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6章 不稀罕

御用男友 第6章 不稀罕

作者:九风 小说:御用男友 更新时间:2020-11-22
我口气干了两杯白酒,就醉醺醺地望着王刚,“不为这事,我和夏夕吵架之后了。”“啊,你和夏夕又是怎么回事,不都谈婚论嫁了吗,有什么好吵的?”王刚的八卦心登时上去,缠着“啊,你和夏夕又是怎么回事,不都谈婚论嫁了吗,有什么好吵的?”。...

御用男友

推荐指数:10分

《御用男友》在线阅读

我一口气干了两杯白酒,就醉醺醺地望着王刚,“不为这事,我和夏夕吵架了。”

“啊,你和夏夕又是怎么回事,不都谈婚论嫁了吗,有什么好吵的?”

王刚的八卦心顿时上来,缠着我问东问西。

我心里一肚子憋屈,趁酒劲,把家里的事都说了。

听完,王刚掰着手指头替我分析,“林峰……这事有点不对啊,夏夕一个月就那几千收入,昨晚怎么会带一窜价值好几万的项链回家?难不成,是今天送她回家的富二代送的?”

“一准就是!”我一拳砸在桌上,震得啤酒杯乱响,邻座好几个人回头看我。

“亲哥诶,你长点心吧!”王刚赶紧按着我坐下,大肥脸上横肉不停在乱颤,挤压着眼睛,眯成了两颗绿豆。

“你先别激动,我觉得夏夕还真不是那种物质女人,要不你回家打个电话,先跟她沟通沟通? ”

这死胖子一番劝解,倒是把我提醒了。

我跟夏夕好了三年,要说感情,几乎已经到了一家人的地步。

这几年追求夏夕的男人还真不少,明的暗的,加起来一箩筐,可夏夕搭理过谁?

不能因为她收了别人礼物,我就正当她有外遇吧,这么做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

想到这儿,我赶紧翻出手机给她打电话。

第一遍打通了,夏夕没接。我赶紧打了第二遍,夏夕还是没接,直接给我掐断了,直到我打第三遍,发现她已经把我拉黑了。

我放下手机,心里那叫一个苦闷,“胖子,她不接我电话,还拉黑了。”

王刚眯着绿豆小眼,乐呵呵地说,“别急,女人嘛,每个月总有几天看你不顺眼,先别急,回家缓两天,等夏夕消完气不就好了吗?”

我点点头,心说也是。夏夕又不是没把我拉黑过,按照经验,过两天就该消气了。

聊得差不多了,我打算去柜台结账。王刚按着我的肩膀说,“你得了,酒钱让我来,你刚丢了工作,能省就省吧。”

听到这话,我心里舒服多了,人生总得有个像样的朋友,这辈子才算没白活。

王刚还得回去加班,付完钱,匆匆打车离去。

我喝多了酒,有点胀气,去酒吧卫生间嘘嘘,走出酒吧时这死胖子已经不见了,便醉醺醺地朝酒吧外边走。

到了停放小电驴的地方,我却发现车子给人刮了,在小电驴旁边听着一辆白色的宝马,车里坐着个女人,正在低头打电话。

尼玛,什么世道!

这两天本来就过的不顺心,虽说这小电驴便宜,刮也不值几个钱,可我当时不知道是咋想的,心里就是过不去,绕到那辆白色宝马跟前,在汽车轮子猛踹一脚,打着酒嗝说,

“你丫的,蹭了我的车还有心事打电话,下来!”

至于为什么只踹车轮子,只要是怕踹坏了人家的豪车,我赔不起。

踹车轮子多好啊,即解气,又不会赔钱,穷人连生个气都要精打细算。

车窗被摇下,打电话的女司赶紧说,“别急,我陪就行……是你?”

话说一半,我和女司机都愣住了。

好巧不巧,又是这个新郑的臭女人!

我特么上辈子肯定刨了姓郑的祖坟,要不然怎么老遇上姓郑的?

发现踹车的人是我,她脸上的歉意顿时僵住了,表情恢复了冰冷,不痛不痒地挂了电话,“是你呀,我本来相陪的,现在看来不用了。”

我把脸拉得比驴还长,啐了口唾沫在地上,“呸,真是出门没看黄历,上哪儿都遇上扫把星!”

“扫把星骂谁?”

“扫把星骂你……啊呸,你才是扫把星!”

我气糊涂了,没压住火,这次不踹车轮子了,在她车门上拍了一下。

郑佳冷冷地看着我,“出够气了?就当扯平了吧,我先走了。”

“等等!”我打了个酒隔,拦在汽车前面说,“刮了车就走?真便宜你,你这臭女人怎么这么没家教?”

换了是别人刮我的电驴,只要说个软话,我指定让他离开。

可这臭女人不仅害我连丢两份工作,态度还这么横,我非得把事情论个明白。

郑佳没下车,隔着车门喊道,“你是不是有病,自己乱停乱放怪谁?你要是不违规把车停在路边,我哪会蹭到你?”

她还有理了!

我这一肚子气没地方蹿,打了两个酒嗝,气冲冲地说,“少废话,我要求把车子复原,少了一块漆我都不干!”

郑佳把头弹出来,颐指气使地说,“好啊,那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找交警队的人过来处理,看看你随便停车该怎么处罚。”

说完,这女人还真掏出了手机。

我顿时急了,这点她没说错,我把车子停在这儿,的确是违规了,到时候交警队的过来,指不定怎么判呢。

这臭女人有钱有势,没准跟交警队的也认识,最后还是我倒霉!

马勒戈壁的,你狠!

吃个哑巴亏,我只好认了,气冲冲走到路边,扶起了自己的小电驴。郑佳这才把手机放下,拉开钱包,随手抓着一把钱递到车窗外,“给,就当我陪你的。”

“不稀罕!”

我是缺钱,但也不会为了钱向“仇人”低头,这点骨气还是有的。

她那下巴,差点没戳到车顶上,“是你自己不要,别污蔑我蹭了车不负责。”

说完,她把车窗摇上,一脚油门扬尘而去。

我吃了一鼻子灰,豪车的排气量就是猛,你咋不开火箭呢?

“臭女人,开个豪车就了不起,女司机,当心出车祸啊你!”

我气哼哼地骂了两声,刚把嘴闭上,耳边就听到一阵急刹,“滋”的一声,路边一辆白色轿车横过来,失控撞在马路中间的隔离带上,车轱辘都瘪了,零件碎一地。

这动静把我吓得不轻,回过神来,嚷嚷着大喊救人。

哥们虽然脾气冲了点,正义感还是有的,匆匆跑向失控的轿车,看见一个年轻女孩把脸埋在安全气囊里,一动不动地趴在那儿,座位上全是血。

女司机啊?

我这乌鸦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