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七章一池点墨险万状 原是昔年故人来
这满墙的纸人。”  李成不解的道:“的话是这样的话,那这宅子所以了困死了不少人?但是在徐大人的案子之后,此处并也没突然发生什么命案啊?并且,又有谁能拥用卓大人这样的本事,再打开这个…边界呢?”  卓泽霄依旧只说了一句:“这宅子里的东西,不存在的眼看卓泽霄没有再多解释的意思,苏亦白看着众人疑惑的眼神,接话说道:“如果我们在寅时之前不能从宅子里返回大厅,韩大人放在大厅门外的金线就会断,金线一断,我们同生者世界的联系也就断了,在这个世界里,我们的阳气在不断减弱,最终也会变成行尸走肉,被这宅子的东西做成这满墙的纸人。”。...

双生异魂

推荐指数:10分

《双生异魂》在线阅读

  闻言众人脚下都是一顿,黄成大声问道:“这些墙上的纸东西以前都是活人?”

  卓泽霄边走边道:“没错,这些都是曾经误入这宅子没有逃脱的人。”

  眼看卓泽霄没有再多解释的意思,苏亦白看着众人疑惑的眼神,接话说道:“如果我们在寅时之前不能从宅子里返回大厅,韩大人放在大厅门外的金线就会断,金线一断,我们同生者世界的联系也就断了,在这个世界里,我们的阳气在不断减弱,最终也会变成行尸走肉,被这宅子的东西做成这满墙的纸人。”

  李成疑惑的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宅子应该已经困死了不少人?可是在徐大人的案子之前,此处并没有发生什么命案啊?而且,又有谁能拥有卓大人这样的本事,打开这个…边界呢?”

  卓泽霄依然只说了一句:“这宅子里的东西,存在的时间远比你想象的长的多。”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苏亦白笑着说道:“卓兄,你就不能多说几个字吗?”说完对众人说道:“在徐大人的案子发生之后,卓兄和我查阅了万安大典,发现在开朝之初太祖皇帝时期,曾经也发生过一件类似的案子,当时死的是我朝开朝重臣赵祥勋,赵大人尸体被发现时,也是手脚反接,首级失踪。后来侦破案件的过程中,多位负责此案的朝廷命官失踪,案件于是一直未破。当时还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四处传言说太祖皇帝狡兔死走狗烹,故意杀肱骨重臣嫁祸他人。后来我二人去归档司仔细翻阅了当年命案发生地方的地图,发现几百年间,永安城虽然一直扩大,格局变化,但还是能看出来,赵大人暴死的案件和徐大人命案发生的位置基本相同。我大概猜到应该是同一个妖邪作祟,只是不知道的是为什么中间相隔了几百年。但我想此次它重新现身,一定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说话间,小路慢慢到了尽头,一道垂花石门逐渐出现在黑暗中。卓泽霄对众人说道:“我们到了。”说罢带领众人绕过石门,李成看了一眼池塘,顿时叫嚷了起来:“这根本不是徐府的池塘!”

  此时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个面积足有一百个徐府池塘的巨型池塘,大小已经可以比得上一个正常湖泊,里面密密麻麻长满了白色莲花,在夜色中随风摆动,湖泊边上,静静的停放着一排小船,而在距离众人几百米的湖泊中间,卓泽霄、韩九安和李成等人都隐隐约约看见有诡异的红光闪烁。

  苏亦白走到湖泊边道:“这个世界的空间和我们的世界不同,大小不能以常理判断。关键问题是在这个距离下,我们根本无法攻击到湖泊中间的妖莲。”卓泽霄看着池塘边停放的一排小船,突然哈哈一笑,回头目光炯炯的盯着众人道:“诸位,这东西邀我们到近前一见。这一趟肯定机关重重生死难料,怎么样,还要去吗?”

  韩九安走上前去,仔细看了看湖边的船,又看了看湖中间的红光,朗声长笑,对卓泽霄道:“卓大人,都已经到了此处了,当然是要一探究竟,韩某愿跟你走这一趟。”接着回头对众人说:“咱们大理寺七人,陪卓大人一起走一趟如何?”

  众人拔剑出鞘,齐声道:“与卓大人共进退。”

  卓泽霄走到湖边解开一艘船的缆绳,走到船上握好船桨,回头道:“大家上船。”

  苏亦白上前说道:“韩大哥,除了卓兄以外,我们一共八人,每两人乘一艘船,一人持兵器警戒,一人划桨,我们扇形包围,诸位中间有没有暗器高手,到可以攻击的范围内,大家一起出手。”

  韩九安点点头道:“好,按苏兄所讲,大家分开,两人一组,上船。”

  众人迅速登船,一人在前,一人划桨,苏亦白和万傲夏恰好同船,苏亦白回头一看身后的傲夏,笑道:“美人相伴,死也甘愿。”万傲夏怒道:“要死你死,本姑娘活的好好的。”苏亦白哈哈一笑,正色说道:“前途凶险,我在前戒备,还得劳烦姑娘划船了。”万傲夏还想辩驳,仔细一想自己确实不是他的对手,抄起船桨,奋力划去。

  五艘船船缓缓离岸,船头和船桨拨开一簇簇白色莲花,向湖泊中间驶去。韩九安、石南、李成和关同都是一手持剑,一手扣住暗器。韩九安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前方,右手的三枚菱形铁镖已经微微被汗水打湿。

  黑暗中,整个水面一片漆黑,像一湖浓的化不开的墨汁,没有人说话,只能听见船桨划开莲花的声音、水声和众人沉重的呼吸声,不一会儿,五艘船就越走越远,李成回头一瞧,发现已经看不到来时的岸了,等岸边从视线中消失的时候,整个池塘放佛猛然间又变大了许多,几艘船顿时像是漂泊在汪洋大海中,看不见尽头也看不见来路,只有前方隐隐发出的红光像灯塔一样引导着大家前进。

  在船头站着的石南突然开口:“卓大人,这船不对。”

  众人听到这句话,都纷纷下意识的去看脚下的船,这一看发现这船确实不对劲,船舷用手摸上去完全不像是木头的手感,黄成摸了半天,惊讶道:“这些是纸船?”

  卓泽霄也伸手摸了摸船舷,点头道:“没错,这确实是纸船。这么看来,这船撑不了太久的。”

  苏亦白看了看四周,说道:“这湖中不知道藏着什么,假若船沉了我们就被动了,进入水中作战恐怕是有去无回。现在回头也来不及了,各位,我们得抓紧先前。”

  众人看看船下的一湖墨汁,心中都是一阵发慌。于是加紧划桨,生怕脚下的船随时泡水过久,支撑不住一下漏个窟窿出来。卓泽霄抬头看着天上的星空,突然问了个不相干的问题:“韩大人,你说,我们划了多久了?”

  右侧船上的韩九安回答道:“感觉有一盏茶的功夫了。”

  卓泽霄没有收回目光,只是冷笑一声说:“障眼戏法罢了。韩大人,时间根本没有那么久,都是错觉罢了。”

  苏亦白点头道:“这里有东西在影响我们对时间的敏感程度。我们现在所在的池塘,根本没有那么大,不过是空间暂时被扭曲了而已。大家随时注意,有东西可能马上就要现身了。”

  这时,最左侧船上的黄成大喊一声:“那是什么?”众人随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在船队的最右边,离黄成的船十几米开外的地方,大簇的荷花像是被水下的什么东西扯断了,一根接一根的纷纷倒下,水面也随之出现层层波纹,朝着黄成的船不断靠近。韩九安高喊道:“水下有东西!黄成小心!”

  水下的东西速度似乎非常快,瞬间就到了黄成的船侧,猛然间,一簇红色像是一团火焰一般,从水下带着巨大的浪花跃出水面,迸发着刺眼的光。强光刺激下所有人本能的转头,身旁黄成传来一声惨叫,众人回头一看,一个高达七八米颜色血红的怪物用触须缠住了黄成,将他拉到了半空,黄成手中的长剑根本无法提起,触须似乎带有腐蚀性,和黄成身体接触的地方正发出阵阵浓烈的灼烧气息,黄成的惨叫声越来越大。眼见兄弟有难,韩九安还没有从刚才的强光刺激中完全恢复,仍然强忍着双目的刺痛,看准目标一扬手,黑暗中暗器破空飞向红色怪物,诡异的一幕发生了,所有暗器飞到怪物跟前,却像是泥牛入海,一点声音都没有的便消失在了黑暗中。这时怪物将已经黄成拉到了最高点,突然,红色怪物的顶部,一张类似人面的面孔露了出来,被红光一照,显得诡异可怖。屈豹怒喊道:“这是那荷花!红色荷花!”

  大家还来不及思考屈豹说的是对是错,石南和关同的暗器已经飞向了怪物,突然,一阵熟悉的女人尖笑又一次响了起来,再次炸开在众人的耳边。众人感觉到身子变轻了,周围的声音慢慢消失了,只觉得一股股的恐惧从心头不可抑制的涌出来。一幕幕曾经见过的杀伐征战,死尸断肢都在眼前不断闪现。很多人面色发白,原地站着一动也不敢动,眼睁睁看着那张脸中间的“嘴巴”里伸出了一根像舌头一样的红色根须,闪电般插入到惨叫的黄成嘴里。黄成在空中剧烈的呜咽抖动起来,不一会儿浑身的皮肤迅速萎缩,很快就停止了抖动,怪物将他吞食干净,立刻将他扔进了水里,黄成已经几乎变成骷髅的身体掉进水中,溅起的水花打在众人的脸上。所有人仍然是一动不动的站着,就连苏亦白也是面色发白目光呆滞。

  最前面船上的卓泽霄一直一言不发的低头站着,脸上的表情时而痛苦时而狰狞。一阵接一阵的女人笑声在他耳边不断回响,慢慢的,卓泽霄脸上痛苦的表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诡异难测的笑容。卓泽霄一边笑着一边一步步走向船头,动作僵硬,像操线的木头。他在船头站了许久之后,突然跳进了黑如墨汁的池水中。水花四溅后,卓泽霄浮出水面,随后像被某种东西牵引着一样,慢慢靠近红色怪物。

  怪物的红光刹那间强烈了好几倍,船上诸人似乎被这红光吸引,一起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怪物。强光刺激下,好多人的眼睛被刺痛流泪,却依然目不转睛的盯着。卓泽霄目光呆滞,脸上挂着僵硬的微笑,“来”到了怪物的跟前。这时,藏在顶部中间的那张“脸”突然似乎活了过来,转头看着面前的卓泽霄,那支像舌头一样的红色根须,又慢慢从它的“嘴”里伸了出来,缓缓伸向卓泽霄的唇边。

  就在红色“舌头”伸到卓泽霄唇边的一刹那,异变突起,卓泽霄呆滞的眼神瞬间消失,奔雷闪电重新出现在他的眸中,卓泽霄左手扬起,带着水花直出水面,一股黑色火焰瞬间包裹住了他的整只左臂,燃烧着黑色火焰的左臂闪电般抓向红色怪物,直接掐住了它的脸,火焰毫不留情的灼烧,一阵接一阵刺耳的痛苦嚎叫从卓泽霄手掌下传来。怪物反复挣扎,却被卓泽霄的左手像铁钳一般死死捏住,黑色火焰越烧越旺,范围越来越大,怪物的脸被烧过的地方顿时化为一片焦黑,终于,哀嚎声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一团黑色的魂魄猛然从湖中飞出窜上天空,卓泽霄一声冷笑,从水中直接跃起,在空中一把将魂魄捏在左手,一阵刺眼的黑光闪过,魂魄瞬间消失了。

  卓泽霄从空中跃下,稳稳落在船头,刚刚清醒过来的众人一起向卓泽霄还在燃烧着黑色火焰的左臂看去,月光下,韩九安清楚的看见,在卓泽霄左手手掌中间,一枚眼睛形状的红色胎记正在熊熊燃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