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001 赐婚咸阳

无情蛊 001 赐婚咸阳

作者:青丝明月 小说:无情蛊 更新时间:2020-10-19 07:13:53
圣明,平定海内,被放逐蛮夷,日月所照,无不四夷。以诸侯为郡县,人人自安宁,无战争之患,传之万世。自远古还来陛下威德。”始皇很难得一见的舒颜悦色,这位叱咤风云,所向披靡的君王,能一统天下天下,使四海臣服于,倚仗的,从来不都是沙场的横戈跃马,男儿皇帝设宴咸阳宫,群臣至!。...

无情蛊

推荐指数:10分

《无情蛊》在线阅读

  始皇帝三十四年。

  皇帝设宴咸阳宫,群臣至!

  对于始皇帝的丰功伟绩,众臣歌功颂德在所难免,席间唯有一人,静坐不语,他便是丞相席上的大秦丞相李斯。

  冷眼旁观众博士们献酒,颂祝寿辞,李斯薄唇轻抿,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荡漾眼底。一群掌管书籍文典的儒生,仗着通晓史事,便在陛下面前畅所欲言,言多必失的道理看来他们并无深究过。

  而此时,身为仆射的周青臣兴致正浓,举酒称颂:“他时秦地不过千里,赖陛下神灵圣明,平定海内,放逐蛮夷,日月所照,莫不宾服。以诸侯为郡县,人人自安乐,无战争之患,传之万世。自上古不及陛下威德。”

  始皇难得一见的舒颜悦色,这位叱咤风云,所向披靡的君王,能够一统天下,使得四海臣服,仰仗的,从来都是沙场的横戈跃马,男儿的血性本色。

  李斯举杯轻笑,仰首而尽,一股暖意通流全身,不禁暗道一声:好酒!

  始皇帝笑颜未淡,悦色未退,但见淳于越上前奏曰:“陛下,恕臣斗胆直言,殷、周统治天下千余岁,分封子弟功臣,以辅佐君王,而今陛下拥有天下,您的子弟却尽皆平民,一旦有如齐国田常、晋国六卿此类谋杀君主之臣,没有辅佐,何以相救?凡事不师法古人而能长久的,臣从未听闻。周青臣当面阿谀,以致加重陛下过失,绝非忠臣。”

  李斯缓缓放下酒杯,目光不离几案。

  “丞相有何高见?”始皇帝将二人的争执,抛给李斯。

  李斯三十三岁跟随始皇,于今已三十四年,从拜师荀卿,同窗韩非,到相门挨揍,都没有任何挫折,能够打消他面见当年,年仅十三岁秦王的赤诚之心。

  若非郑国相助,他不会站在吕不韦面前,得吕不韦的赏识,给了他一个小官,在年幼的秦王外出时,他荷甲持戟,守护秦王安危。

  直到有一天,秦王至兰池宫赏梅,他才在王绾的相助之下,见到了秦王。

  始皇犹记当年,李斯战战兢兢的踩在宫殿坚硬的石砖上,低着头不敢直面,虽然是初次相见,始皇竟由来一种亲切感,招手唤李斯上前,而李斯却解衣直至****,以示身无凶器,足见李斯一片效忠之心可表日月。

  当年的始皇帝年仅十三岁,而李斯年长始皇二十载,却能够促膝对坐,纵论天下大事,高山流水。李斯为始皇绘制了天下,秦王便金戈铁马打出了一片大大的疆土,威加海内,四方臣服。

  李斯深受始皇重用,不是没有缘由。

  他躬身而立:“臣冒死进言,古者天下散乱,没有人能够统一,是以诸侯并起,皆称道古人而否定当今,矫饰虚言以乱名实,都自以为学问高深,来否定君王的政令,今陛下并有天下,分辨黑白是非,使海内共尊于陛下。而诸私学却任意批评朝廷法令,入则心非,出则巷议,以批评君主来博得名声,以背君主之法令为高见,长此以往不加以禁止,恐陛下的威望会下降,而下面的帮派将会形成,还是禁止的好些,臣请求,将《诗》、《书》与诸子百家著作,一并扫除。若此令下达三十日,尚有人不服,判处鲸刑并罚做筑城苦役。喂医药、卜筮、种植之书不在此列,若有欲学者,以吏为师。”

  “准了!”

  始皇挥手允了李斯的建议,换来的是淳于越的怒目而视,他起身上前,正待强谏,目光扫过李斯担忧的面容,他强压心头的怒火,稍稍后退,站立原位。

  始皇帝转向李斯,温声道:“丞相,朕听闻三川郡守恪尽职守,三川郡城墙牢固,屯粮万石,三万士卒皆勇猛无敌,有他镇守三川郡,咸阳城安矣。”

  李斯忙道:“陛下洞察,犬子蒙陛下厚爱,为三川郡守,得以护咸阳,为国效力,乃是犬子之幸,陛下圣恩,他必会尽职尽忠,以安我大秦百年基业。”

  始皇笑道:“丞相不必如此谨慎,朕随口一问,由儿素来与扶苏交好,同拜蒙恬将军习以兵法,朕岂会不知他的为人?你。。。。。。让他回来吧。”

  “回来?”李斯不解:“陛下的意思。。。。。。”

  始皇笑而不语,示意一旁躬身而立的赵高。

  赵高恭敬拜过始皇,走至殿前,打开手中的诏书,朗声道:“朕闻李斯长子,三川郡守李由恪尽职守,城防坚固,朕心甚慰,另郡守李由,晓事理,明大义,着即刻回归咸阳,赐婚明月公主,择日完婚,丞相李斯即日着令操办婚事,不得有误!”

  “臣惶恐。”李斯跪拜:“臣接旨!”

  三川郡

  李由,丞相李斯之子,三川郡首,驰骋沙场,所向披靡的秦将军。

  这个厮杀在血雨腥风中的男儿,屡屡领兵出征都战无不胜,这大秦朝广袤的疆土中,有李由功不可没的赫赫战绩与辉煌荣耀。

  厮杀如风的战场上,李由是不可多得的将帅之才,假以时日,必是安守一方以佑百姓的良将。

  微风拂过,发丝轻扬,李由俊朗的脸庞,有一丝笑意闪过,星眸中点点柔情,与他一身的铠甲,极为不般配,这刚中带柔,柔中含情的笑意,被旁侧站立的一个小兵卒看得清楚,小兵卒忍不住“咦”了一声,这才拉回李由翻飞的思绪。

  回身问道:“小白鼠,你有事?”

  被唤作小白鼠的兵卒,有些不高兴的抿起嘴唇:“将军说哪里的话?属下能有什么事情劳烦将军的,还请将军日后不要再叫我小白鼠,我有名字的,白羽。。。。。。”

  白羽话一出口,就被李由狠狠瞪了一眼,吓得白羽忙捂住嘴唇,不敢再支声,李由沉声道:“你胆敢再随意说出你的名姓,莫怪他日招来杀身之祸。”

  白羽顺手拉起李由的衣袖,撒娇道:“李由哥哥,李由哥哥你会保护我的对不对?”

  李由拗不过白羽,笑道:“你若听话,哥哥便保护你。”

  “小白鼠早就知道,李由哥哥不会真生我气的,嘻嘻!”

  李由无奈的摇头,拍拍白羽精灵的脑壳:“你快回房间去吧,天色将晚,寒气加重,切莫再伤了身体。”

  白羽点头道:“羽儿这就回房间,不打扰哥哥在这里思念明月姐姐了。”

  “你说什么呢?”李由佯怒道:“再不走我可要打你了。”

  白羽轻笑着转身飞奔下了城墙,望着白羽轻盈的身姿,李由宠溺的笑容再次浮现在脸庞,这孩子的武功,又精进了许多。

  转身负手而立,极目远眺。

  明月公主。

  李由心之所系。

  自幼便被始皇无尽疼爱娇惯的小公主,却从来没有恃宠而骄的傲气,反而一身的仙气,似是不食人间烟火,不沾尘世风雪的仙子。

  扶苏第一次带明月走进丞相府的时候,李由就被这个年幼的孩子深深的打动,并为她牵肠,而今数年已过,自己镇守这三川郡也已坚不可破,却不知何时才能与明月公主再度重聚。

  往事如烟,历历在目。

  “李由哥哥,进来看月月画了什么。”

  明月站在门前,笑盈盈的看着院中舞得长剑宛若游龙一般的李由。李由听到明月的呼喊,收回手中的剑势转回头,清朗俊秀的脸庞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

  当下收剑入鞘:“月月,你又调皮捣蛋了?”

  明月小嘴一嘟:“月月哪里有调皮捣蛋嘛,月月一向很乖的,若是调皮,也只怪是被李由哥哥宠坏了的。”

  李由呵呵一笑,随明月走进房中,只见正中央书案上有铺开的丝绢,便上前去看。未等李由走近,明月竟快一步横挡在李由面前,刹时粉面桃花似春含俏。

  李由不解:“月月不是要给哥哥看画么?怎么反倒这幅模样?”

  明月俏脸更红,低声道:“李由哥哥,你看了以后可莫要取笑月月。”

  “哦?”李由点头道:“我怎么会取笑小月月?”说着手扶明月的肩膀:“来,我们一起看罢。”

  一幅绝美的图,高山、流水、茅屋、小桥。

  最生动的是小桥上的一对少年男女,李由定睛一看,险些失笑,这两个少年不正是自己和明月吗?

  转瞬又想到答应明月不能取笑,便正了神色转向明月,将欲言说,眼角的余光瞥在图上那对少年脖颈之处闪烁的玉坠。

  女孩戴着红色玉坠,其红如血欲滴,男孩则是戴着蓝色玉坠,其蓝如天纯净。

  李由惊叹:“好漂亮的玉坠,如若不是知道它们只是画在丝绢之上,我便顺手去取,不疑是假。”

  明月笑看李由:“李由哥哥,我也好喜欢这样的玉坠呢,本来都已经画好,又觉得有些空洞,便添了上去。”

  李由望向那两颗熠熠生辉的玉坠道:“添得好,月月神来之笔,让哥哥好生向往这画中世界。”

  遂转身向明月道:“这样好不好?我着人定做这样的玉坠,你我分别挂在胸前,生生世世,就如月月画中的人儿,相依相偎,伴青山,依茅庐,可好?”

  明月毕竟年幼,童心未泯,此时早已笑颜如花:“好的好的,李由哥哥,我就知道你最疼月月了,等你不用再领兵打仗的时候,我们便可日日在一起了。”

  拉回飞向咸阳城的思绪,李由暗笑一声:“何日不用领兵战场?你哥哥替你父皇镇守这三川郡,岂是随意就可以回京的?”

  两地相思,鸿雁难托,李由唯盼始皇能够早日赐婚,今生能得明月为妻,了无余恨。那个巧笑倩兮,在刀枪剑戟中他朝夕为念的明月,他今生唯一的牵挂。

  “将军!”

  城墙之上,不知何时,静静的站立着一位老者,童颜鹤发,仙风道骨。

  李由转身,恭敬道:“先生可有事?”

  仙方道人轻轻摇头:“将军可是又在念及公主?”

  李由笑道:“让先生见笑了,只是先生为何这般愁容满面?”

  仙方道人轻叹:“恕老道直言,这段姻缘,本是定数,今日陛下已经下旨赐婚,只可惜。。。。。。怕是会成为一段孽缘那。。。。。。”

  “下旨赐婚?这岂不是天随我愿?孽缘一说从何而来?先生为何成愁?”

  仙方道人并不回李由的问话,自怀中取出两颗玉石,一红、一蓝。

  “这是。。。。。。”李由伸手接过:“先生按照画中的样子精心雕刻而成?”

  仙方道人点点头,神色忧郁:“岂止是按照图中的形状,这两颗玉石不知将军从何得来,我雕刻的时候,有如神助,笔走游龙,倒是不费太大的力气,只是这玉石之中,似乎得冥冥中的一股怨气,这倒不知何解。”

  李由不解:“怎么会有怨气?这是家父珍藏多年的上等美玉,上次回咸阳,我便向父亲求了两枚,可有何不妥?”

  “令尊大人可有嘱咐之言?”

  “这个到没有。”李由道:“家父只说道,珍宝,当赠有缘人。”

  仙方道人若有所思:“如此看来,令尊必是将这两颗玉石看做珍宝,如今留与将军,千万珍藏,或许,能解将军与公主的这段情缘。”

  “解?”李由越发的疑惑:“先生之前说过,陛下已经赐婚,为何却会成为一段孽缘?单凭这两块玉石,何以化解?”

  仙方道人轻轻摇头,叹息道:“万事皆有定数,天机不可泄露,老道与将军今日一别,只怕是今生无缘再见,送一言与将军,万望珍重。”

  “先生请讲。”

  “月隐大秦跨千年,

  横戈跃马乱世圆。

  无****中留残念,

  云开终得如花颜。”

  “先生此言何意?”李由深知仙方道人洞察千年,今日又得此一语相赠,不由得一阵寒栗:“莫非。。。。。。”

  仙方道人摇头制止了李由:“将军莫问,此诗一首,我已将它刻在这颗蓝色玉石之中,肉眼难得一见,终有一日,它自会出现。”

  “我已铭刻在心。”

  “彼时,将军已然忘却了今日之事,将军可知这两颗玉石为何物?”

  “请先生赐教。”

  “红色为火龙玉,名曰冷月,蓝色为寒冰玉,名曰云轩,这两颗玉石在人间重现,为将军所得,已是造化,它会助将军与公主,成就美好姻缘。”

  李由面露喜色:“如此甚好,先生吉言。”

  而此时的仙方道人,脸上愁云更浓,翻手之间,已经有一个小巧精致的药瓶,被他握于掌心:“将军,此瓶所装,乃无情蛊毒,将军随身携带一枚,其余的精心收藏,临终之前,记得将你随身携带的那一枚药丸服下。”

  “李由谨记,凡先生所嘱,定铭刻于心,不敢丝毫不遵。”

  “将军,好自珍重!”

  仙方道人声音微颤,李由隐隐在他眼中看到一丝泪光,未来得及详看,仙方道人却已转身离去。

  李由怔怔望着仙方道人离去的身形,手中紧紧攥着那两颗玉石,以及装有无情蛊毒的药瓶,尽管李由对仙方道人的嘱托还不甚明了,他却笃定,这大秦的江山,怕是难免风雨飘摇了罢。

  咸阳宫前。

  淳于越怒气冲冲的走下台阶,李斯紧随其后,不停唤道:“于越兄,于越兄。。。。。。你稍后!”

  淳于越停下脚步:“丞相大人有何要事?”

  李斯道:“于越兄何须明知故问。”

  “哦?”淳于越目光深邃:“我何时这么了解丞相大人了?你都还没有开口,我一个小小的仆射,我知道什么?”

  “于越兄,陛下如今拥有四海,设立郡县,天下言论必然要统一,焚书之事,势在必行,你何必直言面谏,触犯律令而招致惹祸上身呢?”

  “李斯啊李斯,我竟没想到,你能如此劝谏陛下,将大秦万年基业置于何地?将这天下的百姓至于何地?”

  “陛下所重,家国安定,天下太平,纵使兄长所谏分封制,更甚完美于郡县,也无济于事,于越兄,你就听我一席忠言相劝,不要再执拗了。”

  淳于越紧皱眉头,一朝之间似乎苍老了数岁:“殷周之王千余岁,事不师古,不能长久啊,我岂不知陛下独断专横?难道为君之臣,就眼睁睁的看着陛下错而不纠?看着我们誓死打下的大秦江山,就这般拱手让人不成?”

  “于越兄,你过于偏激了,如今江山稳固,天下安定,何来的大秦江山不保?这话切莫让龌龊小人听去,坏了兄长一世忠烈之名。”

  “哼!”淳于越一脸正气凛然:“我淳于越生死何惧?若焚书之议一朝实施,我必然冒死谏阻,纵是他日身首异处,也毫无畏惧!”

  李斯长叹:“兄长,你这是何苦。。。。。。”

  “丞相不必忧心。”淳于越反劝李斯道:“真到了那一步,你当袖手明哲,莫被为兄连累才是。”

  李斯摇头道:“于越兄说哪里话?你我兄弟情深,我李斯再不济,也会护兄长周全,只是你我事君有别,我无法劝解兄长,深感愧疚不安,万望兄长深思,切不可触怒君颜,祸及自身啊。”

  “为兄告辞!”

  淳于越不再多言,转身走下殿前台阶。

  李斯轻轻闭上双目,一声长叹隐隐透出无尽伤怀。他知无论如何,都不能劝阻淳于越,只能在心中默许,以他丞相之尊,必竭力护得淳于越性命无忧。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