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 登仙路

问道洞天 第3章 登仙路

作者:比萨饼 小说:问道洞天 更新时间:2020-10-19 07:13:54
待他衣着整齐有序,容光焕发地准备出门时,钟恩琪蹦蹦蹦跳跳跳地进去道:“喛,你好了吗?”“我好了,琪妹妹,谢谢您你的关心!”牧天野微笑道:“也谢谢您勋祺哥哥的灵丹了!”灵丹这玩意儿,初入门级者哪会有的,钟勋祺了入门级二十年,早筑基,带给灵丹虽然没救起床后,有两名容貌不俗的双胞胎侍女过来为他服务,无微不至到家。。...

问道洞天

推荐指数:10分

《问道洞天》在线阅读

  他这一觉睡得香甜,直到第二天一早才醒来。

  起床后,有两名容貌不俗的双胞胎侍女过来为他服务,无微不至到家。

  从记忆中,她们叫做小心与小情。

  牧天野注意到此处的卫生方面是有厕所的(蹲坑),还有厕纸,并不象一些古代穿越之众难以解决卫生问题。

  吃的饮食与地球相差无几,不同的是小心呈上一颗香喷喷象熟透的肉丸子,天下去,全身充满了力量。

  仙家所造的低级食品-----行军粮,吃一颗,包饱一天!

  待他衣着整齐,容光焕发地准备出门,钟恩琪蹦蹦跳跳地进来道:“喛,你好了吗?”

  “我好了,琪妹妹,谢谢你的关心!”牧天野微笑道:“也谢谢勋祺哥哥的灵丹了!”

  灵丹这玩意儿,初入门者哪会有的,钟勋祺已经入门十年,早早筑基,带来灵丹虽说没救回旧主牧天野,却让被打到筋断骨折的牧天野身体一晚即好。

  他说着“哥哥”,钟恩琪的脸没来由地一红道:“我本想看着你的,但我哥说你好得不得了,我也就回去休息了。”

  “是吗!”牧天野一把拉过钟恩琪的小手道:“来,今天是入门的大日子,我们一起入门!”

  之前,他是个书呆子,读死书,死读书,拿钟恩琪作妹妹看待,现在换了个成熟得多的人的思维,懂得宠络她,将来以她家为靠山。

  洞天真人!这样的粗大腿,整个门派里也不过十人耶,不抱就笨蛋。

  被他这么一拖,钟恩琪身不由己地随他而去,她粉腕用力,发怒吼道:“书呆子,你胆大了好多啊,敢为其她人打架,还敢调戏我!是不是现在才是你的真面目!”

  ……

  元始紫虚宗,新人登山门!

  由于人多,登山门一连三天,本来牧天野是第一天就出发的,哪知路上因为与人打架,第三天才再次出发。

  夹杂在诸多新人中,一眼望去,山路边青葱一片,远处有连绵的群山,山势越升越高,插天高峰,笼罩在云雾之中,隐约可见有许多美轮美奂的宫殿。

  宫殿群不止是山上才有,许许多多的宫殿群甚至是浮在空中,完全违背了科学原理!

  天空中有巨舟飞过,一道道的剑光飞过,如仙人般地踩剑而飞,引得新人侧目。

  还有的人驾云而过,漂亮拉风的空中飞车一掠飞过,带出强烈的气流,仿佛地球的法拉利,足以让人尖叫。

  队伍中的仙二代不屑地道:“土包子!”

  神仙!

  这就是神仙!

  “一定要成为神仙!”牧天野忍不住握紧拳头,下定决心。

  越走越高,路途中可见到巨大的苍松翠柏,玉龙般的飞瀑流泉,无数鲜花簇拥着一座又一座的亭台楼阁,耸立在山腰,山巅之间,更有仙鹤、大鹏,金雕,白鹿、白象、白虎、玉兔,七彩孔雀......这些灵禽灵兽,在山上走来走去,空气中更传出晨钟暮敼、仙乐飘飘,好一派人间仙境。

  走啊走,中午时分才到半山腰,才是入门登山的正式起点。

  要过得一块大牌坊,上有三个苍劲有力的字“登仙路”,前路是白玉铺路直上云霄,掩盖在山中云雾中。

  三位方冠道袍的仙师在等待着他们,中间那位站得笔直,气势凌人,有如扬眉剑出鞘,向着大众准弟子道:“本座乃外院首座徐摩达,欢迎大家的到来!”

  他的声音锉锉然带有金属之声,高频尖利,每个人都听得清楚:“你们已经经过测试,绝大部分都在四灵根之上,少数的五灵根也有特长在身,有的人甚至是天灵根,可谓得天独厚,但是不是以为一定能够入得仙门,邀天入地,仙福永享,成就仙业呢?”

  “这样想就大错特错!我可以告诉大家,好的灵根只不过是有了个好底子,想登仙路,还得有无上的意志!须知骑骥一跃,不能十步,弩马十驾,功在不舍!若不积跬步,无以致千里!就算再好的灵根,若不坚持,也难成大道!除开意志,还要有‘机缘’,这个机会来临,想不升级都不成,那个机会到来,连升三级也不是不可能,有的人稳稳当当升级,也有的人一出让就被人围攻,所以说,机缘很重要,甚至于是最重要的!”

  徐摩达没多说,宣布道:“今天,你们开始你们的第一步,登仙路!”

  “登仙路,登顶后,即可入门,成为外门弟子!”

  “这条路考验的是你们的意志,意志坚定者,必可登顶!我最后赠你们一句话,那就是‘凡所有相,皆是虚幻!’去吧!”

  他一挥拂尘,发出一声激响,作为出发的信号。

  队伍蜂拥而上!

  牧天野正要举步前行,给钟恩琪拉着他道:“给你!”

  是一串晶莹剔透的红麝珠,带有微微香气,钟恩琪亲自串进他的手腕里,看着她那双涂有鲜艳指甲油的纤纤玉手,牧天野咽了一口口水,忍不住打趣她道:“什么好东西,给我定情礼物么?”

  钟恩琪为他穿戴妥当,猛拍他一巴掌(这丫头有暴力倾向),吼叫道:“定你个死人头啊,这是九阳珠,给你登仙路上用的!租金一天一百个灵石!”

  灵石,本位面神仙专用货币单位,主要采自灵石矿,还能在江河里淘到,分为上中下三品,更高一级的是极品灵石,那叫做灵晶。

  看她发怒的样儿也是美态毕露,牧天野暗呼好靓!问道:“你给了我,那么你呢?”

  “车,我还需要这玩意儿?”钟恩琪一甩那一头乌黑的长发,洋洋得意地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已经免试入学!”

  倒不是异灵根的福利,这小妞十岁时到元始紫虚宗看望兄长,被兄长带着走过了登仙路,登记在册,提前成为外门弟子,只要够岁数即可入门。

  据她自已老实交代,那是她兄长把她背在身上,她兄长背她走的,结果她还在路上睡熟了!睡一觉就入门。

  得,潜规则无所不在。

  她早早入门也就导致牧天野第一次登仙路的倒霉,要是有她陪伴在旁,应该不会发生打架的事件,更不会被揍个半死。

  然而旧主牧天野不死,就没有现代人牧天野的夺舍成功。

  事实上,他也成功地搞了一次潜规则,元始紫虚宗五年一次登仙路,每次走三天,每天有三千人,象牧天野第一天没走成功的,理论上不能第三天再走过。

  但仅仅是理论上,有代表本宗四大世家之一的钟家出面,还是本宗的筑基天才亲自来交涉,结果牧天野能够重走登仙路。

  所以说潜得好,潜得妙啊!

  耳边传来钟恩琪的轻嗔薄怒声,催促他上路。

  牧天野哈哈一笑道:“琪妹,在那边等着我啊!”

  前行离开,钟恩琪面带微笑,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云深不知处里,才取出她那把红剑,驭剑而去,真的去山门终点等着他。

  ……

  迈着轻快的步伐,牧天野一路向上。

  当队伍的大部分都走上登仙路时,登仙路上的仙术发动!

  阵阵迷雾涌到路上,路还是路,却景象大变,每个人遇到的事物不同,象牧天野,只见前路阴风惨惨,另一个“他”向他走来,只见“他”七窍流血,用来自地狱般的惨嚎道:“还我命!还我命来!你还我命来!”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那不是原主牧天野来找他要命么!

  似乎感受到他的胆寒,套在手腕上的九阳珠微现光芒,传入一股热流,刹那间如打了激素般让他为之胆气一壮!

  沉声对“他”说道:“尘归法,土归土,也不是我想害你,你既然已经离开,就不要来打拢我了,给我退开!”

  大踏步前进,“他”步步后退,越来越淡,最终消失。

  然后景象一变,如春游般若阳光明媚,和风送爽,那个明眸皓齿,眼波蕴情的女子向他款款而来,牧天野眼都直了,快步迎上前去!

  赵俪,他的爱妻!

  九阳珠光芒再闪,他停住了脚步。

  赵俪向他伸出手,他举起手,举到半截,颓然而止。

  “她”不是赵俪,“她”是假的!

  这一刻,牧天野流泪了,他再也回不去了,别了,我的爱人!别了,我的亲人!别了,我的祖国!

  从此,我将是牧天野,在这里生活下去,我要成仙入大道!

  说到成仙入道,马上情景又是一变,他经历了入山门,得仙术,修炼后,乘剑傲啸风云,施法轰动天地,一发不可收拾,过炼气期,筑基,成就金丹大道,顺顺利利地晋级元婴,最终洞天高举,飞升入仙界!

  期间他风光一时,为时代弄潮儿,还左搂右抱,娶了钟恩琪,还娶了那个他为之打架的女孩子,不亦乐乎!

  做着美梦,他神态恍惚,几欲沉迷,不能自拨。

  还是九阳珠发威,将他从美梦中扯出来。

  他用力地摇摇头,清醒过来。

  前路是无尽的白玉台阶,还远着呢!

  他这一路上,遇上了各种各样的幻象:时而寒风刺骨时而酷热难当,时而记起核爆的可怖,时而想起过去的快乐日子、时而演绎自己春风得意马蹄疾,升官发财把妹子,突地变成了无间地狱,在地狱里受苦,只见到妖魔鬼怪、骷髅恶兽,一个个面目狰狞地扑过来,更有背后血河涌来,翻滚着无数骨骸尸首,如九幽炼狱!

  起初还有九阳珠的提醒,但渐渐的,一切幻象都被他看穿,完全印证了外院首座徐摩达的话“凡所有相,皆是虚幻!”

  “凡所有相,皆是虚幻!

  我的路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没有谁能够挡住我的路,我的道就是成仙!

  牧天野的路,越走越坚定,越走越快!

  这条登仙路,不止让他看破虚幻,更重要的是让他的灵魂,在一次一次的挑战中,与身体越发契合,最终真正合二为一,真正成为身体的主人!

  他甚至还有余暇观看路上的美景,也“欣赏”到不少难得一见的奇观:

  有的人,抱着一颗松树在那里蹭啊蹭的,当众自渎;也有的人,象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满脸的恐怖,不断地发出尖叫声,狂呼乱叫;还有的人,不顾体面,放声大哭;更有的人,在那里手舞足蹈,攻击着看不到的敌人;更离奇的理有的家伙居然用各种奇怪的法术对抗不知道是哪里的敌人,弄得黑烟雾弥漫,搞出好大阵仗的家伙被凭空而来的黄巾力士移走(那是想混进来的外敌被发现了)……

  洋洋大观,起初看着有趣,随即就是厌烦,到最后干脆也将他们当成了虚幻,不理不睬,只顾走路。

  ……

  牧天野走得舒畅,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一举一动尽在一面巨大的水镜面前显露无遗。

  这面水镜相当巨大,几乎能够与大头帽的篮球场式中央显示屏相比,除了中间的主镜头,还有一些小镜头给观众自由转换去作观看,有点先进的样子。

  登仙路,是对内心的拷问,是心魔侵袭,除了磨炼自身,还给宗门一个观察和选择入门弟子的机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