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 这么想成为我的女人?
“我、我行李在这。”顾轻歌说着她迅速跑屋里,在傅斯寒那冷死人不抵命的眼神中拿上行李再匆匆忙忙跑出门时。-第二天早晨,顾轻歌拘束地坐在餐桌上就餐。“少爷,早。”听见舒姨-。...

“我、我行李在这。”顾清歌说完她迅速跑进屋,在傅斯寒那冻死人不偿命的眼神中拿上行李再匆匆跑出门。

-

第二天早上,顾清歌拘谨地坐在餐桌上用餐。

“少爷,早。”

听到舒姨的话,顾清歌抬头望去,就见到楼梯上迈着矜贵步伐下楼的人

和昨夜赤身的他不同,深色的简款订制西装将他映衬得霸气侧漏,俊美的五官浑然天成,淡漠的眼神光如悠远的山峰雾景,站在那里便自成一界。

傅斯寒却好似没有听到舒姨的招呼似的,迈着笔直修长的腿径自朝门外走去。

“去哪?”傅夫人问。

“出去。”

“今日你父亲要回来。”

听言,傅斯寒蹙起眉,“做什么?”

“商量你跟顾清歌的婚事。”

“婚事?”傅斯寒挑眉,犀利的双眸朝顾清歌扫去。

和这个爱慕虚荣的女人结婚?想都别想!他夫人的位置早已有了人选!

傅夫人瞥了他一眼,切了一块蛋糕送进嘴里:“这也是你奶奶的意思。”顿了顿,继续说,“吃过饭和清歌去领证吧,你奶奶看了今天是好日子,抓紧领了证让她开心开心,说不定病就好了。”

“今、今天?会不会太快了?”顾清歌在傅斯寒那堪比冰碴的目光中,再次垂眸。

“早晚都要嫁进来,什么时候领证一个样。”傅夫人眼皮也不抬地回话。

傅斯寒心情不耐地伸手扯了扯脖子上的花色领带,一副要发火却又极力忍耐着的模样。

全程,顾清歌都感觉一道凌利如电的视线在盯着自己,不用抬头都知道是谁的,她轻抿了一下唇角,努力让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吃过早饭,顾清歌跟着傅斯寒上车前往民政局。

“一千万,就能让你把自己卖了?”冷若寒冰的声音从左侧传来,顾清歌动了一下脑袋,才发现傅斯寒是在跟自己说话。

顾清歌没有答话,她怎么可能因为一千万就把自己卖了?她只是遵循母亲临死前的心愿罢了,反正现在的她已经一无所有,怎样都无所谓了……

“给你一个亿,滚出傅家。”

傅斯寒突然语出惊人。

“什么?”顾清歌愕然地看着他,一双清澈如洗的眸子布满了震惊。

看她惊愕的模样,傅斯寒不屑地嘲讽道:“惊呆了?也是,像你这种爱慕虚荣的女人,听到这么多钱一定很满足吧?”

“如果同意,现在就下车。”

傅斯寒声音冷冽,像冰谭里的谭水一样冰冷刺骨。

车子在路边停下,顾清歌坐着没动。

大约三秒钟的时间,傅斯寒蹙起眉:“还不滚?我对你这种女人没兴趣。”

只是才见了一面就认定她是爱慕虚荣的女人,那她就顺着他的意思爬好了。

忽地,顾清歌抬起头,清爽的眸子对上他的,“既然我是个爱慕虚荣的人,那我就更加不能下车了,因为你远远比一个亿值钱多了,嫁给你,以后你们傅家不都是我的吗?”

傅斯寒似乎没料到她会这样说,墨色的眼底绽出凌厉,周身的空气也冰冷了几分。

半晌,傅斯寒嘴唇勾起一抹近乎嗜血的笑容,猛地伸手掐住了她尖细的下巴,冷笑出声:“女人,你可想清楚了?”

下巴很疼,但顾清歌依然抿着唇,倔强地同他对视。

她不说话,他亦不语,两人就这样对望着半晌,他突然甩开她,暴躁地吼:“既然你想找死,那就随便你,开车!”

最终傅斯寒没有去民政局,只是将顾清歌抛在民政局门口,留下一句“贪慕虚荣的女人不配占我妻子的位置”,便让司机将车开去了公司。

顾清歌尴尬地站在民政局门口被人指指点点,最终咬着唇打车回了傅家。

听到她的遭遇,傅夫人没有丝毫的同情,只是坐在位子上懒懒地开口:“既然他公司这么忙,那就让工作人员把你们俩的照片合成,把证办了吧。”

于是半个小时以后,两本红彤彤的结婚证出现在顾清歌的面前,顾清歌望着这两个红艳艳的本子,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傻愣着做什么?拿去。”傅夫人直接将结婚证丢到她怀里,顾清歌只得赶紧接过,“傅夫人,我……”

“少奶奶,得改口叫母亲了。”一旁的舒姨提醒了一句。

听言,顾清歌脸上一红,看了雍容华贵的傅夫人一眼之后小声地唤了一句:“母亲。”

“嗯。”傅夫人点头,但还是不大爱搭理她,起身道:“让她今天晚上就搬到斯寒房里去吧。”

“是,夫人。”

当天夜里顾清歌便住进了傅斯寒的房间里,才去客房住了一天,没想到这么快又搬进来了。

房间里静悄悄的,顾清歌开了一小盏灯,洗过澡的她换了件蓝色的睡裙坐在床边,手里是那两本结婚证,床头还贴了个大红喜字,红得有些刺目。

连个婚礼都没有,她就成了他人妇。

而今天晚上,还是洞房花烛夜。

可是证上那个人,根本不会回来。

就连结婚证上的照片都是合成的,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哪个新婚妻子比她更惨了吧?

顾清歌长叹一声,将两本结婚证放在桌面上,然后钻进被子里。

就在她快进入梦乡的时候,却听到房门突然传来咔哒的声音,清歌条件反射地坐起身朝门口望去。

一个修长俊美身影出现在门口。

傅斯寒……

他怎么会回来?

顾清歌有些慌乱地从床上跳下来,那动作简直是下意识的在看到他冰冷厌恶的目光之后立刻跳下床的。

某人握在门把上的手指捏紧了几分,薄唇紧抿:“你好大的胆子!”

说话间,他松开了手,迈着沉稳的步子朝她走近。

他穿行在格子间一步一步走来,顾清歌的呼吸屏住,紧张地低下头咬住了下唇。

他是在责怪自己出现在他的房间里吧?关键时刻,顾清歌突然看到了放在桌上那两个红本本。

她猛地冲过去抓起结婚证摆在他面前:“我们已经结婚了,你的房间也不是我自己要住进来的,是母亲要求的。”

“母亲?”傅斯寒咀嚼着这个词语,冰冷的眸子凝视着那两本红得刺目的本子,上面的照片是合成的,可证却是真的。

该死的!

傅斯寒突然发了火,直接伸出大手朝顾清歌抓了过来。

“啊!”顾清歌吓得惊呼一声,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整个人被他抓了过去。

他将她推到冰冷的墙上,后背重重地撞上墙壁,疼得她皱起秀眉,傅斯寒却扣紧她的双手推到头顶,目光阴森又可怖:“你这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就这么想嫁给我?嗯?”

面对他如此强势到咄咄逼人的态度,顾清歌一颗都悬了起来,“我……”

“好,既然你这么想成为我的女人,那我就成全你。”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傅斯寒便冷声打断了她的话,然后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直接抓着她甩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