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初识

追源溯本 第一章 初识

作者:四处作案 小说:追源溯本 更新时间:2020-11-22 18:39:56
却它的收费的是出了名的,切记说他这样一个下县来的打工仔,是鼓州本市的普普通通人家,通常情况下也肯定会来这所医院的。  至于生病了,切记说曾在部队上当受骗过半年侦察兵的体格如何好,即使是他生病了了,他们保安队的同事们也绝会把他送进这间医房间的每一件东西都清晰明朗地在告诉他,这里不是他租住的那阴暗,狭窄的地下室,而是一间病房,一间看上去非常高档的病房。。...

追源溯本

推荐指数:10分

《追源溯本》在线阅读

  做为一名乾晋物业公司的小保安,当彭秋从睡梦中醒来之后,赫然愣住了,白蓝色基调的房间,雪白的被褥上更是绘着一道鲜红的十字,以及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上的病号服。

  房间的每一件东西都清晰明朗地在告诉他,这里不是他租住的那阴暗,狭窄的地下室,而是一间病房,一间看上去非常高档的病房。

  看着身上病号服胸前的那一行字,彭秋更是感到了莫名其妙,三二五医院,彭秋是知道的,这是在鼓州市很有名的一间军队医院。

  然而它的收费同样也是出了名的,不要说他这样一个下县来的打工仔,就是鼓州本市的普通人家,一般情况下也绝对不会来这所医院的。

  至于生病,不要说曾经在部队上当过两年侦察兵的体格如何好,即便是他生病了,他们保安队的同事们也绝不会把他送到这间医院的,嗯,更何况在他们乾晋花园附近就有一所医院,为何要舍近求远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彭秋此刻感到脑袋里乱哄哄的什么也想不起来,但是有一点他很清楚,医院可不是白住的。

  一想到自己辛苦攒下来用来盖房子,娶媳妇的存款,非常有可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贡献给了医院,这已经不是肉疼的事情了,这简直是在要他的小命。

  不过眼下最主要的事情,是叫来医生问一问,怎么自己就稀里糊涂的进了医院,还是费用在整个鼓州市几乎最高的三二五军医院。

  如果不是谁故意给自己闹着玩,真的是自己有病,被送来医治的话,药费尽管很有可能掏光他的积蓄,不过他彭秋虽然有些小气,也绝不会赖账的。

  随着他按动了呼叫铃不久,就从门口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听声音起码有五六个人一起走了进来。

  彭秋连忙从病床上站起身来,向门口望去,只见一群医生紧跟在一位年轻的女警察的身后向他走了过来。

  尽管彭秋心里奇怪,为什么护士没来却来一个女警察跟一群医生,但是他还是习惯性地打量了女警察一番,齐耳的短发,明亮的双眸,标准的瓜子脸,配合着那一身笔挺的警服,有着一股说不出的非常吸引人的气质。

  真是个标准的美女警花,彭秋忍不住地在心中赞叹了一声,不过由于没有搞清楚状况,彭秋却不敢随意的开口,他只是看着面前的女警察以及她身后那群目光火辣辣地紧盯着自己的医生。

  “彭秋先生是吧?”女警官标准的向他敬了个礼说道:“我叫王微微是本地公安分局的!”

  “哦,王警官!”彭秋勉强挤出个笑脸,小心地问道:“那个,不知道王警官您找我有什么事?”

  “彭秋先生,很抱歉,在八天前,在我们抓捕一名驾车逃窜的疑犯时,疑犯在惊慌失措中冲上了马路上的便道,将当时在便道上的您撞倒在地,之后在医院的抢救中您一直没有苏醒,没想到您今天醒了过来。”

  王微微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彭秋,接受任务时候看到的大概资料顿时王微微的脑中冒了出来。“彭秋,男,八三年生,职业,保安,现年二十六岁,父母双亡,高中肄业,退伍军人。”

  唉,王微微在心中发出一声同情的叹息,真是个可怜的家伙无亲无故,单身一人,换做我是外星人也要抓他做实验。

  不过同情归同情,任务该执行还得执行,不说他曾经沦落为外星人的实验品,单是那些研究人员还认为外星生物还很有可能再度出现,凭的就是彭秋体内被发现的两块置入物。

  这种惊人的推断自然引起了上面足够的重视,能够接触外星文明,要知道如今可是太空时代,如果能够首先获得那么少许的外星科技,那么带动的整体国力上升可不是一点半点。

  彭秋自然是能否跟外星人联络上的重中之重,可以称作钓鱼的计划于是开始执行,暗地监视,并且接近彭秋,在外星人出现的时刻争取与对方进行联络,就是做为总参情报局的上尉军官的她,而负责的任务。

  当然,这也不排除她的父亲,局长大人特意安排的,毕竟监视彭秋这样的普通人,总好比去跟国外那些同行的较量要安全的多,况且一旦成功,那么带来的功劳荣誉可远比破获某些间谍案要大得多。

  “你说我被车撞着了,陷入了昏迷中?”彭秋充满疑惑的声音,拉回了王微微的思绪,她看了看彭秋的表情,连忙以着一种坚定不移的语气,回答道:“是的,当时你就昏迷过去了!”

  彭秋紧紧地皱起眉头,努力地回想着,“嗯,好像是看到有灯光在我身后这么一闪,然后我好像就晕过去了?”

  听到彭秋的回答,王微微这才轻轻松了一口气,看来对他催眠还是很成功的,给他灌输的那种模糊记忆已经被他接受了。

  王微微接着不动声色的地说道:“嗯,因为嫌犯的车速很快,又慌不择路,所以在你被撞的时候只感到了灯光一闪。”

  车祸?又是车祸,彭秋的脸上顿时黯淡了下去,不由得想起了他那因为车祸而骤然离世的父母,不过,眼下却不是在想这些事情的时候。昏迷了八天,只怕也工作完蛋了,而且还要面对可能要担负的巨额医药费,彭秋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小伙子,你没什么事吧?”一道关切的声音顿时将彭秋的思绪拉了一回来,他这是才发现一名年纪颇大的老者穿着一件白大褂正在他的对面,而那名叫做王微微的女警官已经站到了一旁,他身体的周围已经围上了那些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呃,没事,我没事,您是?”彭秋一边说一边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没办法那些医生们炽热的目光似乎想要把他吃了似的。

  “哦,”老者微微一笑说道,“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本院的副院长,孙立人!小伙子你身体上要是还有什么不舒服尽管说。让每一位病人恢复健康是我们的天职。”

  “先谢谢您的关心!”说着彭秋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难为情的表情,接着说道:“我现在觉得身体已经好了,您看我能不能出院,我也没有多少钱,要是不够的话,我可以留在医院打工偿还,您看行吗?”

  “呵呵!”孙立人发出一声爽朗的笑声,说道:“小伙子,放心啊,钱的方面,不用你担心,要是你觉得身体没什么问题,再让我们给你做个出院检查确定你可以出院,你随时可以出院!”

  还有这好事?彭秋不由得愣住,他满脸疑惑地看着孙立人,这时原本站在一旁的王微微开口解释道:“因为我们的缘故,可以说是我们的失职造成了你受到了意外伤害,你所有的费用全部由我们负责。另外你的单位我们也即是的通知了,你随时可以回去上班。”

  “那好!”彭秋看着孙立人说道:“孙院长,我现在就要出院!”

  ————————————————————————————————

  在汽车的轰鸣声中,彭秋望着扬尘而去的北京吉普,脸上露出一丝无辜的表情,嘴里喃喃自语,“话说这年头,做不得好人了吗?真是世风日下。”

  说着话,他低头看了一眼手中拎着的手机袋,不解地摇了摇头,转身向他的单位,古州市里排的上名号的高级住宅区的乾晋小区走去。

  “请问您找谁?”彭秋抬头一看不由得楞了一下,拦住他的不是别人正是跟他一个班的保安周磊,

  “靠!”彭秋恨恨地骂了句粗口,冲着拦住他的保安说道:“周磊,我记住你了,以后别找我替班啊,也别他娘的想我给你请假了,娘的,让你吓了一跳!”

  “哎呀,彭哥!”周磊先是惊喜地叫了一声,而后有上下仔细的打量起来彭秋了,他一面打量着彭秋,一边还嘴里啧啧有声地说道:“彭哥,一个星期不见了啊,你哪儿发财去了?呵,好家伙,皮鞋锃亮,西装笔挺,一水的新货。嘿,尤其是这八百瓦的灯泡,真是太有型了!”

  说着话,周磊就要伸手去摸彭秋那剃的光亮的脑袋,“去!”彭秋没好气的把周磊伸过来的手扒拉到了一边。

  周磊一提到着光头,彭秋就心里来气,他长这么大从没有刮过光头,他从小灌输的理念就是剃光头的都是些二流子,地痞流氓之类,总之剃光头没好人。要不是那医生解释说刮光头是为了更好的进行诊断,这事怎么能这么轻易的了了。

  “好了!”彭秋没好气地冲还绕着他转圈的周磊喊了一声,问道:“队长在吗?”

  “在办公室呢!”周磊漫不经心地回答了一句话,话题又转了回来,亲切地问道“怎么彭哥要去辞职啊?去那发财呀?也捎带兄弟一把啊!”

  “发个屁财!我是回来上班的!”彭秋没好气地撂下一句,就向物业公司的两层小白楼走去。

  “没劲!”周磊嘀咕了一句,转身又回去站他的岗去了。

  彭秋站在物业公司大厅的玻璃镜墙前,看着镜子里的他自己,一身笔挺的西装,白色衬衣,灰色的领带,以及有着极高回头率的光头。

  “唉!”彭秋有些沮丧地在心里长叹了一声,“怪不得周磊他一开始没认出自己,就这形象,换做谁谁也能跟一个穷保安联系起来呀!只可惜穿的再光鲜,也不能否认自己的是一个小穷保安的现实呀!”

  彭秋暗自摇了摇头,径直向着保安队的办公室走去。

  “报告!”尽管办公室的门半开着,然而彭秋还是规规矩矩的喊了一声,因为他吃不准,这么长时间的没有来上班,他会不会已经被开了,尽管那个叫王微微的女警察信誓旦旦的向他保证过,已经向物业公司打过招呼,一定不会开除他,

  可这年头,老板们可不管你这些,他们在乎的是他们的利益,他们才不会管你的其他事情,他们只知道员工无故旷工,至于跟刑事案件联系起来,他们更是恨不得赶紧打发你滚蛋,免得给客户造成不良的影响。尤其是这种高级住宅小区里,住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主儿。

  说实话,彭秋早已做好了被开的准备,之前王微微的保证在他看来也就是做个安慰你的样子,顺带着推脱责任。

  不是吗,人家都说了已经跟你的单位说过了,你受伤了,在住院治疗。下半截没说出来的就是,至于你们单位会不会还要你接着上班,他们可管不了,警察可不是负责你工作问题的。

  “进来!”随着那熟悉可恶的声音,彭秋这才迈步走了进去,而向来在工作时间只有队长候温一个人待着的办公室里,竟然还有一位身着保安服装的青年男子。

  “啊!”很显然候温也险些没认出来一身西装革履的彭秋来,停顿了一会儿后,他才反应过来,“呀!彭秋,你出院了?哎呀,本来大家还说要抽空去看望你呢。”

  “嗯,没事了。”听到候温这番很是客气的话,彭秋略微惊讶地看了一眼候温,要知道上次另一个巡逻组的孙有德因为高烧没来得及请假,只是旷了半天的工,候温那似乎要喊破天的大嗓子,从办公室里那是直冲云霄,不知道内情的还以为孙有德刨了候温家的祖坟或者是睡了他老婆呢。

  可今天,候温一脸陪笑,而且言词还客气的很,算了!彭秋随即就将候温的这种反常抛到了一边,眼下他关心的可是工作的问题,“队长,那我什么时候上班?”

  “啊,上班?”候温一边说着话,一面将目光偷偷地瞟了正站在他办公桌前的那名青年男子,微微顿了一下后,候温再度地给彭秋展现了一个热情地笑容,道:“什么时候都行,你看着办吧。”

  “什么叫我看着办?”彭秋敏锐的感到,今天从醒来后仿佛所有的人和事透露着一种古怪,至于那里古怪,彭秋却一时半会儿也说不上来,不过既然工作没丢,那就好。

  眼下可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还没解决呢,想到这,彭秋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这款西装,又抬起头冲着候温有些迟疑地说道:“队长,哪个,你看我那身咱们公司发的制服给……”

  彭秋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候温打断了,“制服坏了是吧?没问题,我给你写个条,你再去领一套吧。”说着候温迅速地拿起办公桌上的纸笔刷刷地写了一张纸条,“喏,拿着去领吧。”

  彭秋看着候温递过来的条子,并没有伸手去接,他支支唔唔地说道:“那个队长。”

  “好了,好了!”候温看着彭秋的样子,就知道彭秋是要说什么,他一副很了解的样子冲彭秋说道:“放心,不扣你的工资,这算公司的!”

  “嘿,”彭秋讪讪一笑,伸手接过了候温递过来的纸条,说道:“谢谢队长,谢谢队长,那我走了。”

  彭秋说着转身就要向办公室外走去,忽然候温从后面喊了一句,“等等,彭秋你过来!”

  “喏!”当彭秋转过身,就见候温指着一直呆在办公室那名青年男子,对彭秋说道:“这位是咱们保安队新来的,划归到你们那个组了,叫,叫。”

  “你好,我叫孔海!”看着这名叫做孔海的男子一边说一边将手递了过来,彭秋也连忙有些生疏的伸出了手,跟对方的手紧紧地握了一下,公式化地应道:“欢迎你来到保安队,我叫彭秋!”

  “彭秋!”候温突然插言道:“领完衣服你要是没事,就带着小孔在小区转转,熟悉一下工作环境。”

  “是,队长!”听到候温的吩咐,彭秋心头升起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他也算是保安队的老队员了,还从没听说过哪个新来的队员还享受过这样的待遇,特意由老队员带着新队员去熟悉什么工作环境。

  而且候温从来可就没这么和颜悦色的客气过,莫非,彭秋目光不由得向孔海望去,而这位新来的保安队员也正在打量着他,看到彭秋的目光,这名新的同事冲着他和善地微微一笑,露出两排洁白地牙齿。

  “呵呵。”望着孔海的笑容,彭秋也回应地笑了笑,说道:“走吧,让我先换一下衣服,这衣服太扎眼,也不是咱们这小保安该穿的!”

  就在彭秋前去领新的保安制服的时候,一辆车窗上贴着车膜,捂得严严实实的依维柯轻型客车刚刚开进了乾晋小区。

  车上王微微刚刚把耳机摘了下来,在那里轻声地埋怨道:“这样的怂货还当什么保安队长,那彭秋真要是什么犯罪集团的成员只怕早就惊动了。孔海也是编什么理由不好,非说彭秋是犯罪集团的联络员。”

  随着依维柯在一个单元门口停下,司机扭过头对王微微说道:“组长,到了!”

  “嗯,你们马上下去布置吧,我就不下去了,彭秋他见过我,真要惹起了他的疑心,就不好办了。”

  话虽这么说,其实王微微心里清楚,即便是彭秋发现了,起了疑心又能怎么样,从他被UFO掳走的那一刻起,他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沦落为科学家亦或者是外星人手中的小白鼠。

  而经过短短的接触,她本人也对彭秋充满了一种说不上来的厌恶,在她二十几年的生命中,她从没有遇到过像彭秋这样的男人,简直就是巴尔扎克笔下的葛朗台。

  总之一句话,她就是看彭秋不顺眼!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