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九章闻君本是富贵身 左右惯是存佳人
说的是“人死灯灭”。赵杰和屈豹都红了眼睛,李成想张口说些什么,但而已说出来一句“各位兄弟”便梗住了喉咙。  苏亦白见状对众人道:“百年之后,我等像化成一捧尘土,生亦何哀死亦不惧,想开了些。”  万傲夏冷声道:“刑部众人,无一是贪生怕死之徒此前在徐府中不幸牺牲的黄成尸体已经被蒙上了一层黑布。韩九安在不停的喃喃自语,万傲夏偶尔听见一句,韩九安说的是“人死灯灭”。赵杰和屈豹都红了眼睛,李成想开口说些什么,但仅仅说出一句“各位兄弟”便哽住了喉咙。。...

双生异魂

推荐指数:10分

《双生异魂》在线阅读

  徐府大厅前,卓泽霄,苏亦白,韩九安,石南,赵杰,屈豹,万傲夏,关同,武阳等九人一起关切的看着此时瘫坐在地上的李成,李成似乎还在昏迷的状态中,过了很久才慢慢清醒,看着围在自己周期的众人,茫然的说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苏亦白笑道:“美人上身,妙事一件。说来话长,回去让韩大人给你讲吧。”

  此前在徐府中不幸牺牲的黄成尸体已经被蒙上了一层黑布。韩九安在不停的喃喃自语,万傲夏偶尔听见一句,韩九安说的是“人死灯灭”。赵杰和屈豹都红了眼睛,李成想开口说些什么,但仅仅说出一句“各位兄弟”便哽住了喉咙。

  苏亦白上前对众人道:“百年之后,我等一样化为一捧尘土,生亦何哀死亦不惧,看开些。”

  万傲夏冷然道:“大理寺众人,无一是贪生怕死之徒,黄成的后事,我们一定会办的漂亮,让他安心上路。”

  “咯咯咯~”

  一阵清脆的鸡鸣撕开了黯淡的天空,天一点点亮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众人都感觉徐府门外之前徘徊不散的死者气息仿佛消失了,徐府重新变成了一座庄严雄浑的书香宅第。昨夜发生的一切似乎是一场梦幻,只是像噩梦一样可怖,恐怕众人都需要很久才能渐渐忘记。

  韩九安上前一步,对卓泽霄拱手道:“卓大人,此次与你并肩作战,过程之凶险难测实在超越我等想象,若不是卓大人本领高强身负异术,此案不仅永成悬案,我等恐怕也早已命丧在那红色妖莲手下。徐大人的首级我们随后会从湖中取出,与徐大人的尸首一起下葬,以告慰徐大人在天之灵。卓大人胆识过人,苏兄本领高强,韩九安确实不胜佩服。请二位受我等几人一拜。”

  说完,大理寺八人一起上前一步,向卓泽霄深深拜了一拜,卓泽霄眼内闪过一丝异色,淡淡的说道:“韩大人,此次这件案子,绝非大理寺办案不力,妖邪恶灵,本就不该是凡人世界的东西,卓某只是机缘巧合下,知道一些除魔降妖的本事,只能算是对人间正道的小小匡扶。自古这世上,向来都是人心难测,无数人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我景朝安居乐业,百姓遵纪守法,还要靠诸位同仁劝诫警示。”

  苏亦白笑道:“卓兄,难得见你愿意跟别人说这么多的话。看来这几位朋友,很入卓兄的法眼啊。”

  卓泽霄笑了笑,说道:“诸位,卓某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不知道可否替卓某完成。”

  韩九安道:“卓大人,经此一役,我等早视大人为生死战友,有何事,你但讲不妨。”

  卓泽霄说道:“好,我卓某向来不与他人为伍,在当朝落了个孤傲自大的名号,没想到今天却多了几个兄弟。既是兄弟,卓某便直说了,昨夜在徐府内发生的所有事情,希望各位都能帮卓某保密。韩大人,这份向大理寺寺监的徐大人案情报告,还希望你重新编一个新的故事。这报告里,一定不能有卓某,韩大人办得到吗?”

  李成瞪大了眼睛道:“卓大人,此次破案,你几次出生入死命悬一线,最后能破案全都是因为大人你,你居然?”

  卓泽霄少见的朗声长笑道:“卓某只是个寄情山水美人的无为少年,是个少年天才后成庸才的当代仲永,是个依靠祖上阴德谋了一官半职的官宦子弟,是个为人孤傲没有朋友的冷僻怪人,这些名号下,既是卓某,又都不是卓某。但只有在这些名号下,卓某才能不被注意,去办那些卓某命中注定应该去办的事情。案件虽破,但这妖莲却也因为卓某而闯入人间。卓某必须将此事追查到底,韩大人,你懂吗?”

  苏亦白闻言,脸上第一次露出了不忍的表情,韩九安闻言一愣,思索良久,脸上露出钦佩与感动的神情,一字一句道:“卓大人,韩九安在此对天发誓,昨夜徐府之事,永远为卓大人保密,如有违背誓言者,死在兄弟剑下。”

  万傲夏等七人一起道:“违背誓言者,死在兄弟剑下。”

  卓泽霄微微一笑道:“好,卓某这就去了,各位,后会有期。”

  万傲夏走到卓泽霄面前,对他拜了一下道:“傲夏佩服卓大人。”说完冷冷的看了苏亦白一眼,苏亦白笑道:“傲夏姑娘,有机会的话,苏某愿与姑娘小酌一杯。不知姑娘可愿赏光。”

  万傲夏脸上一红,道:“不愿。”

  苏亦白哈哈一笑,也拱手道:“诸位,后会有期。”

  韩九安等人一拱手道:“卓大人,后会有期。”

  卓泽霄和苏亦白转身离去。长笑声中,苏亦白以剑鞘击节,卓泽霄以古曲为谱,放声高歌,韩九安等人听来,字字句句仿佛满不在乎,又仿佛满腔酸楚,像是牛毛细针,扎在众人心里。

  “我本是那,囊有千金之贵人,莫急莫急,君莫羡慕,那千金不过是我蝼蚁奴仆,为我所用。”

  “我家桌上,美酒佳肴山野珍馐,莫急莫急,君要同食,那满桌不过是我伺候皮囊肉身,入口虚无。”

  “哎呀~哎呀~哎呀~君笑我醉生梦死一无是处,讥我睡在先祖坟上高香冒烟股股。我自散我千金饮我美酒,从来不欠君之一粥一粟。这凡尘俗世遍是凡胎俗物,我睁眼早已看够,闭眼不过求个清净。几百年弹指一挥,我要睡醒了再去看看世情,我要睡醒了再去玩个尽兴...”

  午时的兴瑞街,卓府。

  此时正是卓府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候,两个一身甲胄的士兵一左一右的站在大开的卓府大门前,宏伟的卓府门口不停有人进进出出,买菜的下人,送水的阿哥,扫地的仆役,府里一片热闹景象。院子中间,几个女孩子自顾自的站在来来往往的人中间,叽叽喳喳的声音尤为突出。几个女孩都是十八九岁的样子,眉清目秀,眼神满满的都是机灵。站在中间正在说话的一个,年纪约有十六七岁,双目犹似一泓清水,肤光胜雪,小嘴俏鼻,一身雪白长裙,她语调飞快,说起话来像是连珠炮:“珠儿,你去后厨看看菜备好了没有,公子出门的时候说了午时前就回来,等他回来的时候吃不上饭,饿坏了咱们公子,看我怎么收拾你。”被称为珠儿的丫鬟赶紧答应一声是,匆匆跑向后院。这女孩儿回头对其他几人说:“你们别在这里吵了,老爷跟太太出门一会儿就回来,要是看见你们在这没规没距的,肯定要罚你们背书。妙儿你去看看公子那株淡烟色的郁金香到底开了没有,要是开了的话,赶紧用陈四叔从西域带回来的雪水浇一浇,骊儿你去把公子书房,把公子昨天写诗的手稿都收好,回头我再慢慢誊抄,你们别在这站着了,都快去吧。老爷和太太就快回来了。”

  几位丫鬟咯咯的笑了,妙儿笑嘻嘻的道:“昭灵姐姐,那你是要站在着院子里等公子吗?小心站的太久,变成石头了。”骊儿紧跟着说道:“对啊对啊,昨天还听付老师讲了一个什么故事,说是有个女的呀,等一个人,左等右等等不来,最后就变成了一块石头。”

  叫昭灵的女孩儿红了脸,道:“付老师是才高八斗的当世文曲星,怎么会跟你们望夫石的故事...哎呀,你们!”

  其他几个女孩哈哈大笑:“昭姐姐,你知道是望夫石啊?那你望的是公子,会变成什么啊?”

  昭灵的脸涨的通红,说道:“赶紧去干活!再多说一句,看我跟公子告状!”

  几个女孩一起笑着跑了,留下昭灵在原地不知所措的双手捂脸,许久才慢慢放下,道:“几个死丫头鬼心眼这么多,看我回头跟公子告状,罚你们一起背付老师的天书去!”

  一阵慢条斯理的声音在昭灵背后响起:“昭灵,你这次要跟我告她们什么状啊?”

  昭灵闻言惊喜的回头,发现笑容满面,但一脸疲惫的卓泽霄和苏亦白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她身后,她欢快的又蹦又跳道:“公子你回来了!公子你回来了!”

  苏亦白笑眯眯的说:“我说你这个小丫头,就只看得见你家公子,看不见我吗?”

  昭灵撇撇嘴道:“苏公子,你今天难得是一个人,那几个天天缠着你的姑娘呢?“

  苏亦白面露惊恐道:“嘘!不要提!说起她们我就害怕,我这可是来你卓府避难,你要是出门见到她们了,不准告诉她们我在这,不然再不给你买和罗香了!听见没有!”

  昭灵笑眯眯的说道:“好啊,下次再给我买点回来,就当封口费了。”说完转头对卓泽霄道:“公子,你终于回来了!”

  卓泽霄道:“我不回来,你去哪里告状呢?”

  昭灵红了脸道:“公子,是她们几个欺负我。”

  卓泽霄笑道:“我不信。”

  苏亦白也在旁边煽风点火道:“从来都是我们古灵精怪的昭灵小姐欺负别人,怎么这次难得被别人欺负了一次,来来来,你说说,她们怎么欺负你了?”

  昭灵瞪了苏亦白一眼,随后低头捏着衣角,红着脸吭哧半天也没说出什么,卓泽霄看到了她满脸的疲惫和眼睛下的黑眼圈,突然说道:“昭灵,你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等我的?”

  昭灵抬头看着卓泽霄道:“公子没回来,我...我很担心。昨晚一直睡不着,索性就出来在这里等着了,公子说了午时回来,昭灵知道公子不会骗人的。”

  卓泽霄闻言默默低头,许久,抬头看着昭灵,低声一字一句道:“我出门的时候,和轩辕老师说话,你是不是听见了?”

  昭灵点点头,犹豫的说道:“昭灵不是故意去听公子说话的,我去竹间雅居给轩辕老师送茶,听见公子跟老师说要去破一件案子,轩辕老师说此案凶险,公子要多加小心。我吓了一跳,后面的事就没听见了...”

  卓泽霄道:“别听那老神棍瞎说,我不过是给几位朋友帮点小忙,看看卷宗,这不准时回来了么?那老神棍,肯定是知道你在屋子外面,故意说给你听吓唬你的。”

  昭灵闻言低头,再抬头的时候已是眼含泪光。她缓缓说道:“公子,你不用骗我,我知道你昨晚面对是何种情况,你总是不能容忍不平之事,说铲除妖邪是你应该做的,可是昭灵真的不想让你去。这世上含冤难雪的人千千万万,可公子你却只有一个。卓公子,你懂吗?”

  卓泽霄沉默不语,连最爱开玩笑的苏亦白也不说话了,这时,门外的卫兵突然喊道:“恭迎老爷夫人回府。”卓泽霄回头看去,自己的父母,此时已是景朝一品大员的卓涉归和夫人正站在门口,满怀慈爱的看着自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