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天下无双(上)

白袍踏雪 第三百二十六章 天下无双(上)

作者:丑奴儿令 小说:白袍踏雪 更新时间:2021-01-12 07:16:44
本网提供更多了丑奴儿令创作作品的武侠修真《白袍踏花》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三百二十六章 天下无双(上)在线深度阅读。而这群弟子之中,带领他们抵抗的便是大师兄宋安士,亦是他们的主心骨。就像在一片混乱的战场之上,将军所指之处,便是士卒们挥刀所向之地。。...

白袍踏雪

推荐指数:10分

《白袍踏雪》在线阅读

荀门弟子七百人,文道三百,武道四百,此刻已是伤亡大半。还能动的,皆咬着牙,拼着最后一口气,提剑迎向敌人,即便他们之中有大部分乃是文人。起初这些文道弟子只是吓得躲了起来,随着大火愈烈,无处可藏,方才一股脑地冲出来四散而逃,但面对着那些冰冷的屠刀,其结果自是不言而喻。眼睁睁地望着昔日的同窗一个个地死于非命,又被武道弟子们拼死抵抗的身姿所感染,在此退无可退之际,那股属于书生的热血喷薄而出,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歌。

而这群弟子之中,带领他们抵抗的便是大师兄宋安士,亦是他们的主心骨。就像在一片混乱的战场之上,将军所指之处,便是士卒们挥刀所向之地。

而今,那名将军倒下了。

“大师兄!!!”

弟子们的目光尽皆聚焦于宋安士身上,望着他怒发冲冠,望着他向着魏定山刺出那亡命一击,再望着他倒下……尔后,他们绝望地大喊。

是的,大师兄的对手乃是魏定山,是整个荀门内最年长、最强的人,没有人会是魏定山的对手,即便是拼上性命,亦无法伤其分毫,这本是一众弟子们心中都明白的道理。而在此之前,这种理性的判断为他们胸腔中满溢的热血所掩盖,他们愤怒地嘶吼着、奋力地挥舞着手中的剑,只为了那存在于可能之中的一线生机、只为了争那一口气。

但如今,这口气泄了。

随着宋安士的倒下,这股气顿时消散在风中,被烈火吞噬的一干二净。

他们口中哭喊着“大师兄”,心中悲痛的又何尝不包括自己?

魏定山一掌击穿了宋安士的胸膛,血肉横飞。

宋安士怒目圆瞪,那直挺的身躯也终于随着意识的湮灭而倒下了。但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吭一声。

魏定山缓缓抽出手臂,可见他手掌之中竟没有沾染半点血污,甚至连袍袖都干净如常。魏定山沉着脸,直视着宋安士在他面前倒下,浑浊的眸子似乎有光一闪,但随之转瞬即逝,不可再追;他轻轻吐出一口气,随即挺直脊背,抬首一扫四周,目光冰冷。

一众荀门弟子无不为之震慑,呆愣当场,下一刻身首异处。

魏定山忽地皱起眉头,像是感觉到了什么,随即他眯眼转首望向远方。

“大师兄……”

不远处,荀无双死死地咬着嘴唇,目眦尽裂,她眼睁睁地望着宋安士倒下,什么忙都帮不上。

所能做的,便只剩在心中为宋安士做一个祈祷。

同时,她满是愤怒的目光之中,亦流露出一股悲怆,或许是她在宋安士的身上看到了自己,预见了自己身上将要发生的事,他们两人……或许是同一种死法。

几名黑衣人感受到了一股压力,联手挡在了荀无双身前。

荀无双流着泪,提起一剑指向三人,似是在宣布他们的死刑。

魏定山背着双手,缓步走去,他虽然走得很慢,但却只一瞬,就已至荀无双面前;随后他就这般注视着荀无双,表情平静,一言不发。他的个子不高,腰身也有些佝偻,但就他这般看着荀无双,却好似在高

高地俯视着对方,睥睨一切。

荀无双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寒意,浑身毛孔倒竖,冷汗亦不自觉地从背脊渗出,她用力地握了握手中的剑,方才稍稍止住颤抖。

她转首看向魏定山,目中是一种极为复杂的感情,她的心中有很多话想问魏定山,但这一刻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她不是一个能很好地表达感情的人。直来直去惯了,娇柔多情不是她的风格,所能说出口的,亦只有干净利落的五个字。

“魏定山,受死!”

话音落下,魏定山嘴角上扬,那漠然无情的脸上忽然绽放出一股笑意,但那却是残忍、阴冷的笑意。

“比武招亲过后至今,老朽倒也很期待,自己的徒儿究竟长进了多少?”

荀无双拭去眼泪,重新沉下脸来,神色肃穆。她双膝微微弯曲,右足腕向前踏出一步,足尖在地面划了个半圆,摆好架势。

右手正握长剑,左手反握短剑,一剑在前,一剑在后,蓄势而动。

隐隐之中,似有某种气势蛰伏暗藏,像一把未出鞘的利刃,等待着一个最佳的时机。

魏定山负手而立,依旧没有动,甚至没有想动的意思。

三名黑衣人明白魏定山的意思,这个小姑娘,魏定山并没有打算现在就亲自出手,因此这任务就落在了他们三人头上。

他们相互对视一眼,皆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了警惕之色,而这个看起来极为年轻的小姑娘,也同样让他们感到了一丝危机。

他们自是知道荀无双的名字,在整个荀门弟子之中,仅次于方才死掉的那位大师兄宋安士,而那宋安士……他们三人自谓任何一人单与之对上,都不是对手,甚至会败的很轻易,因此此刻对上荀无双,绝不能有丝毫的轻敌。

即便是以三对一。

三人握紧了手中的匕首,极为有默契地向后退了几步,与荀无双拉开距离,随后便以一个犄角之势将荀无双包围其中。

“荀、荀姑娘!总算是追上你了,我……”

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气喘吁吁的稚嫩叫声,清脆如鹂,荀无双一愣,心里突然一慌,不用看,都知道来人是谁,但自己明明已经叫她躲好了,此刻又怎么会……

而身后来人显然也发现了此时的境况,声音一滞。

荀无双回头怒视来人,斥声道:“苏姑娘,我不是让你……”她没有接着说下去,只是为了不暴露自己的大哥,而苏小小自然也明白她要说的是什么。

苏小小没有回答,因为她看到了魏定山。

而魏定山的表情也终于在苏小小出现后有所异状,他皱了皱眉头,沉声道:“呵,这天香府的小丫头居然被放出来了,那么说……大公子他也是?”

荀无双心中一紧,挺身上前,将苏小小挡在身后,怒叱道:“你连荀玉展都不放过?你知不知道!他可是素来都对你……”

魏定山不屑地笑了一声:“那又如何?”

荀无双额间青筋浮现,刚欲发作,苏小小抢先在她耳边道:“荀姑娘,这老头就是个畜生!哪会有

什么感情!之前玉宁公子他都……”

苏小小没有说下去,或者说,她一提到荀玉宁声音便变得哽咽起来。

荀无双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荀玉展呢?”

苏小小犹豫片刻,还是没有回答。

荀无双心中了然,她惨笑一声,冷冷道:“你退下,这里我一个人就够了。”

“可是……”苏小小有些着急。

荀无双怒骂道:“让你滚就滚!别婆婆妈妈的!本小姐最烦这一套!”

苏小小顿时吓得往后连退十数步,但她并没有离开,只是远远地望着这边,又委屈又紧张,同时还在袖中暗暗地捏紧了一张符咒。

荀无双深吸了一口气,轻轻道:“你应该知道,这个丫头不是我荀门中的人。”

魏定山瞥了一眼不远处的苏小小,阴冷的笑意依旧:“那……又如何?”

荀无双知道,自己跟这个人再没什么好说的了,她大口地呼吸着,极力平复心情,重新开始面对着面前的三名黑衣人。

而那三人也在此时摆好了阵势。

魏定山眯起眼睛看向荀无双,不知是出于何种目的,忽然开口道:“这三人,皆是刺客,虽然武功不错,但他们最擅长的并非正面搏斗,而是暗杀。因此即便是以三对一,大小姐你亦非没有胜算。”

他顿了顿,接着道:“但……他们的雨霖铃的刺客。”

雨霖铃。

荀无双咬了咬嘴唇,在心中默念一遍这个名字。

以她的年纪和家世,并未亲自领教过雨霖铃的本事,但对此早有耳闻,魏定山或许也是在提醒她,这三人并不简单。

但是……

“那又如何?”

荀无双学着魏定山那般的口吻,不屑地笑了一声。

她虽不知道魏定山为何会跟雨霖铃的人混在一起,又为何会对她们荀门出手,就现在的情况来说,管你是雨霖铃还是天王老子,都斩了便是!

疾风起,火烬飘扬。

三名黑衣人身影如电,各自从不同方位向荀无双袭来,手中那柄沾血的匕首在这一刻仿佛变为更为狰狞骇人。

荀无双的气息再为之一沉,接着一股沉淀已久的气势忽然爆发!

如掀雷决电、排山倒海。

魏定山为之凝目,面上还有一丝讶然浮现,那种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淡然之色褪去,变得有些难以置信。

但他还是笑了,甚至是说……此刻他的脸上已非那种残忍冰冷的笑意,而是欣慰,一种发自内心的欣慰,欣慰着自己一路教导的弟子,此刻终于成长了。

荀无双挥出了一剑。

其实这并非一剑,只是快的让人以为只有一剑,至少那三名黑衣人是这般认为的。

而在这一剑过后,仿佛万籁俱寂。

咚。

三人倒下,连声音都那般整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