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4章 想要让老娘低声下气道歉没门!
现在的逃出是不行啊的。这条路占时走不明白。即使跑去其他洲,以席霁衍的能量,她也会被抓回家去。一但被抓回家去,那就不叫吃苦头。那叫,被精神折磨导致死亡。想逃出,要得有计划有预谋的逃。这个时间段的席霁衍,是处在最非常危险的时期状态中。稍稍会出现一些背离现象他意愿的变数这条路暂时走不通。。...

现在逃离是不行的。

这条路暂时走不通。

就算跑到其他洲,以席霁衍的能量,她也会被抓回去。

一旦被抓回去,那就不叫吃苦头。

那叫,被折磨致死。

想要逃离,必须得有计划有预谋的逃。

这个时间段的席霁衍,是处于最危险的时期状态中。

稍微出现一些背离他意愿的变数,他会毫不留情的扼杀这个变数。

而且...

【她】的母亲还躺在医院病床上,等着持续的钱投入治疗。

这就是【佘想想】一开始签下替身合约的源头。

没见着白日里,席霁衍捧着红玫瑰来探望,开口就是老威胁家了。

虽然,这段原文中的情节并没有真正发生。

被她作死的想要捅一刀给破坏了。

但佘想想不后悔。

就算没有系统的选择提示,佘想想也会做出这个举动。

她老早就想捅席霁衍了!

要真把席霁衍惹毛了,没准死了之后就穿越回去了。

可惜,这想法没如愿。

外挂系统还在。

她也没死回去。

更遗憾的是,席霁衍也没被她捅伤。

一箭三雕的想法,没一个达成。

这会佘想想是真想被这突然的【心肌梗塞】把自个气死。

简直心塞得一批。

眼下,她不仅把席霁衍给惹毛了,身上的伤口也更严重了。

嗯?

佘想想仔细感觉了一番,好像伤口没那么疼了?

想到那药丸,她伸手在纱布上面按了一下。

确定了没有过大痛感,眼中欣喜连连。

很好。

有外挂系统的穿越者,确实该当一个合格的穿越者。

佘想想坐起身,在床头找到了手机。

撇开疯批这点外,席霁衍在金钱方面确实很阔绰。

看看,现在住的就是特高级看护病房。

但门外也是有着保镖的。

佘想想清楚的知道,门外的保镖是不分昼夜的看护着她。

跟着席霁衍的这四年,【佘想想】也存了些私房钱。

卡里面的余额有个500多万。

另外还有各种奢侈品,席霁衍不疯的时候,是真温柔得紧。

这些奢侈品,就是他温柔的时候送的。

住的房子也是豪华别墅,虽然那房子的户头并不是写的【她】的名。

代步车也是各种豪车超跑。

基于这点,高三结束后不久,【佘想想】还去考了驾照。

席霁衍没阻拦。

总的来说,席霁衍正常的时候,【佘想想】就是个金丝雀。

席霁衍疯的时候,【佘想想】就是个任他摆布的娃娃。

这些,就算不整合脑中的记忆,佘想想也知道。

不过。

席霁衍疯的情况是大于正常时候...

他确实是个病态。

就着手机相机对照了一番,佘想想确定了这张脸的长相。

22岁的她,20岁的【她】。

就外貌长相而言,没有任何相同点。

她们之间唯一的关联,同一个名字,现在还共用着一具身体。

看书那会,佘想想还不太能想象【佘想想】的长相。

亲眼看到了,她翻着白眼,“呵呵。”

席霁衍喜欢的这种款。

真让佘想想形容,这张脸是有些像某个国民初恋女神。

巴掌大的小脸,偏鹅蛋脸型。

脸型和五官的线条很是流畅,不管是小鹿一般的清纯眼眸,还是柔和又有弧度的鼻子。

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本该是小鹿清纯的眼眸,已经被磨灭成了茫然无神。

没了清澈纯净。

有的只是灰暗沉重。

配上有些苍白的脸色,颓废中是压抑着的忧郁。

早已失了朝气和锐气。

佘想想眨了下眼,她觉得屏幕里相机中的人不应该是这样的眼神。

分明,她眨眼,里面的人也眨眼。

为何换了个芯子,眼神还这般沉重死灰?

她试着做了一个笑容弧度。

里面的人也跟着挤出了一个笑容弧度。

看在她眼中,却是皮笑肉不笑的阴森。

佘想想又是眼皮一翻,大白眼尽显无疑。

得,这白眼神态才该是她。

佘想想拍了拍胸口,刚才差点被自己的脑补吓死。

还以为接管了这具身体,连控制眼神都做不到。

现在看来,刚才所见到的应该是残留在这具身体中本该有的精神面貌。

她又对着相机做了几个面部动作包括眼神。

心里这才放松了些。

22岁的她,可不是没了朝气和锐气的人。

确定完毕,【佘想想】的颜值确实是非常在线的。

不然也不会被席霁衍看中,当做白月光替身。

一豢养就是四年!

要不是真正的白月光回来了,【佘想想】可能还真能一直活下去...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

作为炮灰女二号替身,不让位腾出女主角的位置戏份,那书还怎么写?

刚想到这。

她就听到病房外响起了脚步声。

在这个过分安静的夜里,既隐约也清晰。

佘想想连忙将手机锁屏,放回原位。

躺下,继续装尸体。

病房门开了。

听着那脚步声,佘想想大概猜到了来人。

这种脚步声,除了席霁衍,还能是谁?

相处四年,【佘想想】对于席霁衍的很多习性,就连很多微小细节都清楚。

怕一个不注意就惹怒了席霁衍,【她】会被打。

病床边。

男人的视线扫过病床上的人。

虽是轻轻一扫,却也让得躺着的佘想想身体本能的径自僵硬。

那种轻描淡写却又冲刺着侵略性的寡淡眼神。

是让【佘想想】畏惧的源头之一。

“想想,你是还想让我刺你一刀么。”

低吟的嗓音划过耳畔。

佘想想心里一抖,便是一阵MMP骂屏。

这个狗男人!

她睁开眼,映入眼帘的那张脸孔,正噙着一丝凉薄的弧度看着她。

鉴定完毕,这男人正处于生气前的征兆。

emmm.....

该说点什么来化解眼下的危机?

佘想想眼珠一转,微微开了口。

“霁衍.....,”

只是这刚开了话头,她就有些忍受不了这一口老柔弱的称呼。

嗓音声线本就柔,语气还故作温柔。

话说这个狗男人他配得到温柔对待吗!

没错,他不配!

她恨不得又拿出兵不见血无坚不摧的水果刀再给他几下。

但为了小命着想,佘想想忍着一肚子的槽点继续故作柔弱的说:

“霁衍,醒过来后我仔细想了想,这次我犯的事实在罪不可赦,你会这么生气也是.....”应该的。

个屁!

瞅着他那愈加意味深长的弧度,到嘴边的话不受控制的咽回更换。

“草,老娘没错!”

“有错的是你这个疯批,想要让老娘低声下气道歉没门!”

“来啊,捅死老娘!”

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