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2章 冤家路窄
“你们是什么人?”门外响起冷喝声,乔晚竖起耳朵仔细听辨。貌似是男人这边的人,没几句话把门口的黑衣保镖驱赶走。“你还没回我话。”顾天佑不满女人的注意力被吸引走,捏着她下巴...

“你们是什么人?”

门外响起冷喝声,乔晚竖起耳朵仔细听辨。

貌似是男人这边的人,没几句话把门口的黑衣保镖驱赶走。

“你还没回我话。”

顾天佑不满女人的注意力被吸引走,捏着她下巴强制扳回她的目光。

“回你这个!”

确定外面保镖离开的那一刻,乔晚眼眸划过狡黠,膝盖猛地抬起顶向男人重点部位。

顾天佑撑起双臂后撤躲开,乔晚趁机从他臂缝里钻出来。

跳下病床的同时一脚踹在男人屁股上。

顾天佑背上有伤,这一下折腾地手臂一软,摔爬在病床上。

“臭男人!”

乔晚得逞地挑起下巴,脚底抹油拉开病房门开溜。

权子遇带着手下将病房门口莫名冒出来的黑衣保镖赶走,伸手打算开门,病房门把自己拧动一下从里面打开。

一股香风滑过,权子遇定睛看见一道纤细娇小的背影,一溜烟儿钻进了即将关闭的电梯门里。

“关门进来!”

病房里,顾天佑穿好裤子站在病床旁边,说话时正一粒粒系着西装外套的纽扣。

精致的黑釉纽扣在白炽灯光下泛着冷光,印在男人棱角分明的俊脸上,多了几分禁欲的冷意。

只不过这一切假象都被病床上凌乱的被褥,以及男人来不及拨正的凌乱碎发打破。

权子遇眯着眸子回头看了一眼病房外持续变换楼层数字下降的电梯,懒散的步调走进病房。

“太子爷不会是在病房里开荤了吧?”邪魅的勾着唇角,权子遇不着边际地揶揄出声。

一个面红耳赤跑出去,一个慢条斯理穿衣服,身经百战地权少怎么嗅都觉得这屋子里充斥着一股子事后的暧昧味道。

不过他前前后后离开十几分钟,太子爷一直不近女色不会是其实那方面不行吧?

“你该多吃核桃,免得精虫上脑。”

顾天佑冷了他一眼不留情面地丢出这么一句。

说他下半身思考?!

“……”

顾天佑系好手腕上的袖口,整了整领口,笔挺回身,“查一下昨晚给我做手术的医生。”

“干嘛不用你手底下的那些能人。”权少明显介意刚才那句嫌弃他没脑子的话,话里话外故意酸他。

顾天佑斜睨他一眼,幽冷地补上一刀:“你也说他们是能人。”

冷意傲然地神态意思很明白:这种小事不值得他的人大材小用。

权子遇真心觉得自己是没事找虐,竟然主动给顾天佑嘴底下递话。

简直上赶着给他有机会刺激自己!

靠!毒舌的童子鸡,本少爷等着你被妖精收服的那一天!

乔晚从电梯下到地下一层,辗转走安全通道小心翼翼地到医院后门的员工出口。

仔细看过没有黑衣保镖后,整理了身上褶皱的雪纺衫走出去。

没成想刚走到巷口拐弯,便被两道高大的黑影堵住去路。

“大小姐,少爷让我们带您回去,请。”

其中一名保镖恭敬的伸手做请,另一名站在乔晚身后一侧,提前防备堵死她逃跑的后路。

乔晚暗道了一声倒霉,盈动的眸子转了一周,抬头坦然道:“带路吧。”

两名保镖对视一眼,谨慎地一左一右走在她两侧。

医院后巷是一条上了年岁的老巷,古朴而悠长。

终于等到一个交叉的拐弯,乔晚闪身想要钻进去逃跑,被身侧一名保镖及时捞住,扼住肩膀带回来。

另一名保镖见此从怀里拿出一副手铐,“大小姐还是别让我们为难,带上吧。”

话音未落,保镖的手铐不由分说地扣在了乔晚左手腕上,另一只则准备拷在自己手上。

真被拷住,她就只能认栽跟他们回去了。

一想到回去要面对那个危险的男人,乔晚心思活络,扬着脖子看向两人身后,惊地瞪大眼:“乔亦琛?!”

两名保镖一听自己少爷名字连忙回头,乔晚趁机一脚将身前的一名保镖踹开,转身钻进叉路口。

保镖回过神来乔晚故意拿话诓他们,急忙追上去,就见娇小的身影直接钻进了两栋楼之间的隙缝里。

窄小不到五十公分的空间,乔晚用力吸气都挪着费劲,更何况身材高大的保镖?

眼见乔晚横着身子挪移出去,两名保镖转身分两路从另一个方向绕过大楼追赶,同时对讲机呼叫守在外面的同伴赶过去包抄。

大楼的另一侧是医院侧门的VIP特需通道。

乔晚远远就听到那帮黑衣保镖赶过来的脚步声。

这群人阴魂不散啊!

乔晚好不容易从楼缝里钻出来,眼尖地看到门口正要开动的一辆黑色SUV,想也没想冲过去。

开车门,上车,流利的动作一气呵成。

权子遇坐在驾驶座上,听到车门地动静,回头看清一屁股坐在顾天佑身边的女人,目光立时变得玩味起来。

“哎?这妞儿怎么看着眼熟啊?”

权子遇不恭地挑着眉,说话同时看向后座稳坐泰山的男人。

这家伙不是最厌恶女人靠近吗?

怎么没有把人踹下车?

乔晚之前从病房里跑出来撞上权子遇,跑的太着急并没有注意他的长相。

自然也想不到自己随便跳上一辆车,车主会是跟自己有“渊源”的人。

她自上次便紧盯着后车窗,眼见外面的黑衣保镖快要追上来,迫不及待地背手拍打副驾驶的真皮椅背,“麻烦赶紧开车!”

“你是哪来的底气他会听你吩咐?”

磁性好听的嗓音回荡在车厢。

盘旋过乔晚耳际时,低冷地寒度冻得她一抖,回身就看到几分钟前分别的俊脸。

要不要这么巧?

一次撞见是缘分,两次三次,现时应了那句冤家路窄!

乔晚脸色红白转青,尴尬欲死。

她现在后悔刚刚在病房逞一时之快踹男人屁股的那一脚。

这男人要是现在记仇把她扔下车,她肯定被后面追的一路保镖抓个正着。

“咳咳。”乔晚清清嗓子,用力斟酌用词求情:“那个,病房里我踹了您贵臀的事,我可以解释。”

“……”

“噗——”

权子遇一个没忍住直接笑喷。

顾天佑的脸色刚才还只是阴沉,此刻可谓阴云密布电闪雷鸣。

“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