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身世?将门虎子!
你说咱们什么时候也可以回去啊?”,其中一名青年对着他喊到。  “嗯?不明白。”少年淡淡的说了句。  这时离处急急忙忙的跑来了一名军官,到处四处张望着,像是在找寻着什么。目光转到鲨鱼这里时,像是意外发现了宝藏一样跑了回来。  “您好,请问您您叫鲨鱼吗?少年吃了一口手中的压缩饼干,喝了口饮用水,抬头呆呆的看着下午这美丽景色。。...

  斜晖脉脉,晚霞如锦,五彩缤纷,一会儿光芒万丈,一会儿又收敛了许多,令人眼花缭乱。一团团云朵透出淡淡的浅黄色,漂浮不定,有时像一团团棉花糖,有时像一群群奔跑在大草原上的绵羊,有时会变成一层层金色的轻纱,有时还会变成一团团燃烧的火焰。

  少年吃了一口手中的压缩饼干,喝了口饮用水,抬头呆呆的看着下午这美丽景色。

  少年身边做了三个跟他年龄相仿的青年,手舞足蹈,有说有笑的在谈论着什么。

  “喂,鲨鱼,你说咱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啊?”,其中一名青年对着他喊到。

  “嗯?不知道。”少年淡淡的说了句。

  这时不远处急匆匆的跑来了一名军官,四处张望着,好像在寻找着什么。目光转到鲨鱼这里时,像是发现了宝藏一样跑了过来。

  “您好,请问您叫鲨鱼吗?”

  “对,就是我,您有何贵干?”鲨鱼小心翼翼的问到,因为他实在想不出一个军官找他能有什么事。

  “您的父亲让我接您去见他,他正在东平市军事指挥中心。”军官恭敬的说到。

  说到这里,不得不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少年的身世了。鲨鱼,棍子,恐龙妹,天羽四人从小一起在孤儿院长大,关系特别好,亲如兄弟姐妹。唯独鲨鱼有些不同,每年他的生日,都会有人来送礼物给他,每当鲨鱼问到是谁的时候,送东西的人每年都会换一个,但他得到的总是一个回答:“我只是接受您父亲的委托把你的生日礼物送过来了,其他的我就无可奉告了。”鲨鱼一直想不明白,别的孩子是没有父母才会住在孤儿院,为什么自己一个有父亲的人,会被丢在这种地方。

  鲨鱼并没有仇恨自己的父亲不把自己带回家,却丢在这个地方,因为他的童年和身边的孩子没有什么不一样,他身边的小伙伴,大家一起玩的很开心快乐。所以鲨鱼对自己这个可有可无的父亲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但是这个时候从未谋面的父亲却要见他了。鲨鱼显然没缓过神来。“我的?父亲?”用试探又不敢相信的语气问到。

  “是的,请您跟我走一趟吧。”

  “可以带上我的三位朋友吗?”

  军官露出来很难为的表情说道:“少爷,我们接到的命令是把您接过去,并没有说带上别人。”很显然,军官委婉的拒绝的鲨鱼的请求。

  鲨鱼突然一屁股躺倒在了地上。“那我就不走了。不带上他们三个,我就不跟你走。”鲨鱼像个小孩一样耍起了无赖。

  因为在鲨鱼眼里,这三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姐妹们,远比自己一面都没见过所谓的‘父亲’重要多了。

  鲨鱼明白现在的情况有多混乱,他怕自己这一走,可能再也见不到这三个亲如手足的伙伴了。

  军官犹豫了一会,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神色。“好吧,就让他们三个跟你一起。”

  说完朝着不远处的两名名士兵招了招手。两名士兵应声而来。

  “你们俩带着他们四个上我准备好的直升机去东平军事指挥中心,上头要见他!你们俩负责全程保护!”军官用严厉的口吻命令到。

  “我们呢,我们呢?”夜壶和蛋蛋从隔壁的帐篷里跑了出来,急切的问到。

  “现在就出发!”军官明显看出来了,这俩人跟鲨鱼完全不是一路人,鲨鱼也不会帮他们求情,干脆也就不浪费时间了。

  士兵引领四人上了一辆军用吉普车,发动汽车带着四人往城市更中央的方向开去。

  一路上街道铺满了帐篷,看得出都是别的城市逃过来的难民们临时住所。

  “这里真的安全吗?病毒扩散到什么程度了?有没有找到相应的解药和应对办法?”鲨鱼看着大街上一张张诚惶诚恐面孔问到,因为他感觉到这场病毒远不止棍子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这里相对那些感染区只是暂时相对来说安全,病毒扩散的非常快,国家已经有一半以上了城市都已经沦陷了,至于有没有找到解药,我们这么低级的士兵是不会知道的。应对丧尸最好的办法就是爆头可以一枪毙命。这是我们上午得到的消息,目前什么情况了我们也不知道。”开车的士兵回答到。

  不知不觉间车就开到了一个军事营地,两名士兵指引四人下车进了营地,营地中央停了一架黑鹰直升机,带他们一起上去了。

  “起飞,少校命令我们保护这四位去东平市军事指挥中心,那里会有人接咱们。”一名士兵对飞行员说到。

  哒哒哒哒哒----直升机在短暂的发动后就起飞了。这还是四人第一次乘坐直升机,都显得异常紧张兴奋。

  飞过一些已经被丧尸完全占领和正在厮杀的城市是,众人看的胆战心惊,心惊肉跳,瑟瑟发抖,一股股寒意从身体里透了出来。因为从天上看这场灾难跟在地上看完全是两个感觉:

  整座城市,多处燃烧着熊熊大火,街上随处可见成批的丧尸,像没有丢了魂一样满街行走。不,应该说他们就是没有灵魂了。

  鲨鱼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问到:“为什么地上的尸体这么少?应该死了很多人不是吗?”鲨鱼观察到,地上的尸体都有死的非常惨的:跳楼摔死的,拿枪自己对着脑袋开枪的,还有一些活生生被烧死的。

  “这个病毒的感染率其实是非常低的。但是他们有另一种传播途径。那就是被丧尸咬过的人,死后也会复活,变成丧尸!”士兵面色黯然神伤的说到。

  四人听完大吃一惊,天羽吓的哭了起来。

  “我不要被咬,我不要被咬,我不想变成他们那样子!”

  棍子握住天羽的手安慰道:“没事的,我们不会变成那样的。”嘴里说着眼里却流露出担心的神色,转头看了一眼鲨鱼。

  鲨鱼看到棍子看向自己,无奈的叹了口气,翻了个白眼,接着闭上了眼睛。仿佛在说,看我干嘛?我又拯救不了世界。

  很快,直升机便飞到了东平市,并停在东平市中央一个非常高大的楼,顶层停机坪上。

  飞机刚停下来迎面走来了另外两名士兵。

  “这是总部要求带过来的人。带进去吧。”

  “四位,请跟我来。”两名士兵指引到。

  (大楼内部)

  大楼内大部分都是穿着军装四处奔波的人,每个人都显得很匆忙,脚步走的很快,很明显丧尸危机让他们忙的不可开交。

  很快,士兵带着四人到了一间办公室门口,敲门说到:“首长,您要的人带来了。”

  鲨鱼心里一惊。首长?我的父亲是个军官?而且还是个高官?

  “带进来。”办公室里传出威严的声音。

  士兵开门示意进去,鲨鱼刚跨进去,士兵便将剩下的三人拦住了。“你放心,他们会很安全的,我会替你看照的。”其中一名士兵说到。

  三人不舍的看了鲨鱼一眼便被带走了。

  鲨鱼走进办公室,第一眼看到办公桌后面的椅子背对着自己,上面做了个身着军装的人。紧接着缓缓将椅子转了过来。

  他显得有些老了,身高较高,脸上有些皱纹,额头上面已经秃顶了,只有两边还有些稀稀疏疏的头发,但是还有很多白头发掺杂在里面。一张饱经风霜的脸,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令人不自觉就会尊敬的威严。

  “好久不见,我的儿子。”

  “真是搞笑?谁是你儿子?”

  “你怪我也不要紧。我当时也是迫不得已那么做的。”

  “呵,你找我有事吗?”

  “你小时候,我从事的工作很忙而且非常危险,不能把你带在身边,我很对不起你。”

  鲨鱼抬头盯住父亲,沉默着,一言不语。

  “你每年生日我都会托人给你送去礼物,我知道那些玩具车,娃娃什么的,对你并没有什么大用,我的目的就是想让你记住,你还有个父亲。”

  “你还有事吗?没事我就走了。”鲨鱼淡淡的说到,说完转身就要走。

  “就在刚才,你们撤离的城市已经被丧尸攻破了。”

  鲨鱼猛的转头惊叹到:“什么?这也太快了吧!”

  “这个病毒已经压制不住了,最多一天,整个国家都会沦陷,其次是世界!”

  鲨鱼现在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这是一场生化危机!早晚会演变成世界性的大灾难!”鲨鱼的父亲说到。

  “我马上就要去前线指挥了。你小时候我没能给你什么,现在,我就把我身边最有价值的两个东西给你!”说着,走到了一个大箱子前,打开了箱子,从大箱子里拿出来了个精致的小盒子,盒子里里散发出了强烈的炫彩颜色。

  “过来,这是我以前当间谍的时候,从国外最机密的宇宙未解开秘密的物品库你里面偷出来的一样东西,据说蕴含着巨大的能量。我没有研究透这个东西,现在我把他交给你了。”说完走了过去,要把它交到鲨鱼的手里。

  鲨鱼往盒子里看去,里面是一个散发着光芒的小石子。紧接着抬头看着父亲。

  “进来!”鲨鱼的父亲喊到。

  办公室的门应声打开了,进来了一个女人。

  穿着一套黑色紧身皮衣,深红色的短发显得格外有型,好看而又不张扬。身材极好,凹凸有致,有着一双大眼睛,五官精致。

  “将军。”这个女人回答到。

  “这是跟随我身边多年的助手,精干老练,让她跟你一起走,保护你们安全。”

  “不要,我根本不需要你的这些东西。”

  哒哒哒,门口又传来了敲门声。

  “将军,飞机已经准备好了,上级命令我们马上出发。”

  “我知道了,再等一下。”鲨鱼的父亲高声喊到。转头对鲨鱼说到:“收下吧,这是我最后留给你的东西,我不指望你原谅我,我不是一个好父亲,但是我要你知道,我是爱你的!”他激动的说。

  “00,以后保护好他!”

  “是,将军!我定会保少爷周全!”女特工回答到。

  说完便快步向门口走去了。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转头说了最后一句话:“你要记住!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就走了。

  留下缓缓不能平静的鲨鱼,站在原地。

  “少爷我们走吧,将军已经安排了去别的国家的飞机了。”00对鲨鱼说到。

  鲨鱼转过身子来,颤抖着声音说:“我们走吧!”

  原来鲨鱼早已泪流满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