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十章条条诡丝难断绝 尘封往事心如铁
卓母闻言笑道:“你这苏亦白,不好好的在你的剑云宗跟随凤妹妹学剑术,整天缠着泽霄学观星赏月卜卦,你们说,前天是也不是又到鹫山观星赏月了?”  苏亦白一听见这话,立马就明白卓母实际是在包庇他们俩,心下一喜,脸上却并不整体表现出,依然愁眉苦脸的地说:“您明一品大员卓涉归明显很生气,板着脸看着卓泽霄道:“泽霄,听下人说你昨夜不在家里,又跑哪去了?”。...

双生异魂

推荐指数:10分

《双生异魂》在线阅读

  卓泽霄快步上前,恭敬的躬身一拜,上前说道:“爹,娘,你们回来了。”

  一品大员卓涉归明显很生气,板着脸看着卓泽霄道:“泽霄,听下人说你昨夜不在家里,又跑哪去了?”

  看到卓大人面色不善,一旁的苏亦白吐了吐舌头,悄悄的往卓泽霄的房间溜去。哪知卓母却立刻注意到了他,说道:“亦白!你给我回来!”

  苏亦白脸上愁容不展,苦兮兮的走到卓母跟前,深深一拜道:“亦白见过老爷太太,祝二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卓母闻言笑道:“你这苏亦白,不好好在你的剑云宗跟着凤妹妹学剑术,天天缠着泽霄学观星占卜,你们说,昨天是不是又到鹫山观星了?”

  苏亦白一听到这话,立刻就知道卓母实际是在袒护他们俩,心下一喜,脸上却并不表现出来,依然愁眉苦脸的说道:“您明察,昨天是我非要拉着卓公子去观星,结果一看就误了时辰。还望您老原谅。”

  眼见卓大人满面严肃,卓母开口道:“他们两个累了一晚上刚回来,肯定是又困又饿,赶紧吃饭。你有什么话,回头再问。”说完,卓母对站在一旁的昭灵说道:“让他们把饭送到少爷房间去,少爷吃完,赶紧沐浴更衣,好好休息休息。”昭灵笑着答道:“是,夫人,一定让公子多吃点。”卓母笑着摸摸昭灵的头发,对她点点头。卓泽霄对父母道:“父亲,母亲,泽霄先去了。”苏亦白拜了一拜,三人转身离去。

  卓涉归看着离去的卓泽霄,低声问道:“他昨夜,终究还是去了吗?”

  卓母此前脸上轻松的表情给不见了,忧心忡忡的说道:“十有八九是的,我听回报的家丁说,大理寺今早送回来了一具尸首,还传言徐大人的案子已经破了。我猜,肯定是泽霄昨夜帮了忙,甚至有可能他也在现场。”

  卓涉归叹了口气,担忧的说:“你我二人多年无子,二十多年前天赐双生,这是缘分,也是命运。这么多年,我一直把泽霄当做自己的亲生骨肉,希望他一生平安健康,没想到他最终还是要卷入如此多的艰险。”卓母低声说道:“这孩子天赋异禀不同寻常,身后一定藏着有巨大的秘密。偏偏泽霄本身善良孤傲嫉恶如仇,我真的很担心他有一天会面对过不去的危险...”

  卓涉归双手背后,缓慢但坚定的说:“泽霄选择去做的事情,也许并不聪明,并不入世人之眼,但我相信他一定没有错。我们卓家代代为官,辅佐景朝万世基业,我相信这孩子匡扶的一样是人间正道,我卓涉归的胆识魄力,难道还不如我儿子吗?无论如何,整个卓家都一定会支持他的。”

  昭灵把饭菜端进到卓泽霄的房间里,推开门一看,发现苏亦白正坐在椅子上,撑着脸打盹儿,卓泽霄却不在房间,昭灵把饭菜布好,回头发现卓泽霄已经沐浴更衣完,正从内室走出来。卓泽霄看见等候在房外的昭灵,又看看桌子上的饭菜,对昭灵摇头说道:“等会儿吃,我要去见见轩辕老师。”苏亦白闻言跳起道:“要见你见,我要吃饭,饿的前心贴后背了。“昭灵不满的撅嘴道:“吃完再见不行吗?公子你一夜没吃东西了。”卓泽霄正色道:“我有非常重要的事要跟老师说,本来应该一回到家就去见老师的,怕我爹娘还有你这小管家担心,才忙活到现在,不去不行,非去不可。”昭灵急忙道:“那我陪公子去。”卓泽霄道:“不用了,你回房休息,我见完老师就回来睡觉,不让大家担心,可以吗?”昭灵嘟嘟囔囔的去了,卓泽霄看着她远去的身影,微微笑了笑,苏亦白已经毫不客气的捧起饭碗吃的正香,只对卓泽霄挥了挥手,卓泽霄转身向后院走去。

  穿过卓府前厅,经过会客厅,又过了多间屋子之后来到后院。后院的侧门链接的是一条小路,沿着小路走了许久,迎面是一片茂密的翠绿竹林,一条曲径通幽的山路出现在竹林边上,卓泽霄信步而行,走向竹林深处,不一会儿,一座简陋的竹屋出现在面前。

  卓泽霄上前一步,躬身一拜,起身郎声道:“轩辕老师,泽霄回来了。”

  屋内传来一个苍老却又清脆的声音,高声回答道:“臭小子,跟我还这么客气,赶紧给老头子滚进来。”

  卓泽霄讪讪一笑,抬步推门入屋,屋内几乎没有什么家具,竹椅子竹床,一个白发老人正在竹椅上,一身粗布麻衣,光脚盘腿坐着,有滋有味的喝着一壶茶。老人约有八九十岁的年纪,脸上皱纹满满,双眼却炯炯有神。他抬头看看站在门口的卓泽霄,道:“赶紧坐下,昨夜的事情,你先讲来听听。”

  卓泽霄答道:“是”,随后坐在另一把竹椅上,将昨夜一切逐一讲给老人,说道众人如何进入徐府,如何杀掉怪尸,如何经历多番凶险,讲到最后妖莲如何逃出过程时,卓泽霄面有愧色,对老人说道:“轩辕老师,卓泽霄最后还是没能看破人死灯灭的小小迷局,不忍让无辜者枉死在那妖莲的宅子里,一时心软,没能最终除去妖莲,实在是让老师失望了。”

  老人听罢,闭目想了半天,摸着下巴上乱蓬蓬的白胡子说道:“泽霄,我们降妖除魔究竟是为了什么?”

  卓泽霄道:“是为了匡扶人间正道。”

  老人摇摇头:“并非如此。人间正道是个无穷大的范围,倘若只是虚泛的站在这个范围里,自诩是正义化身却不顾微小的生命死活,那便是起了执念,入了魔道。每条生命都是宝贵的,这宝贵的生命背后就是人间正道,你多救一个好人,这人间正道便稳固一分,你今天为了救人而放走妖邪,这只能说明这妖邪的末日还没到。时也命也,不必过分执着。“

  卓泽霄略一思索,旋即拱手道:“多谢老师指点,老师见识过人,不愧是太常寺第一神算。“

  老人哈哈一笑道:“臭小子,别拍马屁了,你当我不知道,你跟昭灵那小丫头在背后,都偷偷叫我老神棍,你说,有没有这回事?”

  卓泽霄正色说道:“老师,学生被世人称为不学无术的神棍,您是我的老师,当然是老神棍了。”

  闻得此言,老人不仅没有恼火,反而拍手叫好,道:“说的好!泽霄,你不愧是我轩辕唯一的弟子。自古以来,这观星占卜求神问佛,信者尊称我等一声大人上仙,不信者背后便称我等为神棍骗子。这世上,原本也确是欺世盗名者甚众,多少人一杆幡子一副竹签就敢自称通天理知未来,即使是景朝几百年里,真神棍也多如牛毛,反倒是让你这样的少年,背了个莫须有的骂名。你小小年纪,不但不以为意,反而安心在这骂名下驱邪伏魔,连我这老头子都自愧不如。”

  卓泽霄缓缓道:“老师,泽霄二十余年前被亲生父母抛弃在这卓府门前,多亏卓大人和夫人待我如亲生骨血,将我养育成人,衣食无忧,换做别的少年,可能早就饿死了。泽霄已经很满足了,卓大人身为景朝一品大员为朝效力,泽霄当然要追随父亲,为人间铲除恶灵,保景朝百年基业。区区骂名,泽霄确实还听不进耳中。”

  老人笑着喝了一口茶,连说了好几个好,接着说道:“泽霄,你知道这妖怪究竟是什么东西吗?”

  卓泽霄摇摇头道:“还请老师指点。”

  老人道:“这血色妖莲是无生国众兽山上的镇山灵物,当时的众兽山,上百种奇珍异兽同时存在,多得是性格乖戾生性邪恶的恶灵,后来互相争斗屠杀,再加上漫长岁月,上古时候流传下来的也就没剩下多少了。传说里,此物是花身人面,虽然长的是莲花的外貌,其实却是阴阳两界的通灵之物。四百年前,自赵大人惨死之后,此物再不见身影,我还以为它已经消失了,没想到现在却又现身。泽霄,这妖莲最后对你说的了什么,你一字不落的给老师说来。”

  卓泽霄道:“这妖莲说,四百年前它之所以杀人,就是为了等一个人出现,但是没有等到,四百年后它的主人唤醒了它,告诉它机会来了,所以它杀了徐大人,然后借泽霄的力量,终于从死者世界逃了出来。”

  一直表情淡然的老人闻言却脸上神色大变,从竹椅上直接站了起来,抓着卓泽霄的胳膊问道:“它说什么?它的主人?”

  卓泽霄有些奇怪的看了老人一眼,说道:“是的,它说是它的主人唤醒了它。”

  说完这句话,卓泽霄清楚的看见一向处变不惊的老人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老人抓着卓泽霄的胳膊,嘴里喃喃自语道:“终究还是来了…终究还是来了啊…”

  卓泽霄疑惑的说道:“轩辕老师,你怎么了?”

  老人脸上的表情慢慢消散了,又变回一副一脸淡然的模样,但卓泽霄还是从他微微颤抖的手上看出来此刻老人心中并不平静。老人缓缓将手中的茶壶放下,颓然的坐在竹椅中,声音低沉的对卓泽霄说道:“泽霄,我们师徒二人认识多少年了?”

  卓泽霄心中没来由的腾起一阵不安,说道:“泽霄是八年前遇见轩辕老师的。老师,干嘛突然问起这个?”

  老人苦笑着说道:“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想到了什么。你啊,就是太聪明,又太能读懂人心,这样的能力在这个世界上,用的好了便是造福,倘若入了魔道便是为祸一方。没错,我们师徒相聚的时间,恐怕是到头了,我必须要去一个地方做一件事,我明天就会向你父母辞行…”老人一摆手,打断卓泽霄想说出口的话:“因为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老人盯着卓泽霄的双眼,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听着,妖莲现世,不过一个开始,更多事情会接踵而至,而只有你有能力阻止这一切。从现在开始,你要抓住每一条线索,不放过每一个机会。你的命运,我的命运,所有你关心的人的命运,甚至天下人的命运,从妖莲逃出的那一刻开始,就全部联系在一起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