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3章 只是个梦而已

东宫藏娇 第003章 只是个梦而已

作者:十七年柊 小说:东宫藏娇 更新时间:2021-11-23 14:40:31
月下玉簪初绽,烛边清茶微凉。李俨轻轻地抚着杯沿,神色若有所思。墙边有人悄悄落地实施,他目光轻轻一颤,垂下了眼眸。“殿下!”池长庭近前,低低地唤了一声。李俨“嗯”了一声,也没说话的,灯下长睫宁谧,姣好若女。池长庭轻咳一声,道:“小女精神好,吃过药就睡李俨轻轻抚着杯沿,神色若有所思。。...

东宫藏娇

推荐指数:10分

《东宫藏娇》在线阅读

月下玉簪初绽,烛边清茶微凉。

李俨轻轻抚着杯沿,神色若有所思。

墙边有人悄然落地,他目光微微一动,垂下了眼眸。

“殿下!”池长庭近前,低低唤了一声。

李俨“嗯”了一声,没有说话,灯下长睫静谧,姣好若女。

池长庭轻咳一声,道:“小女精神不好,吃过药就睡了,等她病好了,臣一定仔细问问!”

李俨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池长庭的办事能力他很清楚,可这么个人,对着自己的女儿,明知道有古怪,却连问都不舍得问。

池长庭也自知理亏,又轻咳了一声,道:“可能之前臣同小女提起过殿下,小女烧糊涂了,说了糊话而已。”

李俨的手指轻轻磕了一下杯身,道:“关于孤的糊话?”

池长庭见他揪着池棠不放,蹙了蹙眉,直起身道:“臣确实向小女夸赞过殿下,可能小女梦魇着了,误向殿下求救!等小女醒了,臣一定好好教导她,遇到危险,千万不能向太子殿下求救!”

李俨抬眸看了他一眼,淡淡一笑,道:“府君心里有数就好。”

太子殿下主动揭过这一桩了,池长庭还没有横到穷追不舍,清了清嗓子,言归正传:“虽然京里还没发出圣旨,但殿下离京的消息迟早会传过来,到时候,隐在这山寺中也未必安全!”

李俨淡淡道:“孤不隐藏。”

池长庭微微一笑,道:“确实!躲躲藏藏反而更危险,不如找个合适的身份,正大光明地出现在江南!”

李俨“嗯”了一声。

池长庭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问道:“殿下已经有主意了?”

李俨拿起茶盏,将凉透的茶水倒在地上,又重新斟了一盏茶,举到唇边闻了一闻,轻轻抿了一口,道:“吴郡陆氏长女陆子衿,远嫁荥阳郑氏,今年夫丧居满,独自离了郑氏。”

池长庭自负沉稳,这时却也目瞪口呆了好一会儿,才找回声音:“陆氏长女?殿下要借陆氏长女的身份?”

李俨神色淡淡:“不容易引人疑心。”

池长庭“呵呵”笑了两声:“殿下喜欢就好!”

太子殿下主动要求扮女人,他们这些做臣子的,除了尽量满足,还能如何?

“那真正的陆氏长女呢?”池长庭问道。

男扮女装也就算了,撞上正主可不得冤死?

“已经安排妥当,不会出现。”李俨道。

池长庭忍不住瞅着他笑道:“看来殿下筹谋已久!”

李俨端起茶盏,又抿了一口,没有理会。

池长庭轻咳两声,敛起笑容:“这次太湖水灾,确实淹了乌头村,还在调查有没有幸存者,有消息再回禀殿下!”

听他“嗯”了一声,池长庭悄然退下。

回到西院落,池棠屋内的灯已经灭了,夜色静好。

池长庭想起白天的那场动静,以及李俨说的那些话,眉心渐渐蹙起。

他从未在池棠面前提起过当朝太子……

……

筷子从碗里抬起,夹着两三粒米饭,池棠看也没看,直接往嘴里送,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对面的池长庭,神色痴呆。

池长庭无奈地放下筷子,柔声道:“阿棠,好好吃饭,爹爹就在这儿,哪儿也不去。”

池棠带着浓浓的鼻音“嗯”了一声,低下头吃了一口饭,又忍不住抬起眼偷看了一眼,正好撞上池长庭担忧的目光,她讨好地笑了笑,又重新低下头。

听到对面叹了一声,池棠不由眼眶一热,既想笑又想哭,情绪激荡得让人她有点喘不过气。

现在是兴和十三年六月!不是兴和十六年的十月!

她还没有被强人掳走,没有被定为太子侧妃,没有进京守孝,没有离开吴郡——

最重要的是,她还没有失去她的爹爹!

她原本还以为眼前是一场美梦,可当她的掌心切切实实摸到爹爹脸上的温度时,她不想深究了。

这一定是真的!那些失去爹爹的日子才是梦!是噩梦!

池棠和着眼泪吃了几口饭,突然回想起噩梦里发生过的事,顿时没了胃口,放下碗筷:“爹爹——”

刚一开口,又顿住,警惕地看了看左右。

池长庭误会了她的意思,冷哼一声,道:“你身边的人都让展遇拉出去问话了,受了风寒还能偷跑出去,这些个人全部都得好好管教!”

池棠微微一怔,这才留意到屋里都是池长庭身边的人,没有看到她的婢女们。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她拉着池长庭的胳膊,悄声道:“爹爹,阿棠有话想单独跟你说!”

池长庭意外地看了她一眼,挥退左右。

池棠挨近他,张了张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脑中整理了好久,才轻声道:“爹爹,我昨天做了个噩梦……”

“我梦见太子殿下奉旨南巡,到了江南——”

池长庭突然捂住了她的嘴,目光紧绷,压低声音问道:“你从哪里听说的?”

女孩儿浑圆的一双眸子清澈无辜。

池长庭慢慢松了手,她才小声开口:“我梦见的。”

池长庭盯着她,低声道:“说下去。”

“太子殿下到了吴兴郡,遇到了乌墩寨的水匪……”女孩儿声音发颤,眼中泪光点点,隐隐恐惧。

池长庭脸色变了变,盯着她看了许久。

池棠抿着唇,泪水涟涟,没有再说话。

接下去的事,她连回忆都不忍。

半晌,池长庭的掌心落在她头顶,轻声道:“只是个梦而已。”

池棠顿时怔住了。

此刻,她还穿着记忆中最爱的桃红衫子,挨在爹爹身旁,亲昵地说着话。

那三年,会不会真的只是个噩梦?

池棠咬了咬唇,问道:“爹爹,陆家大姑娘是不是要回来了?”

“你怎么知道?”池长庭再次变了脸色。

池棠也变了脸色,揪紧他的衣衫:“是我梦见的!爹爹,我的噩梦是真的!”

池长庭看着她,一点一点收起眼里的震惊。

“巧合罢了——”他温和地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你大概是在陆家听了一耳朵,当时没注意,事后就梦到了,这种梦,爹爹也做过。”

“不是——”

“好了!”池长庭不由分说地打断了她,“你刚退烧,最要紧的是好好歇息,一个梦而已,不许再胡思乱想了!”

“可是——”

“阿棠!”池长庭略提声音,镇下池棠激动的情绪。

“太子殿下没有圣旨派遣,是不会出京的——”他语气虽然温和,神色却有些严肃,“你的梦也不要再同任何人提起!”

微顿,又补了一句:“妄议太子,是要治罪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