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盖着棉被纯睡觉
昨天是苏家女儿入宫的大日子。苏府张灯结彩,快活热闹的场面。闻听宫里委派的宫人早的就到了,大夫人拉着个脸子指了几个丫头去苏明月院里帮着。苏明月院里才几个丫头,可不能够在宫里人面前丢了苏府的脸面。苏明月被夏雨从温暖的被窝里挖出时还有点儿睁不开眼睛,她昨苏府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今天是苏家女儿进宫的大日子。

苏府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听闻宫里指派的宫人早早的就到了,大夫人拉着个脸子指了几个丫头去苏明月院里帮忙。

苏明月院里才几个丫头,可不能在宫里人面前丢了苏府的脸面。

苏明月被夏雨从温暖被窝里挖出来时还有点睁不开眼睛,她昨夜和夏雨点了一晚上嫁妆睡得太晚,今天就没了精神。

宫里来的嬷嬷问过院里的丫头,就谢绝了大夫人和苏明珠院里指过来帮手的丫头。只把苏明月院里的几个小丫头和江姨娘院里借过来的几个丫头指挥的团团转。

“哎呀,可算是起了。”嬷嬷掀开帘子进来。这嬷嬷看上去看上去四十岁上下,人看起来很严厉。

“娘娘,奴婢是宫里给您指的教习嬷嬷,姓楚,今后奴婢就是您宫里的人。”说着话,楚嬷嬷就要跪下给苏明月行礼。

苏明月摆摆手:“不必多礼了,楚嬷嬷请起吧。”

苏明月还迷迷糊糊的坐在被窝里发呆,夏雨去端了一杯水过来:“二小姐,喝口水吧。”

“这位姑娘,你就是娘娘的贴身丫头?”楚嬷嬷看着夏雨的动作,眉头微微一拧。

“诶,是。”夏雨有些憷这个楚嬷嬷。

这个楚嬷嬷跟二小姐说话时温柔又和善,在外面可是把几个丫头骂的够呛。夏雨更是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果然,这楚嬷嬷的眉头高高吊起,冲着夏雨道:“你既然身为要跟着娘娘进宫的的贴身大宫女,怎的这点事都不懂。水怎么能端到床上喝,万一烫到娘娘你该如何谢罪。”

她又扭头冲还在懵的苏明月道:“娘娘,奴婢这也不是扫您的面子,而是宫中规矩多,万一您的丫头在宫里坏了规矩,丢的还是您的面子。”

说罢她又冲夏雨道:“娘娘打今天进了宫之后就是皇帝的妃嫔了,今后无论在何处,都只能口称娘娘,切勿再用小姐这个家里的称呼了。”

夏雨被楚嬷嬷一连串的教诲说的晕乎乎,只得一个劲的点头称是。

苏明月给夏雨递去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苏明月洗漱完就被楚嬷嬷按在梳妆台前打扮。

晕开鬓红,描绘眉宇,眉间点上花瓣般的红印,漆黑的长发盘成端庄的发髻。

小丫头们给苏明月穿上嫁衣戴上发冠,艳红的华服上用金线绣着各色花卉,纯金制的华丽发冠沉甸甸的,压的苏明月几乎要抬不起头来。

“启禀娘娘,嫁妆已清点完毕。”门外传来一个尖细的男声。

苏明月向楚嬷嬷投去疑惑的眼神,楚嬷嬷会意,贴在苏明月耳边解释道:“这是宫里指的主管太监,他刚才在外面给娘娘清点嫁妆呢。”

苏明月便清清嗓子,懒懒的回道:“进来吧。”

“参见娘娘,奴才王贵,给娘娘请安。”

“王公公请起吧。”苏明月被沉重的发冠压着头发,反倒感觉自己清醒了不少。

“娘娘,您的嫁妆已经清点完了。”王公公呈上一封礼单:“这清单里除去娘娘家里给,还有几位权贵给的贺礼。”

苏明月接过礼单随手翻看了几下,所谓权贵也只不过是几个和苏老爷交好的官员,送来的贺礼也大都不是什么值钱的物件。

苏明月将礼单递给夏雨收好:“麻烦王公公了。”

王公公给苏明月行了个礼,笑道:“都是奴才的分内事。”

说罢,他掐指一算:“娘娘,吉时到了,该进宫去了。”

楚嬷嬷扶着苏明月站起身,替苏明月整理了一下衣领袖口:“是了娘娘,该走了。”说罢,她拿起夏雨手中端着的盖头,轻轻搭在了苏明月头上。

苏明月眼前瞬间被红色覆盖,看不清前方令她不由自主的攥住了楚嬷嬷的衣袖。

苏明月听见自己的呼吸微微急促起来,她终于有了实感。

她要嫁人了。

她站直身子,扶着楚嬷嬷的胳膊调整了一下呼吸。

苏明月在心里安慰自己:“不要紧张,有什么可怕的,不就是给皇帝当小老婆么。不搞宫斗不搞感情戏,多撒点钱一定能活到大结局。”

楚嬷嬷边扶着苏明月往外走,边跟苏明月交代:“娘娘,咱们得在正午之前到储秀宫,下午便在储秀宫中学习宫中礼仪。新妃嫔进宫的第一晚都要在储秀宫,等皇上用完晚膳过来临幸。”

苏明月听到‘临幸’这个词,手紧张的抓了一下楚嬷嬷的胳膊。

“唉。”楚嬷嬷感觉到了苏明月的紧张,不由得心软了。

可她也没法明说,只含糊的说了一句:“娘娘不要怕,没事的。”

——

——

宫里派来接人的是顶四人抬的小轿,楚嬷嬷将苏明月扶上轿子,扭头对前来送行的苏家人道:“宫中规矩如此,娘娘的家人不必再相送了,回吧。”

说罢便催着轿夫,朝着皇宫的方向去了。

——

——

苏明月本应该端坐在储秀宫正屋的大床上,等待皇上的到来。

可苏明月和夏雨一起被楚嬷嬷教导了一下午的宫廷礼仪,此时已经是又累又饿。

于是苏明月偷偷掀开盖头,对桌上精致的糕点伸出魔爪。

大概是没想到会有妃子在等待皇上临幸的时候还有心情吃饭,桌上的糕点看着精致,吃起来还有点噎人。

苏明月就将桌上的合卺酒给自己倒了几杯,伴着糕点美美的下肚了。

可苏明月不知道的是,桌上的合卺酒为了让妃嫔更能放开的伺候皇上,特意准备的的。寻常妃嫔喝上一杯,便是迷迷糊糊,不知今夕是何夕。

更别提苏明月一会的功夫已是三两杯下了肚。

苏明月的酒量不好,可她喝了酒之后很乖。

不哭也不闹,就是爱睡觉。

苏明月盖头也不盖了,迷糊的闭着眼睛摸到床上,拽起被子把自己裹了一圈,倚在床柱上睡着了。

——

——

勤政殿中。

“写的什么东西!”许瀛洲翻看着龙案上的奏折,越看越生气。

“陛下。”许瀛洲身边的大太监李福递上太医院配的安神茶:“您歇一会吧,昨个又是一夜没怎么合眼。”

许瀛洲挥挥手示意李公公把安神茶端走:“我昨夜喝了,这东西没用。”

李公公心疼的不行:“太医院这帮人,怎么一个安神茶的方子都研究不出来。”

李公公是看着皇上长大的,先皇驾崩时皇上才十六。

先皇昏庸无道,手下的大臣更有有样学样。贪污受贿、杀人行凶之人不知道多少。

皇上登基后动用雷霆手段,被查出来犯法的官员在朝堂被革去官名,直接拉去菜市场砍头。

当年大大小小的官员死了三百多个,他们的家眷被流放。这才给皇上落下个暴君的名声。

“看来是朕最近太仁慈,他们这是想要造反啊。”许瀛洲看着手里的奏折冷笑。

李公公在心里叹了口气。

铁定又是安相的折子。

太后偏宠偏信自己的娘家,皇上也碍于太后的面子一直没动手。安相在前朝营私结党,安家还仗着太后撑腰总想插手后宫,后宫都成了安家人一言堂。

“皇上,时候不早了,苏家的女儿今天入宫,您要不要去……”

“不去。”许瀛洲丢下硬邦邦的两个字。

“唉。”李公公又在心里长叹一口气。

——

——

“找到了找到了!”李福的徒弟小顺子上气不接下气的跑过来:“皇上,昨日的姑娘找到了!”

许瀛洲把手头的奏折随手一扔,兴奋的竖起狼耳朵:“说!”

“是礼部侍郎苏理苏大人家的小姐!”

李福也知道小顺子陪皇上昨日出宫之事,此时也笑到:“苏家的小姐?是大小姐还是二小姐?”

小顺子懵着摸了摸后脑勺:“可奴才听说,苏家就一个小姐啊。”

李福皱眉:“苏家报上来的册子上写着,今日入宫的是他家二小姐。”

许瀛洲起身,神色晦涩不明。

“去看看就知道了。”

——

——

许瀛洲按耐住自己紧张的呼吸,推开了贴着‘囍’字的房门。

拂开大红的纱帐,入眼就是昨夜梦中出现的人。

——

——

她睡着的样子好乖。

许瀛洲像是被蛊惑了般,凑近看着她的睡颜。

昏黄的烛火晕染着她又长又卷的睫毛,在眼下铺开两个小扇子般的阴影。

于是许瀛洲迟疑的伸出手,轻轻拨弄着她的睫毛。

浓黑的睫毛,秀美的宛如两只展翅欲飞的蝴蝶。

许瀛洲的指尖从苏明月的睫毛向下流连,戳一下她挺翘的鼻尖,蹭一蹭她冻的冰凉的脸蛋。

再往下。

是柔软的唇。

是湿热的吐息。

苏明月在睡梦中呓语出声,许瀛洲的手僵住了。

而苏明月只是嘟囔了一句“冷”,往被子里缩了缩,又沉沉的睡去了。

许瀛洲听到了自己急促的心跳声。

噗通。

噗通。

仿佛要从身体里蹦出来。

许瀛洲呆呆的站在床边看苏明月的睡颜看了半晌,红着脸抬起手来,笨手笨脚的帮苏明月解下发冠。

许瀛洲不舍的吵醒她,只能把被子拽了拽,裹在了苏明月身上,然后轻手轻脚的将人放平,让她好好的躺在床上。

苏明月睡的很沉,一直没有醒。

许瀛洲便也放心的长出一口气。

也许是夜晚的氛围太静谧,也许是身边的女孩太柔软,许瀛洲感觉到久违了、迫切想要入眠的困意。

于是他在苏明月身边躺下,拽过另一床被子盖在两人身上,搂着被卷成兔子卷的苏明月闭上了眼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