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2章 因果报应
宣贯十六年冬,南郡城墙脚下。“小姐,您都蹲点守候了大半日,可有想出对策?”一名穿着青灰襦裙,梳着双平髻的丫鬟缩了缩冻得的脖子,非常随手的从兜里摸出半个烤红薯,咬了一口问着。而被问之人,此时还死盯着城门,恨严禁将它盯出一个洞来。虽此刻女子的眼神很难得“小姐,您都蹲守了半日,可有想出对策?”。...

宣贯十八年冬,南郡城墙脚下。

“小姐,您都蹲守了半日,可有想出对策?”

一名穿着青灰襦裙,梳着双平髻的丫鬟缩了缩冻僵的脖子,十分顺手的从兜里掏出半个烤红薯,咬了一口问道。

而被问之人,此时还死盯着城门,恨不得将它盯出一个洞来。

虽此刻女子的眼神难得的锐利,却丝毫不影响她清丽脱俗的脸,特别是眼尾的一颗小痣,平白的为她增添了一抹娇俏,一支银簪子随意地将青丝盘了起来,任着那一身月白色的襦裙披散在地,混上了泥土。

她们是挨着一群乞丐蹲在一起的,虽各自的裙襦上都绣了几个特大的补丁,却因出众的样貌,引来城门守卫频频的打量。

当然,这个打量并未掺杂什么儿女情长,城门守卫各个严阵以待,对各路人马严防死守,自然也不会错过这边的怪异举动。

与侍卫这般僵持了大半日,薛棠也盯累了,遂收回目光,摸了摸自己袖中的书信,叹了一口气。

自薛老将军从边关将信送至她手中,已过去了三日,她便一直愁眉不展,此刻听见桃夭夭这般问,仍怀着一抹希冀:“如今出城真需要通牒文书?”

桃夭夭早已将半个红薯吃光,随意的用袖子擦了擦嘴,小声回道:“您这话都问了不下五遍了,您也看见了,这城门口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莫说出城了,现今城内混入奸细,这般贸然出城定会被当作嫌疑之人抓起来。”

薛棠又何尝不知,只是这出城通牒文书哪是那么容易就能求到?何况,还需经那人手谕……

想到此,她便心里发怵。

果然,恩怨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弭,反而会在你最为难之际,张扬得意的现身。

罢了,既然决定走出这一步,也不管前方是蛇虫鼠蚁,还是魑魅魍魉了。

想通这一点,薛棠也不作犹豫,起身拍了拍裙摆上的尘土,招呼一旁的桃夭夭:“回府吧!”

“小姐,那……明日还来吗?”

不怪桃夭夭这般问,便是任何一个人,在城门口被寒风冻了三日,也会特别关心这个问题。

“明日?”薛棠看了看天边最后一抹冬日残阳,此时西边的乌云早已汇集在了一起,料想明日恐会下雪了。

“不来了。”

这话一出,桃夭夭终于露了个大笑脸,一对梨涡深深,开心道:“那咱们赶紧回去吧!”

于是两人便往回府的方向返回,路过一处摊位前,突被一人叫住。

“这位姑娘,既来了三日,不若让老夫为你算上一卦?”

薛棠止步,看了过去,只见面前那处摊位立着一根临时搭建的竹幡,上面十分醒目的写着“神机妙算”四个大字,而竹幡旁正坐着一名老者,他摸了摸并不存在的胡须,一脸慈祥的笑着。

“您如何得知我来过三日?”

薛棠面色依旧淡然,心中却警惕起来,这三日是不假,然而她每一次出门,可都是特意打扮了一番,就是为了试一试,换了一身装扮后,能不能成功避开眼线。

老者什么话也没说,而是装作无意间用拂尘扫了扫竹幡上的字。

薛棠一眼明了,便当真坐在了一旁的矮凳上,等着老者为她指明。

桃夭夭见老者摊位上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便凑过身子悄声问道:“小姐,此人会不会是江湖骗子?”

“嗯?”

不待薛棠回答,老者就不悦的看了过来,桃夭夭当即闭了嘴。

见两人都老老实实的等着,老者这才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条,一支紫豪,和一小罐墨水递了过去:“姑娘将自个儿生辰八字写下来。”

薛棠依言接过,看了看紫毫,忍不住笑道:“看来老先生赚的油水不少,这紫毫价格不菲呀。”

老者没想到对方是个识货的,也怪他多年的习惯,对毛笔的选用甚是挑剔,就算是出来做小本生意的,也端着以前的架子。

他看了看周围的行人,有些着恼的瞪了薛棠一眼,这是怪她多言了。

薛棠也没指望他有什么好脸色,毕竟从一开始她就觉得老者身份多疑,既然对方抛下一颗棋子,她便顺手接上。

她将写好的纸条递给老者,百无聊赖的用手搓着裙摆上的尘土。

老者眯着眼睛看了一眼纸条,像模像样的掐了掐手指,不过片刻,便从衣袖里又掏出两张纸,分别摆放在摊位上的左右两处。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不知姑娘想听哪一个?”

薛棠本在打量两张纸条的用意,闻言不禁皱了皱秀气的眉。

如今边关告急,战事频起,她最关心的莫过于是薛老头子的安危了。

她便回道:“那就先听好消息吧!”

要是算的不准,待会儿就将他招牌砸了了事。

老者一听,便立马将左侧的纸条翻了一个面,上面赫然写着“十两银子”。

薛棠一张淡然的脸终于僵硬起来,不带丝毫犹豫的起了身,准备离开。

老者也不慌,而是意味深长的说道:“姑娘若是错过了,可没有重来的机会了。”

这句话可算是戳到了薛棠的软肋,她此时正是忧心之时,若老先生真算的准,岂不是白白错失了?

可十两银子,真当抢钱呀?

若问她薛棠平生最惜什么,那就是银子了。

犹豫了良久,薛棠才不情不愿的掏出十两银子递给了老者。

老者用了点力才将银子拿到手,没好气的瞪了薛棠一眼。

“快说吧!”

薛棠自动忽视老者瞪过来的眼神,又坐回了原处。

老者重新端起之前的架子,莫测高深的说道:“至于这个好消息就是,姑娘不久能遇上一段好姻缘。”

此话一出,薛棠跟桃夭夭两人大眼瞪小眼。

桃夭夭忍不住问道:“小姐的姻缘,该不会是穆公子吧?”

“怎么可能?”薛棠立马打断。

要说她为什么避讳这个人,主要还是少女时期萌生的一点心动。

然而这点心动,早在两年前,就被那位赫赫有名,称之为穆云麾使的人,掐断在了萌芽中。

当初因为此事,在京城闹得人尽皆知,所以,别说好的姻缘,她丢脸还来不及。

想到这,薛棠不由摇了摇头,有些心疼的看了一眼老者手中的十两银子。

她今日真是老抽的信了他的鬼话。

“姑娘若是心中存疑,可先看看坏消息如何。”老者见薛棠满脸不信,眼睛还盯着自己手中没有捂热的银子,提醒道。

“一文钱!”薛棠不假思索的说道。

老者刚准备揭开右侧纸条的手顿时一僵。

若自己没拿错,右侧纸条可是写着整整二十两银子。

不过看面前姑娘一脸不准讨价还价的表情,老者便没有为难。

慈祥的笑了笑,又下意识的摸了摸并不存在的胡子,说出的话却语出惊人:“姑娘此路一行凶险万分。”

纵然薛棠再淡定,闻言也瞪大了眼睛。

“老先生此言当真?可有破解之法?”

老者这才不紧不慢的翻开右侧的纸条,二十两银子醒目的出现在女子的视野中。

“若说这破解之法,银子少了可就不灵了。”

桃夭夭气愤的站起身:“小姐,咱们回府,果然是骗钱的江湖恶棍。”

只是,走出没几步,却见薛棠一直端坐在矮凳上,陷入了沉思。

不知过了多久,薛棠哑着声音说道:“夭夭,将银子给他吧!”

桃夭夭见薛棠一脸认真,慢吞吞的折返了回来,面上表情很是难看,却还是听话的将银子递了过去。

老者笑眯眯的接过,也不兜着了:“这破解之法,就是姑娘寻得那位贵人,倚靠他!”

“那贵人现在何处?”薛棠追问。

“不久姑娘就会知晓了。”

这话说的模棱两可,薛棠一时也想不出是何人,正待细问,突听脚下一声狗吠,她连忙弯腰掀开幕布去看。

“你咋睡在这里呢?”

摊位下的狗赫然就是跟随她五年的泡泡虎。

而再抬头时,早已不见老者的踪影。

薛棠一拍脑门,恍然道:“难怪老先生猜出我一连来了三日,原来是你泄的密。”

怎忘了,泡泡虎一直以来都是个甩不掉的小尾巴,出门到哪都有它。

被指责的当事狗一脸讨好的摇了摇尾巴,放佛被说中似的蹭了蹭薛棠的腿。

“那我的三十两银子?”

桃夭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