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6章 独自参加宴会
“也没。”顾轻歌摇摇头,接着将自己手上那个镯子给摘下去:“我而已想把这个东西给他你而已。”她将那个通体碧绿的镯子递了回来。傅斯寒有些出乎意料地眯起眸子,这个镯子很不值钱她将那个通体碧绿的镯子递了过来。。...

“没有。”顾清歌摇头,然后将自己手上那个镯子给摘下来:“我只是想把这个东西还给你而已。”

她将那个通体碧绿的镯子递了过来。

傅斯寒有些意外地眯起眸子,这个镯子很值钱,她居然舍得还回来?

“这是爷爷送给奶奶的定情信物,我不能要。”

“既然知道不能要,为什么又要接受?”

“你也看到了。”顾清歌脸色有些为难:“奶奶当时有点生气,我只好……”

“不想要就亲自送回去。”傅斯寒冷声道。

听言,顾清歌只好垂下眼帘道:“这个镯子原本就是奶奶打算送给她的孙媳妇的,现在送回去只会让她生气而已,不如交给你保管,反正等奶奶身体一好,我们就是要离婚的,到时候你有了自己的女朋友,你就可以把这个镯子……”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傅斯寒就已经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顾清歌见状赶紧追上去:“我话还没有说完呢……”

她一路小跑着跟到门外,见他上了车,便也打算跟着上去,不想傅斯寒摇下车窗,将一个黑色的物品扔给她,然后眼神冰冷地望着她。

“别跟着我。”

顾清歌伸手接住那个黑色的物品,发现是自己的手机,听到他的话以后,随即露出诧异的表情:“是你把我带出来的。”

“那又如何?”傅斯寒寒气森森地扫了她一眼,凉薄地收回目光,落唇轻启:“开车。”

司机不敢说什么,怯怯地看了顾清歌一眼之后便将车开走了。

留下顾清歌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医院的大门口。

混蛋!

等车走远了,顾清歌才咬住下唇骂了一句。

那个男人远远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恶劣许多,要求她配合他演戏,结果演完了,他就把自己抛下了。

顾清歌站在原地,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镯子,傅斯寒没有收,只能暂时由她保管了。

她才将镯子重新戴回手腕上,同一个号码再次打进来,顾清歌顺手接起:“喂。”

“姐,我给你打了十几个电话你怎么都不接呀?”一个娇嗔撒娇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了过来。

“手机没有带在身边,所以没听到,你有什么事吗?”

听到那头的话,顾清歌的脸色逐渐沉下,说了句“不需要”便直接挂了电话打车回傅家。

“少奶奶,您回来了,”舒姨看到她,便亲切地打了一声招呼,“少爷呢?没跟您一块回来。”

顾清歌淡淡地笑了笑:“他大概是工作忙吧。”

听言,舒姨也没说什么,拿来一个册子递给她:“对了少奶奶,这是这次婚礼的名单,看看少奶奶有没有什么亲戚朋友要请来参加婚礼的?”

顾清歌愣了一下,片刻才反应过来。

“不是已经拍了结婚证吗?为什么……还要举行婚礼?”像傅斯寒那种男人,他那么嫌弃自己,他会跟自己举行婚礼吗?

举行婚礼就意味着,让所有亲戚朋友都知道这件事情,他肯定不会同意的。

“少奶奶,女人这一辈子可就这么一次,不举行婚礼怎么行?我们家夫人说了,结婚是大事,必须举行婚礼,可不能让外头的人以为嫁进我们傅家是来受苦的。所以这婚礼以及过场,都是得走一走的。”

顾清歌觉得很意外。

那个傅夫人外表上看着雍容华贵,而且挺高冷的,对她亦是爱理不理,可没想到她居然能替她着想……

顾清歌翻了翻册子的名字,上面已经写了一排来宾的名字了,都是傅家这边的亲戚朋友。

最底下她看到了自己父亲的名字,以及秋姨的。秋姨是自己的继母,但她不习惯叫她妈妈,就一直叫她秋姨了。

除了他们,她似乎也没什么要请的。

顾清歌淡淡一笑:“我父母愿意来就行了,其他朋友都在锡城,从这里过来有点远,我觉得还是不要麻烦她们好了。”

听言,舒姨一开始想说点什么,但想起傅夫人对她的嘱咐,她便又点了点头。

吃饭的时候,长长的餐桌上只有顾清歌和傅夫人二人,很是冷清。

顾清歌悄悄地打量着饭桌另一头的人。

傅夫人无论是举止,进食的动作,还是嚼食的动作,都优雅到了极点,好像天生就是富贵人家的夫人。

“吃饭便吃饭,盯着我做什么?”

傅夫人的眼神朝她扫来,顾清歌一惊,猛地收回了目光,不好意思地垂下眼帘。

“看你这上不得台面的样子,日后举行婚礼的时候,你要怎么过?”

傅夫人将餐巾放到边上,不容分说地道:“舒姨,晚上带她去宴会上看看世面吧,省得日后在婚宴上丢傅家的脸。”

说完,傅夫人便优雅地起身,迈着小碎步上楼了。

顾清歌皱了皱鼻子,舒姨走过来,“少奶奶,吃过饭跟我来吧。”

晚饭过后,顾清歌换上了舒姨替她准备的晚宴小礼服。

珍珠白的抹胸小礼服加上一双水晶高跟鞋,顾清歌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那个像公主一样的女人,有些怀疑。

那真的是她么?怎么感觉好像换了个人似的?难道说人靠衣装就是这个理?

“少奶奶,您换好了吗?”

舒姨在外头敲门,顾清歌猛地回过神来,点头。

“好了。”她转身去开门,打开门的时候,舒姨看到她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过了一会儿才露出欣赏的笑容。

“这件礼服真的是挑对了,很适合少奶奶。”

顾清歌这才点头:“谢谢舒姨。”

今天晚上的宴会其实就是傅家临时拿到了名单,其实以傅家在景城的名气,想去参加任何一个宴会,都能让宴会上大添光彩。

只不过这次傅家比较低调,因为是让顾清歌去体验的,也学习一下,所以才托人拿到了名单。

下了车以后,顾清歌跟在舒姨的身后,小手拽着她的衣角,小声地道:“舒姨……”

听言,舒姨不由得顿住步子,回头握住她的手安慰道:“少奶奶别怕,您只管进去体验就好,不用管其他的。”

顾清歌微蹙起秀眉:“舒姨,您的意思……是不跟我进去了吗?”

“当然。这种场合总要您自己习惯的,我猜在您举办婚礼之前,应该每天都要参加这样的宴会。”

顾清歌大脑有点空白,每天都要参加?不是吧?

舒姨这才露出满意的表情,然后凑到顾清歌的身边小声地说道:“进去吧少奶奶,用不着紧张,您今天晚上很美丽。”

顾清歌一步三回头地进了宴会现场,直到看不到舒姨以后,她才独自在宴会中穿行。

她不敢走得太快,只能把身上的披肩裹紧,希望别人的目光不要落在她的身上。

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晚上看她的人特别多,一直打量着她,她被看得都快受不了了。

也不知道这个宴会的时间有多长,她不会得待几个小时才能出去?

想到这里,顾清歌欲哭无泪。

最后她躲到一个角落里的桌子边坐下来,这里人没有那么多,也没有那么多目光追随着她,她感觉好多了。

顾清歌坐下来以后,发现自己刚才因为紧张,这会儿都有点口干舌躁了。

正好看到侍者从旁边经过,托盘放了饮料,于是她便叫住了他:“您好。”

侍者顿住脚步,将托盘举到她面前。

顾清歌脸红红地拿了一杯酒出来,然后朝他笑笑:“谢谢。”

顾清歌捧着鸡尾酒安静地坐在位子上喝着,本来她以为颜色看起来很漂亮,喝起来应该会很甜才对,可入口就被呛到了。

“咳咳……”顾清歌一张白皙的小脸被呛得通红,她赶紧将酒杯放下来,捂着嘴巴咳得厉害。

这时候,一张绣着青竹的手帕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没事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