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精血数点化寒芒 冤魂飘渺堕无常
在想,大理寺和太常寺一向互不干涉往来,上官大人又与卓大人政见很合,你会觉得他更本会帮组我们,是也不是?”更年轻男子忿忿的点点头道:“他是出了名的淡漠狂妄自大,平时里和所有同僚均无往来,他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主动帮组我们?要我看,当然没那么简单的。”  桌上另年轻男子听到这句话也是欲言又止,犹豫的神情正好被中年人看在眼里,他微微的笑了笑看了看一旁的女子,又拍了拍年轻男子的肩膀说:“我知道,你和傲夏都不相信他会来。你们在想,大理寺和太常寺向来互不来往,上官大人又与卓大人政见不合,你觉得他根本不会帮助我们,是不是?”年轻男子愤愤的点头道:“他是出了名的冷漠自大,平日里和所有同僚均无来往,他怎么可能无缘无故主动帮助我们?要我看,肯定没那么简单。”。...

双生异魂

推荐指数:10分

《双生异魂》在线阅读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几乎同时停了下来,纷纷看着这位年轻人口中的“韩大哥”,中年人却好像并未听到这句话,只是轻轻放下酒杯,过了许久才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来,缓慢但肯定的说道:“他会来的。”一旁的红衣女子却响亮的哼了一声,显然是不同意这说法。

  年轻男子听到这句话也是欲言又止,犹豫的神情正好被中年人看在眼里,他微微的笑了笑看了看一旁的女子,又拍了拍年轻男子的肩膀说:“我知道,你和傲夏都不相信他会来。你们在想,大理寺和太常寺向来互不来往,上官大人又与卓大人政见不合,你觉得他根本不会帮助我们,是不是?”年轻男子愤愤的点头道:“他是出了名的冷漠自大,平日里和所有同僚均无来往,他怎么可能无缘无故主动帮助我们?要我看,肯定没那么简单。”

  桌上另一个人接口说道:“是啊,韩大哥,这次他派人捎来口信,要我们在这里和见面,兄弟们都觉得不该来,韩大哥你却如此信任他...”

  韩大哥还没说话,红衣女子冷冷的开口说道:“太常寺那些人,不过是会些障眼法的神棍,仗着圣上眷宠,谁个又有什么真本事了?”

  话还没说完,旁边另一个中年人严肃的对她说道:“万傲夏,这地方人多耳杂,不可对圣上妄加揣测,肆意评断。”

  桌上一位书生模样,笑容满面的年轻人说道:“傲夏妹妹,你给我们留点活路行不行,你贵为皇族血脉,圣上生气了顶多对你训诫一番,我们可是要掉脑袋的。你就别拉着我们跳火坑了。”

  万傲夏挑了挑眉毛说道:“关同,你一天最会扮可怜,我不说便是。”

  叫关同的男子赶忙拱手道:“多谢傲夏妹妹不杀之恩。”

  万傲夏闻言噗嗤一声笑了,韩大哥也笑着说:“傲夏,你说太常寺都是些神棍,于公,我不能认可,于私,我也并不反对。但那是大多数人,至于他,恐怕确实有过人之处。你知道他是我朝百年来最年轻的太常寺少卿吗?”万傲夏不答,关同却笑着说:“我看就是通些障眼把戏,加上祖荫丰厚罢了。”

  韩大哥却没有笑,而是严肃的说道:“并非如此,据我所知,他自幼便才学过人,八岁便对我朝四百年来的九经十一典倒背如流,十二岁时治国的通论文章已经让数位学术大家拍案叫绝。结合他的身家背景,当时所有人都猜测他要官居何显位,哪知道他十七岁时突然宣布不再读古人文章,反而广游天下,不仅撰写诗词歌赋,编琴曲棋谱,画美人书画,还养了一院子的花鸟鱼虫。几年过去,再没有什么惊人文章出来,许多人还不怀好意的给他安了个小仲永的名号。按常理讲,功名利禄对他这样出身和才学的人来说,本身应是囊中私物,想取便取的,可他偏偏放弃了朝廷的诸多大权在握的实职,非要去当一名你说的神棍闲差,难道你不觉得这很有意思?”

  说到此,韩大哥快速的四下打量一番,回头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不知道你们是否听过,松云庄刘氏七口,四天内先后投井,永乐街陈氏五口,一夜间同时上吊自缢这两件案子。”

  桌上众人纷纷摇了摇头,李成想了想随后恳切的说:“韩大哥,我当时还没被录入大理寺,但是这案子我听石南大哥提起过…”说到此处,之前曾经提醒过傲夏在此地不可乱说的中年人点点头,李成继续说道:“这案子的卷宗,至今都还被锁在归档司的地下室里没有公开,小弟愿闻其详。”

  韩大哥点点头说:“我不能告诉你案子的全部详情。我只能告诉你,你韩九安韩大哥当时还是大理寺的一名未录统尉,这两案发后,大理寺曾集全部之力,侦办了月余未果,最后大理寺卿无奈,向圣上如实回报,圣上下旨,让我们和太常寺联合办案。”

  桌上一位披头散发的男子粗声说道:“太常寺会办个狗屁案子,和他们办案,不是拖了咱的后腿?”

  石南对男子摆手道:“屈豹,不可喧哗,先听韩大哥说完。”

  韩九安继续低声说道:在公开的记录上,两家从无往来,可实际上,”他苦笑一下,“刘氏和陈氏案发后,大理寺校尉杨大人,也就是我的前任,曾两次求助太常寺卓少卿。而且据说,四百年间,大理寺已经多次得到太常寺的帮助。鬼轩辕这个人,你们都听说过吗?”

  众人纷纷点头,万傲夏眼睛微微一亮,说道:“这老鬼好像确有几分本事。”

  韩九安看了她一眼,说道:“几分本事?这位鬼轩辕,据说通晓阴阳生死两界,观星占卜便可知天下事,他表面上一直在太常寺管理皇家祭祀和风水,但实际上却和皇室多位重要人士过往甚秘,朝廷内一直流传着一个说法,皇室的很多行为和政策都是受到了他的影响。而今天请我们来的这位卓大人,正是鬼轩辕唯一的学生。”

  李成立刻惊讶的反问:“韩大哥,太常寺平时管的是求神问鬼!如果他们真的有本事破案,就应该调入大理寺啊!干嘛要管那些闲差?这案子和他也并无牵扯啊?”

  韩九安闻言,转头静静的看了看窗外,突然目光炯炯的盯着他问道:“李成,你仔细想想,这次的案子,像是人干的吗?”

  此言一出,除了万傲夏以外,桌子上所有人都不自觉的收了下身子,李成表情也变得不自然起来,吞吞吐吐的说道:“韩大哥,这案子一定还有我们没注意到的证据,这世上应该没有...这世上肯定没有...”李成说着说着声音也变得低沉了,想起了现场奇诡而惨烈的异状,他忍不住打了个寒噤。韩九安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窗外,自言自语的说:“又有谁知道呢?”

  桌上众人又陷入了一片沉默,只不过这一次比之前更加压抑。随着一阵不紧不慢,悠闲无比的脚步声,从后厨出来的老掌柜踱着步子弓着背走了过来,笑眯眯的低声问道:“几位爷,菜可还满意?还需要什么,我吩咐后厨立刻去备下。”桌上一个满脸虬须的大汉显然脾气最是火爆,第一个不耐烦起来,说道:“没看见正忙着吗?赶紧滚开。”

  老掌柜闻言摸了摸手里的核桃,缓缓说道:“这位韩大哥在等的人还没来吗?”

  话音刚落,众人均是一惊,韩九安刹那间转过头来,目光如电的看着面前这位年逾七旬的老掌柜,随后哈哈一笑说道:“李成,让个位子,请老掌柜的入席。”李成迷迷茫茫里站起身来,看着这位老掌柜拉开凳子,不紧不慢的用袖子拂了拂凳面,缓缓的坐下,桌上其他人都是一头雾水,韩九安亲自倒上一杯茶,说道:“请。”

  老掌柜哈哈大笑说:“一个穷掌灶的,感谢这位爷抬举。”韩九安笑了笑,并不接话,看似不经意的问道:“老掌柜,请问前程如何?”老掌柜反问一句:“真要问前程?”韩九安说:“只愿问前程。”老掌柜捏了捏手里的核桃,沉吟了一下道:“雾里观峰峦,水中取明月。”韩九安哈哈一笑:“老掌柜,常闻有上仙可除雾退水,我等唯求真貌一观而已,还愿成全。”老掌柜不错眼珠的盯着韩九安,一字一句的问道:“倘若雾下满是毒瘴,水退尽是暗礁,君当如何?”韩九安迎上了老掌柜如刀剑般锐利的目光,坚定的说道:“食君之禄,不敢不抛己身,为正公明,不敢不断畏惧。”

  老掌柜闻言一声长笑,道:“好!好一个抛己身,断畏惧,诸位,”只见他缓缓抬起袖子,盖住了面庞,旋即放下,众人一阵低沉的惊呼,此刻坐在众人面前的,已不是那个老态蹒跚的掌柜,分明是一位玉面少年,一双剑眉下,眼如点墨,唇如朱砂,鼻子挺拔俊俏,眸内似有闪电奔雷,嘴角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转瞬即逝。少年环顾四下,先前所有笑意和亲和已完全消失,目光扫过众人道:“太常寺少卿卓泽霄在此,愿与各位共进退。”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