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醉酒之后

追源溯本 第五章 醉酒之后

作者:四处作案 小说:追源溯本 更新时间:2020-11-22 18:39:58
的人影。  就在彭秋的耐心就得逐渐消磨怠尽的时候,办公室的门突然间被房门了,了换了一身便装的王轻轻夹着一个文件夹疾步走了进去,本来英气飒爽的俏脸却紧紧地地绷在一起,放佛是谁欠了她几十万没还似的。  望着王轻轻这般模样,彭秋悄悄地将准备好小小报怨一他几次三番想一走了之,却都被外面的一名警察给客气的拦了下来,说什么必须要他录完笔录才能走。。...

追源溯本

推荐指数:10分

《追源溯本》在线阅读

  彭秋坐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中的一次性纸杯,他已经在这里等了两个多小时了,然而自打王微微将他扔到这个警察局办公室后,却再也没有露面,不知道在忙什么。

  他几次三番想一走了之,却都被外面的一名警察给客气的拦了下来,说什么必须要他录完笔录才能走。

  眼看着挂在墙上的石英钟的表针已经指向了十一点,彭秋已经不耐烦了,要知道他可是连早上饭都没吃,这眼瞅着就到中午了,然而却依旧看不见王微微的人影。

  就在彭秋的耐心就要消磨殆尽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已经换了一身便装的王微微夹着一个文件夹快步走了进来,原本英气飒爽的俏脸却紧紧地绷在一起,仿佛是谁欠了她几十万没还似的。

  看着王微微这般模样,彭秋悄悄地将准备小小报怨一下的话收了回去,勉强挤出个笑脸,冲着王微微陪笑着问道:“王警官,我是不是能回去了?下午我还要上班呢。”

  看着彭秋那一副讨好地模样,王微微却依旧板着脸撇了他一眼,信手将文件夹放到了办公桌上,说道:“你看看吧,没问题的话你签个字就行了。”

  彭秋连忙走到办公桌前,打开了那份文件夹,飞快地扫了一眼,见那笔录上描述的跟事实丝毫不差,连忙拿起笔来,工工整整地签上了他的名字。

  王微微看到彭秋签完了字,语气生硬地说道:“嗯!让你等了一上午,这样吧中午我请你吃饭,算是谢谢你帮我了!”

  “啊!”彭秋略微吃惊地应了一声,连忙谢绝道:“算了,算了!”

  “费什么话呀!”听到彭秋的回答,王微微脸更是阴沉了不少,她厉声道:“怎么,看不起我?走!”

  “去哪啊?”

  “吃饭!”王微微冷冰冰地撂下这么一句话,转身就向外走去,看着王微微已经拔脚向外走的身影,彭秋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有这么请人吃饭的吗?然而看这情况,不去还不行,他可不愿意跟这样一位漂亮的女警察有什么瓜葛。

  有道是红颜祸水,打死他他也不会相信像王微微这样漂亮的女警察没有几个爱慕的男同事,他彭秋可只是个外来的穷打工的小保安,万一被人误会,这事是可大可小啊。

  更何况,这王微微没准就是要拿他当挡箭牌呢,这年头这种事情可从不少见,他彭秋自认可没有这种魅力能让一个只见过两三次的漂亮女警察心生爱慕,准备对他演一场凤求凰。

  彭秋一面胡乱地联想着,一边苦着脸跟在王微微的身后走出了警察局,不过唯一让彭秋感到庆幸的这一路走来,似乎并没有感到有人投来异样的目光,或者说敌意的目光。

  “也许真是自己想多了,做为一位协助警察抓住了一位持刀歹徒的见义勇为好市民,既然没有给发见义勇为奖,那么请自己吃顿饭,这情理上也说得过去。不过看那王微微对自己态度,难不成她不愿意请自己吃饭,心疼钱?算了,一会儿捡最便宜的点就是,警察可不是自己能够得罪的。”

  彭秋在那里暗暗地打定了主意,而王微微已经走到了一辆捷达车前,冲着他喊道:“走吧!”

  坐在富丽堂皇的包间内,彭秋有些不自在的四处打量着,虽然他没有来过这里吃饭,但是古城大酒店他还是知道的,这家酒店在古州市也算得上在餐饮业数得着的。

  更何况他身边还有一个做着天上掉馅饼的发财梦的家伙了,要知道但凡事买了彩票之后,周磊就总是嚷嚷着如果中了特等奖就请保安队全体去古城大酒店撮一顿。

  “先生,请您点菜!”酒店服务员的那毕恭毕敬的声音打断了彭秋的胡思乱想,低头看了一眼服务员放在他面前的做工精美的菜单。

  呃,随着服务员打开了放在他面前的菜单,看到那一张张精美菜肴图片下方标着的价格,彭秋不由得在心中倒吸了一口冷气,“我地乖乖啊,周磊他就是中了五百万的特等奖,真要请保安队上上下下四五十口人来这里实打实的吃上一趟,想必也要肉疼不已啊!这菜都镶金了,还是带钻了?什么狗屁金菇凉双耳,不就是凉拌金针菇吗,这就敢要三十五?!”

  看着服务员已经翻到了菜单的最后一页,彭秋也没敢点菜,没办法这里的菜实在太贵了,最便宜的就是那道金菇拌双耳了,他担心万一点的菜太贵,王微微一生气让他算账怎么办,要知道从王微微说请他吃饭的那语气,那神态就显得是不情不愿的,虽说王微微既然带他来这里吃饭就应该清楚这里的价钱不菲。

  不过,还是小心些好。想到这,彭秋伸手合上了菜单,冲王微微笑着说道:“还是您点吧,我看这也没什么好吃的。”

  哼!王微微看着彭秋的那副模样不由得在心中冷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怎么地了,她现在一见到彭秋,就马上想到了他种种的小气吝啬的举动,就有些气上肝火,按捺不住心中的那种火气,冷静不下来,他哪里像个男人啊,分明就是菜市场上连一分钱也跟小贩们斤斤计较的中年妇女。

  有心再为难他一下,但是最终王微微还是忍住了,毕竟搞不好彭秋将来就是自己的丈夫,再说找他来吃饭就是为了更好地跟他接近,要是弄得太难堪的话,以后也不好收场。

  想到这里,王微微冲服务员挥了挥手,接过菜单,说道:“喏,这个金菇伴双耳,鲜豆腐皮炒青蟹肉,,虾仁扒豆腐,嗯,最后来道,清汤金钱鱿鱼汤。”

  说罢,王微微合上了菜单,对彭秋扬了扬下巴,道:“想喝什么酒?”

  “呃!”彭秋摇了摇头,刚想说自己不喝酒,但是看着王微微那高傲中隐含地轻蔑的神色,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怒气,“给我来瓶二锅头!”

  王微微颇为意外地撇了彭秋一眼,刚才她不过是客气性的问问,因为通过这些天的调查,她早知道了彭秋酒量不行,所以他几乎是不喝酒,偶尔实在是拗不过也就是是喝上一瓶啤酒。

  不过,既然彭秋已经点了,她总也不能在给去掉吧,她对服务员嘱咐道:“来一瓶二两装。”

  “不!服务员,给我来一斤的!”就听彭秋忽然高声说道,临末只见他又看了一眼,有些吃惊的王微微说道:“你不喝没关系,我自己喝!”

  王微微诧异地望着坐在她面前的彭秋,彭秋似乎在瞬间变了一个人似的,之前的在她面前的看着很是畏缩的彭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表情淡括,神情间却透露着一种不容置疑的样子。

  然而王微微却浑然不知正是她在无意中露初的蔑视,使得彭秋感到了自尊受到了伤害,这才收起了那分看上去畏畏缩缩地样子,表现出他曾经身为一名军人严肃不可轻侮的一面。

  不过,她怎么能在彭秋面前示弱呢,“好,我陪你喝!”

  “干!”彭秋有些挑战意味地看着王微微举起了手中的高脚杯,随着一声清脆酒杯相碰时发出的声音,王微微也毫不示弱的一口将满满地一杯白酒喝了一下去。

  只是一会儿地功夫,他们俩人一口菜也没吃,酒却已经下去了半瓶了,此刻酒量明显不行的彭秋已经两腮通红,话也开始多了起来,“来,再干!今天咱们俩能坐到这里吃饭,也算是缘分!虽然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就连请我来这里吃饭也是不情不愿的,但是没关系,我不在乎,事实就是如此嘛,我一个小穷保安,外来的打工仔。吃完这顿饭,咱们就再也不见面,以后啊,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说着,彭秋又是一仰脖将满满一杯白酒灌下了肚,此刻王微微已经从刚刚的赌气中回过神来,眼看着彭秋又拿起酒瓶准备倒酒,她连忙将酒瓶夺了过去。

  彭秋趴在桌子上,似乎连站都站不起来,他伸着一支胳膊冲着王微微歇斯里地喊道:“干什么呀?倒酒,跟你说一瓶二锅头的钱我还掏的起,给我倒酒!”

  王微微看着彭秋这副醉态,心里别提多后悔了,彭秋现在可是关系重大,要是因为喝多了酒出了什么事情,那她可真没法交代了。她不由得放低了声音柔声劝慰道:“彭秋,今天你喝多了,改天咱们再喝啊!”

  “少来,我说了今天吃完这顿饭,咱们就两清了,今后咱们谁也不认识谁,嗯,本来咱们就不认识,跟你说,我知道你不就因为我小气,觉得我抠,看不起我吗?我小气怎么了?我抠怎么了?我,我要不是没了爹娘,要不是怕我们家从此以后绝了后,为了娶个媳妇,我至于这么抠,这么小气,一分钱光想着当成八半花吗?呜呜!”

  彭秋说着说着居然嚎啕大哭起来,看着彭秋这般模样,王微微也不由得从心里生出一丝怜悯,从彭秋的这些醉话里,她听得出来,彭秋是一个自尊心比较强的人,她不能想象当彭秋知道将来等待他的是没有自由的小白鼠的生活,该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或许对于他来说,就连不自由毋宁死也是可见不可及的。想着王微微不由得轻轻地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叹息,“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