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4章 情夫的电话?

首席的限时婚宠 第4章 情夫的电话?

作者:时妩 小说:首席的限时婚宠 更新时间:2020-11-22 18:14:11
不给顾轻歌反应时的时间,傅斯寒那很沉重的身子便压了上去,这样的举动她也不是也没经历过过,在离开了锡城的那一个早上,在酒店她就经历过过这样的一幕。他和那个男人给她的感觉有点儿相他和那个男人给她的感觉有点相似,都很霸道专横,顾清歌下意识地伸手去推搡他。。...

不给顾清歌反应的时间,傅斯寒那沉重的身子便压了上来,这样的举动她不是没有经历过,在离开锡城的那一个晚上,在酒店她就经历过这样的一幕。

他和那个男人给她的感觉有点相似,都很霸道专横,顾清歌下意识地伸手去推搡他。

双手却被傅斯寒举高扣至头顶,双腿压制住她,令她动弹不得。

暖黄色的灯光下,顾清歌那白净的小脸上惊慌与愤怒重叠,浅蓝色的睡衣将她白皙的皮肤映衬得晶莹剔透,长发如瀑的模样更添几分妩媚,而那一双眸子清澈如洗,似这世间最纯净之物。

傅斯寒危险地眯起狭长的眸子。

这么有心机的女人,怎么会有这么一双干净的眼睛?

“放开我。”顾清歌挣扎着,压在她身上的人却纹丝法劝。

“既然已经结婚了,那就给我履行夫妻义务!”清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顾清歌回过神来的时候对方已经粗暴地将她的衣衫扯落,引来顾清歌一阵阵惊叫声。

“不要,求你!”顾清歌一张小脸刹白刹白的,一双纯净的眸子布满了巨子的恐慌。

傅斯寒微眯起眸子,这个女人这么害怕,难道是个处-子?

想到之前舒姨在他面前说的话。

“顾家的顾小姐是个挺好的女孩儿,平时学习成绩也好,也没有同不三不四的人来往,是个不可多得的女孩儿。”

想到这里,傅斯寒回过神来,鹰隼般凌厉的眸子变得渐渐没有那么凌厉。只是当看到她衣下那暧昧的痕迹时,傅斯寒瞬间暴怒:“你这个荡妇,当我们傅家是回收站么!”

顾清歌身上暧昧的斑斑点点,一看就知道是什么痕迹。竟然敢如此明目张胆地带着别的男人的痕迹嫁进傅家,还占了他夫人的名分……

傅斯寒一时之间怒不可歇,把滔天的怒火都发泄在她的身上:“一个脏女人,还装什么贞洁烈妇?身子都被男人用烂了吧?”

傅斯寒嫌恶地甩开她,用凌厉的眸子冷冷地盯着瑟瑟发抖的人:“既然你这么想成为我的女人,那往后的日子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顾清歌缩在被子里头,浓浓的屈辱感袭来。

她的清白早在来之前就被一个陌生男人夺走了,她无法辩解,无处哭诉,一切的一切就和一座山一样压在她的身上……

她好绝望,接下来的日子她要怎么办?

泪湿了枕头,顾清歌闭上眸子。

妈妈,你要我嫁给那个人,我已经替你实现了,可我的愿望……又有谁来替我实现呢?

-

一连十多天,顾清歌都没有再见到傅斯寒的身影。而她在傅家,就和多余的人一样,没人理会没人关心,还要时不时受着傅夫人和佣人们的嘲讽。

这天晚上,顾清歌和往常一样准备入睡的时候,大门突然被打开。

就见到多日不见的傅斯寒凛着脸走进来,二话不说将一个牛皮纸袋扔在她面前。

顾清歌咬着下唇坐起身,“这是什么?”

傅斯寒冷着脸没有回答她的话,她只好自己打开袋子看了一眼,发现居然是一份离婚协议书。

傅斯寒居高临下地开口:“我娶你只是为了我奶奶。等我奶奶病情稳定,这份离婚协议书就奏效,到时候你自己离开傅家。”

顾清歌抬起头,睁着那双纯净的眸子同他对视。

傅斯寒原来是不屑的,可一看到她那双清澈如洗的眸子,又觉得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充满了罪恶感。

他蹙起了眉,别开眸子避开了她的视线。

该死的,他有什么可罪恶的?白白让她霸占了傅家少奶奶的位置,是她的荣幸了!要不是他还没找到那个叫张媛的女人,他哪能容得下她?

顾清歌抬眸看了他一眼,最终咬下唇拿起笔,翻到签名字签下自己的名字,没有一丝停顿和犹豫。

傅斯寒忍不住蹙起眉,“不把合同看一遍?”

顾清歌将笔搁下,面色淡淡的。

“不管我看还是不看,结果都是要签。”

“哼。”傅斯寒冷哼一声:“算你有自知之明。”他伸手将合同拿起来,扫了一眼签名处。

顾清歌三个字秀气灵动跃于纸上,傅斯寒眸色深了几分。

哼,字倒是写得挺好看的、只可惜,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

傅斯寒扫了她一眼,突然加了一句:“离婚以后你是净身出户,什么也得不到,这样也不后悔?”

顾清歌坐在那里没有什么动作,这让傅斯寒忍不住诧异,这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听到净身出户难道不应该有所反应?她居然还呆坐在那里。

一时之间,傅斯寒觉得自己有些看不懂眼前这个女人了。

顾清歌却忽然想到了什么,抬了一下眼皮,然后朝傅斯寒看来:“我有个条件。”

听言,傅斯寒眼神冷了几分,“说。”

“在我们没有离婚之前,你不许再强迫我做不愿意做的事情。”顾清歌绞着手指硬着头皮说了这句话。

傅斯寒以为自己听错了,原以为她提的会是关于钱的要求,没想到她提的居然是……

傅斯寒同她对望半晌,忽而冷笑一声:“怎么?难不成你以为像昨天晚上那种事情还会发生?”

他这语气明显就是赤裸裸的羞辱,顾清歌白净的小脸一阵青一阵白。

“我不会碰不干净的女人,明白么?”

听到这个词,顾清歌觉得心里憋屈得很,明明她之前就一直很好地保留着自己的处/子之身,可没想到会突然发生这么大的变故,她忽然人夺去了清白。

现在又因为这事而被傅家的人瞧不起。

不过顾清歌抿着唇挺直自己的腰杆:“好,这是你自己说的。”

“哼!”傅斯寒冷哼一声便拿着协议走人,连多余的眼神都不屑给她。

顾清歌记不住自己是什么时候入睡的,只知道第二天她是被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给吵醒的。

她睁着惺忪的眸子,扭过头便看到了傅斯寒居然站在床边换衣服,露出了健美的上身,八块分明的腹肌展现眼前。

“一会去医院。”冷然的声音拉回顾清歌的神思,不等她发问,对方已经迈步离开。

去医院?顾清歌虽然疑惑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反正他要自己做什么跟着就行了,省的惹这尊大神不开心。

吃好早饭后,顾清歌跟着傅斯寒上车。

后车座只有他们两个人,进去以后,傅斯寒便闭起了眼睛,声音清冷:“开车。”

车子开动,顾清歌坐在车里却如坐针毡,因为坐在左侧的傅斯寒气息很冷,而且冷中带着强势,再加上他闭着眼睛似乎在休息,让她几乎都不敢动弹半分。

生怕弄出一点声音吵着他,然后他又要用那双冷冰冰的眸子来扫着自己。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突然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在狭隘的空间里显得很突兀,顾清歌身子一僵,这好像是自己的手机铃声。

冷不防的,傅斯寒的眸子睁开,顾清歌登时感觉周围的温度下降了些许。

他醒了……

顾清歌僵在原地不敢动,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好半晌,傅斯寒扭过头看向她。

“接电话!”

听言,顾清歌这才反应过来,哦了一声,然后赶紧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她的眸色深了几分,没有接电话就将电话给挂断了。

随后又将手机给静音了。

这些动作落到傅斯寒的眼里,却让他嘲讽地勾起了唇角,“不接?”

顾清歌将手机放回口袋里,点头:“嗯,你不是要睡觉吗?我怕吵到你。”

“嗤。”傅斯寒却不屑地冷笑一声,“是怕吵到我,还是心虚?”

听言,顾清歌觉得他这句话实在太过莫名其妙,“心虚什么?”

傅斯寒眸中掠过一抹嘲讽:“难道不是你情夫的电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