真没想到啊!

那位阎王爷,竟然也会主动抱女人。

===

外面的腥风血雨,夏笙歌并不知道。

挟持“十二号”当人质,离开那个派对,压抑住体内汹涌的狂潮,已经用尽了她所有的理智和力气。

她能感觉有人在耳边说话,却只听得到嗡嗡声。

她感觉有一双手稳稳地抱着她,带她离开了那个令人作呕的地方。

帝豪最高级的顶楼套房门缓缓关上。

夏笙歌的最后一丝意志与坚持也终于消散,手软软垂下来,沾着血的玻璃碎片掉在地上。

男人脚步微顿,看了那玻璃一眼,才继续向前,将夏笙歌放到沙发上。

手刚松开,衣领就被人猛地抓住。

柔软??的唇胡乱地、急切地、没有章法地贴上来。

有的印在面具上,有的印在颈侧,也有的印在男人淡淡清冷的薄唇上。

躺在沙发上的女孩再也压抑不住药效,发出痛苦的低吟。

一边胡乱在男人身上抓着什么,想要缓解体内的痛苦。

一边用力撕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

男人的眸子陡然深沉,戴在脸上的银色面具被他丢在一边。

他伸出手一把抓住夏笙歌的双手按在头顶。

另一只手轻轻摩挲着她的脸,脆弱的脖颈,最后落在如许嫣红又柔软的唇上。

“我……好热……好难受……救救我……”

按在唇上的手指猛然用力,压出一道红痕,渗出点点血丝。

男人的一双黑瞳染上了丝丝血色,猛然俯身吻上夏笙歌的唇。

一点点吻去女孩唇上的血迹,极其的缓慢,有耐心。

就像是在品尝等待了千年的美味。

又像是在精心等待着落网的猎物。

直到夏笙歌因为痛苦而微微张开嘴,他才攻城略地。

男人的吻很青涩,他从来没有这样吻过人。

可他的吻却又那样霸道、疯狂,就像是在野兽在标记自己的所有物。

男人脖子上的伤口被抓裂,鲜血顺着他的脖颈流淌下来,落在女孩莹白如玉的锁骨上。

野兽般的血色瞬间侵染了整个黑眸。

然而下一刻,他就听到女孩如幼兽般的细弱的哭泣声。

“好痛……谁来救救……我……”

“我不是……野种,不是……杀人犯,为什么……都不相信我?”

“妈妈……妈妈……”

晶莹的泪水蜿蜒流淌在女孩泛红的面颊上。

一面是身体上的难受,一面是压抑了二十几年的痛苦与委屈。

她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脆弱又伤心的哭泣。

男人缓缓吐出一口气,抓起夏笙歌的小手按在自己脖颈的伤口上,重重抓了抓。

疼痛流转全身,鲜血滴答滴答落下。

男人却低低笑起来。

笑过后,他才用自己的衣服包住夏笙歌,把人小心翼翼抱进怀中,笨拙地轻轻拍了拍,就像是哄小孩子一样。

然后才拿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让莫医生过来一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