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2章 这个席总,危险着!
两分钟前。看见了席霁衍的那一秒钟。佘想想脑海中沉闷的响了了几道提醒音。叮的一声,轻脆最响亮。【叮,请宿主从以下可以选择中作出可以选择:一、忍气吞声一脸笑容选择接受对方红玫瑰,说出来弱者台词‘好,我宽恕你’,奖励限量版提线玩偶一只(ps:安心当个炮灰替身也就仅有看见席霁衍的那一秒。。...

一分钟前。

看见席霁衍的那一秒。

佘想想脑海中突兀的响起了一道提示音。

叮的一声,清脆响亮。

【叮,请宿主从以下选择中做出选择:

一、忍气吞声一脸微笑接受对方红玫瑰,说出弱者台词‘好,我原谅你’,

奖励限量版提线玩偶一只(ps:安心当个炮灰替身也就只有限量版提线玩偶配你);

二、拿出兵不血刃无坚不摧的水果刀,反手给他一刀!

奖励固本培元恢复药丸X1,此药丸功效强悍,不妨试试它的奇特功效。

(你已经是一个合格且拥有金手指的穿越者,怎能被剧情套路安排?)

(友情提示:只需默念打开系统背包取出水果刀即可使用)】

于是。

在那下一秒。

席霁衍的话刚出口。

佘想想就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二,反手就从系统背包中取出了水果刀。

上演了一出,老娘不可能原谅你!

要原谅你,也必须给我捅一刀的...

打脸戏码。

佘想想确实被自己打脸了。

再多的愤怒,也不敌硬件条件拉垮给被迫拖了后腿。

这一刻。

瞅着俯视着她的席霁衍,那微眯起的双眼,也无法遮住眼眸中闪簇着的危险幽光。

佘想想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冷颤。

“席霁衍,你听我说.....”

席霁衍薄唇一掀,“好,我听你说。”

语气如此轻盈。

可也掩盖不了其中的冰冷。

佘想想疼得呲牙咧嘴,眼白一翻。

晕了。

这个时候不晕,更待何时!

席霁衍面无表情。

一秒。

五秒...

他在忍着不耐。

但过去了两分钟,地上的人仍旧没有转醒的迹象。

只是蓝白条纹相间的病号服,腹部处已经被鲜血染红。

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

他又抬起手,看了眼手臂上不大还很浅的伤口。

隔着衬衣,沁着稀薄的血丝。

他眼中的不耐更显浓郁。

“不要试探我的耐心,你应该知道后果。”

声音很是低沉。

这是他发怒之前的信号。

他以为这是水到渠成的装昏睡。

丝毫不会想,佘想想是真的晕了过去。

其实,佘想想原本只是抱着装晕的想法。

眼白一翻,直接晕。

谁曾想,翻眼白的那一瞬,她看到了鲜红的血。

染红了衣服,也染红了她的意识。

就....

真晕了。

失去意识前的那一秒,她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

为什么不能身穿?

这具被她穿越所占据的身体,晕血。

这个设定点,她知道。

原小说中,作者在先期确实没有阐明这点。

也是在被男主捅了一刀后的情节中,作者才提过一句:佘想想她患有晕血症。

本来看小说时,她以为这是因为被男主捅了一刀,加上长期的心理积郁所产生的阴影,【佘想想】才会患上这种类似心理型的恐血症。

结果尼玛...

敢情不是阴影,而是真有晕血症!

想她多么健康的一个人,不管是心理还是身体。

穿越过来却要接收一具不健康的身体,还有晕血症...

亏啊。

.

此时。

席霁衍看着被他踢了几脚都没有任何反应的人。

那盛满阴鸷的眸中,微微转过一丝错愕。

真,晕了?

空气中,血腥味似乎越来越浓。

那双眸中的阴鸷在一番情绪挣扎之后,缓缓消散。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平静,遂又变得温柔。

他蹲下身,将佘想想打横抱起,小心翼翼的放在病床上。

就好像是在对待一件易碎品,动作轻盈,生怕动作大了弄疼她。

“想想,你可不能有事,你要是有事,我怎么办呢。”

他呢喃着。

骨节分明的手指抚过佘想想的脸颊,看着那苍白无血色的脸。

眼中骤然酝满了心疼,“怪我,下手有些重了。”

许是后知后觉的想起,他才伸出手按下了床头呼叫器。

不多时。

房门外的走廊上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随着门开,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带着几个护士鱼贯而入。

看见席霁衍,彭泽有些错愕,这位大佬怎么来了?

不过还是点头喊了声,“席总。”

“先检查,应该是失血过多陷入了昏迷。”

这轻声细语,让得跟随进来的护士一个个眼中带星面挂桃红。

席总可真是温柔。

尤其是对待女朋友,完全是把女朋友捧在手心里,她们也想要这样的同款男友。

彭泽不疑有他,立刻开始检查。

面前这位病人,是在昨晚快凌晨的时候送进来的。

本来应该由急诊部门接收,可送进来的人却是席霁衍。

这位大佬,作为医院的大股东,哪能让他送来的病人走急诊?

在病人还没有送进来之前,医生们全部都在院长的电话召集下抵达。

还以为是一个抢救棘手的病人...

但在看到病人的时候,不少医生都忍不住嘴角抽搐。

腹部被捅了一刀,需要整个医院的医生全部到场抢救?

这就是一个简单的外科缝合手术...

至少在一系列检查出来之后,除了失血过多,伤口过深,没其他大碍。

而这主治医生的任务,就光荣的落在了他的头上。

经过一番检查,彭泽额头上的冷汗越来越多。

这伤口,昨晚才缝合好...

再看病服旁边还有一些浅浅的脚印,一看就是被人踹了。

彭泽心里也是有些郁闷。

眼下失血过多,显然就是被人踹了,伤口裂开了。

病人忍受不了剧痛,陷入昏迷了...

但这种话,怎么可能说出来!

病房内就两人,总不能是病人自残。

那病服上的脚印,分明就是男人鞋码。

早就听闻这席总喜怒无常,如今亲眼见识了,彭泽心里颇为唏嘘。

苦了病人啊!

斟酌了用词,彭泽说,“席总,病人没有大碍,只是伤口裂开失血过度引起了昏迷,我这边会安排再次缝合手术。”

“呼,那就好。”

听着这话,看着席总那不作假似的长吁出一口气。

好像整个人都在这一刻彻底放松了下来....

彭泽的心里就是一抖。

既然是真担心,刚才下脚还那么重?

这一秒的彭泽,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想到了一点。

恐怕这位病人身上的伤,就是面前这位席总的杰作。

那个刀伤,进入腹部的深度有7cm!

虽然伤口破开的长度约只有5cm。

水果刀能有多大?

可要看刺入的深度啊!

别看外表伤口缝合起来简单,那也用了22针才缝合。

且在缝合之前,还要进行内部修复...

讲真话,这会彭泽这位主治医生有些同情病人了。

什么席总可真温柔?

那都是身边这些小护士没擦亮眼睛,无法透过现象看本质!

这个席总,危险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