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七章 天舟

头脑黑客 第七章 天舟

作者:玉堂和风 小说:头脑黑客 更新时间:2021-01-11
遭受冰川移动,三名专家丧命,其中一名是将出席发布会峰会的心学大师袁正立先生。  万城听完王蔷的汇报后,登时会觉得周围的空气放佛完全凝固了通常,他基本上有种难以呼吸的节奏的感觉。五分钟前不恰恰汪善衡说他袁正立噩耗的时候吗?但为什么从饭后散步误闯冰棱区变为了随探险结束视讯通话后,万城马上打通王蔷电话,正要告诉她袁正立遇难的消息。那边王蔷抢先用急促的语气告诉万城,就在三分钟前,AFORCE发布了一则消息,说其集团资助的一支珠峰探险队于日前遭遇冰川移动,三名专家丧生,其中一名是将出席峰会的心学大师袁正立先生。。...

头脑黑客

推荐指数:10分

《头脑黑客》在线阅读

  万城从汪善衡口中得知袁正立误入冰棱区被雪山冰封,心中大为震惊。听到汪善衡问他是否现在愿意到事故现场时,马上说好的。于是汪善衡告诉万城五分钟后他的飞行师会在广场等候。因为冰棱区并不在B区,所以需要乘坐三叶草号才能到达。

  结束视讯通话后,万城马上打通王蔷电话,正要告诉她袁正立遇难的消息。那边王蔷抢先用急促的语气告诉万城,就在三分钟前,AFORCE发布了一则消息,说其集团资助的一支珠峰探险队于日前遭遇冰川移动,三名专家丧生,其中一名是将出席峰会的心学大师袁正立先生。

  万城听完王蔷的汇报后,顿时觉得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他几乎有种无法呼吸的感觉。三分钟前不正是汪善衡告诉他袁正立噩耗的时候吗?但为什么从散步误入冰棱区变成了随探险队一同遭遇冰川移动了呢?

  万城深深呼吸几下后对王蔷说了自己刚才汪善衡交谈得到的信息。因为这些消息都来自AFORCE,所以万城也不介意电话是否被监听。与王蔷再闲聊几句后万城轻轻输了口气说,“今天的交谈很愉快”便挂断了电话。

  重新用卫星电话联系上王蔷后,万城安排她尽快查清楚自己的位置,并让王小桐作好来珠峰汇合的准备;另一方面则是王蔷密切关注AFORCE。王蔷接受指令后便一一去办。

  万城推门离开房间时,胸牌号码为B305X的飞行师已经在门外等候了。

  “万先生您好,汪总让我接您去X区,请跟我来。”飞行师说完便引领万城从城堡的电梯直达三叶草号停放的广场。万城心中千头万绪,一路上沉默无语。只觉得三叶草号飞行得十分曲折,时而急升时而俯冲,又或盘旋。全程竟然飞行了近十分钟才停落在一个十分狭小的空地上。

  在踏出机舱之前,万城穿上飞行师准备的外套,踏出舱们后冰川凛冽的寒风依旧令万城虎躯一震。

  只见不远处走来一个人,正是在电视上,房间视讯通话中见到过的汪善衡。但真人显得更英伟。一身白色外套竟然是单薄的长袍,在冰风中傲然无惧寒风。两人走近后万城更觉得汪善衡英气逼人。万城身高一米八五,但汪善衡站在他身边丝毫不会显得形拙。在这白雪皑皑的山峰中,两个终于见面了。汪善衡也快速地打量了万城一番,心中暗暗想到难怪袁正立会将《阳明悟道书》文本送给他。只是此时山峰之中寒冷且有风,两人不便谈话,万城就跟着汪善衡向山腹走去。在一条狭长的冰缝中走了一段路后,眼前忽然出现了一片宽阔明亮的平地。耳边还听到有潺潺流水声响。汪善衡示意一下,领着万城继续往前走了几步,从右边绕过一堵冰墙,来到了一处比刚才见到的平地更为开阔明朗且温暖的地方。原来流水声是眼前的一道瀑布飞泻下来发出的声音。瀑布之下有一积水小潭,潭水周围雪山壁岩之中有几棵奇异的植物斜斜探向潭水。这些植物通体晶莹洁白,唯独顶端花冠却是鲜红欲滴。汪善衡领着万城来到距离瀑布约三米的地方停了下了来。在他们站立的地方,前面是一处三米宽的裂缝,裂缝对面仍可见到一米多宽的空地紧连着石壁。人工修建的小道清晰可见,一直延伸到瀑布背后。

  在进入瀑布背后之处的山壁,一棵硕大的雪莲破壁而出,盛放的莲花几乎触及瀑布飞流而下的雪山泉水。汪善衡指着雪莲说道:“当日袁老正走到那株雪莲探出的地方,遇到了突如其来的冰棱移动,被雪封在了雪莲后的山壁中了。原本那里是没有这棵雪莲的,估计袁老也是不经意的发现雪壁之内冰封了一株如此巨大的雪莲,不禁驻足细看。没想到冰棱移动,竟然把他和雪莲互换了位置。”万城仔细望向那块雪莲探出的石壁,里面果然嵌着一个人影,与袁正立的身形毫无二致。

  “袁师为何一人到此散步?他又为什么要去瀑布背后呢?我们刚才进来此地的入口险窄至极,没有精良的飞行器根本来不到这里。袁师又是怎样可以独自一人散步到这里?”万城环顾四周后问汪善衡。

  “万先生,你有所不知了。你看那条人工修建的小道,它是通往瀑布后面的天舟核心控制区。因为袁先生是我们集团的重要嘉宾,所以他可以在天舟核心区里自由活动。这里是与核心区相连的雪莲飞瀑区。袁老非常喜欢到此欣赏潭边的那几株天下罕有的冰川红莲。我们刚才进来的路径,是在冰棱移动后被我们发现的。由于万先生您并非服务于我们集团,所以我们无法让你从天舟核心控制区来到此地。只好让你从险道进入了。刚才经过的狭道,集团为纪念袁老已经将它命名为‘正立道’,而与‘正立道’和‘雪莲飞瀑’相连的新发现的平整开阔空间也会在深入探索后定一个能纪念袁老的名字。”汪善衡说到这里,眼眶中隐隐泛出泪光。

  虽然与汪善衡接触的时间不长,前后才见过三次面,但是万城从心中感受到此人十分真诚而且温文雅尔。他听完汪善衡的解释后,沉默了一会。心中掂量着是否就在此时把心中的疑问说出来。他不明白为何袁正立当天见面的时候对他说不会支持AFORCE的结盟,但现在却又公开主持峰会;不明白为何袁正立当天介绍学生汪善衡给他出任三品堂国学部顾问,而现在有一个同名同姓的人出现在他身旁,却是AFORCE集团亚欧美大区总裁;不明白袁正立如何从帝都忽然现身美国,继而又在珠峰遇险…当万城脑中思绪纷飞翻腾之际,汪善衡笑而不语站立一旁,整个空间宁静得只有飞瀑击水之声,再慢慢的,竟然静得仿佛听到潭边的冰山红莲节节拨高生长的声音!一刹那万城仿佛看到了汪善衡脑中的想法:你只要问我一句话,就能得到所有答案。为什么是一句话?为什么是汪善衡脑中的想法?万城来不及多想,忽然问汪善衡:“你是袁正立的学生吗?”

  汪善衡脸上露出喜悦的惊讶神情回应道:“你果然可以读到别人的思想。是的,我是袁老师的弟子。袁师的确没有找错人来承接《阳明悟道书》。只是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离开这里再详谈。”说完,喜不自禁地拉着万城转身离开积水小潭往‘正立道’方向走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