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4章 好

难忘你情深 第4章 好

作者:汉隐 小说:难忘你情深 更新时间:2021-01-11 20:06:18
“爸,你没事儿吧!”苏雅雅望着岳山这个样子,感觉到了深深地地有心无力。“呼,呼,苏雅雅,你切记管我,你快上来看一看,把那个女人撵出我们岳家。那样的女人怎么配进去我们岳家。“呼,呼,苏雅雅,你不要管我,你快上去看看,把那个女人赶出我们岳家。那样的女人怎么配进来我们岳家。”岳山执意赶走白思雯。。...

难忘你情深

推荐指数:10分

《难忘你情深》在线阅读

“爸,你没事吧!”苏雅雅看着岳山这个样子,感觉到了深深地无力。

“呼,呼,苏雅雅,你不要管我,你快上去看看,把那个女人赶出我们岳家。那样的女人怎么配进来我们岳家。”岳山执意赶走白思雯。

“爸,你不要动怒,我去看看。”

苏雅雅看着这样执拗的岳山,没有任何办法。她只能顺着她的意思,把岳山的想法传达到,至于岳铭飞听不听,她不知道。

只是……

苏雅雅硬生生的停在了门口,她一直都知道岳铭飞在外面筑巢养女人,只是她没有想到,这一次,岳铭飞把这个女人带回来,竟然在她们两个的新婚床上。

虽然每日每日的都是她一个人在上面,但是这却是第一次有男主人,却是和别的女人。

屋子里声响让苏雅雅站在门口,心碎成一地,岳铭飞究竟要置她于何地。

“岳铭飞!”岳山也早就听到了声音,白思雯生怕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似的喊叫着。

“爸,你到底要怎么样!我这么大了,有我自己的想法,您老了,我的事不需要你管,您只要管好你自己就好了。”

良久,岳铭飞上身赤之裸的走了出来,看的出来,岳铭飞身上的汗珠一颗颗往下低落。苏雅雅早就什么都懂了。

岳铭飞看着岳山,似乎这样打搅了自己的雅兴很是生气。

“你想要怎么样?你是不是要把我气死才满意啊!”岳山的胸口起伏着。

“爸,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今天回来就一个意思,要么接受小雅,让我跟这个女人离婚,要么失去我这个儿子,你自己看着办吧!”

“你,你……”岳山突然扶着自己的胸口,就要倒下去。“爸,爸的高血压犯了。”苏雅雅早就了然,扶着岳山,眉头紧紧的皱起。

“怎么会这样?现在应该怎么办!”岳铭飞终于着急了,扶着岳山。“药,要在里面的床头柜里,快去拿来!”苏雅雅尽量冷静的说着。

“我不去,你去,怎么,你不敢进去!”岳铭飞咄咄逼人,苏雅雅没有办法,只能进去,一进去屋里,一股浓浓的化妆品味还夹杂着别的情欲的味道,化妆品本就致癌,再加上这样的气味儿,苏雅雅一刻都不想多待下去。

“哟,苏雅雅,你是来看我有没有换洗的衣服的吗?你放心,就你那些衣服,白给,我也不会穿的,哈哈哈!”

苏雅雅不说话,直接拿了药出去,岳山终于稳定了。

“苏雅雅,你也看到了,我爱的人不是你,你这样占着地方平白无故惹人讨厌,你这样的女人我根本就看不上,你也不配做我的太太,离婚吧,你要钱,要房子要什么我都可以商量。”苏雅雅按着自己跳动的太阳穴,勉勉强强忍住。

“岳铭飞,我只需要安稳的生活,只想要好好的过日子。”“苏雅雅,你不要不识抬举!”岳铭飞警告道。

“难道你就这么爱她,不惜把自己的父亲气到生病吗?”苏雅雅终于是忍无可忍,怒吼出来。

“呵呵,不是有你这个做医生的儿媳妇吗?死不了的。”

“哎哟,铭飞,你看看这衣服,好讨厌哦,哪里都遮不住啦,你偏偏把人家的衣服扯坏了,搞得人家现在这样尴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一会儿这样出去岂不是被人家看光了啊!”

白思雯在里面早就知道了外面的情况了,她只是一直在挑着合适的机会出现。现在看着苏雅雅和岳铭飞单独在一起,她自然是要出来的。

只是,看看情况,白思雯本就瘦小,哪里有什么遮不住啊,这分明就是睁着眼睛的胡说八道。

“喔?让我看看哪里遮不住了,是不是我太用力了啊!嗯?呵呵!”岳铭飞看着眼前的女子,宽大的衣服,却依旧凸显身材。

岳铭飞一瞬间心情好了起来。

“哼,都是你啦!非要在这里,害得我一点准备都没有,你说说,这都多少件衣服被你扯坏了啊!讨厌!”

白思雯斜着眼睛看了苏雅雅一眼,这个女人还真是沉得住气啊,她都这样说了,还无动于衷。

“是吗?多少件,数的过来吗?要是数的过来我就赔给你怎么样?不过宝贝,你刚刚的表情好像不是在说讨厌吗?我明明还没有开始!”

岳铭飞坏坏的笑着,只要一看到白思雯,他的身体就会不由自主的去做他想要做的事情,这种欲望他从来没有过,所以他偏执的认为这就是爱情。

“你们够了,白思雯,你给我滚,这是我的家。这是我苏雅雅的家。”苏雅雅咬着牙,她终于是忍不住了,这对狗男女现在在她面前毫不顾忌。这让她怎么能够忍受。

“呵呵,苏雅雅,你也不好好看看你的样子,二十六岁,整日里却像是个五十六的大妈,你哪里像是铭飞的老婆啊!顶多算个不入流的保姆罢了。就这样,你还不肯离婚,怎么,保姆还想上.床吗?呵呵!”

白思雯身体紧紧的贴着岳铭飞的,似乎在像苏雅雅宣示她的所有权。“白思雯,你充其量不过是个小三罢了,你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我告诉你,只要我有名分,只要我在这里,你就永远都是个人人唾骂的小三。”

苏雅雅这句话很是严肃,她不允许自己的尊严一次两次的被践踏!

“啪!你竟敢这么说我,我才是铭飞真心爱的女人,你算什么东西,你敢这么说我,你个下堂妻!”白思雯一巴掌直冲冲的向着苏雅雅的面门,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苏雅雅脸上。“白思雯!”

苏雅雅早就已经举起了手,眼看着就要一巴掌落在贱女人的脸上,只是……“够了,还有完没完!”

岳铭飞准确无误的抓住了苏雅雅的手,狠狠地甩掉。

“呜呜,铭飞,你看啊,人家新做的法式美甲都坏了呢,都是刚刚她的脸,呜呜,你可要替人家做主啊!这个好贵的呢。”

苏雅雅怎么都不会想到,白思雯打了她,到了最后反倒怪上了她。只是她不信岳铭飞这样是非不分。

“好了,好了,我替你出气还不行吗?”温柔的语气,让苏雅雅错愕,愣神的一瞬间,岳铭飞已经紧紧的抓住了苏雅雅的手腕,不容她有一丝的挣脱。“你干什么,放开我!”苏雅雅使劲了力气的挣扎着,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给我安分点!你不是不离婚吗?你不就是想要看看我平常怎么做的吗?好,我满足你!”岳铭飞抓住苏雅雅的下巴,在她耳边一句一句厮磨耳语。“宝贝,来教教她怎么取悦男人,尤其是一个强壮的男人。”

岳铭飞放开苏雅雅,躺在床上,由着白思雯,像一只猫儿一样的一件一件用嘴巴去掉他身上的衣服,然后慢慢的伏到岳铭飞的身下。

苏雅雅眼睁睁看着岳铭飞翻身而起,爱恋的捧起女人的脸,一寸一寸的……

苏雅雅耳膜振动,终于还是闭上了眼睛,豆大的泪水无助的滑落。她与岳铭飞只差半岁而已,从小,岳铭飞总是会变着法子的欺负她,让她哭,让她不知所措。

她一直以为他是讨厌她的,直到情窦初开,他们都才知道那只是喜欢表达的一种方式罢了。到了中学,大学,岳铭飞帅气多金,是所有女孩子心中的梦想,她依旧记得,那日,岳铭飞告诉所有的人,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告诉他,无论怎么样,他只会喜欢她一个,中学,大学,岳铭飞追了她四年。她终究还是喜欢,还是点头了。

“苏雅雅,跟我睡觉吧!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不,不可以,我们还没有结婚!”第二日,这就是苏雅雅记得的所有了。

后来,很多天没有见到他,她才知道,这几日里,岳铭飞一直在陪着一个学妹,直到看到他们亲昵的做着情侣间才有的事情,苏雅雅终于懂了,很多人都说是白思雯主动爬上了岳铭飞的床,只是在她看来,没有关系,背叛不分这些。

被绑着的苏雅雅苦笑道,后来,毕业了,果不其然,岳铭飞提出了分手,如果不是岳山的强力干涉,如果不是岳山以继承权威胁,岳铭飞也不会同意,她也不会嫁到这里来的吧!

她以为来了,终究可以改变一切,只是,她忘了,只要有白思雯的存在,她的婚姻就是一座空城,放不开岳铭飞,也困住了自己。

“怎么?没体会过吗?我看你也没有什么感觉啊,简直就是一块儿木头啊!对了,苏雅雅,你最好还是老老实实的离婚吧,这样对你对我都好。”

半个小时之后,岳铭飞终究还是带着白思雯离开了。佣人急急忙忙的跑上来,解开了苏雅雅,只是此刻的她早就已经身心俱疲,万念俱灰了。

“叮咚!”一条短信。

很快的重新发了出去,“好”一个字解决了她三年的牵挂和羁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