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 张倩的烦心事

重获新生 第3章 张倩的烦心事

作者:明喜 小说:重获新生 更新时间:2020-11-22 14:34:58
张光从唐凯的上衣口袋里摸出一个警官证,愣了一下。再打开看见,唐凯,烟街路派出所副所长,调任时间是去年年底。他是南陵市最更年轻副所长?“你们认识了?”证件也不是假的,人自他就是南陵市最年轻副所长?。...

重获新生

推荐指数:10分

《重获新生》在线阅读

张光从唐凯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警官证,愣了一下。打开看到,唐凯,烟街路派出所副所长,任职时间是上个月。

他就是南陵市最年轻副所长?

“你们认识?”

证件不是假的,人自然是真的。张光严肃的问了一句,不过目光已经柔和了很多。

“认识,认识。”

唐凯急忙用被子挡住下体说。

“她叫梁冰,高中同学。我们谈对象呢。兄弟那个派出所的?尊姓大名?”

“霞飞路派出所,张光。”

说话的时候,张光看了柳乘风一眼。发现他像没事人一样站在边上看着这一切,目光看不出任何表情。

“张哥,能不能先把这个给解开?让我穿上衣服?”

“猴子,给他把手铐打开,自己人。”

出勤的三位安全员听完唐凯说的,不由齐齐看向了柳乘风。

柳乘风看了看三人,又看着穿衣服的唐凯和裹着床单拿着衣服进了卫生间的梁冰。想了想说。

“张警官,我有情况交代。我承认是我骗了你们。”

柳乘风装作心虚的小声说,随后突然指着唐凯提高嗓门接着说。

“他也骗了你们。我虽然不认识他,但我认识那个女的。那个女的就是刘晨风的未婚妻,梁冰。梁冰根本没有和他谈恋爱。”

听到柳乘风戳穿自己和梁冰的关系,唐凯提着裤子差点摔倒。

原来她是梁冰。张光听到柳乘风的说话,想起了刘晨风的订婚宴。这个女人就是和刘晨风喝交杯酒的那位?怪不得第一眼就感觉很熟悉。

唉,现在的年轻人也真是,未婚夫刚走,这就忍不住了。

“我说你是不是有病?刘晨风已经死了,梁冰现在是自由身,她爱和谁谈恋爱就和谁谈,爱和谁上床就和谁上床。你管得着吗?”

唐凯穿好衣服趾高气昂的看着柳乘风说。

搞了半天是你打的电话,坏了爷爷的没事。你不让我舒服,我也要你难受。

“张哥,他报假警,给兄弟个面子,一会儿我找人带回我那边?”

说着唐凯掏出一支烟给张光递了过去。

“不好意思,领导,不会吸烟。这次出警我们这边都有记录,人肯定不能给你,我回去还要有个交代。这是规定。”

柳乘风听到张光的拒绝,心里暖了一下。

看到张光出警,柳乘风差点上去拥抱一下。想到现在的皮囊,想了想还是算了。

“张警官,我现在报警,梁冰蓄谋杀害刘晨风的妈妈。”

梁冰在洗手间穿上衣服刚要推门,听到柳乘风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吓得躲在里面不敢发出任何声音。现在听到柳乘风告自己蓄意谋杀,吓得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唐凯听到洗手间的声音,急忙跑了进去。

“柳乘风,什么意思?”

谋杀刘晨风的母亲?这要是真的,加上今天的通奸,梁冰这个女人可真的不简单。

“一会儿梁冰出来,你亲自问她。”

“唐凯,外面那人说我蓄意谋杀刘晨风的妈妈,怎么办?怎么办?”

梁冰紧张的抓着唐凯的胳膊小声说着,指节因为紧张用力泛着微白。

看着紧张失神的梁冰,唐凯赶紧握住她的双手安慰着。

“没事,冰冰,你跟我出去。出去后你别说话。一切有我给你顶着。他说什么就能是什么吗?大不了承认我们的事是你不对,但是刘晨风妈妈的事,他有证据吗?”

对啊,他有什么证据说明我谋杀刘晨风的妈妈。给她下药的事都快一年了,能有什么证据?

庸人自扰。梁冰洗了一把脸,用水沾了沾凌乱的头发,由唐凯陪着从吸收进走了出来。

“张警官好。”

梁冰和张光打了个招呼,强装镇定,大方的坐到了床上,看着柳乘风问。

“柳乘风,刚才我在洗手间听你说,我蓄意谋杀刘晨风的妈妈,你有证据吗?现在是法治社会,话可不能乱说,屁可不能乱放。”

“证据?”

柳乘风冷笑了一声,从兜里掏出手机。打开了一段录音。

“对了,凯凯告诉你一个秘密。刘晨风永远也不会知道,她妈变得痴呆是我给下的药。那个死老太婆上次见到你从家里走出去,问的我差点露馅。”

听到这里,梁冰的脸色立刻变得刷白刷白。

唐凯不可思议的瞪着柳乘风,刚才和梁冰办事的时候他来了?

“张警官不知道这个算不算证据。”

张光听到录音愣了一下,仅凭这句话还不够立案。刚想问问还有没有其他证据,唐凯开口说话。

“张哥,这都是玩笑话。不能当真的。冰冰还不赶紧给柳乘风道歉。”

啊。梁冰如梦初醒般定了定神,从床上站起,走到柳乘风面前深深鞠了一躬说。

“柳乘风,刚才的话是我兴奋过头,让你误会了。”

看着梁冰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柳乘风感到一阵恶心。这就是那个自己曾经喜欢的女人?真是小看了她。当初就不应酒后发生关系善心大发答应了她的追求。

“柳乘风?”

张倩带着一位五十岁左右的斯文男子走了进来,惊讶的看着柳乘风喊了一句。

男子看着柳乘风,眼前一亮,这就是传说中的燕京大少?

刚才在走廊已经听到818嫖娼的事,正愁着没有办法把盘店的价格压下来,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浪费。

张倩听到白一帆坚持到818看看热闹,心里咯噔一下。这次收购恐怕是雪上加霜了。

家族生意从自己接手以来刚有起色,谁知道又冒出二伯伯财务蛀虫的事,屋漏偏逢连夜雨。只能拿出东方凯宾斯这唯一还算盈利的酒店出售,弥补漏洞。白一帆的收购价是众多集团里面最高的,但他也正在寻找着各种理由压价。

现在看到柳乘风也在这里,不由得火上浇油。

“倩倩?”

柳乘风同样惊讶的看着张倩和他身后的白一帆。

他和张倩不会有一腿吧?这个想法刚刚升起,柳乘风赶紧把这个想法压了下去。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怎么自己眼里的女人都成荡妇了。

“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在这里?”

张倩看着柳乘风冷冷的说。

“柳乘风,你真是贵人多忘事,自己家的酒店,我不在这里在哪里?”

听完张倩的话,柳乘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怎么把这茬给忘了。看到酒店名字的时候就感觉非常熟悉,忘记这是自家的产业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