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6章 你真脏

总裁逃妻蜜蜜宠 第6章 你真脏

作者:白昼之月 小说:总裁逃妻蜜蜜宠 更新时间:2020-10-18
“我是她男人!”望着若心支支吾吾,韩应白索性替她开了口。“呵!你的男人?”王政不可以不敢置信地看向若心:“这么快就又有了男人?”韩应白完全不理睬王政,径自走到若心面前“呵!你的男人?”王政不可置信地看向若心:“这么快就又有了男人?”。...

“我是她男人!”看着若心支支吾吾,韩应白干脆替她开了口。

“呵!你的男人?”王政不可置信地看向若心:“这么快就又有了男人?”

韩应白完全不理会王政,径直走到若心面前,自然而然地伸手揽住了她的肩,还顺手理了一下她的头发。

头发被抓起来时,王政看到了若心脖子上暧昧的红痕,他原本疑惑的眼神顿时变得愤怒:“若心,你和他睡了?”

“睡了。”韩应白又抢着替若心做了答。

“呵呵!若心,到底谁恶心?”王政眼睛变得血红:“你之前有过不知道多肮脏的经历我都没有嫌弃你,可现在刚刚分手一天,你就跟别的男人睡了?若心,你可真脏啊!”

说完,王政转身离开,让若心百口莫辩。

什么肮脏的经历!若心浑身发抖,她实在没有想到曾经那么善良温柔的王政竟然会变得这么恶毒,拿这样的话来刺伤她。

之前因为她没有办法跟王政进行正常的接触,于是他们去看过医生,得到的回答就是,若心可能经历过某些不可想象的事情,才让她对男人有了这样的抵触。

如今,医生的话却让王政给曲解成了这样,她真的是瞎了眼!

揽着若心的韩应白也愣住了,肮脏的经历?刚分手一天?

若心现在真的成了这样的人吗?韩应白眸子一黯,不,不是变成了这样的人,她一直都是!

若心自然不知道韩应白在想些什么,只觉得一直钳制着自己的手臂变得松软了几分。

她趁机就赶忙转身冲了出去,即使没地方去,也比呆在这个男人身边要好多了!

外面风雨交加,浑身湿透的若心找了个24小时营业的餐厅,进去要了一份热腾腾的麻辣烫。

可看着端上来的麻辣烫,若心却下不去筷子了,看着那碗麻辣烫,她仿佛看到了两年前的事情。

也是在一个这样的雨夜,那时候她被人硬生生赶出家门,遍体鳞伤,而且身无分文……

她像个发狂的流浪猫,狠狠地踹着路边的垃圾桶,发泄着自己的恨意。

一脚踹下去,空心的垃圾桶发出了“轰隆隆”的响声,而她自己,也被反弹的力量震得跌坐在地上。

那时候全世界都欺负她,就连一只破败的垃圾桶,就连天气都欺负她。

她恨所有人,却又打败不了任何人,满腔的恨意几乎要把若心给烧成了灰,最后却化成了泪水,不争气地和大雨一起冲刷掉她脸上的最后一丝血色。

突然,若心的头顶出现了一片小小的蓝天,那是一把绘着蓝天图案的雨伞,王政拍拍她的肩膀,把雨伞递了过去。

原本他只是看这个女孩可怜,所以给她送把伞的,可没想到,在他离开的时候,若心也艰难地起身,打着伞跟在他的身后。

一开始王政想甩掉若心,可后来看她实在可怜,又是大晚上的,就把她带回了自己的小出租屋里,还给她买了一碗热腾腾的麻辣烫……

想来也是可笑,那时的王政真的好温暖,好温暖,就像是全世界里唯一的一束阳光。

而若心更是因为一碗热气腾腾的麻辣烫,就做了王政的女朋友。

在所有人都说若心要讹上王政的时候,王政却毫不在意地笑着:“我有什么好讹的?要真不怀好意,也不会找上我这样的穷小子。”

王政觉得像若心这么好看的人,一定不会是坏人,他留下她,或许是出于同情,又或许是被美色迷了心智。

毕竟,美女谁不喜欢呢?更何况是像当时的若心那样楚楚可怜,让人忍不住想要保护的美女。

被王政照顾了一段时间之后,若心终于开口了:“我会做饭,也会做家务,你看你照顾我这么久了,我以身相许怎么样?”

就这样,两个人成了男女朋友,即使若心有着一些缺陷,不能跟王政有亲密接触,但他们的感情一直都是很好的……

想着过去的种种,一直努力坚强的若心终于哭了出来,眼泪扑扑簌簌地砸进了面前的一碗麻辣烫里。

突然,若心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外公的号码。

怎么……外公会打电话过来?若心瞪大了哭得通红的眼睛,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并不是她和外公关系不好,说起来她的外公就是她在这沪市唯一亲近的人了。

让她感觉不可置信的是,外公他早在两年前就已经不能说话了。

所以看着这个电话,若心犹豫了许久,终于还是按下了接听键:“喂?”

“大小姐,是我。”那边传来一个刻意压低声音的女声:“我是护士小赵。”

若心这才听出来,原来那边是一直照顾爷爷的护士,皱了皱眉,不安地问道:“怎么了?”

“你快回来吧!家里出事了!”话音刚落,小赵就慌忙地挂了电话。

若心的心跳瞬间加速,她刚刚从电话中听到,那边似乎都尖利的争吵声,和东西打碎的声音……

不安的感觉迅速蔓延,直觉告诉她,家里一定发生了不好的事情。

再顾不得多愁善感了,若心冒着大雨跑了出去。

陈家老宅里,若心急匆匆地冲了进去,连鞋子都没来得及换。

“老东西,你别不知好歹!我们照顾你这么多年,你就是这回报我们的吗?”王秋菊站在客厅里,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轮椅上的老人。

趾高气扬,又带着几分阴狠地说道:“今天这字,你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

这是若心的继母,而被轮椅上被她指着鼻子骂的人,就是若心最最亲近的外公陈望京!

王秋菊逼着陈望京签的是一份遗嘱,内容是答应把自己名下的一切财产都给自己的女婿,若心的爸爸若建国。

看到他们要逼着外公签字,若心急了,直接冲了上去,护在陈望京的面前:“禽兽不如的东西!你们敢动我外公一下试试!”

身后的陈望京看到身上还在不停往下滴水的若心,虽然说不了话,却是满眼的心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