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4章 泼脏水

疏雨洗旧情 第4章 泼脏水

作者:呆萌可儿哟 小说:疏雨洗旧情 更新时间:2020-11-22 16:24:29
“喂,怎么了,依依?”穆子欣清了清嗓子,尽量避免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了一些,夏依依热切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子欣你没事儿吧,你前天去哪儿了?据说李总前天对你——”余下的暖心的关切只是简短的一句话,却瞬间让穆子欣红了眼眶。。...

疏雨洗旧情

推荐指数:10分

《疏雨洗旧情》在线阅读

“喂,怎么了,依依?”

穆子欣清了清嗓子,尽量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了一些,夏依依关切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子欣你没事吧,你昨晚去哪儿了?听说李总昨天对你——”

剩下的话夏依依没好意思说出口,还没等穆子欣开口,夏依依又在电话那头顿道:

“咱这单子要么不接了,管他什么张总李总的,别让咱受气就行。”

暖心的关切只是简短的一句话,却瞬间让穆子欣红了眼眶。

夏依依迟迟听不到穆子欣的回答,心中焦急更甚,穆子欣淡淡开口,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和平常一样。

“没事,还赚了十万呢,没必要。单子都签了,退了多不划算。顶多在操作的时候让他多吃点亏不就好了?”

调侃的话语却并没有让气氛变得轻松,早已经变得和家人一样的夏依依只通过一句话变察觉到了穆子欣的情绪不对。

“子欣,出什么事了?”

穆子欣听到这句话之后,深藏在心底的委屈不甘无力统统在此刻爆发了出来,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整个人无力的蹲了下来,将头埋在了双臂间,泪水全然决堤,顺着脸颊滚滚而落。

不知过了多久,穆子欣才将自己的情绪平复,将脸颊旁的泪痕皆数擦去,蹲了许久,站起来都费劲。

一抬头,却望进了一双深不可测的眸子里。

是陈伯言,他什么时候来的?

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穆子欣一时之间也怔在了原地。自己的狼狈不堪全然落在了陈伯言的眼中,而这却是她在竭尽全力想要在这个男人面前隐藏的一幕……

“看笑话看够了?”

直至半晌之后,穆子欣才开口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尴尬气氛,但陈伯言却迟迟不见开口,只是一双眸子冷冷的盯着他,眸中暗潮汹涌难测喜怒。

“穆子欣,你非要把自己作践到那种地步你才肯罢休?”

良久,陈伯言才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那也不关你的事,我的前夫!”

穆子欣特意在后半句话加了重音,就势脚尖一转便准备离开。但还未走出两步,便一把被陈伯言给拽了回去,下一秒整个人的身体变悬了空。

陈伯言将穆子欣打横抱起向着自己的车走去,毫不留情的一把将穆子欣扔了进去,丝毫不理会女人的反抗。

心头那么异样的感觉让他很是不舒服,本来陪着童晗检查完之后准备送童晗离开,但不知为何竟然会想起穆子欣,自己一定是疯了才对!

刚找到穆子欣的身影,原本只打算远处观望一会儿,刚走近却将穆子欣的话皆数收入耳中。一股怒意不可遏制的从自己的心头窜了出来,就连陈伯言自己都未曾意识到穆子欣对自己来说,算一个怎样的异数。

“陈伯言,你有完没完?”

“没完!穆子欣,这六年你就是这么过的?就算穆家倒了,陈家给你的赡养费还不够吗!”

“赡养费?”

穆子欣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她如果没记错的话,六年前她可是净身出户,一个子儿都没有从陈家带出来!还未等穆子欣讥讽出声,陈伯言又继续道:

“那枚戒指带给你的利益还不够么?穆子欣,现在的你,真让我觉得恶心!”

陈伯言说着,脚下的力度也大了几分,黑色耀眼的迈巴赫发出了本应有的轰鸣声,在街道上疾驰。

“停车!”

穆子欣的音量猛的拔高,陈伯言的污蔑已经让她失去了反驳的性质,戒指,赡养费?脏水泼在她身上也要有个度!

见陈伯言丝毫没有停车的意思,穆子欣性子也烈,就势就准备跳车。陈伯言见状无奈之下只能猛的一脚踩了刹车。

“穆子欣,你疯了!”

“我是疯了,我疯了才会认识你!”

穆子欣没好气地拉开车门准备下车,现在让她和陈伯言同处一室她都觉得恶心!

“穆子欣!”

陈伯言的耐心俨然已经耗尽,毫不怜香惜玉的拉过穆子欣压在了身下,两人四目相对,穆子欣眼中的不甘和倔强全然收入眼中,陈伯言心头又是一动,但那抹异样也很快就被陈伯言压了下去。

“滚开!别什么脏水往我身上泼,陈伯言,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认识了你!”

“后悔?那我让你更后悔一点!”

穆子欣拼命反抗着,却未曾看见陈伯言的眼中已经腥红一片。

只听撕拉一声,穆子欣身上的衣服转瞬之间便被陈伯言撕开来,穆子欣见状,所有的怒意都变成了惊恐!

“陈伯言,你放开我!”

“怎么,这次,我给你钱!”

“滚开!滚开!”

穆子欣拼命挣扎着,但效果甚微。

车内情潮涌动,不知过了多久之后,两人都是大汗淋漓。

……

“陈伯言,你现在真的让我很恶心。”她看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眼底的愤怒还未散去。因为刚经历一场情事,说这话时她的声音略有些沙哑。

“是吗?也没有你堕落到做外围女更让人恶心。”陈伯言深邃的眸子暗了暗,随即尽是嘲讽,语气中夹杂着一丝怒气。

陈伯言从穆子欣的身上移了开,回到驾驶座上,整理了整理衣服。刚穿好衣服时他察觉到穆子欣想要打开车门离开。

“就这样走了?”陈伯言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问这样一句话,话落他先怔了一下,他也看到穆子欣的身形顿了一下。

穆子欣转过身,直视着刚才强迫自己的前夫,嘴角勾起一抹讥笑。怎么,还要留下来继续让他侮辱。她还没卑贱到这种地步,她现在只想赶紧逃离他的身边。想了想,她冷冷地回了句“不然呢,难道这样还不够?我可没空陪你陈伯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