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4章 又见面了

总裁逃妻蜜蜜宠 第4章 又见面了

作者:白昼之月 小说:总裁逃妻蜜蜜宠 更新时间:2020-10-18 18:14:08
老板出声了,媚儿也不好意思再闹,立刻止住了声音,躲在王政的怀里。“处理好你自己的事情,别影响公司。”老板提醒王政:“你已经让我损失了一个有实力的员工了。”言下之意就是,若心...

老板出声了,媚儿也不好意思再闹,立刻止住了声音,躲在王政的怀里。

“处理好你自己的事情,别影响公司。”老板提醒王政:“你已经让我损失了一个有实力的员工了。”

言下之意就是,若心是因为王政才走的,现在老板可以因为王政的能力接受这样的损失,可是,如果再闹出来什么幺蛾子,那老板也不介意让他拍屁股走人。

一直备受重视的王政突然遭到这样的打击,脸色都有些泛白,却只能低声回道:“是。”

“想明白就好,别挡着道了,今天有重要的客人要来。”老板对着王政和媚儿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离开。

若心也忍不住有些好奇,到底是怎么样的客人,要让老板亲自下来迎接呢?

接着她就看到一辆路虎停在了公司门前,上面下来了几个人,为首的那个人让她惊讶得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那……那不是昨天晚上的那个少爷吗?他怎么会变成了老板的贵客呢?

来不及想那么多了,还是赶快逃最要紧啊!若心趁着两方的人握手,悄无声息地往后退去。

“又见面了!”人群中的韩应白却突然抬起头来,看向了若心。

“……”不知道怎么回答的若心心一横,笑道:“啊?我没见过你啊。”

说完,转向老板:“离职手续已经办好了,我就先走了哈。”

若心急匆匆地说完这些话,就赶忙转身,一溜烟跑掉了。

还好,那个奇怪的男人并没有跟上来。

她不知道的是,韩应白在看着她的背影露出了一个颇有兴致的笑容——这么喜欢跑?可惜,跑不掉的。

跑走的若心气喘吁吁地往前走着,一直到看不见公司的大楼了,才终于放心地停下喘口气。

其实,说起来她只不过是睡了一个男人,为什么要这么怕呢?

若心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害怕,只是在心底深处觉得那个男人,绝非善类……

“就是那个,记住,千万不能弄伤。”在若心看不到的拐角处,几个一身黑衣的男人正盯着她。

“是!”随着齐刷刷的应答声,几个男人一同跑出,直接一个麻袋兜头把若心罩了进去。

“啊!你们是谁?要对我做什么?”麻袋里的若心尖声喊叫,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抬上了车,怎么叫,也不会有人注意到了……

“你们到底要对我做什么!”若心整个人被五花大绑着,放在沙发上,环顾四周,房间里的一切都显得十分华贵。

若心不明白了,绑架不应该是把人绑去凌乱的仓库里吗?她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

而且完全没有人来审问她,或者殴打她,甚至到了饭点,还有专门的人来给她喂饭吃,这个状况,实在是太诡异了。

“你们!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呀!”已经坐了十个小时了,若心忍不住大声喊道:“你们跟我说句话能死吗?”

可是周围的人却还是一如既往地没有半点反应。

什么都不知道的状况最熬人,若心坐在那里,脑子里却已经上演了无数部以自己为主角的恐怖片……

不知夜里几点的时候,若心面对着的门终于打开了,一个身姿挺拔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随着他的走近,周围那些穿着黑衣的人全都四三离开。

偌大的房间里,一下子就只剩下他们两个。

若心抬头看着韩应白,韩应白也一直盯着她,两个人沉默了很久很久。

韩应白终于开口:“我是谁?”

“你是谁?你不知道难道我会知道啊?”被绑在这里一天,若心憋了一肚子的气,自然是没有好脸色的。

韩应白不动声色地靠近:“再问你一遍,我是谁!”

这是……真的生气了?若心不敢再横,只好缩了缩脖子:“你是我的债主。”

这样的答案让韩应白始料未及,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若心就又开口了:“我不对!我有罪!我不应该睡完你就跑!可是,我真的没有要逃单的打算……”

“闭嘴!”韩应白揉了揉眉心,这女人说的都是些什么呀,睡完自己就跑?还逃单?

看着韩应白在她的对面坐下,还没有开口的打算,若心忍不住求饶:“你放了我吧,我肯定把钱给你还上……”

韩应白嫌弃地瞪了若心一眼,让她顿时禁了声。

真是的,都住这样的地方了,还在乎那点小钱?若心忍不住在心里吐槽着。

看着若心一脸的憋屈,韩应白突然想到了一个很有趣的游戏。

“你认清现在的状况了吗?”

看到韩应白开口,若心忙不迭地点头:“认识到了,都是我的错,你说要我怎么补偿都行。”

看着一脸诚恳的若心,韩应白勾起了嘴角:“真的……怎么补偿都行?”

若心一下意识到自己似乎说错话了,想要改口:“也……也不是……”

“停。”韩应白直接叫停了若心的解释:“现在的情况是你睡了我,没错吧?”

“这个……说起来是没错,但是……”

“没错就好。”韩应白依然不让她把话说完,就直接打断:“以牙还牙懂吗?就是说,你要用自己的身体补偿我。”

“大哥,别开玩笑了哈。”若心被吓得不轻。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

说完,韩应白不容置疑地直接把若心抱上了楼,扔到柔软的大床上。

他这是,要来真的了?若心还是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真的有这么不讲理的人。

但是现在人在别人的地盘,还被绑的结结实实的,又能怎么样呢?

眼看着韩应白已经解开领带,抱着若心准备亲吻了。

“那个……那个……你好歹也把我解开再说啊。”若心可怜兮兮地求饶,一直这样被绑着,自己真的只能听天由命了。

“解开?好啊。”韩应白的脸上露出一抹调戏的神色。

若心还没来得及高兴一会儿,就感觉到事情不太对劲。

韩应白是在她身上解着东西了,不过,那东西并不是束缚着她的绳子,而是她身上的衣服!

“你干什么!”若心一下子急了:“我让你解绳子啊!你解我衣服干什么!”

“干你。”韩应白头也不抬地回答,让人听不出到底是认真的,还是玩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