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天下无双(下)
本网提供更多了丑奴儿令创作作品的武侠修真《白袍踏花》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三百二十七章 天下无双(下)在线深度阅读。一道寒芒闪过。。...

白袍踏雪

推荐指数:10分

《白袍踏雪》在线阅读

嗖。

一道寒芒闪过。

魏定山身形微动,忽地向后撤了半分,那速度之快,似有两道虚影重叠。而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一人一剑自魏定山面前掠过,来势入虹,去势如风。

只可惜,那剑刃却偏了三分。

魏定山看似轻描淡写地躲过这一击,面色不惊,内心却掀起了不小的波澜。他一掸衣袖,侧目望向不远处重新摆好架势的荀无双,慰色尽敛。

原来方才荀无双一招放倒那三名刺客时,竟以那三人倒地的声音作掩护,反手又使出了更为凛冽的一剑,直袭魏定山面门而来;而这一招,魏定山略显大意之间,竟丝毫未能察觉,仅是凭着身体某种本能的反应或是直觉,方才或有或无意识地躲过了这一招。

而这一招过后,魏定山的背脊情不自禁地渗出了几滴冷汗。他面色凝重地看着荀无双,恍然间竟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刚刚那是什么力量?”同时,他又诧异地在心中自问了一句。

但这种自我怀疑般的想法随即便被他抛之脑后。

未战先怯,本就是武者大忌;疑虑重重,亦会使人畏首畏尾。更何况魏定山自诩本领要远在荀无双之上,方才那一下,就权当是自己小看荀无双罢了吧。

一息之间,魏定山已然摒弃心中杂念,他再度审视起荀无双,看着对方眼中那仿佛视死如归的神色,一抹不经意的笑意浮现。

只是这次,是残忍的笑意。

不远处,荀无双不料自己得意的一击竟未能得手,心中平添几分慌乱,虽强作镇定与之对峙,但双方气场相碰,荀无双已尽显颓势。她咬了咬牙,内心焦急,表面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后方的半山腰处,隐约间却见到荀玉展还在那里发愣,顿时便怒急攻心,但又不敢发作;随即她再一瞥仍在四周作乱的黑衣刺客,一数,不多不少,正好还剩十人。

荀无双再抬眼望向不远处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姜灵和宋安士,握剑的双手竟不自觉地颤抖了起来,手心亦尽是冷汗。

滔天的烈火,竟没有丝毫暖意;悲怆与绝望,却是如此彻骨冰寒。

但无论如何,她早已下定决心了。

荀无双心念一动,右手正握一剑立于胸前的同时,左手负于腰后,从背间缓缓地抽出另一柄短剑。随后,她沉目凝视魏定山,仿佛是在心中思忖着什么。片刻过后,她方才毅然地举起左手剑,剑尖直指魏定山,好似在宣告着自己已然放弃了守势,尽力一搏。

而这一幕,亦让荀无双想起那日比武招亲之时,她曾面对着那蛮子使出了这种不要命的打法。那一剑刺出之时,荀无双成竹在胸,但结果却是凄惨收场。荀无双还记得,那一战过后,魏定山曾向她提点一二,但荀无双却始终不得要领。而她也固执地在心中认为,守剑于她而言,更多的却是掣肘,甚至这荀门的双剑之法也同样让她感到别扭,总感觉有哪里使不上劲。

但这些想法,她实在是不便说出来。如今在这危难之际,荀无双思虑再三,终还是决定放弃那不知所谓的守剑,转而为攻。

剩余十名黑衣刺客似是察觉到此方有异,纷纷放缓了手中动作,看了过来。魏定山轻轻摆手,示意自己还轮不到他们操心。

魏定山收敛起那抹冷笑,神色重归如常,他平静地望着荀无双,看着对方做出这般举动之后,依旧面无波澜,仿佛这是在他的预料之中

一般。

但随后他还是叹了一口气。

“无双,毕竟你还是太年轻了,十六岁……就已至此,老朽亦不能苛求什么,所能说的,唯有一句‘前途不可限量’罢了。”魏定山衣袖一甩,猛然伸出一掌,同时缓缓开口说道,“但今日,你也止步于此了!”

言罢,魏定山低吼一声,气息暴涨开来,那素来如死水般平静的面容在霎时间仿佛掀起了万丈波澜,一双眯缝眼瞪如铜铃,眸中尽是白芒;脊背如生双翼,身影一跃数丈,抬手一掌,如猛虎下山,夹裹着雷霆之势,直冲荀无双穹顶而去。

这一击,竟是丝毫不留情面和余地,其所煽起的声势之浩大,竟惹得周围或战或逃的荀门弟子们纷纷寻迹望来,待看清之后,尽皆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与怒吼。

荀无双柳眉倒竖,昂首怒视着仿佛高高在上俯瞰一切的魏定山,怒视着那如阎罗催命的一掌落下,她紧咬着牙关,心知,这一招她是躲不开了,或者说,她师从魏定山这么多年,清楚地知道,魏定山若真对她使出全力,那纵然她使出浑身解数,也是避无可避。

于是,荀无双做了一个决定。

守势是掣肘,守剑是累赘,既然如此,将之舍弃便是!

荀无双左手猛地一甩,那守剑顷刻间化作一道夺目的青光冲魏定山迸射而去。但后者面对着这种如同自暴自弃般的打法,自是不屑一顾,那青光还未触及魏定山之时,便已然被此间无比强横的气场折断,随即炸了个粉碎。

这一招,竟连阻拦魏定山丝毫也做不到。

但荀无双显然也并不指望这弃剑能做到什么,她集中精神,将那仅剩的攻剑立于胸前,旋即双手握住,将全身的气力尽数汇聚于此。那躁动的气息在此刻如同一片片浪潮,一波又一波地涌上前去,最终至于剑尖之上。

这一刻,就连大地也仿佛为之震动。

这一招,没有花里胡哨的招式,没有以弱胜强的技巧,有的,只是残酷的以硬碰硬。因为,她别无选择。

与此同时,荀无双忽感脖子像是被什么勒住了一般,随后一物忽地自她衣襟内飞出,散发着深蓝色的光芒,飘然浮于面前。

荀无双一愣,忙定睛一看,随即才恍然忆起。此物竟然是不久前燕寻花交付于她手中的那枚玉玦,自己匆忙间竟将其忘了,或者说,她本来就并没有将这些神怪之说放在心上。一枚随处可见的玉块罢了,还能掀起什么风浪不成?

但此时此刻,她的心中却是无比诧异。只是她已经没时间思考这些了,魏定山那一掌,已至眼前。

强大的掌风吹刮的荀无双几乎站不稳脚、气息紊乱,就连眼睛亦是难以睁开,身上的衣物裙摆也在随风乱舞。但唯有那浮于空中的玉玦,依旧不为丝毫所动,甚至那深蓝色的光芒,更为幽暗深邃。

魏定山显然也愣了一下。

尔后,一掌落下,一剑迎上。

幽光如一道波纹骤散。

远处,直愣愣地望着中庭如同失了神的荀玉展见到此光,浑身顿时如遭雷击般猛地一震,他愕然地望着那一瞬被幽光吞噬了的中庭,脸色忽明忽暗。

一旁苏小小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道是荀无双被那一掌吞噬,她惨叫一声,还挂着两道泪痕的小脸上又下起了瓢泼大雨,旋即她抄起家伙便要冲下去与那魏定山拼命。

荀玉展却在此时也站了起来。

苏小小察觉到身旁异动,心中暗自庆幸边上这公子终于“活了”的同时,也担忧这荀公子跟自己一样打算想不开,于是还是哽咽着出声劝道:“荀公子,你……还是逃吧,别、别辜负了荀姑娘的……”

荀玉展突然像疯了般往山下冲去。

“荀公子,你逃反了!”苏小小见此举动,惊的大喊起来,连忙追赶而去。

而荀玉展仿佛没听到苏小小的呼喊一般,自顾自地埋头猛冲。

苏小小根本拦不住,而在追赶的同时,她甚至发现自己竟然跟不上荀玉展的脚步。

而荀玉展这等冒失的举动,自然也引起了别人的注意。三名附近的黑衣刺客见状,一眼便认出这是荀门的大公子,相互对视一眼彼此确认后,当机立断地舍弃的其余目标,纷纷持匕向荀玉展而来。

好在苏小小虽心中焦急,手上的本事倒没落下,眼见着黑衣人围攻荀玉展而来,抬手便是几道灵符射出。这等诡异的奇门之术,就连魏定山也吃过不小的苦头,此刻这些黑衣人短时间又如何应付的来,一时间已是受困于其中,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荀玉展从他们身边掠过,继续向着庭院里狂奔而去。

找死?!

望着荀玉展狂奔的方向,黑衣人们的心里不禁泛起了嘀咕,但如此一来,他们也省事了。于是一干人等便将目光落在了那小个子姑娘上。

苏小小气喘吁吁地停下了脚步,她挽起宽大的袖子一抹眼泪鼻涕,噘着嘴冷眼一扫这三名被她拦下来的黑衣刺客,面露不善。显然,对她而言,将这些四处作乱的黑衣刺客逐个解决,是更好的选择。

与此同时,荀玉展也终于步入了中庭。已然体力耗尽的他无视着身边的荀门弟子、无视焚城的大火、熏天的烟尘,无视着不断倒下的高楼,踉踉跄跄地拖着脚步行至中阁楼前。

他缓缓仰起头,望着正被焚烧着的中阁,神情模糊了。唯见两行清泪,顺着脸颊、嘴角、下颌,缓缓滴落。

他嘴唇轻嚅。

“娘、无双……对不起……”

声音嘶哑。

“我又……”

言未毕,声音戛然。

他死死地咬住了下唇,任凭身外熊焰肆虐,如置身无物般一头闯入其中。

庭中,幽光散尽。

画面,却仿佛定格了。

魏定山一掌击穿了荀无双的身体,宣告着后者拼死的抵抗终究是徒劳。

荀无双重重地栽倒在地,那曾立于胸前的剑,此时也如她残破的身体般断裂,化作数不尽的碎块掉落。

荀无双就这般躺着,神色如常,好像早已预料到了这个结果。她平静地目视着被火光遮蔽的天,望着那仍在倔强地散落着微光的月,突然笑了一下。

这是自嘲般的笑,亦是苦笑。

热血不断地流出,生机不停地流逝,荀无双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逐渐变得冰冷,但她依旧那样望着,像是在对此生的离别做一个祷告。

而这一幕,却又似曾相识,一瞬之间,她突然想起了什么。

月,终于失去了神色。

唯剩那玉玦散发的深蓝幽光,寂然不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