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6章 脸面给败光了
南宫峻一夜好眠,堂森却一整晚都没睡好。前段时间(南宫峻身上一系列的变化太过震憾,他一个早上都在想,要切记把前段时间突然发生的事情跟南宫家的其他人通声气?堂森顶着两对黑眼圈堂森顶着两对黑眼圈跟在南宫峻身后,到此时依然拿不定主意。而南宫峻,因为夜里睡得好,心情都跟着好起来,惯常沉着的俊脸上竟有了丝丝柔软,线条也不再那么紧绷。。...

南宫峻一夜好眠,堂森却一整晚都没睡好。最近来自南宫峻身上一系列的变化太过震撼,他一个晚上都在想,要不要把最近发生的事情跟南宫家的其他人通声气?

堂森顶着两对黑眼圈跟在南宫峻身后,到此时依然拿不定主意。而南宫峻,因为夜里睡得好,心情都跟着好起来,惯常沉着的俊脸上竟有了丝丝柔软,线条也不再那么紧绷。

“那个……总裁,您有什么打算?对杨小姐?”

这事儿本不该他问,但杨乐乐的出现打破了南宫峻二十八来年的习惯,他这个做助理的总要先有个底吧。否则将来南宫家里的两位家长问起来,该怎么答?

南宫峻的指不经意般在自己的下巴上撑了撑,“不错,很有用。”既可以当抱枕,又可以做安眠药。但他没有给堂森进一步的提示,上了车。

杨乐乐是在南宫峻离开后没多久醒来的。她努力回忆发生过的事情,想起的只有何傍把自己扛着强行带离的画面。

但她身上的衣服完整,而且这么华丽的别墅,也不是何傍那种人所能拥有的。她在床上猜测了老半天都没猜出个名堂来。最后,不得不下楼找人。

在楼下,她倒是找到了个钟点工。对方对主人的情况并不清楚,想了老半天才道:“进来时只道这里是南宫先生的住宅,老板基本上不会跟我们碰面,所以不清楚叫什么名字。”

“南宫先生?”

杨乐乐对南宫家的情况并不清楚,唯一记得打过交道的只有南宫风,是他救的自己吗?

想到南宫风,她迅速去翻小包包,还好,內褲还在。这小东西可挂系着十万块,丢了岂不要了她的命?

杨乐乐本想再在屋子里等等的,终究人家救了自己,要道声谢。但当她把没电的手机插上充电宝,重新开机时,立马有电话打了进来,“乐乐,你去了哪里?一晚上都没回来,快把我们急死了。”

说话的是杨晰,那头还有杨哈哈的哭声,想来两人因为她的一夜未归而吓坏。杨哈哈患有先天性白内障,刚动手术没多久,医生嘱咐过不能流太多眼泪,否则会造成发炎。杨乐乐只能迅速赶了回去。

杨哈哈因为她的失踪,学都没去上,好在眼睛没有太大影响。怕吓到二人,她闭口不言何傍的事,只说自己去了奶奶家,在那边呆了一晚,因为喝了点酒所以睡了过去,忘了跟他们说。

“你在那边没碰到你婶婶吗?”听她这么说,杨晰立马问,“她早上来找过你,好像很生气的样子,还让我们看到你就叫你回去呢。”

安芳菲这么急着叫自己回去,无非因为何傍的事。正好,她也想回去问个清楚。杨乐乐把杨哈哈送去学校,而后折身朝奶奶家走。

两个叔叔都没跟奶奶住在一起,她单独住在老房子里。发生这些事,安芳菲一定会闹到奶奶那儿去的,她索性直接去了那边。

才进门就听得安芳菲放大嗓门的声音传来,“这彩礼是您自己收的,协议也是您摁的手印,上头说明白了,收了钱杨乐乐就得跟人家结婚,结果她不仅不结婚还打人,这件事您得给人家一个说法。”

杨乐乐看到二叔杨怀南,以及三婶孙如许、三叔杨怀北都在。

杨奶奶耳朵不好,压根没听到她说什么,看她在自己面前甩着几张纸,出了声,“这不是上次你给我一千块钱赡养费的时候让我签的吗?我知道你怕乐乐和老三他们不知道你给了钱,要留证据,上头我摁过手印了啊。”

呵。

杨乐乐已然明白。敢情安芳菲借着奶奶耳朵不好,又不认字,坑了她老人家。真是好婶婶,一千块钱就把她给卖了。

安芳菲先前不肯给奶奶赡养费,她闹到了居委会,居委会的人强行要二叔家一年付老人一千块钱的赡养费。安芳菲倒好,利用这件事让奶奶摁了手印!

“妈,您可不能这么坑我。我一心为着乐乐好,您现在却这么说,弄得我左右不是人。”安芳菲一脸的委屈。

杨乐乐终是忍不住,冲了进去,“二婶为了我好,能帮我找那样的男人?”

安芳菲看到杨乐乐,脸一僵,“你还好意思嫌弃何傍!十七岁就被人搞大了肚子生了孩子,水性扬花不知廉耻,也只有何傍这样的人会要你!要不是你奶奶急着给你找人家,我才不操这个心!”

杨乐乐心里庆幸着此时奶奶耳朵不好,否则听到何傍二字,一定会气晕过去。

“妈,您知道吗?您这个孙女不消停啊,跟好多男人不清不白,这种女孩子留在杨家迟早会把我们杨家的脸面给败光啊。”安芳菲恶人先告状,要败坏杨乐乐的名声。

杨奶奶的右耳已经完全失聪,仅左耳能听到一点点声音,安芳菲虽然声音放得大,她却只能隐隐约约听到几个字,不由得道:“什么?好多男人?”

“是啊,光昨天就来了两个,一个替她打架,一个抱着她,唉哟,丢脸死了。”

昨天的情况杨乐乐并不清楚,但安芳菲这么编排自己,她不由得怒火中烧,“看来婶婶对昨天的情况很清楚啊,不如咱们去好好查查监控,看看何傍昨天对我做了什么。婶婶这么护着何傍,肯定跟他是一伙的!”

“你……这……”安芳菲一下子泻了气,不敢出声。

“我看就算了吧,这个何傍的确太差,不能介绍给乐乐。我们家小区里正好有个年青人急着找对象结婚,乐乐你明天就去跟人家相亲吧。”三叔走出来,打了圆场。

“不用了,我暂时没打算成家。”杨乐乐当场拒绝。

这个家,在场的几个人,除了奶奶,没有一个是真心对她好的。三叔别看整天笑呵呵的,就是一只笑面虎,冷酷无情起来不亚于安芳菲。

杨乐乐的拒绝让三婶孙如许板起了脸,“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二婶介绍的对象就见,我们介绍的就不见了?你这是瞧不起三叔三婶啊。”

知道如果自己坚持,又要闹将起来,最后难受的是奶奶。于是她点头,“好,我去见。”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